第六章

   “——大海啊!”


   “是海啊!”“……是海呢。”


   “……这是湖。”


   在收拾了胡桃的房间后的第二天。


   我们早上就坐上船了。


   我们现在要去把魔物流入圣都的通道堵住。


   因为要警戒马尔斯等人的袭击,大部分的审问官都留了在圣都,现在船上没有几个审问官。希璐璐也因为讨厌晕船而选择在圣都待机。


   现在船上的熟人也就只有米莫和拉维利亚。


   “你们还真是精神啊。”


   同船的米莫惊讶地苦笑着。


   “这次任务姑且还是相当危险哦。”


   “总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啊……”


   “啊,我没想要责备你。只是觉得你现在仍然能这么冷静真的很让人羡慕啊。”


   米莫为了平静下来,开始摆弄着棒棒糖。虽然看起来有点轻浮,但应该只是紧张吧。


   确实,这次的任务相当危险。


   在充满魔物的湖中,如果被袭击了连逃跑都做不到。


   而且,拉维利亚——她也在这艘船上。


   对魔物们来说这是一个相当诱人的饵料吧。


   “但是,这令人意外呢。那个拉维利亚竟然会乖乖地坐在船上。”


   “……?”


   拉维利亚有点心不在焉。


   果然……从昨天开始,就一直没什么精神。和我睡在一张床上,对她的打击就这么大吗?


   “嗯……”


   米莫看向了拉维利亚。


   “拉维利亚君不怕坐船吗?”


   “啊,不……虽然很害怕……但是如果能帮到大家的话,我觉得lovely。而且,诺君也会保护我……”


   “真的吗?”


   “……啊?”


   “如果我能操纵魔物的话,一定会先击沉船,然后再让魔物从水中攻击。在这种情况下,诺罗亚君真的能保护到你吗?”


   “……”


   “米莫,不要再威胁她了。现在是我们有求于拉维利亚。”


   是的,审问官硬要把拉维利亚放到船上的理由是——诱饵。


   拉维利亚在知道这件事的前提下,仍然和我们一起来了。


   “……对不起。但是,诺罗亚君也要注意。当然,如果你有即使掉到湖里正常使用的诅咒装备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我并不能在水中战斗呢。”


   本来就不会游泳,在水里光是睁开眼睛就已经竭尽全力了。


   “那就要更加警惕了。万一这里有‘诅咒持有者’的话……他们一定会想办法把船搞沉的。”


   “我知道。”


   我点点头,突然感到有谁正在看着我。


   “……?”


   不知为何,拉维利亚神情闪烁地看着我。


   简直就像是在害怕着什么一样……。


   果然还是会不安吧。本来,对于拉维利亚来说,这里就像是敌人的正中央。附近有很多魔物,完全不可能逃得掉呢。


   而且,拉维利亚也在这里,魔物袭击船的频率也会变高。


   不可能不感到不安吧。


   “没关系的,拉维利亚。”


   “……?”


   “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好好保护你的。”


   “啊,啊……嗯”


   不知为什么回应很冷淡。


   但是,现在没有时间考虑那个。


   “……”


   突然——罗盘眼的针,嗖的一下动了起来。


   一直在用罗盘眼搜索着的人。针像是被磁力吸引住一样,指向下方。


   “——是魔物!”


   伴随着我的声音,船上的气氛变得紧张了起来。


   下一个瞬间——魔物们越过船舷,飞了过来。


   像鸟一样飞来的数量庞大的鱼类魔物。


   动作真快……不过只要知道它们会袭击哪里,就很简单了。


   瞬间,站在拉维利亚面前保护着她。


   “小心。”


   “嗯。”


   “诺罗亚君,拜托了!”


   “好!”


   用史莱姆盾保护着拉维利亚,同时挥舞史莱姆剑。由于魔物聚集得很密集,数量很快就减少了很多。


   “啊……就这样吗?”


   只有这点吗,战斗很快就结束了。


   漏掉的由审问官们一只一只地处理了。因为也已经渐渐习惯对魔物战了,审问官们的技巧也比较娴熟了。


   “拉维利亚,没有受伤吧?”


   “没关系,我全身都很lovely。”


   “原来如此,果然还是听不懂。”


   嘛,还有心情说“lovely”的话应该是没问题的吧。


   护卫的任务没有问题地完成了吗?


   “总是依赖你,真对不起啊。”


   “没什么,这毕竟是我提议的作战方案。”


   ——把魔物引到拉维利亚旁边,再由我来杀掉它们。


   这样就能以最少的人数在这个充满魔物的湖上安全前进。


   船体和非战斗人员被攻击的风险也很小,也可以分配更多的人员来应对马尔斯……目前仍然进展顺利。


   不过,为了作为作战的核心,如果我稍微失误一点的话,拉维利亚和乘坐这艘船上的其他人都有可能遇到危险……。


   正因为如此,米莫也说这是“危险的任务”。


   “说着说着就……差不多到了。”


   正在处理魔物的米莫指着前方说道。


   在那里的是——陆地。


   一条宽阔的河流将陆地分开。


   在河边的码头,我们把船的锚放下来。


   “都到这了船也没沉下去啊。”


   “嘛,到此为止都很顺利。但是,直到最后都不要松懈啊。”


   “我知道了。”


   “……那我们走吧。”


   米莫露出了阴暗的笑容。


   “……现在要开始反击了。才不可能在这里不干掉。”


   ******


   魔物进入圣都的河流。


   河面上没有其他的船,河岸上有一群冒险家。圣都内的魔物骚动,看来影响到了这一带吧。


   “总之,先把这条河给塞上吧。”


   “嗯。”


   确认了一下后,米莫点了点头。


   “你有能堵住这条河的装备吧?”


   “是。”


   “我们在周围警戒,你就尽量做吧。”


   “好。”


   虽然不确定能不能做到,不过值得一试。


   不行的话再还原就行了。毕竟不知道圣都的马尔斯会怎么行动,速战速决,今早回圣都吧。


   “小美,该你出场了。”


   “咕噗!”


   伴随着可爱的回答声,小美张大了嘴。


   然后,咕嘟咕嘟……吐出了无数的岩石。


   这是以前,暴食包暴走的时候吃掉的城墙和岩石。在那之后一直放在包里,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用上。


   咕咚咕咚……眼看着河水就要堵住了。


   “……这样就行了吧?”


   虽然并没有完全堵住了,但魔物应该已经不能通过了吧。如果真的把这变成水库的话,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吧。


   “小美,可以了。”


   “……咔嘭。”


   小美点点头,满足地打着嗝。


   “啊,我过来看看情况……难道已经结束了吗?”


   米莫一回来就目瞪口呆地说道。


   “这样就可以了吧?如果要调整的话也能很简单地做到的哦。”


   “不,这样就可以了……要是把地形全部改变的话会遇到麻烦的。”


   “我知道了。”


   “那么,准备回去吧……我本来想这么说的。”


   米莫看向另一边。


   “看来来客人了。”


   “……!”


   突然——响起了野兽的咆哮声。


   罗盘眼也做出了反应。


   “是魔物……!”


   针的方向——有一群魔狼。


   黑的发亮的魔狼,像闪电一样从手持武器的审问官之间穿过。


   然后,我们……不,是要包围拉维利亚。


   “这些狗狗也瞄准了公主吗?”


   “是啊。”


   “……?”


   米莫嘴角上扬了。


   难道,这个人……。


   不……比起那个,现在的重点是魔狼。


   “……”


   魔狼们逼近了拉维利亚。


   敌人不强,但数量太多了。


   “呀!”


   “拉维利亚!”


   瞬间展开史莱姆盾,弹开袭击拉维利亚的魔狼。但是,魔狼们好像很擅长集体战,娴熟地利用间隙攻击着拉维利亚。


   “诺,诺君,没事吧?”


   “……不用担心。”


   话虽如此……这种情况对我一来说有点太麻烦了。


   使用血舐丸清除魔狼什么的,做不到啊。虽然血舐丸的攻击范围很广,但是如果不闭着眼睛拔刀的话,就会失控。而在视野不好的状态下,是无法应对四处分散的敌人的,而且误伤同伴的风险也很大大。


   ……这样的话,就只能选择最终手段了。


   “小美!把拉维利亚收起来”


   “呜!”


   暴食包点了点头。


   “……啊?”


   拉维利亚稀里糊涂地被吞下去了。


   魔狼们在一瞬间,目瞪口呆地站着……。


   马上就开始向我们发出咆哮。


   “……没关系吗,把她放到那个包里了?”


   “短时间的话没问题。虽然不能像之前一样将魔物集中消灭,但是现在还是优先考虑了拉维利亚的安全。”


   “是啊……作为护卫,这是正确的判断。”


   米莫移开视线,轻轻地举起了手。


   “——不能战斗的人快到船上避难!审问官们负责保护船!”


   “是!”


   审问官们按照训练的动作重新布阵。


   “真是的,还是不擅长对魔物战啊。”


   从米莫盔甲的袖口露出了手枪。


   “没多少时间了。赶紧消灭它们吧。”


   装进糖果,扣动扳机。


   枪口中射出五颜六色的糖果子弹。连射的子弹就像色彩缤纷的雨,魔狼虽然在移动着,仍然一个接一个地击穿了头。


   全部都是一击必杀……不愧是审问官长。


   我也不能输给她,将魔狼一只一只地杀掉了。


   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战斗之后……。


   魔狼们或许是判断没有胜算,向森林逃去了。


   “要去追吗?”


   “不,那些狼狼们很少袭击人。放着不管也没关系吧。”


   “……是这样吗?”


   我瞥了一眼米莫,点了点头。


   “说起来……我不擅长这种混战啊。”


   “不,就算你这么说。看到你那样的战斗场景,也很难让人信服啊。”


   总之,我还需要在这方面提高呢。


   这个有必要尽早找到解决办法。


   在那种混战的时候,如果能使用血舐丸就好了……。


   “主人……莱姆,没用吗?”


   也许是因为我陷入了深思之中,莱姆不安得要哭出来了。


   “不,没那回事。这是我的问题”


   “……主人公,这里应该考虑必杀技。”


   “必、必杀技?”


   “啊,看起来要进入修行篇了呢!”


   “不会的。”


   算了,现在也想不到太好的方法。


   “比起这个,来这里的目的实现了。现在马上回圣都吧。”


   “我知道了。”


   不管怎么说,已经摧毁魔物流入的通道了。


   这样的话,现在应该马上回到圣都。


   在我们在外面的期间,马尔斯可能会在圣都肆虐。


   “诺罗亚君,把拉维利亚拿出来吧。回去的时候也和去的时候用一样方法吧。”


   “好。”


   然后,我们踏上了返回圣都的路。


   不知道会有什么在等着我……。


   ******


   回来的船像暴风雨前一样安静。


   玖玖和双胞胎正在午睡,审问官们也因为战斗疲劳而陷入沉寂。


   而且,最重要的是……一直没有出现魔物。


   虽然已经把河堵住了,但是,和来时的遭遇相比,现在就像谎言一样安静。


   简直就像是魔物已经放弃袭击拉维利亚一样……。


   “……嗯?”


   突然,不知从哪里传来了笛子的声音。


   这紧紧揪住胸口的悲伤音色。


   我本以为是某位船员为了打发时间而在吹着笛子,但看起来不是。


   声音的源头指向了——一个少女。


   少女坐在船边,吹着笛子。


   那充满忧愁的脸,和至今为止的任何表情都不一样。


   在一瞬间,我甚至没认出来那是拉维利亚。


   “……嘿!”


   轻轻地靠进,脚下的甲板发出了嘎吱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拉维利亚突然回头。


   “诺,诺君,吓了我一跳。”


   急忙藏起笛子。


   “不要突然出来吓我啊。我小指都抽筋了。”注1


   “对不起……”


   好像妨碍到了她的演奏,真是抱歉。


   “这么说来,演唱会的时候也有吹过笛子呢。虽然不是像现在这样悲伤的曲子。”


   “……拉步是不适合这样的曲子吗?不符合拉布的角色?”


   “不,不会。倒不如说是变得成熟了。”


   “……是、是吗?”


   拉维利亚腼腆的低下了头了。


   “……唱歌、吹笛子……以前,都是小希教给我的。”


   “希璐璐吗?”


   “是的。在拉布还一直关在房间里不出来的时候,小希教了我很多东西。话虽如此,过去小希总是在说坏话,那个时候大家都有很多缺点啊……”


   “你们过去是这样的啊。”


   “知道吗?小希,以前是个调皮鬼呢。”


   “啊,完全无法想象啊。”


   “现在变圆滑了呢。特别是在诺君面前,已经成为一个好孩子了啊。”


   拉维利亚看起来很开心,嘿嘿地笑着。


   但是,笑容很快就被忧愁替代了。


   “……最近呢,我真的很开心。”


   “啊?”


   “在至今为止的人生中,这段时间大概是我最幸福的时间了。既能自由地唱歌,又交了很多朋友。”


   拉维利亚靠在我的胸前。


   然后,将那双手——轻轻地放在我喉咙上。


   简直……像是要掐住我脖子似的。


   “喂,诺君。要这样幸福地生活下去……要支付多少代价啊?”


   “……啊?”


   拉维利亚的眼神变得幽暗起来。


   一点点地,放在我脖子上的手的力量增加了。


   “要是这样幸福的日子能够一直持续下去就好了。但是要想幸福地生活下去,还是必须要牺牲些什么吧?喜欢的东西、别人的幸福……这样的东西,很多……很多……”


   突然,周围变暗了。


   云突然遮盖了天空,那是浓重的乌云。


   风中带着水气,潮湿而沉重。


   也许是空气突然变冷了,拉维利亚的身体颤抖了一下。


   “……怎么说呢?”


   拉维利亚突然嘿嘿地笑了。


   突然松手离开了。


   “啊,刚才说的的都是lovely joke呢♪”


   “……有lovely的要素吗?”


   “满满都是哦♪”


   “我觉得我差不多该问问你lovely的定义了。”


   “哎,lovely没有什么意义哦?当拉布的心充满了爱的时候,魔法般的话语自然地溢出来——这就是lovely呢♪”


   “嗯,更搞不懂了。”


   我耸了耸肩膀。


   关于刚才拉维利亚的行为,还是不要提比较好吧。虽然好像在烦恼着什么,但是精神方面,我也不觉得我能帮到她。


   心灵护理之类的,就交给希璐璐吧。


   之后不久……我听着拉维利亚吹着笛子,消磨着时间。


   船顺利地前进着,在下雨之前返回了圣都。与米莫的预想相反,到最后船也没有沉。


   “——辛苦了,米尔纳斯长官!”


   一进入码头,慎他们就敬礼迎接我们。


   我们从船上下来,站在米莫的前面。


   “你们也辛苦了。马尔斯有什么动作吗?”


   “结界没有出现问题。”


   “原来如此,给了你这么千载难逢的机会,你还是不行动吗?”


   米莫笑了。


   “那么……就这样决定了。”


   突然——米莫将手臂转向了拉维利亚。


   手枪从宽大的袖口中飞出来——


   “……诶?”


   然后,枪声响起。


   ……。


   码头被寂静笼罩着。


   拉维利亚沉重倒下,发出了巨大的声音。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诺罗亚?”


   不久,米莫开口了。


   看着我……看着我手中的盾。


   “为什么要保护她?”


   再次。


   “……我是拉维利亚的护卫。”


   稍微确认了一下后面


   拉维利亚坐在地上,被史莱姆盾保护着,呆呆地抬头看着我……。


   “公主没事哦。你看着前面就行了。”(玖玖)


   “……知道了。”


   再次和米莫对峙。


   回过神来,周围的审问官们也把武器对准了我。


   “刚才的动作简直就像是预测到了攻击一样。”


   “……”


   “果然,你……你知道了吧?”


   米莫的眼光变得锐利起来。


   “原来如此,这不是很了不起的护卫精神吗?你即使知道拉维利亚的真面目也……一直以来,都在从审问官手里守护着拉维利亚君。”


   “……诶?”


   拉维利亚吃惊地发出了声音。


   确实,拉维利亚的真面目早就知道了。


   虽然从一开始就有很多奇怪的地方,但让我确信的是因马尔斯掉进水渠里的时候。那个时候,我被魔物袭击了……当时水上传来不可思议的笛声——魔物突然停止袭击我了。那个是决定性的。


   当时在场的只有拉维利亚。


   如果说用笛子的声音是操纵魔物的诅咒装备的力量的话,拉维利亚在没有笛声的时候被袭击就是诅咒装备的代价。


   在明白了这一点之后,那个时候的我——


   ——下定决心要从审问官手里保护拉维利亚。


   “果然,你告诉我的马尔斯的位置情报也是假的吗?突然对权力者说有黑幕……大概是为了争取时间吧。”


   果然被米莫怀疑了吗?


   反正,就争取到了时间,我也什么都做不了……。


   也许应该更早地问拉维利亚,强行她的夺走诅咒装备。为了不刺激差劲的东西,变得过于慎重了。注2


   “但是,不明白啊。如果知道拉维利亚君的真面目,为什么还要保护她?”


   “……”


   “她是这场咒灾的元凶的‘诅咒持有者’。也就是说,她——”


   米莫非常不服气地说了出来。


   “——她是个灾难。”


   “……”


   背后的拉维利亚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那也是,她的诅咒装备的代价就是‘把魔物引过来’。她只是存在,就会让很多人陷入不幸。”


   “……果然,刚才的魔狼是你们招来吗?”


   是为了确认拉维利亚的真实身份而袭击的吧。


   如果有人操纵魔物袭击了拉维利亚,那么审问官们准备的“没有被操纵的魔物”就不会只袭击拉维利亚。


   “但是,真的……拉维利亚是应该被杀的人吗?”


   “是啊!这个公主不是坏人!我保证!”


   “你们……你觉得我们是因为喜欢才这样做的吗?”


   慎一边将雷枪对准这边,一边咬紧牙关。


   “我们谁都不想杀她!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吧!她的死,是为了世界和平而付出的代价!”


   “……正如慎说的那样”


   米莫继续保持安静。


   “反正,‘诅咒持有者’一定要去死,death or death……这就是神圣国最根本的规则。”


   “……”


   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但是,虽说如此,我也不想对拉维利亚见死不救。


   “哼,如果你想杀公主的话就来吧!诺罗亚会将你们全体人员一起打败的!”


   “……你们也很倔强啊。”


   米莫耸了耸肩。


   或许是放弃了对我的劝说,将视线转向了拉维利亚。


   “拉维利亚君,你呢?”


   “……啊?”


   “这样下去的话,诺罗亚和审问官之间会有场血腥的战斗吧。你……你想要那个吗?”


   “不要……”


   “是吧?这样的话,能不能不反抗地去死呢?”


   “……不反抗?”


   “啊。这是最不会伤害任何人的……最幸福的结局”


   “……这样啊……也许是该这样。”


   拉维利亚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向米莫走去。


   “拉维利亚!”


   “……反正就算反抗了,在这座圣都里,也不可能逃出去……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啊啊……全部都是没办法的事。”


   “……但是,对不起。”


   拉维利亚做好了觉悟,抬起了头。


   “……我办不到。”


   “什么?”


   “因为——”


   拉维利亚嘟囔着。


   “——因为……反抗已经开始了!”


   拉维利亚说出的瞬间——


   从她背后的湖面上,飞出了无数的海蛇。水花飞溅,海蛇向审问官们袭去。


   “……啊,这是魔物操作吗!”


   米莫惊讶地大喊。


   审问官们用武器对应着……。


   审问官们维持不住对我们的包围圈。


   法官们分散开了。


   “就是现在,拉维利亚!”


   “……啊?”


   牵着拉维利亚的手开始跑。


   “站住!”


   审问官们怒吼着追上来。


   “小美,把水吐出来!”


   “呜!”


   在满是水的路面上,会容易滑倒吧。


   即使只有一点点,也能降低审问官们追踪的速度吧。


   “这像是私奔的场景呢。我的少女心也动起来了。”


   “你还真从容啊。”


   “……诺,诺君……为什么?”


   拉维利亚发出了困惑的声音。


   “为什么要救拉布呢?明明拉布是个坏孩子……”


   “我是你的护卫。”


   “所谓的护卫……但是,这样下去的话,连诺君都会变成坏人的哦?”


   “我本来就是个坏人。不管怎么说,我早就习惯了被审问官追赶了。”


   不禁苦笑。


   “而且‘诅咒持有者’必须死什么的……我无法赞同。”


   我能理解审问官们的想法。通过一起行动,我也知道了他们是多么有正义感地行动着。他们一定觉得他们是正确的。


   但是,我……至今为止,我遇到过各种各样的“诅咒持有者”。


   我不认为这些人都是应该被杀死的人。


   拉维利亚也是。


   “圣都到现在都没有因魔物而造成牺牲,是因为你阻止了吧?”


   “……为什么你会这么想?”


   “因为你每天都要开演唱会。”


   无论多么痛苦,无论怎样被阻止,拉维利亚每天都会举办演唱会。而且,演唱会上一直都有“乐器演奏时间”,那时拉维利亚就会吹笛子。


   恐怕是使用了大规模的音响设备,将笛色传遍了圣都吧。


   多亏了那个,因为拉维利亚的演唱会,魔物都相当老实。


   “拉维利亚是为了保护圣都的人们而控制魔物的吧。即使冒着被审问官认出是‘诅咒持有者’的风险……”


   “……”


   “刚才你问我为什么要帮助自己?但是,恰恰相反。”


   “……相反?”


   即使她是应该被杀的“诅咒持有者”。


   即使只是存在就会让别人不幸的“灾害”。


   “——因为你是拉维利亚,所以我想保护你。”


   我们在圣都中穿行。


   因为人员被分散了,追来的审问官数量很少。


   还以为能就这样甩掉追兵。


   “……嘿!”


   慌忙站住。


   在这之前,权限等级D——这样的告示牌映入眼帘。


   “可恶。”


   因为有着等级S的权限所以忘记了……这个城市为了不让罪犯逃走,结界就像迷宫一样。


   拉维利亚的权限等级是E。


   也就是说,不能进入等级D以上的区域。


   “这边!”


   慌慌张张地改变了前进的道路。


   但是,我没有掌握每个地方都是什么样的结界。


   正当我们在迷宫般的结界中绕来绕去时,审问官们使用着高权限,以最短距离将我们逼入绝境。


   “有了!”“诅咒持有者!”


   “呃……”


   压倒性对我们不利的捉迷藏。


   “喂,这样下去的话会被追上的哦?只能打破结界了不是吗?”


   “不,这个结界是不会被破坏的。”


   以前,因马尔斯掉进水沟里的时候,即使史莱姆剑的攻击也纹丝不动。恐怕是装备了强力的诅咒装备而形成的结界吧。


   “那怎么办呢?”


   “没关系,也不是没有办法。”


   “办法?”


   “要和希璐璐汇合哦。因为圣都的结界空中是没有的。”


   一边跑,一边用罗盘眼搜索希璐璐的位置。


   如果能和希璐璐汇合,就能甩掉追兵了。


   也就是说,有希璐璐在的地方就是这个捉迷藏的终点。


   但是,结界挡住了去路。


   “死胡同!?”


   走到岔路口的时候愕然了。


   等级D以上的区划……带着拉维利亚走进了死胡同。


   “诺,诺君……”


   拉维利亚握紧了牵着我的手。


   “……怎么办,要回去吗?”


   “不,后面有审问官。”


   如果可以的话,我不想战斗。


   说起来,我既不擅长乱战也不擅长护卫。不知道能不能从众多的审问官那里保护好拉维利亚。


   “嗯,混战……?守护……?”


   猛然间想到了。


   “不是有吗,结界的‘漏洞’。”


   如果是那个的话,也许能行。


   不用坐着希璐璐飞在空中,也不用像马尔斯那样操作地图。


   该死,刚才太着急了。居然连这么简单的“漏洞”都没注意到。


   不,能在这个时机注意到真是万幸啊。


   “拉维利亚!”


   慌慌张张想要尝试“漏洞”——


   “……!”


   “……主人!”


   在自动展开史莱姆盾的同时,有什么东西碎了。


   带着微微的甜香,是……糖果?


   “——哎呀,这样也能防住吗?”


   回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小女孩。


   这是神圣国最强的审问官——米莫·米尔纳斯。


   袖口处冒出的枪,冒着白烟。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规格外啊。所以,我才不想把你送到敌人那一方啊。”


   米莫叼着的糖果,咯吱咯吱地嚼碎了。或许是因为太急躁了吧,看着我们的眼眸里,没有丝毫的感情。


   “……后退,拉维利亚。”


   “嗯,嗯。”


   无处逃避。也不知道有没有尝试“漏洞”的余地。


   说起来,就算能从这个地方逃出来,也回一直追着我吧。米莫的速度比我快。


   虽然不想这样做……只能战斗吗?


   我把史莱姆剑的手镯变成了长剑。


   “嗯,是能改变形状的防具吗?这个好像很难攻略啊。”


   “那可真是……!”


   我在回答的同时,一边一口气接近了米莫。


   从枪这一武器来看,她应该习惯远距离战斗。


   对吗——


   “……啊。”


   在我缩短距离时,米莫立刻向后退了。


   讨厌被接近吧。


   不过目的已经达到了。


   “莱姆!”“上吧!”


   将史莱姆剑像鞭子一样伸展。


   人在移动脚的瞬间——特别是在后退的时候,身体会出现硬直。


   那个瞬间,应该无法避开缠绕在脚上的鞭子。


   这样想着,挥着鞭子——


   “诶?”


   ——鞭子轻快地划破了空中。


   米莫用子弹偏离了鞭子的轨道。


   简直就像是在预估了我的行动一样……


   “那么……这次就让我出手吧。”


   “!”


   米莫在落地的瞬间——踢向了地面。


   以被射出来的气势向我袭来。


   ——好快!


   因为我也在缩短距离,立即就进入了攻击范围。


   然后,剑从米莫的袖口中飞了出来。


   糟糕,让故意让我觉得是以远距离攻击为主的吗?


   继续维持鞭子形状的话,就不能应对近身战了。


   马上让史莱姆剑变成剑形——


   “嗨!”


   “……拉维利亚!”


   糖果的子弹飞向了拉维利亚。一瞬间被打乱了节奏。


   虽然设法用盾防御住了,但是因为混乱,史莱姆剑中途停止了变形。趁着这个机会,米莫向拉维利亚劈去。


   鞭子状的史莱姆剑没法制止。


   史莱姆盾也——来不及了。


   “可恶……!”


   瞬间扑向拉维利亚,将她扑开。


   千钧一发间回避掉了。


   在路上翻滚着重整姿势——


   “诺罗亚!又来了!”


   “……这边!这边!这边!”


   面对越加密集的剑击,我用盾死死支撑着。


   ……完全看出呼吸的频率。视线也没有转动。也没有任何预备动作。


   并且,持续不断地从最完美的角度攻击过来。


   简直像机器一样的战斗方式。


   “哈……嘿!”


   这边也不能就这样被干掉。


   如果不能集中注意力的话,就放弃思考。


   “莱姆,恢复原状!”“我知道了!”


   口头命令史莱姆剑变形。


   然后。


   “把它缠住!”“……了解。”


   让史莱姆盾一瞬间变为黏体——将米莫的剑缠了起来。


   “……!?”


   出乎意料,米莫的动作突然停止了。


   机会,在刚才的狂暴攻击中可不会有这种空当。我并不是什么善良的人,不可能会放过了那个空当。用变回剑状的史莱姆剑,瞄准了米莫的头。


   会心一击。


   但是——


   “!”


   眼看着剑就要击中米莫的头了——


   “喀哒”,她的头以不可能有的角度,避开了攻击。


   “……!居然是这样啊。”


   米莫舍弃了剑,和我拉开了距离。


   把脖子放回原来的角度,把糖果塞进嘴里。


   “那个变形装备……如果是能随心所欲地改变形状的话,就不应该会说出来让我知道目的了,但你没有那样做。原来如此,口头上也发出指示了吗?但是,口头指示不仅要花时间,还会向对方表明自己的想法……”


   嘟嘟囔囔了一会儿,然后像恶魔一样抬起嘴角。


   “——原来如此,我理解了。”


   “……!”


   后背发冷。


   她的眼睛说下次一定要干完。


   “难道,这么短的时间就想到对应的方法了吗……?”


   “……不,不是哦。”


   ——如果可以的话,你们也一起参加训练吧?


   ——到底有多少诅咒装备呢?


   ——一直依赖你,真是对不起啊。


   细细想来,我已经告诉过米莫好几张我的底牌了……。


   我却几乎没见过米莫战斗的样子。


   “……从一开始就把我当成敌人了吗?”


   “不,只是会事先设想所有的可能性。做这样的工作的话,经常会和同伴变得敌对啊。”


   说得很轻巧,但我并没有告诉你我的诅咒装备的效果吧。能够如此正确应对……是因为对“诅咒持有者”的战斗经验压倒性地丰富吧。


   这……就是神圣国最强的审问官吗?


   “但是,你……完全没有攻击过啊。难道是为了不杀掉我而小心翼翼的吗?还是说……你害怕杀人吗?”


   “不,没那回事儿……”


   “噗,才没有那种事儿那。这小子可是会因为被人叫了‘鬼畜的诺罗亚’而背地里偷偷哭的类型啊。”


   “……”


   “……”


   “……这个反应看起来是真的啊。”


   “……玖玖。”


   居然在这种时候暴露我的弱点……。


   “即使这么对我有利也没法击中你,我都快没自信了。我本来还以为我挺强的。”


   “不,你确实很强。”


   “这种台词,希望至少拿出三成的实力再说吧。”


   米莫缩了缩肩。


   “诺罗亚君……你真的很强。在我至今为止看到的‘诅咒持有者’中,也是绝无仅有的强大。但是,你太天真了。”


   “……”


   “你很温柔,所以我不想杀了你。但是,我虽然不想杀你,但可以杀了拉维利亚。那么,当战斗拖得太久的时候,哪一方更有利呢?”


   “大概是诺罗亚吧!赌上这个月全部的零用钱!”


   “不……你说得对。”


   虽然很遗憾,但是她的话是正确的。


   我的战斗能力是专门杀人的。


   使敌人无力化、保护某人之类的,致命的不适合。


   “如果继续战斗下去的话,就无法守住拉维利亚了吧。”


   “是吧。所以,不要做无谓的战斗,老实地把拉维利亚送过来吧。这段时间,说不定马尔斯也在暴走哦。”


   “……是啊。”


   “那么……”


   “但……如果只是拖延的话?”


   “……!什么啊……!?”


   我把左臂向前伸了出来。


   卷起袖子,露出戴在那里的绿色手镯。


   然后——


   “——寄生宫,展开!”


   这样说着的瞬间——手镯像开花一样展开了。


   我和米莫被包住了。


   周围的风景颜色正在被重塑。从圣都的街道到豪华的宫殿……。


   变形结束后,周围的枝形吊灯一齐点亮了,响起了优美的音乐。


   “这里是……”


   米莫一边做好战斗准备,一边毫不疏忽地环视周围。


   现在,我们所站的位置是足以举行舞会的豪华大厅。地板被有着高雅刺绣的红绒毯装饰的,从高高的屋顶上落下了彩色玻璃的彩虹色的光。


   在这样的空间里,我和米莫对峙着。


   “这里是你的家吗?”


   “玖玖城哦!”


   “是寄生宫。”


   ——寄生宫。


   进到里面的话,到死都出不去的迷宫。


   但是,现在……。


   “这个空间是我的装备。”


   不知从哪里出现的库库,呆呆地浮在我背后。


   她是寄宿在这装备里的灵魂。


   然后,库库拥有着掌握这个迷宫的力量。


   在这里,库库能做到任何事


   “所以,怎么了?”


   米莫露出了充满余裕的微笑。


   “在这里,你的地位也会上升吗?还是说,除了主人以外的人都会被限制行动呢?”


   “原来如此……反应和预想的一样呢。”


   “什么?”


   我也对米莫报以冷笑。


   “到现在为止的你,好像喜欢速攻和突然袭击吧……变得相当慎重了吧?”


   “……”


   米莫是神圣国最强的审问官。


   然后,审问官在和“诅咒持有者”战斗之前——


   ——一定会仔细调查。


   作过诅咒装备调查员工作的我,很清楚那个模式。


   “事先预测对方的行动,然后采取最妥善的措施……这么说来,虽然很厉害,但那是完全依赖于情报的战斗方式。你是以信息为基础事先准备计划,并按照那样行动着。所以,我只是做了一点意料之外的动作,马上就混乱了……”


   试着攻击过去,果然如此。


   结果,审问官是一个情报通晓的专家。


   也就是说,是分析诅咒装备的情报,考虑对策的专家。


   正因为如此,米莫每次都会调查我的装备。不管在什么时候遇到敌人,都会这样做。袭击拉维利亚的时候也是,使用魔狼知道了她的装备的效果。


   结果,我暴露了很多的底牌……。


   “这个寄生宫的力量,还没有显示出来呢。”


   正因为如此,米莫没有行动。


   一不小心说不定就会死。完全不知道的寄生宫的效果。


   “呵呵……想要攻略你果然是在浪费时间啊。果然,那个诅咒装备的数量完全无法应付。”


   米莫笑得抽搐起来。


   “但是……至少,我至少会击中你一次。”


   然后双手握着枪和剑——冲了过来。


   毫无策略,不顾一切的突击。是想要直接近身互殴吗……。


   “……库库。今天来玩捉迷藏吧。”


   “嘿嘿。”


   我轻轻举起手来,库库也同样举起手来。


   于是——我们所在的房间突然转了180度。


   上面变成下面——


   下面变成上面——


   “……!?”


   我们从地板向天花板落下去。


   米莫无法应对,在空中失去了平衡……。


   然后,我慢慢地挥动了剑。


   ******


   和米莫的战斗结束后。


   将寄生宫恢复成手镯状后,与仍然呆呆的拉维利亚碰头。


   被留在外面的她,还什么都不知道。


   “……啊,那个……小米呢?”


   “是指米莫吗?”


   “那个,被诺罗亚打倒了哟。”(玖玖)


   往后面一看,米莫还倒在那。


   话虽如此,只是失去了意识而已。


   “米莫,确实是神圣国中最强的吧……?”


   “哼,我们的黄金搭档轻松取胜了!”


   “不,玖玖什么都没做……而且也不是很轻松。”


   米莫是至今为止战斗过的最强的对手。


   比起S级的魔物和“诅咒持有者”之类的厉害得多……。


   不愧是被称为神圣国最强。


   “比起这个,还是早点去找希璐璐吧。”


   我不知道米莫什么时候会醒,也许其他的审问官也快到这里来了。


   我们为了和希璐璐汇合,再次开始奔跑。


   ******


   在打倒米莫之后,一切都变得顺利了起来。


   结界的“漏洞”也有头绪了。


   和希璐璐顺利汇合后,向她说明了拉维利亚的事情,希璐璐像是很受打击一样捂住了嘴。


   “那样啊,小拉布也是诅咒持有者……”


   “……没有告诉你真的很抱歉,小希”


   “不,我也一直没说过我是诅咒持有者,所以大家都彼此彼此了。”


   “……嗯。”


   虽然点了点头,但是拉维利亚还是一脸阴霾。


   你对欺骗朋友这件事有罪恶感吗?


   “比起那个,今后要怎么做呢。虽然我知道只要在空中飞就可以跨过结界”


   “总之,先逃离神圣国吧。”


   如果离开神圣国去其他国家的话,持有诅咒装备只不过是“违法”而已。


   审问官也不能追到其他国家。


   “拉维利亚也可以吗?”


   “……那个”


   突然变得含糊了。


   “什么啊,是有没做完的事情吗?”


   “但是小拉布啊……待在这很危险哦?就算有什么想做的事情,也还是先暂时离开比较好吧?”


   “但是……”


   她的眼睛仿佛在诉说着什么。


   “逃走的话,拉布就能变得自由了吗……?”


   “……我不知道。但是,总比被杀掉要好。”


   当然,光是“诅咒持有者”这一点就很麻烦,如果被通缉了的话,以后就得过上逃亡的生活。


   “只有这个,没办法。”


   “也……是啊。”


   拉维利亚踌躇着点了点头。


   总之,没有时间再犹豫了。


   在审问官来到这里之前,必须先飞上天空。


   “希璐璐,拜托了。”


   “我知道了。”


   希璐璐将双手重合,摆出祈祷的姿势。


   从她的背上,长出了翅膀——变成了纯白的龙。


   “各位,上车了!”(玖玖)


   “我要第一个上车!”(玖玖)


   “好的……拉维利亚也。”


   骑在希璐璐的背上,向拉维利亚伸出了手。


   “……”


   拉维利亚就像迷路了一样徘徊着。


   正当她犹豫地想要握住我的手时——


   “——要是被你这样做就麻烦了。”


   随着那个声音,她的手停了下来。


   不知什么时候,在拉维利亚的背后出现了一个男子。


   其帽檐下,单眼镜妖艳放光。


   手上是一本像圣都全景模型一样的书……。


   是个面熟到让人讨厌的男人。


   “马尔斯……!”


   “你来干什么啊,眼镜光束!”


   虽然有所准备,但是马尔斯并没有做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我叹了口气。


   “……果然没有死吗?”


   “你想打架吗?”


   “……如果伤了气氛的话,真的很抱歉。”


   “就算你现在这样说……”


   “比起这个,你来干什么!”


   “……啊,不要那么警惕。我只是来接拉维利亚的。”


   “拉维利亚?”


   是吗?果然,拉维利亚和马尔斯是一伙的吗?


   落在水渠里的时候,拉维利亚却没有被攻击,那时就猜到了……。


   “感谢你保护了她。但是,这个女人还有她的职责。”


   “……”


   拉维利亚低着头。


   “职责是什么?”


   “没有告诉你的理由。”


   马尔斯闷闷不乐地摇头。


   “……暗杀圣王,这就是拉布的职责。”


   拉维利亚嘟囔着。


   “……啊?”


   她说出来的话让我一瞬间停止了思考。


   “喂,别说多余的话!”


   “但是,如果说出来的话,也许会得到协助……”


   “你又是这样吗?”


   “拜托了,请再给我一次机会。”


   “……啧。”


   马尔斯咂了咂嘴,横撇着嘴。


   拉维利亚露出下定决心的表情。


   “诺君。拉布并不想从圣都出去。”


   “……明明差点被审问官们杀了?”


   “因为,拉布……自从变成‘诅咒持有者’后,就进入了圣都。我从一开始就有这样的觉悟。”


   “……”


   确实是这样。所谓“诅咒持有者”,是不会偶然进入圣都的。


   那件事我也很清楚。


   “……如果是诺君的话,同样身为‘诅咒持有者’的你也明白的吧?‘诅咒持有者’受到了残酷的对待。被剥夺了自由,被大家讨厌,不得不接受这种待遇的原因是……”


   “你是想说圣王吗?”


   “……嗯”


   “所以,要杀掉圣王……?”


   “……那么,可以协助吗?”


   马尔斯哼了一声说到。


   “……death or death,那是他们的口号是吧?”


   “确实是啊。”


   “……我们也只是普通人,我也不想杀人的。但是,这是必要的代价……这是没办法的事。”


   “诺君,小希……拜托了,成为拉布的伙伴吧。”


   拉维利亚恳求着。因为这段时间一直在一起,所以很清楚她是抱有多大的勇气才说出来的。


   但是,我的答案从一开始就决定了。


   “……不好意思,我不能协助你们。”


   “为什么?”


   “圣王是我的朋友。我不希望她死。”


   “……是吗?”


   当然,只是这样是不可能阻止拉维利亚的。


   “……诺君很温柔呢。无论对方是谁,一定都会想要守护吧……”


   眼看就要哭出来的声音。


   也许受到那个声音的召唤,从漆黑的天空中,啪嗒啪嗒地……开始下雨了。


   雨越来越大,把我们的身体慢慢地打湿了。


   “……我知道了。如果诺君那么说的话。”


   从低着头的拉维利亚的眼睛里,滴下了一颗水滴。


   “——开始吧,魔界之笛hell flute。”注3


   然后,拉维利亚把笛子放到嘴边。吹起了刚才在船上吹的曲子。


   这是拥有“魔物操作”之力的拉维利亚的诅咒装备。


   那个笛子开始演奏的瞬间——整个圣都开始大幅度的颤抖。


   伴随着凄厉的地鸣,地面剧烈地摇晃起来。


   “拉维利亚……!”


   有不好的预感,慌忙想要阻止她——


   “……!?”


   突然,被攻击了。


   是来自预想不到的方向的攻击。史莱姆盾的自动防御发动了,但是仍然被打的很退了。


   想办法抬起头来……我马上就知道是被谁攻击的。


   “……希,希璐璐?”


   “……骗人的吧!?”


   白龙的眼睛完全看不出感情。


   拉维利亚改变了横笛的音色,白龙再次挥动尾巴。我向后退去,刚才站着的地面一瞬间被打得粉碎。


   “啊,是吗……!”


   确实,希璐璐的龙化和单纯的变形不同。能够在空中飞翔,力量增加,不擅长调节体温,完全是变成了龙的身体。


   身体是龙——也就是说,是魔物。


   “……小希就借给我吧。”


   拉维利亚不看我,坐上了白龙。


   “等一下,还没……”


   “……不要靠近我”


   拉维利亚再次吹笛子。发出了拒绝般的尖锐的一声。


   与此同时,白龙的口中——发出了青白色的火焰。


   “……啊!?”


   想方设法地跳着避开了。但是,沐浴在火焰的热气中,头发和衣服都烤焦了。


   火力惊人。直击的话一瞬间就会变成灰吧。


   “……话说回来,那家伙会吐火吗?”


   “……大概是因为被操纵了,希璐璐变得不再废柴了。发挥了龙本来的力量。”


   “也就是说,变强了?”。


   “……原本潜力就是最强的吧。”


   龙是传说级的魔物。在S等级的魔物中也比其他要强得多。即使只是一次攻击,也足以改变地形。


   “总之,只能打倒她了吧。”


   “……不,不行。那是希璐璐,我做不到。”


   恐怕,我出手的话确实可以打倒。


   但是,如果被我攻击到的话,希璐璐肯定会死的。


   唯独不想与希璐璐为敌,我没有不伤害到她而打败她的办法。


   “诺君,拉布是个坏孩子……所以不要再保护拉布了。”


   伴随着诀别般的话语,白龙开始有力地振翅飞翔。


   周围狂风大作,身体都快被吹跑了。


   “诺罗亚,她想逃到空中去!”


   “ 啊……”


   如果在空中飞翔的话,就没有办法了。


   “这样的话……玖玖,针!趁现在从拉维利亚那里夺走诅咒装备!”


   “只能这样了!”


   手中出现了光之针。


   这是为了夺走他人诅咒装备的被诅咒的针。


   接近拉维利亚,把那个针刺到玖玖的心脏——


   “……不要打扰啊。”


   突然——地面大幅向后滑动。


   身体不由得跌到,针噗哧一声扎到了玖玖的额头上。


   “好疼!”


   “……喂,这次是地图操作吗!”


   再次尝试刺入玖玖的心脏……不行。


   道路开始左右摇晃,建筑物从前面和后面逼近。


   扎不上。


   “哼……虽然不知道是什么装备,但是果然不靠近的话就不能使用啊。”


   “喂,不要打扰我啊!看我把你的眼镜打碎!”


   “……那是我的台词”


   “太遗憾了!我没有戴眼镜!”


   “不对,我是说不要打扰我们……”


   马尔斯透过单眼镜投来冷眼。


   “都是因为你们,计划已经被打乱很多了……算了,拼图已经完成了,开始计划吧。”


   “计划?”


   “你说什么?”


   “……没有回答的理由哦。不过还是提醒你们,尽量注意不要咬破舌头。”


   马尔斯把手搭在书上的全景模型上。


   “——那么,重写吧。”


   一句话——圣都崩溃了。


   圣都中的建筑物和道路被拆开,七零八落地浮了起来……卷起旋涡,像拼图一样被重新组装。


   “啊!?”


   “那是什么啊!”


   虽然想阻止,但是和他的距离却越来越远了。


   不久,我们就被波涛般涌来的建筑群吞噬了。


   ******


   注1:可能指的是受惊吓后身体出现抽搐。不太懂,有明白的可以解释下。


   注2:这里不确定,可能指的是使用玖玖的话是在冒渎世界的法则。


   注3:这里的上标是ヘルヘル(hell hell),不过太智障了。我倾向于第二个ヘル是flute的转音。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0装备栏的最强剑士 但是、诅咒装备(可爱)的话能随意装9999个(我的诅咒装备不可能这么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