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咦?”


   早上起来时,突然发现拉维利亚居然就睡在我旁边。


   她紧紧地抱住我,把脸埋进我的怀里。


   “好奇怪啊……”


   拉维利亚的房间应该在隔壁吧。


   虽然过去有提议过为了加强防卫而睡在一起,但是拉维利亚当时有说“私生活很重要!”。


   那样的拉维利亚应该不会主动来到我的房间,是睡迷糊把房间搞错了吗?


   “嗯……”


   ……动不了,好热。


   如果是装备这样贴近我的话我会感到很紧张,但是普通人不在我的守备范围内。真是遗憾。


   总之,先把拉维利亚叫起来吧。


   我摇了摇她的肩膀。


   “呀……”


   “啊?”


   啪的一声,手被甩开了。


   拉维利亚抱得更用紧了。


   开始还以为她已经醒了,不过看起来还在睡的样子。


   大概是做噩梦了吧,睫毛上残留着小小的水珠。


   “……好讨厌啊。”


   她哭了。


   “……谁能、保护……拉布……”


   由于拉维利亚的状态和平时的明显不同,我感到很困惑。平时都很有气势,不过毕竟一直被魔物袭击,而且最近都没怎么休息,可能精神上已经受不了了。


   如果是在做噩梦的话,还是叫醒她比较好吧。


   “拉维利亚,起床了哦。”


   “……嗯。”


   摇了摇她的肩膀,她终于睁开了眼睛。


   “诺君……?”


   揉着眼睛,直愣愣地看着我。


   “哇啊……早上好……早上好。”注1


   “嗯,早上好。”


   “……LOVELY——”注2


   “Yes, lovely。”


   “……嗯?”


   眼睛猛地睁大了。


   终于清醒过来,把握住情况了吗?


   “呃……啊……?”


   拉维利亚的脸变红了。


   “为,为为为、为什么、诺君睡在拉布的床上!?”


   “这是我的床哦。”


   “为什么会一起睡!?,而且,还靠得那么近!”


   “嗯,真是不可思议呢。”


   “啊……等一下!啊,不行!不要看拉布啊!”


   她蒙进被子里,把脸藏住了。


   “啊,出去!”


   “哇。”


   把床边的东西一下子扔了过来。


   枕头、暴食包小美、玖玖……。


   “呼叽!”(玖玖)


   啪嗒一声掉在地上的玖玖,发出了听起来很疼的声音。


   “呐……这是,怎么了?”


   “早上好,玖玖。”


   “不是早上好。这,是史上最富有杂技色彩的叫醒方式吗?”


   “又有了一个关于圣都的回忆呢。”


   “我可不想要这样的回忆”


   “嗯,如果有什么不满的话,请跟拉维利亚说哦?”


   “哈!?”


   总之,我先向玖玖说明了情况。


   “……”


   “也就是说,那个公主从睡梦中醒来时看到了诺罗亚,然后陷入恐慌,就把我扔出来了?”


   “就是那样吧。”


   “都是你的错!”


   “为什么?”


   “呼……你真是不懂少女心。”


   “我可不认为你也能明白哦。”


   “我明白的哦。所谓少女啊,是只想让男人看到漂亮的自己哦。”


   “啊……这么说来,希璐璐也讨厌被我看到睡脸呢。”


   在雷文雅德的时候,是和希璐璐睡在一个房间的。但是她一直比我睡得晚,起得比我早。我起床的时候,发型什么的就已经完全弄好了。


   “嘛,我还以为拉维利亚不会在意那种地方呢。”


   “会在意才正常好不好!倒不如说,你太不在意这些了!”


   “我不在意吗?”


   “不在意,哦。”


   “不在意,吗?”


   “话说回来,说了这么多次在意,我都想吃章鱼了。” 注3


   “完全不相干好不好。”


   由于房间被拉维利亚占据了,没办法现在只好去食堂。


   希璐璐已经起床了,正在餐桌上摆着盘子。看不到库库和双胞胎的身影。库库现在应该正准备睡,双胞胎也还没醒吧。


   “那个,我听到了拉布的叫声……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就好了……”


   “嗯。昨天我和拉维利亚睡在一起了,但是到了早上拉维利亚出乎意料地害羞呢。”


   “……诶?”


   希璐璐手里的盘子唰的一下掉了下来。


   “明明起床的样子已经见过好几次,为什么现在突然会这么害羞呢……你怎么了?盘子掉了哦?没关系吗?”


   “啊,不……有种想打碎盘子的心情。”


   “那是什么心情啊?”“


   “呵呵呵,打碎盘子很开心呢……嘘!”


   “喂,希璐璐冷静点!你和盘子,到底发生了什么?”


   花了十分钟左右才安抚下希璐璐。


   对于盘子,一定郁积了很多愤怒吧。


   尝试向她说明情况。


   “原来如此……小拉布错进了诺罗亚大人的房间里……”


   希璐璐好像误会了什么。


   “……原来如此,还有这手吗?”


   哎呀,刚才好像发生了什么。


   “但是,我……是不是把拉维利亚惹火了啊。”


   站在护卫的立场上,我本来是想要和拉维利亚建立良好的关系的。


   果然,人际交往很难啊。


   “我觉得她没生气哦。”


   “啊?”


   “小拉布啊,虽然现在看起来是那样,其实她挺怕生的哦。以前的小拉布就像是关在壳里,不怎么和人接触呢。”


   “真是难以想象啊,那个拉维利亚……”


   “比起那个,再来一份面包。”(玖玖)


   “最近的小拉布,比起以前有了很大的变化呢。”


   “喂,面包。再来一份面包!”


   “如果有烦恼的事的话,要跟我商量哦。”


   “嗯……只是,以前小拉布也很害怕让别人看到自己的素颜呢。”


   “害怕吗?”


   “再来一份!喂,再来一份!不要无视我啊!”


   “她或许是觉得,真正的自己是无法被别人接受的。扮演着理想的自己,戴着面具与我们接触吗……”


   “再来一碗……咦,我的声音,听不见吗……?”


   “面具吗……”


   突然想起了刚才拉维利亚的睡脸。


   那时的拉维利亚,好像很痛苦啊。但是平时的拉维利亚只让我看到一张和烦恼无缘的脸。


   “大家好,lovely♪”


   正在想着这些的时候,拉维利亚出来了。


   衣服和发型都很漂亮,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来到饭桌边。


   无论从哪里看,都是平时的拉维利亚呢。刚才的慌乱都让人觉得是看到了幻觉。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愿意和我对视呢。


   “喂,你。刚才你竟然敢把我……”


   “玖玖今天也很lovely呢♪”


   “你不是很懂吗?”


   玖玖一下子就露出了高兴的神情。


   “咦……怎么了,小希?这样的表情可不lovely呢……”


   “啊?啊,那个……”


   希璐璐的视线游移不定。嚼舌根什么的,很难当面说出口吧。


   “好像是有点口腔炎,吗?”


   “……口、口腔炎!啊,必须叫医生……!”


   “哦,你太夸张了,小拉布。”


   “啊,口腔炎的话要搽蜂蜜!有没有蜂蜜?”


   “蜂蜜的话这里有。”


   玖玖从衣服里拿出了装着蜂蜜的小瓶。


   怎么藏进去的?


   “啊,那个,口腔炎是开玩笑的……”


   “小希,别动!开始手术!”


   “嗯……嗯嗯!?”


   于是,希璐璐的口腔炎手术开始了。


   “……我过来看看情况,你们看起来很热闹啊。”


   “嗯……?”


   回头看,谁都不在……啊,在的。


   是米莫。因为个子很矮,一瞬间没看见她。


   “在这呢,米莫。”


   “……对不起,刚才没看见。”


   “……比起那个,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因为按了门铃也没有人出来。就让幽灵的孩子送我过来了。”


   “啊,不好意思。”


   “不,没关系。”


   “那么,这么早就有什么事吗?”


   审问官的头目直接来到寄生宫。注4


   我有点担心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难道是紧急情况吗?”


   “……啊,是啊”


   米莫露出了苦涩的表情。


   她看着拉维利亚,说道。


   “圣王陛下叫你过去。希望你能尽快去。”


   “……!发生了什么事吗?


   “……去了就知道了”


   “知道了。”


   我急忙换上制服,朝着大圣城走去。


   ******


   “……那个,听说是紧急情况。”


   “这不是吗?”


   “哈!?”


   我进入大圣城,来到了圣王的房间。


   如果用一句话来表现我看到的东西的话……。


   “……污部屋。”(玖玖)


   “……嗯。”


   胡桃的房间,怎么说呢……不行啊。


   前几天来的时候,明明收拾得很干净呢……现在人偶和布娃娃散落一地,连站脚的地方都没有。


   胡桃从人偶和布娃娃堆里露出了脸。


   好像被埋进去了。


   “抱?”


   胡桃将双臂伸直。


   “……一个人出不来吗?”


   “如果能出来的话,就不会叫你了?”


   “米莫呢?”


   “逃跑了?”


   “逃跑了吗?”


   总之,先抱着胡桃的腋下将她拔了出来。


   让她坐在人偶和布娃娃堆上。


   “到底发生了什么?”


   “发生台风了吗?”(玖玖)


   “说起来会很长呢……首先,我让一直担任打扫工作的人偶去担任战斗工作了?”


   “嗯?”


   “这样的话,就没人打扫了?”


   “……”


   “就是这些啦?”


   “啊,就这些吗?”


   “房间很乱,还需要其他理由吗?”


   “不,仅此而已,也不至于造成如此惨状吧。”


   “不至于?”


   “确实是这样……”


   “……这家伙,真是没用的人呢。”(玖玖)


   “……我也是这样想的。”


   虽然在接触的过程中渐渐注意到了,但竟然有这么没用的人……。


   和这么没用的人待在一起,不会有什么好事吧。


   “那么,好像没什么事了,那我就……”


   我想尽快溜走。


   衣服被扯住了。


   “房间,收拾一下?”


   “……”


   果然来了。


   是因为我自己太傻白甜才拒绝不了的吗?


   我沮丧地开始捡起散落在地板上的人偶和布娃娃。


   “总之,人偶之类的东西我会按照种类摆放在墙边的。”


   “我知道了?”


   “……为什么会把我才收拾好的又搞乱啊?”


   “真是个迷呢?”


   “……你没有自觉吗?”


   总之,继续这样一个人做下去是不会有进展的。


   需要装备们出场了。


   “史,莱姆,请协助我。”


   “来了!”“……上吧!”


   召唤双胞胎来增加人手。


   还不够。


   “小美,能把这座山‘吞下去’,然后在墙边‘吐出来’吗?”


   “咕噜噜噜噜!”


   暴食包一下就能搬走很多呢。


   “我呢?呐,我呢?”


   “玖玖,我想把最重要的工作交给你。”


   “……嘿!我应该做什么?”


   “待在不会妨碍到大家的地方。”


   “我知道了!”


   由于装备们的活跃,收拾的效率大大提高了。


   已经能看到房间的地板了(非常的壮举)。


   没想到会有一天为了收拾房间而使用诅咒装备……总之,我也要努力不输给装备们。


   “啊,那里是……?”


   “怎么了?”


   “虽然看起来很乱,但是对我来说,那样的配置完美无缺。希望不要弄得太乱哦?”


   “啊,是这样啊。”


   “诶……诶……?”


   无视掉胡桃的要求,把这收拾好了。


   “啊,那里是……?”


   “这次又是什么……!?”


   “那里有绳套陷阱,要小心哦?”


   “……你说的太晚了。”


   这个时候我已经被倒挂在天花板上了。


   “……为什么房间里会有陷阱啊?”


   “真是个迷呢?”


   “……”


   虽然早就猜到可能会有这种事儿。


   这已经完全不能说是邋遢了……。


   “主人!”“……我来帮你。”


   “……谢谢。”


   被双胞胎救出后,总算重新开始打扫了。


   在那之后除了被绊倒了七次,就没什么值得说的了,打扫进行得很顺利。


   然后……怎么回事呢?


   刚才还是混沌的污部屋,完全变了。


   漂亮到可以说是普通的污部屋了吧。


   “现在怎么样?现在这样,轮椅也能勉强动弹了啊。”


   “呼……”


   胡桃优雅地喝着茶,说道。


   “这种程度就满足的话可不行呢?”


   “……你还真是严于律人呢。”


   继续收拾散落在地板上的东西吧。


   人偶和布娃娃的海洋下面,是衣服和书之类的。衣服整理好后,一会儿再拿去洗,书就随意插进架子里了。


   “……嗯?”


   捡起一本书的时候。


   从书页的缝隙中,一张照片轻轻地落了下来。


   这张照片太旧了。已经花了。


   我想把它放回书里,就去捡那张照片……不知为何,我被它吸引住了。


   是哪个设施的照片呢?


   在设施的背景下,还拍到了几个大人和七个孩子。


   几乎所有的脸都模糊了,无法辨别……只有一个人还看的清。


   是一张非常面熟的脸。


   不会错的。那张脸正是——。


   “……玖玖?”


   在考虑的时候,头突然就疼起来了。


   “嗯……”


   在头脑中,有一种暴风雨般肆虐的莫名其妙的感觉。因为似乎恶心得要昏过去,不由得蹲了下来。


   “你在看什么啊?有什么有趣的东西吗?”


   “啊……”


   玖玖从我手中夺走了照片。


   “嗯,这张照片……”


   玖玖眯了一会儿眼睛,盯着照片看——。


   “这是什么……一点都不有趣!啊!”


   “不,为什么要扔掉啊……”


   按着仍然很疼的头,捡到照片,把它放回书里。


   无论是胡桃还是玖玖,希望不要继续增加工作量了。


   不知不觉间,头痛已经好了。


   到底是怎么了呢?


   ……算了。还是不要盯着别人的照片看比较好。


   我无视掉这些,继续打扫。


   然后花了半天——。


   “哦,结束了……”


   地板和墙壁都搽了一遍,房间现在已经闪闪发光了。


   怎么说呢,很有成就感呢。也许是今年做过的最有成就感的事了。


   “哇,太好了!”“……做到了。”


   史和莱姆非常激动地抱在一起,暴食包也已发出了胜利般的声音。


   “呼……终于做到了呢,我们。”


   “你一直在睡觉吧。”


   “但是,在梦中变成了勇者斗恶龙的队员了哟?”


   “你这么闲,也来帮忙收拾一下啊。”


   真是的,这个人偶……嘛,即使玖玖来帮忙,也不会派上什么用场就是了。


   总之,这样就算是收拾好了吧。


   那么,胡桃的评价呢?


   “这次怎么样?”


   “……”


   胡桃默不作声,环视了一下房间。


   用手指划过窗框。


   “还有灰尘呢?”


   “你是哪里来的婆婆吗?”


   “这次姑且给你个合格分。谢谢哦?”


   “……是我的荣幸呢。”


   “嘛,反正明天又会乱糟糟的。”


   “……我就知道。”


   “明天再来帮我收拾下房间吧?”


   “是新品种的拷问吗?”


   叹了口气。


   “那么,好像没什么事了,那我就……”


   这样说着,我准备走了。


   “等一下?现在要说的才是主题吧?”


   “主题……?”


   那至今为止的工作是什么呢?只是杂事……?


   “有想拜托的事情吗?”


   “委托吗?”


   “你现在是拉维利亚的护卫吧?但是,光是保护她的话,作用不大吧?”


   “……是啊。”


   进入圣都的魔物实在是太多了。


   一开始还乐观地认为“将魔物全部打倒的话,咒灾也能解决吧”……即使过了一周了,魔物的数量也没有减少的迹象。


   另一方面,审问官们也很疲惫。进入圣都的船也减少了,物资也有不足的迹象。虽然侥幸没有出现牺牲者,但我不知道能像这样维持到什么时候。


   “差不多该转守为攻了吧。”


   “任君想象哦?”


   不否定呢,可以理解为肯定吧。


   “你觉得魔物是从哪里流进来的?”


   “从海里来的吧。”


   在圣都出没的魔物都是海生的。是因为这附近的湖,紧挨着大海吧。稍微沿着河游上来一点,就能进入湖里了。


   “只要不摧毁招来魔物的源头,就算继续像这样打倒魔物也没用吧?”


   “要摧毁源头的话……是说要堵住河流吗?”


   “YES,LOVELY?”注5


   “你怎么也这样啊?”


   但是,堵住河流吗?大概也不是做不到吧。


   堵住的话,就能消除魔物进入圣都的通道。


   虽说是暂时的,但如果堵住河流的话会产生各种各样的坏影响吧……胡桃会做出这样的决断,也就是说逼近圣都的威胁超过了堵住河流的坏处吧。


   还是说……。


   “总之,我明白了。”


   不管怎么说,我没有拒绝的理由。


   “那么,去摧毁魔物流入的源头吧。”


   ******


   从大圣城出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偏西了。


   看到湖水被夕阳染红,不知为何变得有些空虚了。


   “没想到,光是收拾房间就花了一天啊……”


   几乎什么都没做的一天。


   今天就这样结束了。


   “诺罗亚大人!”


   “嗯?”


   “啊,是希尔姐姐!”“……还有拉布姐姐!”


   希璐璐和拉维利亚过来了。


   临时作为拉维利亚的护卫,米莫也跟着。


   “看来陛下的事情办完了。”


   “……米莫,你是临阵脱逃了吧?”


   “不要说得那么难听嘛。你不知道适才适所这个词吗?”


   “你溜了吧?”


   “……对不起,我溜了。”


   果然是溜了。


   “到底是什么事,诺罗亚大人?”


   “收拾房间。”


   “收拾……?”


   “莱姆倒了很多垃圾!”“……史很会用抹布!”


   “是啊……嗯,诶?难道一整天都在收拾吗?”


   “嗯,为什么呢。真是不可思议呢。”


   更沮丧了。


   “比起那个,现在正是时候……大家一起去吃点什么吧。”


   “啊,真好啊!”


   “大家有想去的店吗?顺便说一下,我觉得能和装备接触的咖啡馆比较好。”


   “啊,我什么都……”


   “莱姆想去吃好吃的甜品!”“……史希望吃些山珍海味。”


   “原来如此。拉维利亚呢……”


   “……啊?”


   大概是在发呆吧,拉维利亚的反应有点慢。


   “什么……在说什么来着?lovely的事?”


   “在说去哪吃饭呢。”


   “啊,是啊……哪里都行。”


   “……是吗?”


   真少见啊。如果是平时的话,应该会介绍很多好吃的店吧。


   怎么说呢,从早上开始就觉得拉维利亚的样子有点奇怪。


   “拉维利亚,果然……”


   想问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


   “……咦?”


   突然,希璐璐看向我的肩膀,微微歪着头。


   “诺罗亚大人……玖玖,不在吗?”


   “诶……?”


   这么说来,确实一直都觉得特别安静呢……。


   “……啊,确实不在啊。”


   ——玖玖消失了。注6


   ******


   “——上次像这样对话是一千年前的事了吧,欧内特?”


   圣王房间里的茶几。


   玖玖坐在上面,享受着茶点。


   胡桃坐在桌子旁边。


   她的背后,女神像般的巨大人偶——不操人偶onette marionette。


   “……咕咻——”


   “你要就这样睡下去吗?在本大人面前?”


   “暴……露了吗?”


   欧内特回答了她。


   没有抑扬顿挫的机械的声音。


   “……玖玖还是老样子。完全没有久违的感觉。”


   “你才是变了很多呢。女子力不是下降了吗?”


   “是吗?在我心里,还是少女时代的样子啊。”


   “比起那个,进入正题吧。”


   把茶杯轻轻地放在盘子里。


   “欧内特……你就是让我和诺罗亚相遇的幕后黑手吧?”


   玖玖眯着眼睛说。


   诺罗亚似乎认为人偶大师是幕后黑手,但在这个世界上,提线木偶才是那个真正的操线者之类的事也很常见。正因为如此,玖玖一开始就怀疑是不是欧内特。


   说起来,知道玖玖和诺罗亚的力量的存在——只有那七个人偶。


   “啊……”


   女神像好像很为难似的,挠着头。


   “恐怕,是吧。”


   “把你们主仆两人一起煮了哦。”


   “不是主仆哦?是朋友哦?”


   胡桃马上纠正了。


   “比起那个,欧内特?我的茶没了哦?”


   “啊……对不起,胡桃。我要马上加……”


   “……怎么看都是主仆关系呢。”


   并不是说她们之间关系不好,而是不太清楚她们之间的实际关系。


   “那个……至少那封信的字面是我想的,胡桃只是代笔而已。”


   “果然啊。不愧是我的名推理呢。”


   “不过,马哈里奇的咒灾……嘛,我可什么都还没做。”


   “……还没?”


   玖玖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算了。你们的目的是什么?你们想利用诺罗亚的力量做什么?”


   “呃,那个啊……”


   “七人偶收集?”


   胡桃代替难以启齿的欧内特回答了。


   “通过七人偶的力量来掌握世界。装备取代人类的世界。那就是我和欧内特的夙愿哦?”


   “……虽然早猜到是想做些不三不四的事情……七人偶的收集吗?”


   玖玖像是挑衅似的盯着两人。


   “那个……也包括诺罗亚,是这样的意思吗?”


   “……那是当然的吧?”


   欧内特啪嗒啪嗒地笑着说。


   “因为他也是七人偶吗?”


   “……是啊。”


   人造英雄——万色人偶Noroa Homunculus。


   掌管“色欲”的七人偶。


   唯一可以装备其他装备的装备。


   为了成为英雄而制造的无知万能的最强兵器。


   这就是诺罗亚 雷塔的真面目。


   诺罗亚以前说过自己不能爱人,这是理所当然的。


   如果说爱只在同一类人之间孕育的话。


   他爱的对象只有装备。


   “我可不会做坏事哦。我只是想找回家人而已。”


   欧内特的语调突然变得正经了。


   “制造装备们的理想乡,和家人一起过着和以前一样快乐的生活……这就是我的梦想。”


   “为了这个,请让我稍微利用一下诺罗亚 雷塔的力量?”


   “……真是愚蠢的理由。”


   两人都没有撒谎的样子。即使使用了罗盘眼,也只会得出这个房间里没有说谎者。


   “这个国家狩猎‘诅咒持有者’……是为了从人类那里解放装备吗?”


   “那个也有啊?”


   “算了,你们想说的话,我大概明白两成了。”


   “剩下的八成,没有传达过去吗……”


   “老实说,不管你们想干什么,我都不感兴趣。只是……”


   “只是?”


   “……如果诺罗亚出了什么事的话,我可饶不了你们!”


   玖玖在手中召唤了光之针。


   纤细而冒渎,被诅咒的美丽——将诅咒缝在身上的缝纫针。


   这是咒咒人偶JyujyuWaradoll的爱的形式。


   “诺罗亚已经不被过去束缚了。不用成为武器,也不用成为英雄。诺罗亚是……已经可以成为任何人了。”


   光针的针尖指向两人。


   “……真遗憾。可以的话,我还是想和你们搞好关系的。”


   “是吗?”


   胡桃眯起眼睛。


   “那么,假如我们对诺罗亚 雷塔做些‘什么’的话……你要怎么做?”


   “那你们就等着玖玖之拳的制裁吧。”


   “……那个针用不上吗?”


   “偶尔会用上。”


   “……为什么,你要这样帮他呢?”


   欧内特在惊讶地扭过脸来。


   “在设施里的时候,我记得你总是在欺负他呢?”


   “……呵呵,所以才说,你的女子力下降了啊。”


   “这还是第一次听说呢。”


   “你不懂少女心。”


   玖玖,轻轻地拂动颈后的头发。


   “所谓少女,就是想刁难在意的人吧?”


   “……不会吧……从那个时候开始就……?”


   玖玖恶作剧般地微笑着。


   胡桃和欧内特,一齐睁大了眼睛。注7


   ******


   “那个,有没有人偶在失物招领啊?是个表情不太严肃的人偶。”


   “没见过呢。话说回来,为什么会把人偶带到大圣城来呢?”


   “我一直随身携带的。”


   “诶……”


   回到大圣城搜寻玖玖,但是一直找不到。


   我也去了失物招领的地方,但是没有收获。


   剩下的可能性,就只有忘在胡桃的房间里了……。


   不过毕竟是圣王的房间。不能随便进去吧。


   “嗯……我服了”


   漫无目的地在大圣城的走廊里徘徊着。


   “我回来啦~。”


   玖玖恢复了悠闲的心情。注8


   像习惯了一样爬上我的身体,坐在了我的肩膀上。


   ……朴素而沉重。


   “我不在很寂寞吗?”


   “不,并没有。”


   “……”


   “比起那个,你去了哪里?厕所?”


   “美少女不会去厕所的!就算去,也只是去生蛋哦!”


   “你究竟是怎样的生态啊?”


   依旧是谜一般的人偶。


   “比起那个,早点回去吧。希璐璐她们还在外面等着呢。”


   “啊,等一下。”


   玖玖扯着我的耳朵制止了我。


   “……那里不是操纵杆啊。”


   “说起来,诺罗亚更喜欢装备吧?”


   “咦,为什么突然问这么理所当然的事?”


   “那么,你觉得我怎么样?果然很可爱吗?”


   “……不,这我也觉得很意外。”


   苦笑着挠头。


   “你是我不擅长的类型呢。为什么呢?难道是因为前世就被你欺负过……”


   “……”


   “啊,为什么要挠我的脸啊?”


   “……哼。”


   玖玖将脸扭向一边。


   “……你不懂少女心!”注9


   ******


   注1:第二个早上好更正式。


   注2:这里的lovely用的是平假名,之前都是用的片假名。


   注3:这一段对话都是意译的,直译的话就完全不像中文的对话方式了。原文每句都带有”さばさば”,这个词有爽朗的意思,而同音的”サバ”是青花鱼的意思。


   注4:这里没有用审问官长,而是审问官的头领。


   注5:同样是平假名


   注6:这有个小bug,诅咒装备不能离开装备者太远,虽然因为玖玖是自律性人偶,但也有距离限制的呢。姑且看看后文有没有解释吧。


   注7:


   Onette的意思是网 Marionette 是线操人偶 (这个是法语,我直接用翻译机找的,有会法语的可以看下有没有问题)


   Noroa是诺罗亚的罗马音,暂时这样标上。呪的罗马音是noroi,和noroa非常接近,可能有关。当然也可能是和色欲有关的词语。homunculus是人造人


   Jyujyu就是玖玖的罗马音(呪也有jyu的发音)Wara是稻草的罗马音(作者这里将平假名写成了片假名)doll是人偶


   注8:这一句有点迷,视角突然变成零视角,然后又变回去了。


   注9:同样的bug,虽然在城市里使用罗盘眼不方便,但不代表不能用。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0装备栏的最强剑士 但是、诅咒装备(可爱)的话能随意装9999个(我的诅咒装备不可能这么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