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噗哈……我还以为这次死定了。”


   由于马尔斯的地图操作,整个城市变成了漩涡。


   城市终于开始趋于平静时,我立刻从水渠中爬了上来。


   因为没能紧紧抓住街道,我在中途被甩进了水渠里。


   虽然没有被魔物袭击,但对于不会游泳的我来说,这简直就是地狱。


   “……真是吃苦头了啊。”


   淹得一塌糊涂,暂时不想再下水了。


   “衣服又湿了!绝对不会再原谅你!我一定要把那家伙的眼镜给打碎!”


   玖玖也气得直哆嗦。


   总觉得像是猫狗一样。


   “比起那个……现在无论如何,都必须阻止拉维利亚他们。”


   我看着旁边说到。


   最近,总是和希璐璐和拉维利亚待在一起……现在旁边并没有其他人。


   拉维利亚诀别般地离开了我,希璐璐也被她夺走了。


   “那个公主……说的是要去暗杀圣王吗?”


   “……嗯”


   拉维利亚他们似乎有杀死胡桃的计划。


   虽然不知道该怎么攻击住在大圣城里的胡桃,但如果毫无胜算,作为“诅咒持有者”是不会冒险侵入圣都的吧。


   地图操作加上魔物操作——如果这两股强大的力量联合在一起的话,也许就能杀掉圣王了。


   “赶紧找拉维利亚他们吧。必须阻止他们暗杀圣王……”


   这样说着,正准备站起来。


   “——那件事,可以和我详细说说吗?”


   突然发现我正被枪指着。


   抬起头,在那里的是……


   “……啊。”“……啧。”(这是两句话,分别是诺罗亚和玖玖)


   慎正站在我的前方。


   拿着雷枪,摆出毫不疏忽的架势,把枪尖指向了我。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我背叛了审问官们。


   “说吧,发生了什么?”


   慎用枪对准我的喉咙——


   “等一下,慎君。不要再和他敌对了。”


   米莫突然出现,阻止了她。


   刚刚才和她交手时把她打晕了,看起来已经恢复意识了。


   “现在没有做那种事的时间,而且就算全体审问官一起上也是敌不过诺罗亚的。”


   “是啊,请分清场合!”


   “……为什么你看起来很了不起呢?”


   “为什么啊,米尔纳斯长官!”


   慎不服地怒吼。


   “而且现在米尔纳斯长官也在!不管这个男人有多强,这世界上不可能有长官赢不了的‘诅咒持有者’!”


   “不,我刚刚输给他了。”


   “……哈?”


   “而且是在极其有利的情况下被瞬杀了。”


   “……嗯……那种蠢事,怎么可能……”


   “是真的。”


   慎用难以相信的眼神看着我,神圣国最强的审问官也输了这件事相当有冲击性吧。


   “……难道审问官要屈服于‘诅咒持有者’吗?”


   “不是那样的哦。应该说是合作关系吧。现在只靠我们解决不了……正好,诺罗亚君和我们的目的是一致的”


   米莫再次转向我。


   “跟我来吧。”


   她这样说着,飞快地朝一个方向走去了。


   我和玖玖互看了一眼。


   “怎么办?”


   “……看起来也不是陷阱吧。”


   总之,待在这里也不是办法。


   决定还是跟着米莫一起走。


   “这边。”


   将堆积得乱七八糟的楼梯作为踏板,爬上了建筑物的屋顶。


   我站在米莫的旁边,看向她指的方向——


   “……!”


   “……啊。”(玖玖)


   ——绝句了。


   圣都的街道完全崩溃了。


   眼前是一幅混沌的景象,仿佛是被搅得乱七八糟的拼图碎片。


   圣都已经看不出城市的形状了。


   建筑物和道路相互分离,在湖里像垃圾一样漂浮着。位于圣都中心部的大圣城,现在已经变成了孤零零地立在湖中的状态。


   “看起来马尔斯是在圣都中央建了一条巨大的水渠。”


   “巨大的水渠……”


   “是为了魔物袭击大圣城吧。”


   “……!”


   马上就理解了米莫的话。


   建在圣都中央的巨大的水渠。


   那条水渠里聚集了大量的魔物。


   那些魔物的目的地是——


   “……是大圣城!”


   大圣城本身也被改造成了一座积木城。


   上下颠倒般扭曲的形状。


   现在在大圣城下面的是最小的那一层。


   直接浮在水面上的是——


   “那里是最顶层。”


   “……也就是说,圣王陛下在那里吗?”


   “那不是魔物群的正中央吗?”(玖玖)


   “是啊,水栖的魔物近到可以攻击到陛下的程度。”


   “……是吗?”


   非常简单的话语。


   没有权限的人不能进入圣王的房间。但是,除了人类以外都可以进入。


   那样的话,只要创造出能够让魔物进入圣王房间的环境——就能攻击到圣王了。


   “没有直接让那层沉入湖中,是因为诅咒装备的力量的极限吧,真是走运……这个数量的魔物。虽然陛下多少也能自卫,但坚持不了太久。”


   “确实是啊……”


   即使是持有了好几个战斗用的装备的我,面对这个数量也实在吃不消。


   如果不让血舐丸暴走的话,是无法处理的吧。


   “更糟糕的是,这个圣都基础的结界,是圣王陛下由一个人支撑着的。如果陛下有什么事的话,这个圣都会沉没的。”


   “居然是这样啊……”


   没救了。


   “如果能阻止魔物的行动的话,胡桃就不会被攻击了吧。”


   “是啊,敌人的攻击手段只有魔物。但是,即使阻止了操纵魔物的拉维利亚……”


   米莫朝上看了一眼。


   圣都上空——有一条悠然自得地回旋着的白龙。


   恐怕,拉维利亚就坐在那上面吧。


   笛子的声音,从天空中微微地落了下来。


   “没法对在空中飞着的她们出手。而且就算阻止了拉维利亚君,魔物失去控制,只会进一步扩大受害范围。”


   “已经没有胜算了啊。”(玖玖)


   “只要能救出圣王就行了吧?”


   “……这也很难吧。其他审问官们都没有B等级权限。能行动的只有我和慎君……还有你。”


   “只有我们吗……”


   ……敌人的计划真是周密


   马尔斯轻松地打破了守护了圣都七百年的结界,甚至还反过来利用它,在短时间内造成了如此令人绝望的状况。


   可怕的“诅咒持有者”。


   “能解决这种状况的,恐怕只有诺罗亚了吧。”


   米莫回头看向了这边。


   “然后……你是哪一方的伙伴呢?”


   “啊?”


   “审问官和‘诅咒持有者’,你属于哪一方呢?是我们的敌人吗?”


   “不……你们都不是我的敌人。”


   交替看向大圣城和白龙。


   胡桃和拉维利亚……我不能选择其中一个。


   无论是胡桃还是拉维利亚,我都想帮助她们。


   我也不认为马尔斯应该去死。


   所以,答案从一开始就决定了。


   “我是双方的伙伴。”


   “嗯,看来不是因为优柔寡断啊。”


   米莫只盯着我的脸。


   “既然你是双方的伙伴。那么,你……要怎么做?”


   这早就决定了。


   审问官们和拉维利亚们,并不是想互相杀死对方。


   正因为我知道这两种情况,所以才会明白。


   在这里的都是好人。


   这件事的结局,不可能是悲剧。


   所以,下定决心吧。


   “——这场战斗会结束的……以不伤害任何人的形式。”


   ******


   笛声从空中倾泻而下。


   为了救出圣王,我们正在赶往大圣城。


   如今,圣都的街道被重新划分,没有一条像样的道路。以漂浮的建筑物和道路的碎片为立脚点,向前走去。


   我们旁边的巨大水渠里,魔物就像黑色的海浪一样拥挤。


   “无论看多少次,还是会觉得震撼啊,这个数量……”


   “应该是在地图操作的期间,拉维利亚君召集了湖中的魔物吧。”


   米莫气喘吁吁地说到。也许是为了补充能量,她把糖果放进嘴里的频率也变高了。


   “果然,这个数量的魔物,实在是不想卷进和它们的战斗啊……”


   与无穷无尽的魔物相比,这边只有米莫、慎和我三个人。


   魔物一心以大圣城为目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算是走运了。如果这些魔物随便乱闹起来的话,仅凭我们实在无法应付。


   “嗯……但是,这些魔物的动作真慢啊。魔物是被限制在在笛声范围内了吗?看起来像是反复吹着笛子重新下命令的样子……总之,这种乱七八糟的诅咒装备也是有界限的吧。”


   可能是作为审问官的习惯吧,米莫开始分析起那件诅咒装备了。


   “虽然是比正常情况下要慢,但这些魔物也还是游得真快啊……”


   果然,人类的脚速还是比不上魔物游泳的速度啊。


   当然,我们没有走在正经路上又是一部分原因。


   “可恶……这情况真是令人绝望了。这样下去的话圣都会沉下去的。”


   慎懊恼地呻吟。


   “可恶,为什么我什么都做不到!明明是为了保护大家才当上了审问官的!就这样算什么英雄……该死……该死!”


   “冷静下来,慎君。着急也不是办法啊。”


   “……你又想到什么办法吗?”


   “……不行,越想越觉得无能为力。”


   敌人的计划过于周密了。


   就算打倒了拉维利亚和马尔斯,现在的困境也不会有所改变。倒不如说,魔物失去控制,反而会造成更多的损失。


   恐怕,当他们的计划开始的时候,我们就注定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阻止这个计划了吧。


   “果然,唯一能做的,就只有救出圣王陛下了吧。”


   “是啊……”


   即使同意米莫的结论。


   “……不。”


   能救出圣王吗?做得到吗?


   救出圣王后……情况又会怎么样?


   “啊……我也许猜到拉维利亚的诅咒装备的弱点了。”


   “……!真的吗?”


   “是!只要能救出圣王,我想战斗就能结束了。”


   我不由得兴奋地说到。


   “结束战斗吗?你在说梦话吗?”


   慎焦急地说着。


   “难道你想和拔出剑的敌人沟通吗?不要有这种幻想了。战斗只会一直持续下去,直到某一方死去!只有这个是没办法的事……”


   “不,慎君。这也不一定是幻想哦。”


   “……米尔纳斯长官?”


   “说到底重要的是结果。只要达到结果,谁都不杀是最好的办法吧。”


   “……嗯。”


   从意外的人那里获得了支持。


   我还以为米莫也是“‘诅咒持有者’应该去死”的那种人。


   “我说这样的话很意外吗?”


   “是。”


   “是啊,我也一直以为你是杀戮机器呢。”


   好像被说了过分的话啊


   米莫苦笑着。


   “我们要杀掉敌人的是……因为我们很弱啊。因为很弱,所以面对敌人时非常害怕。不杀掉敌人就不能安心。能抱有不杀死敌人的想法……你真是有着不可思议的坚强和勇气啊。”


   米莫看着我,眼神仿佛满怀羡慕。


   “其实大家都喜欢HappyEnd啊。但是,大家都很弱,没有办法达到Happy End,只能放弃了。如果,有人能在不伤害任何人的情况下结束战斗,创造出梦幻般的Happy End的话……这样的人一定会被称为英雄吧。”


   “英雄……”


   慎嘟囔着。


   “喂,你这家伙。”


   “我吗?”


   “不可以把上司叫做‘你这家伙’,真是太没礼貌了!”注1


   “比起那个,你说过可以结束战斗吗?有什么作战计划吗?”


   “不,还没到作战的程度……”


   “快说,没时间了。”


   “啊,好。如果我的想法正确的话……在救出圣王后,应该就可以将魔物一网打尽了。”


   我一边赶路,一边简单地向他们说明作战计划。


   多亏了是个简单的作战,米莫他们好像马上就理解了。


   “嗯……确实,这样的话也许就能结束战斗了。”


   “只是,要实现这一点,我必须要在在胡桃倒下之前,到达大圣城。”


   “……是吗……只有你吗?”


   慎这样嘟囔着,好像在思考着什么似的沉默着。


   “……诺罗亚!魔物!”


   听到玖玖的悲鸣般的声音,我才注意到。本来一心朝着大圣城前进的魔物——朝着我们过来了。


   这时才发现,笛声和刚才不同了。


   “……拉维利亚注意到这里了吗!”


   “可恶!”


   突然闭上眼睛,拔出了血舐丸。


   放飞冲击波,集中消灭魔物——


   “没完没了!”


   “数量太多了”


   一个接一个地,蜂拥而来的魔物。


   “……这种数量根本没法应对!这样的话只能绕路了。”


   “但是绕路的话,胡桃她……”


   “欲速则不达。比起绕路,战斗更费时费力吧?所以,先离开这里……”


   正当米莫痛苦地决断的时候。


   “……嘿!”


   一直保持沉默的慎突然向魔物跑了过去。


   雷枪缠绕着闪电,扎进了水渠。


   “——麻痹吧,雷枪!”


   青白色的闪光四射。魔物畏畏缩缩地停止了行动。


   但魔物的数量并没有减少。慎再次把雷枪扎进了水渠里。


   “慎,你在干什么……!”


   “……如果是我的装备的话,应该可以阻止大面积的魔物。”


   “啊?”


   “这里交给我,你们先去。”


   “然后,但是,只有你一个人……!我马上去帮你……”


   “不要!”


   慎瞪了过来。


   “你……想要结束这场战斗吧!你会做到我做不到的事吧!那就别绕路了!快点去……诺罗亚!”


   “……”


   “……先前进吧,诺罗亚君。慎君会在适合的时候撤退的。”


   “好吧……”


   背对着慎,再次开始前进。


   多亏了雷枪的力量,水渠的魔物行动变得迟缓了。


   然后,顺利到达大圣城前……


   “……这里还这是难啊。”


   “……是啊。”


   确实,已经接近大圣城了。


   但是,从这里到大圣城之间没有立足之地。大圣城孤零零地漂浮在遍地魔物的湖中。从这里到大圣城至少有300m吧。


   “比想象中要远啊。”


   “明明就只差一点点……”


   明明只差一点点,就能救出胡桃,打开一条生路了……


   但是够不着……


   圣都还没有沉没,说明胡桃还在坚持……孤立在在湖中心的大圣城,已经被魔物们重重包围。


   狭小的入口,是唯一值得庆幸的吗……


   “这个不游泳的话就过不去吗?”


   “我没有游泳圈就不会游泳哦。”


   “我擅长游泳哦!传说中的‘圣都里的小美人鱼’就是指我!”


   “你是被当成了不明生物了吧。”注2


   “而且不管怎么说也不可能在这种遍地魔物的地方游泳吧……”


   “要是希璐璐在就好了……”


   如果没有在那个地方龙化的话,如果早点夺取了拉维利亚的诅咒装备的话。


   这样的“如果”占据了我的头脑。


   “冷静拳!”


   啪的一声,头被玖玖打了一下。


   “……这不是普通的拳头吗?”


   “那无所谓。”


   “嘛,我是真的觉得无所谓了。”


   “比起那个,没有时间让你继续烦恼了吧,只看着前面就行了。”


   “只看着前面……”


   说得对,现在不是考虑多余事情的时候。


   要想突破这个地方,只有看着前面。


   再次看向湖的方向,黑压压的魔物覆盖了湖水……


   无论看向哪里,都没有可能的立足点,而且也不可能游过去。


   “嗯……即使准备了船,在这里面也很难前进啊。”


   “会被魔物轧得粉碎的。”


   只是船的话,耐久力和重量都不够。


   就算避免了破损,最后也只会是被波涛汹涌的魔物吞没而翻船吧。


   需要更结实、更重的交通工具。这样的话……


   “……只能赌一次了。”


   我从暴食包里拿出了那个。


   “这是……”


   米莫吓了一跳,瞪了过来。


   “那是训练的时候用过的……克拉肯的尸体吧。”


   “嗯。”


   白色的克拉肯的尸体。


   这是在来圣都的路上得到的东西。


   克拉肯的外皮像岩石一样硬,而巨大的身体也相当沉重。


   话虽如此……但是能不能承受得住眼前的魔物呢,稍微有点不安。


   “史,覆盖在它上面充当装甲吧。”


   “章鱼铠甲是个新领域……”


   让史莱姆盾缠在克拉肯身上增强耐久。


   这样的话,应该能撑到大圣城吧。


   “你不会是想要用克拉肯代替船……?”


   看见我坐在克拉肯的背上,米莫拉下了脸。


   “啊,真是太乱来了。就算再怎么坚固,进入魔物群的话,也还是会翻的吧……”


   “不试试看就不知道呢。”


   “我不觉得这是个理智的主意……”


   “但是,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办法了吧。”


   “……真是令人困扰啊?”


   米莫叹了一口气,像下定决心一样坐上了克拉肯。


   “请尽量安全驾驶。”


   “我会的。”


   我一边回答,一边戴上死爬冠。


   “以死爬冠之名,命令死者——把我们送到城堡里去。”


   遵循着命令,克拉肯强有力地开始移动了。


   触手弯曲着,向湖的方向移动——嗯,跳了过去。


   “哇!?”“飞起来了!?”


   咚!克拉肯粗暴地跳进了湖里。


   就这样,咚咚咚动——以猛烈的气势,冲进了魔物群。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米莫眼泪汪汪地发出了女孩般的悲鸣。


   虽然平时都是那样,但在意外的地方会不擅长啊。


   “要抓紧!”


   为了不被甩落,尽力抱住了克拉肯的身体。


   内脏就像是被搅拌着一样,以非常惊人的速度摇晃着。


   虽然本来就没有期待过舒适的乘坐体验,但这也太过分了吧。而且还和米莫的预想一样,克拉肯反复翻身,每次都要被打湿。


   但是姑且还是一口气接近大圣城了。


   “离城还有一段距离哦!”


   “嗯,嗯。”


   大圣城就在眼前了。


   总算平安到达了吗,正安下心来的时候……


   突然,周围的魔物——突然停止行动了。


   “……什、什么?”


   在我们困惑的时候,头顶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影子。


   “——啊……你还是到这种地方来了啊。”


   伴随着这样的声音出现在眼前的白龙。


   用失去理性的呆滞的眼睛盯着这边。


   然后,在那上面的是——


   “……拉维利亚。”


   “……是拉维利亚君吗?”


   用手控制着打算马上开枪的米莫。


   好不容易接近了她,恐怕这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说服她的机会了。


   “……拉维利亚,我们聊聊吧。”


   “哈,聊聊?比起那个,诺君!待在这种地方很危险的……嘿!”


   “不危险的是你。”


   “你说什么……?你这坐的是什么?虽然看起来有点开心……不,现在不逃走的话。”


   一股暖意涌向心头。


   即使到了这种情况,你还在担心我吗?只是为了传达危险,特意冒着风险接近我吗?


   不由得嘴角松弛了。


   我稍微放心了一点。好像没有变成我不知道的拉维利亚。


   “喂,为什么不逃啊?为什么要战斗啊?明明拉布不想战斗的……”


   “拉维利亚……如果杀了圣王的话,圣都就会沉下去的。”


   “……诶?”


   拉维利亚愣住了。


   “那是完全不知道的表情啊。”


   “怎么回事?””


   “这个圣都的基础是以圣王为中心建造的结界。所以如果圣王死了的话,那个结界就会消失……”


   “这样的话,这个城市也好,我们也好,眼镜光束也好,都会沉下去的!”


   “骗人,骗人,我没听说过那样的话……”


   拉维利亚的脸变青了。


   她交替看着眼前的魔物和我们,不情愿地摇头。


   “嗯……骗人!诺君是个骗子!”


   “这不是谎言!相信我!”


   “因为,这是最不伤害人的计划……这是最能让大家幸福的计划……眼镜光束是这样说的!”


   “所以,这是连眼镜光束都不知道!”


   “但是,眼镜光束对这个城市的结界进行了很多调查!”


   “难道眼镜光束比我们更值得信赖吗!”


   “因为,诺君和玖玖现在都是敌人……那样的话,还是眼镜光束更可信!”


   “什么啊,那个眼镜光束……!”


   “喂,可以不要再说眼镜光束了吗?”


   在这样的话就不能集中精力说话了。


   “总之,拉维利亚。请不要继续了。就算你们的计划完成了,也不会有人幸福的。”


   “……不行啊。”


   拉维利亚像是突然脱力了。


   就好像全部都放弃了一样。


   “已经晚了。拉布不可能就这样结束的……”


   “那是……”


   确实,拉维利亚说的话是正确的。


   本来就是“诅咒持有者”,在暴露的时候,就面临着death or death的处境。


   而且还企图暗杀圣王。


   拉维利亚没有酌情的余地——大罪犯。


   尽管如此。


   “我会想办法的!”


   “诺君,你能做什么呢……?”


   “我能保护你。”


   “……你在说什么?”


   拉维利亚自嘲般地笑着。


   “拉布是世界的敌人哦?是灾害啊?只要拉布的存在,大家就会变得不幸。为了保护这样的拉布,诺君会与世界为敌吗……?”


   “那……”


   “说起来……拉布没说过要让人保护之类的话哦?”


   那声音听起来很冷淡。


   但,不是……拉维利亚说过。


   ——谁来……保护……拉布啊


   被恶梦魇住的时候……确实,说过想要被保护。


   尽管如此,为什么还要拒绝呢?


   “……就算这样,我……”


   不行,我不知道怎么表达我现在的心情。


   明明说过要以不伤害任何人的结局为目标。


   无论如何,我都不想动摇拉维利亚的心。


   在这期间。


   “……对不起,我差不多该继续吹笛了。”


   “啊……”


   拉维利亚把嘴巴贴在了笛子上。


   在我说出来之前,白龙飞了起来。


   马上,就高到我的声音无法传达的程度……


   “……如果是那种样子的话,恐怕已经无法说服她了。”


   “哇”


   好不容易有机会,却没能说服。


   不仅如此,拉维利亚还为我们制造了更多的障碍。


   在这么重要的时候,我什么也没做到。


   “没什么好在意的。谁都不期待你的说服能力。”(玖玖)


   “恩,换个地方吧。总之,现在去找陛下吧。”


   “……好吧。”


   重新看前方。大圣城就在那里。


   我知道拉维利亚诅咒装备的弱点。


   只要能救出圣王,就可以击败拉维利亚了吧。


   ******


   大圣城已经不再是一座城堡了。


   简直就像是把城堡颠倒过来一样,变成了一个倒三角。


   而且,原本应该是最顶层的胡桃所在的那一层,已经到了水面上。


   “果然,审问官们所在的下面的楼层被推到了上方。这样的话,会不会因为结界的原因而下不去呢?”


   “……跳下去好像也不行呢。”


   大圣城是世界上最高的城堡,那并不是跳下去可以平安无事的高度。


   他们是不是也算计到了要利用结界封住审问官的行动?


   “总之要快点啊。如果是诺罗亚君的作战的话……说不定还能解决这场咒灾。”


   “……是啊。”


   我们从克拉肯下来,就朝着大圣城跑去。


   城内已经有大量的魔物。墙壁上的玻璃窗被打破,成为了魔物的侵入的路口。


   我们也一边处理魔物,一边从窗户进入了城内。


   “史,变成墙壁!”“……明白了。”


   在有窗户的地方建造史莱姆墙阻止魔物。


   我们进去的的房好像刚好是圣王的房间。是我第一次见到胡桃时的房间。


   我就这样环视四周——


   “……”


   浓密的血味扑鼻而来。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战战兢兢,回头一看——红色。


   白色的大厅里散落着红色的血。


   而且——到处都是被撕碎的人体碎片。


   “这是……”


   “是、那样……”


   膝盖不由得软了。一股恶心感从喉咙深处涌上来。


   “怎么了?”


   “胡桃被魔物袭击了……”


   “是吗?”


   “是的……没赶上。”


   “是吗?”


   “……咦?”


   抬起头来,只见胡桃很平常地站在那里。在白色大厅的中央,一只手拿着茶杯悠闲地坐在轮椅上。


   她看起来非常从容。


   “啊,对不起……”(玖玖)注3


   “说起来,应该是没事吧!”


   “这真的是没事吗……”


   环顾大厅,是一派激战之后的景象。人偶士兵们的零件散乱,无数的魔物被用线吊在天花板上。


   在之前收拾的时候看到的人偶和钢丝绳,是为了这种情况而准备的吗……


   “我也稍微战斗了一下哦?诶嘿?”


   无表情地从鼻子里呼出一口气。


   不太清楚她有没有自信。


   “但是,可能已经到了极限了?”


   “确实,几乎没有几个人偶士兵们了。”


   “顺便说一下,我的身体比蛞蝓还弱呢?诶嘿?”


   “这不是值得骄傲的事。”


   窗户那边变得嘈杂起来了。


   “……啊,主人大人……”


   魔物群冲击着史莱姆墙壁,好像坚持不了多久了。


   “总之,快点逃吧!”


   “……逃?”


   胡桃突然歪了歪头。


   “是啊!如果你被打败的话,圣都会沉下去的吧?”


   “陛下,先撤退吧。诺罗亚君有逃出去的方法。”


   “如果胡桃离开这个房间的话,就可以开始反击了。”


   恐怕,拉维利亚应该是这样命令魔物的。


   ——杀了在大圣城一楼的人。


   魔物不可能判别圣王,也只能命令“场所”。


   而且,看着希璐璐的样子,魔物除了命令以外,好像不能思考的样子。


   那就是拉维利亚诅咒装备的弱点。


   也就是说,只要把胡桃离开大圣城……魔物就会迷失攻击目标,变得无法行动。那个时候再从大圣城的外侧攻击这些魔物的话——


   “这样的话,应该可以挫败他们的计划……”


   “很遗憾,我是不会逃的?”


   “……啊?”


   对意料之外的反应感到困惑。


   米莫和玖玖也一样,都一副发愣的样子。


   “不逃……”


   “你觉得我为什么到现在为止都没有离开这个房间呢?”


   “因为你是家里蹲吧?”


   “只对了一半?”


   “只对了一半也不错呢……”


   “很可惜啊?”


   “那么,剩下的一半是什么呢?”


   “……圣都结界的代价?我不能从这个结界里出来?”


   “!?”


   确实,圣都有着数量惊人的结界,是相当高性能的结界。


   如果只靠一个人的话……应该有相应的代价。


   “结界都市圣克蒂亚(sanctuary)——这是我所装备的迷宫的名字哦?因为在这个迷宫里配置结界的代价,我被囚禁在这个BOSS房间里?”


   不是建造安全地带,而是被囚禁在安全地带的诅咒吗……


   “……那是什么?我们甚至连帮助胡桃都做不到吗?”


   脚步变得不稳,不由得摇晃了起来。


   米莫大概也是第一次听说吧,脸上露出了绝望的表情。


   ……被认为是唯一希望的作战,却被轻易地击溃了。


   一味地从魔物的袭击中,保护胡桃是不可能的。体力和物资都有界限。现在开始说服拉维利亚也很难。为了保护胡桃,我也不能离开这个房间,那样的话……结果我还是什么也做不到。


   这样下去的话,又只会一路通往谁也救不了的Bad End……


   “不对哦?”


   胡桃看透了我的想法。


   “你擅长解决咒灾吧?”


   “那是……我觉得我是比较擅长。”


   初次见面的时候也被问了同样的问题。然后,应该是同样的回答。


   “那是为什么?”


   “我比其他人更了解诅咒装备,也经历了很多次。还有……因为我比较擅长战斗。”


   “那你只要做你应该做的事情就可以了。”


   “应该做的事……”


   不太明白。


   不知为何,我猛地一惊,意识到了胡桃的意思。


   “……主人大人,已经!”


   突然,史发出了悲鸣般的声音。


   就连史也无法忍受魔物的攻击吗?史因为需要保护的范围很广,所以墙壁要比平时薄吧。


   “史,换人了。”


   让史还原的同时,我向着魔物用血舐丸发出了冲击波。


   把前面的魔物打飞了,但是后面的马上就跟着冲过来了。


   “米莫,你去保护胡桃。”


   “你呢?”


   “我现在去战斗。”


   “……知道了。”


   米莫看着我的脸,似乎察觉到了什么,郑重地点了点头。然后,把装在衣兜里的糖果一口气灌进嘴里,咯吱咯吱地嚼碎了。


   “交给我了,放心地去吧。别看我这样……我可是圣王陛下的最高杰作。”


   “……?”


   虽然不明白那句话的意思,但是现在没有考虑的余裕。


   我一边砍着魔物,一边向房间外冲去。


   然后,把手放在窗户上。


   “……诺罗亚 雷塔?”


   被胡桃叫住了。


   “一会儿过来帮我收拾房间吧?”


   “……为什么要在这个时机说这种令人发愁的话啊?”


   我苦笑着走出了大圣城。


   环视大圣城周围的水渠,魔物数量多得出奇。


   虽说要和魔物战斗,我但并不擅长混战。史莱姆剑的攻击范围不够大,而这些分散的魔物,血舐丸的冲击波效果也会变弱。如果睁着眼睛拔刀的话,那么胡桃他们也会被我杀掉的吧。


   “那么……该怎么办呢?”


   “……和拉维利亚他们战斗。放弃说服吧。”


   “你是说要去杀了他们吗?”


   “不是的。这是结束所有战斗的战斗。”


   我现在被拉维利亚认定是敌人。那样的话,很难说服她吧。


   而且,我也不擅长说服别人。如果我有那样的会话能力的话,原本就不会变成这样的事态。


   保护胡桃,打倒魔物,说服拉维利亚他们……我到现在为止都是,连做不到的事情都想一个人背负。


   也许是因为无法信赖他人,想要一个人战斗吧。


   “这是团队游戏哦。你只是做你能做的事就好了。”


   “是啊,如果只是战斗的话……我是世界最强的。我不会输给任何敌人。”


   “你能这样想就好了。”


   胡桃说过,还可以再坚持一会儿。如果米莫也在旁边的话,应该还能撑一会儿吧。


   我应该做的事情,就是信赖她们……短时间内解决这场咒灾。


   也就是说,做和平时一样的事情就可以了。


   “看清诅咒装备的力量,进行处理,仅此而已。”


   我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然后轻轻地抬起了头。


   空中的白龙,在大圣城的周围慢慢地盘旋着。也许是因为被操纵的缘故吧,以不变的速度在同一个地方盘旋落地……果然是自动运转的吧。


   “……她飞行的地方,高度很低啊。”


   “啊?”


   “果然,如果笛子的声音传不到的话,就不能操纵魔物了吗?所以,她不能离开大圣城太远……”


   “所以什么啊。不管怎么说,都很高吗?”


   “不,那太低了。”


   白龙的高度大概是100米左右吧。是攻击和声音都传达不到的高度。


   但是,仅仅这样是不行的。因为……


   “就在旁边,有世界第一高的城堡。”


   这让我想起了进入圣都的第一天,希璐璐若无其事的解说。


   “大圣城的顶部有200米以上。比白龙的位置还要高。”


   “……难道你想跳上白龙吗?”


   “没关系。如果是空中机动的话,我在雷文雅德试过很多次了。”


   “……你脑子是不是不太正常啊。”


   虽说是在飞行,白龙也只是在固定的路线上慢慢地回旋着。难易度很低。这个样子会有办法跳上白龙的。


   剩下的是,怎么解决咒灾呢……


   如果杀了拉维利亚,魔物失去控制,受害只会增加。即使夺走了诅咒装备,也不是马上就能使用的装备。


   即便如此,在某个地方也应该有着什么“漏洞”吧。


   “让我想一下……”


   闭上眼睛,反复思考。


   也许是因为比刚才考虑的事情少了很多,所以能够冷静地分析现状吧。


   ——笛声有着操纵魔物的力量。


   ——吸引魔物的代价。


   然后,想起来了……和至今为止的拉维利亚一起度过的每一天。


   “……找到了。”


   通往谁都不会受伤的结局的“漏洞”。


   马尔斯他们逆转了圣都的结界,完成了完美计划。


   那么,我——只要将那个完美计划反其道而行之就行了。


   “——让我们结束这场战斗吧,玖玖。”


   ******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小希。”


   拉维利亚抚摸着白龙的背,俯视着地面。


   在大圣城的周围,魔物像泥一样蠕动着。如果已经杀掉了圣王,魔物应该会发出信号……到现在也还没收到,也就是说圣王还在坚持着吧。


   但是,魔物还有很多。拉维利亚的胜利是不会动摇。


   “……要是能投降就好了。但是,那样是不可能的吧?小希?”


   白龙什么也没回答。因为拉维利亚在操纵着她。


   但是,即使回答不出来也知道。


   差不多,诺罗亚他们的抵抗已经到了极限。


   圣王马上就要被杀了,拉维利亚们的计划即将达成。而且,如果诺罗亚他们说的话是真的——圣都就会这样沉下去了。和在这座城市里遇到过的人一起……


   “……不对……明明不是。”


   我并不是想要这样。


   只是想变得自由。


   出生以来,拉维利亚一直被囚禁在鸟笼里。喜欢的东西被否定,被禁止,被破坏……兴趣、语言、举止、朋友、结婚对象,全部都是由别人决定的。


   无法再忍受那个。正因为如此,拉维利亚才会被诅咒所吸引。


   然后,自己触碰了诅咒装备——魔界之笛。


   相信这样就可以自由了……


   但是,拉维利亚只是个不懂事的公主。


   在接触到诅咒装备的瞬间,拉维利亚的故事就开始失控。


   与世界为敌。拉维利亚被称为“灾害”,眼看就要被家人杀掉了。为了逃跑离开了城市,然后又被魔物袭击。


   自由、安全、伙伴,一切都消失了。


   拉维利亚从所有的东西中逃走,逃走,逃走……


   但是,无论逃到什么时候,自由都仍然很遥远……


   害怕、寂寞、内心脆弱的时候。


   突然,“诅咒持有者”的组织接触了过来。


   ——圣王不在了的话,就自由了。


   按照别人说的那样行动的话,就能自由了。拉维利亚和大家都会变得幸福。


   一直渴望的自由,就在那里。


   但是……


   “……自由之后,又该怎么办?”


   不会再有性命之危,也能做喜欢的音乐,可以一直和朋友在一起,可以一直做开心的事。


   这是我一直追求的自由。尽管如此……


   “什么都没有了……”


   说起来,为什么想要自由呢?


   这样把手贴在胸口上回想着……不知为什么,想起了以前和希璐璐一起读过的童话故事。


   那是一个英雄拯救了被囚禁的公主的故事。


   拉维利亚一直憧憬着这样的故事。理解自己的全部,爱着,保护着自己……期待着只属于自己的英雄。


   但是,不管等到什么时候,都没有人来。


   在鸟笼中,总是一个人……


   “……啊,是吗?”


   直到失去之后,才终于意识到了。


   不是想要自由,只是想被爱而已。


   想向谁撒娇,想让谁来保护自己。


   尽管如此,拉维利亚还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与世界为敌。


   不是像希璐璐那样的好孩子,所以肯定没有人来帮自己吧。


   谁也不爱自己。谁都不会保护自己。


   ……全部都是自作自受。自己是应该被杀掉的人。


   想起那件事,拉维利亚感觉头一阵发冷。


   “……不是想这些事的时候。”


   吸了吸鼻子,长长的呼了口气。


   差不多该重新吹笛了。笛声的命令效果不会持续很久。命令越复杂,持续时间越短。


   拉维利亚把嘴巴放在了笛子上,再次开始吹奏。


   魔性的声音让魔物着迷。


   是被那个声音吸引了吗?


   突然……在视线的边缘,一只鲜红的蝴蝶正翩翩起舞。


   因为飞得太自然了,所以没有立刻注意到。


   “……啊?”


   拉维利亚的头脑中,不协调感正在膨胀。


   ……奇怪。这里的高度不像是普通的蝴蝶能到达的。如果是魔物的话,没有按照拉维利亚的命令行动也很奇怪。


   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充满了不好的预感。


   然后,那个预感猜中了。


   “啊!?”


   突然,从前方飞来了一群蝴蝶。


   眨眼之间,视野被红色填满。


   几乎要窒息的蝴蝶洪水……


   于是,拉维利亚终于注意到了。


   “这个……是攻击!?”


   拉维利亚立刻吹响了手里的笛子,想要赶走这些蝴蝶。


   但是,蝴蝶一点也没减少。无论如何也看不见前方。


   “为什么……为什么啊……嘿!”


   在恐惧和混乱中凌乱了。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样下去的话可能会被杀掉……但是,该怎么办啊?


   一个人什么也做不了。


   视野一点一点地露出了白色。


   “……谁来……保护……”


   不禁,发出了呜咽般的呢喃。


   那个声音应该谁都听不到。


   所以——没注意到。


   “——抓住了。”


   手臂被抓住了。


   不知什么时候,白龙上好像坐上了除了自己以外的人。


   从蝴蝶的缝隙中,可以窥见那个人的身影。


   “啊……”


   不可能看错。


   ——诺罗亚。


   身为拉维利亚护卫的少年。


   然后,拉维利亚的……敌人。


   尽管如此,他还是温柔地微笑着。


   “我——来保护你了。”


   ******


   ——从200米跳下,着陆在了龙身上。


   那样乱来的事情,必须一次成功。留下的时间很少,一旦失败就不能重来一遍了。


   所以以防万一,我把保存在暴食包中的血生虫放出来,遮挡住她的视线接近了过去,在被横笛改变命令之前,用史莱姆剑将白龙缠住了。没想到在雷恩雅德时在空中飞来飞去的经验会在这种地方派上用场。


   “……为什么来这里?”


   拉维利亚胆怯地盯着我的脸。


   “……果然,是要杀了拉布吗?”


   “不,我还不会杀任何人,也没有人会被杀。”


   “……啊?”


   “现在不用相信我,也不用原谅我。我……我只是随便保护你而已。”


   是的,我不是来这里说服你的。


   已经没有时间了。现在这样的话,胡桃她们也坚持不了多久了吧。


   在那之前,有必要想办法解决这些魔物。


   “那么。”


   “……啊”


   我轻轻地拧了一下拉维利亚的手腕,抢走了横笛。


   银色美丽的笛子。只是看着就会被它吸入的魔性的装备。


   用声音操纵魔物的被诅咒的笛子。


   只是用声音操纵魔物的话,这里也有很好的装备。


   “玖玖,把音喰贝拿出来。”


   “我知道了。”


   玖玖拿着的音喰贝,嗖的一声拔掉了塞子。乱闹的音喰贝,正嚼着侧笛的前端。


   这是封住声音的诅咒装备。这样就不能使用横笛的力量了。


   “诺,诺君……把笛子还给我!魔物会暴走的……!”


   “是啊。”


   是的,如果只是把横笛的力量封印起来的话,就什么也解决不了。


   胡桃他们会继续被魔物袭击,城里也会有受害者。


   但是,我不会让你那样做。


   “拉维利亚,我要借用你的诅咒装备。”


   “……啊?”


   拉维利亚迷糊了。


   白龙的背部开始剧烈地摇晃。


   “……啊,那个……我在做什么……?”


   看起来,横笛的效果被切断了。


   白龙不知所措地东张西望着。


   “嗯……啊,圣都真是太神奇了……啊,到处都是魔物!?”


   嗯,这个反应没错。希璐璐,完全复活了。


   “希璐璐,听得到我的声音吗?”


   “咦,诺罗亚大人……?坐着我背上吗?不过,现在是怎么回事……?”


   “很抱歉刚才走神了,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吗?”


   “诺罗亚大人说的话!听着!请告诉我!”


   “不用做到那种程度……总之,请在地面附近低空飞行。将魔物的注意力吸引到拉维利亚身上。”


   “!?在魔物附近……?”


   希璐璐看着了这些魔物,胆怯了起来。


   “没关系吗,靠近那个……”


   “能行的。”


   “怎么也不觉得……啊,突然肚子疼了……”


   “已经没有时间了!只能拜托你了!”


   “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


   希璐璐带着哭腔,急速下降。


   因为笛声的效果消失了的魔物一起看向了这边。魔物们都被拉维利亚吸引了注意,一齐向这边移动了过来。


   “啊!它们过来了!”


   “那就是目的啊。”


   “刚才目光对上了!绝对被记住我的长相了!”


   “嗯,就是要这样。要吸引更多地魔物。”


   “呜呜,龙使好粗暴!”


   在大圣城的周围转来转去,把所有的魔物都收进了能被拉维利亚吸引的范围内。


   “好了,魔物都吸引过来了!就这样,朝湖那边去!”


   “我知道了!”


   在巨大的水渠的上方,希璐璐正滑翔着。


   就在后面,魔物像波浪一样密集地追赶着。因为和魔物的距离很近,无数的海蛇向希璐璐飞了过来。


   “到处都是水!到处都是水!”


   “史,变成龙用的铠甲。”


   “……是龙铠甲啊。”


   “啊!?凉飕飕的东西缠在身上了”


   让史爬到希璐璐的身上,防止沾染上水气。


   “这样就没问题了。希璐璐你就放心地飞吧。”


   “嗯……魔物好可怕……真是的、讨厌了啦……唔……”


   希璐璐因为害怕退化成婴儿,抽泣着。


   因为没有好好地看前面,变成了杂技式的飞行。用手拿着史莱姆剑变成的绳子,紧紧地抱住了。


   “呼呼……驾驶要注意安全啊!”


   “嗯,太勉强了!”


   “……被操纵的时候,明明那么能干的啊。”


   里面变回了希璐璐,就又变得毛手毛脚了吗?


   “诺,诺罗亚大人……还没到吗……啊!”


   “再忍耐一下,希璐璐。”


   已经穿过巨大的水渠进入了湖中。


   剩下的就只有把吸引过来的魔物从圣都中引开。


   “这附近就行了吗?”


   “是……希璐璐,要上升了!”


   “好!”


   一下子变得非常有精神,希璐璐用力地振翅高飞。为了逃离魔物,一口气提高了高度。为了跟上那个,魔物互相拥挤着聚在了一起。


   好,到此为止都按计划进行。


   剩下的……只有处理这些魔物了。


   “就是现在,诺罗亚!”


   “好。”


   我估摸着时机,从希璐璐的背后跳了下来。


   “诺罗亚大人!?” “诺君!?”


   希璐璐她们发出了尖叫。


   像是要跳进魔物群一样,俯冲下去。


   眼前是一大群几乎吞没了视野的魔物。


   已经不是可以用史莱姆剑应对的数量了。即使是血舐丸的冲击波,也不知道能不能减少一半。


   那么,方法只有一个。


   在和魔物接触之前——


   “……嘿!”


   我睁着眼睛,拔出了血舐丸。


   斩击像真空波一样飞去,湖水一瞬间裂开了。注4


   水柱升起,魔物的肉片飞溅了起来。


   但是,魔物还剩了五万个。这样的攻击是不够的。


   但是,身体已经不受控制了了。视野一点一点地被染成红色。被刀夺去了精神。


   久违的暴走状态。意识也不能再保持下去了。


   所以……就在这里交换吧。


   ——接下来就交给你了,血舐丸。


   我在心中嘟囔着。


   血舐丸,像是回应一样跳动了一下……


   “………哎呀哎呀!”


   突然,从我口中说出了这样的声音——


   ******


   “这里是……”


   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在水里。


   在头顶上,水面像丝绸一样闪闪发光。


   手上有刀的触感。暴走状态解除了,也就是说……


   是……结束了吗?


   事情好像按照计划进行了。


   要处理大量的魔物,就必须睁着眼睛使用血舐丸。正因为如此,我拔出了刀——向着水面急速下降。


   从水中看不到水面上。这是以前掉进水渠里时学到的。也就是说,利用湖的话,虐杀朋友和市民的风险就会锐减。


   不过,这并不是无风险的作战。即使是很短的时间,在水中——无法呼吸的状态下战斗。已经呼吸困难,意识朦胧了。


   “……噗噗噗!噗!”


   玖玖好像在说什么,但是听不出来。然后,玖玖就像放弃了一样向水面游去。玖玖也到了极限了吧。


   我也想马上浮上起来,但是身体没劲了。


   说起来,我原本就不会游泳。那样的话,让史莱姆装备变成游泳圈……不,两个史莱姆装备是都在希璐璐的身上。


   其他还有……不行,脑子转不过来。没想到在最后关头大意了。


   沉向了水底。不知道为什么,有种非常怀念的感觉。


   很久以前,像这样浸入水中……


   啊,是吗……和一直做的梦很像,这里是……


   模糊地思考着那样的事的时候。


   突然被谁抓住了手。


   抬头一看,是少女的影子。


   一瞬间,我以为“她”来接我了——不对。注5


   少女握住我的手,朝着水面拉了上去。


   然后——


   “……噗哈!?”


   ——到水面上了。


   空气突然流入肺中,不由得咳嗽了起来。


   “没事吧,诺君?”


   “……拉维利亚?”


   擦了擦眼睛之后看去,拉维利亚的脸就在面前。像要紧紧抱住我一样支撑着我的身体。


   是吗,是拉维利亚把我从水中拉上来的吗?


   “小玖玖告诉我,诺君溺水了。”


   “……玖玖吗?”


   “真是的,去练习游泳吧!”


   坐在拉维利亚肩上的玖玖,把脸扭向了一边。


   “但是,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我还以为你死了。小希也哭得很厉害……”


   “对,对不起。”


   因为没有时间说明。对不起,我好像吓到了你们了。


   “总之,可能还有魔物……继续游吧。”


   “等一下!”


   我紧紧地抱住了即将离开的拉维利亚。


   “诺罗亚!?”“诺,诺君!?”


   “……拉维利亚,我需要你。希望你能一直和我在一起。”


   “啊,诶!?突然,这么热情……”


   “……我不会游泳。”


   “诶?”


   “不会游泳啊,我!或者说很恐怖……水,好可怕!现在分开的话,会沉下去的……!”


   “……啊,嗯。”


   虽然凭着气势潜入了湖中……果然,水是我的敌人。第二次差点被杀掉了。


   好,决定了。已经绝对不能进水里了……


   “……这是帅还是不帅啊?”


   突然拉维利亚,噗的一声笑了。


   “但是,小希着迷的心情……我觉得我懂了。”


   “啊?”


   “啊……不,那个……头发乱掉了。喂,不要看这边啊,诺君!”


   “啊,嗯。”


   拉维利亚红着脸,强硬地改变了话题。


   “魔物也被打败了……这样的话,就不能暗杀圣王了吧。是拉布输了。”


   虽然这么说,但总觉得脸上很清爽。


   原本就不怎么感兴趣吧。


   “那么,诺君会对拉布做什么呢?在魔物消失的现在,杀了拉布也没问题……”


   “不,有问题。因为会溺水啊。”


   “啊,是啊。”


   “而且,我说过了吧?我会保护你的。”


   “嗯……”


   “我不会杀任何人,也不会有任何人被杀。目标是不伤害任何人的Happy End。”


   正如米莫所说,其实大家应该都喜欢Happy End。应该追求着不需要任何代价的Happy End。但是,现实总是不顺利,大家都无可奈何地放弃了吧。


   正因为如此,这个世界才需要英雄。


   我还不能像英雄那样英姿飒爽地拯救世界……不过,我想至少可以帮助周围的人。


   “那么——现在要去做最后一项工作了。”


   ******


   要找到马尔斯的位置很简单。


   只要向罗盘眼发出指示,在空中搜索就能找到了。


   我一个人向伫立在道路中央的马尔斯靠近。


   “……拉维利亚被打败了吗?”


   他不看向这边,独自嘟囔着。


   “……你也是来杀我的吧?”


   “不,我是来道谢的。”


   “……道谢?”


   也许是听到了意料之外的发言,他稍微把脸转向了这边。


   “我是从拉维利亚那里听说的。你期待着只杀一个人的结局。也许有更轻松获胜的方法,却制定了不付出多余牺牲的计划。所以,这次的咒灾才没有造成损害。”


   “……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呢。我那样做完全是为了自己。”


   马尔斯自嘲似地抬起嘴角。


   “……我也是普通人。我想成为正确的人,对方是同样的人类的话,判断就会变得迟钝。如果伤害了谁就会因罪恶感而恶心。因为讨厌那个,所以只想以能给自己留下好印象的完全胜利为目标。我……怎么能为了别人而行动呢?”


   “即便如此,我还是要感谢你。”


   “……你真是个奇怪的家伙。算了。”


   马尔斯拿着书。把手放在页面上浮现的街道全景模型上。


   “……没有魔物的话就不能暗杀了圣王。下次得重新开始了吧。”


   “说的就像你还有下次一样呢。”


   “……有得啊。我的装备——世改地图worldmap很适合逃跑。不管你能有多快,也敌不过地图操作的速度吧。”


   “确实是这样啊。”


   对这一点,我有深刻的体会。地图操作的力量在城市里相当强大。马尔斯能够潜伏在圣都,也是多亏了这个地图操作的力量吧。


   如果道路被挪动了化,我就无法靠近他了。


   因为比起我的移动速度,马尔斯移动地图的速度压倒性地快。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他只是用手指捏着页面上的模型移动就可以了。


   正因为如此。


   “就算追也只会再次掉进水渠里吧……只有我一个人的话。”


   “……你说什么……!?”


   马尔斯好像发现了异常。


   马尔斯突然回头……不知什么时候,在他的背后聚集了很多审问官。不知从哪里出现的他们,一齐将武器转向了马尔斯。


   “……为什么会这样?审问官应该都被关在了结界里才对!”


   “我找到了结界的‘漏洞’呢。”


   抚摸着蹦蹦跳跳回来的暴食包小美的头。


   在暴食包上,玖玖正抱着音喰贝坐在上面。


   “怎么样,我做的不错把?”


   “很好,玖玖。”


   结界说到底只是为了弹开“人类”。不能弹开装备里的东西。正因为结界没有设想过暴食包的存在,所以才会有这么简单的“漏洞”。


   因为马尔斯也不知道暴食包的存在,所以看着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就疏忽了。因此,被音喰贝掩盖了气息的审问官们,在他背后偷偷地集结了。


   然后。


   “你的装备的弱点是必须用手移动地图。一次可以动的东西,只有一个。不能一下子就把包围自己的敌人都挡住……是吧?”


   “……”


   马尔斯仍然将手放在了书上。


   不久,他似乎放弃了。


   “……我输了。”


   这句话意味着这次咒灾的结束。


   但是,为了Happy End,最后的工作还没有结束。


   “……杀了我吧!”


   “不,我是不会杀你的。”


   “……哈?”


   “——因为,你……已经不是‘诅咒持有者’了。


   光之针出现在我的手中。


   似一触即逝,却又坚如磐石——


   热情似火,冷漠如冰——


   那样的,蕴含着所有矛盾的美丽的针。


   那是改变被决定了的命运的——诅咒的针。


   世改地图world map【诅咒】


   ……改写世界的地图。但是,无论世界如何变化,对于装备者来说都是一座迷宫。


   等级:SSS


   类别:武器(魔导书)


   效果:魔力+360


   地图操作(更改周边地理和建筑物布局)


   代价:会变成经常迷路的孩子。没有向导就不能到达目的地。


   ******


   在解决了咒灾之后,各种各样的事情就很简单了。


   首先是关于圣都的街道,因为马尔斯把所有的动作都放在脑子里,所以很快就能恢复原状了。


   接下来,关于马尔斯和拉维利亚的处理……


   “——原谅?”


   在圣都街道恢复原状之前。


   对于隔着结界来谢罪的拉维利亚他们,胡桃回答了这样一句话。简直无法想象她是刺杀目标,面对她那淡泊的话语,马尔斯和拉维利亚都相当惊慌失措。


   “不,不行。这么轻巧……!”


   “……最好重新考虑一下吧。世上有一个词叫赏必行,罚必信。”


   不知为何,罪犯方面在劝说着不要原谅自己,但身为受害人的胡桃却丝毫没有动摇。


   “因为很开心所以这样就可以了?”


   也许是我的心理作用,胡桃的脸上似乎露出了微笑。


   这么说来,胡桃是喜欢玩游戏来着吗?关于这次的事件,因为看起来会很开心,所以把“诅咒持有者”招进了圣都……


   是一开始就知道会变成这样,还是觉得自己死了就死了呢……不,完全不明白她的想法啊。


   “只是,作为对你们的惩罚,就请诺罗亚 雷塔来帮我打扫房间吧?”


   “……为什么是我啊?”


   “可是,这两个人进不来房间吧?”


   “这样啊,我还以为你从一开始就打算让我收拾呢……”


   因此,现在……我正在胡桃的房间里面绝赞地打扫中。


   因为和魔物战斗,胡桃的房间比之前更加凌乱。


   总之,魔物的尸体就用死爬冠操纵回收到暴食包里。


   然后就是踏踏实实的拖地了。


   “然后,那个……虽然咒灾已经解决了。”


   “在收拾完之前咒灾都没结束哦?”


   “你是远足回程的小学生吗?”


   “比来的时候还要美哦?”


   “这不是你的立场该说的话!”


   叹了口气。


   “那个,比起那个,我们约好了吧。只要解决了咒灾,就可以告诉我的过去和那个‘她’。”


   “也许是说过那样的话?”


   “你说过的。”


   “是吗?”


   胡桃把视线投向了膝盖。在那里的是正在午睡中的玖玖。


   为什么呢,胡桃一直盯着玖玖看。


   “果然还是不告诉你吧?”


   然后,摇头。


   “啊,为什么?”


   “代价?”


   “呃……如果是代价的话就没办法了。”


   又是因为诅咒啊。


   虽然我有时也会觉得不方便就是了。


   “但是,关于‘她’,你应该已经知道她的名字了吧?”


   “……啊?”


   “因为,‘她’就是——”


   ******


   在咒灾解决后——我们在圣都逗留了三天。


   这是为了咒灾的善后和观光。


   进入圣都后一直在工作,所以还没有游览过名胜。


   多亏了咒灾,没有其他游客,名胜都包场了,这是一个令人高兴的误算。


   然后,在观光了一阵之后。


   我们决定离开圣都。


   暂且,也许是因为一起行动了一段时间的关系,审问官们来送行了。


   “……你们终于要走了吗?痛快多了。”


   “喂,慎君。那不是临别时该说的话。”


   “咕……”


   受到米莫的责备,慎露出了苦涩的表情。


   “噗咕噗咕噗咕!就算年纪更大也会被骂啊!”


   “你的笑法又增加了呢。”


   “这是为了塑造角色!”


   “真坦率啊。”


   “呃……快点从圣都消失吧,真碍眼!”


   “慎君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是在感谢你们啊。毕竟是最先来送你们的。”


   “不,不对……我是想看拉布碳……!”


   “果然金发都是傲娇呢。”


   “你们有入市许可证。随时回来就好了。有诺罗亚君在的话,他们也可以很好的训练呢。”


   “总觉得要被各种各样地研究啊,感觉会很恐怖啊。”


   “随时回来练练,我总有一天我会战胜你的。”


   “……适可而止吧。”


   就这样和米莫他们分别,登上了船。


   “但是……真的太好了,拉维利亚?”


   “啊?”


   向先登船的拉维利亚搭话。


   结果,拉维利亚决定和我们一起旅行。


   她没有回去的地方也是一个原因。


   但是,最大的原因是——


   “如果我夺走拉维利亚的诅咒装备,你就能自由了……”


   没错,拉维利亚选择了不放弃诅咒装备。


   不再是诅咒持有者的马尔斯,似乎是为了赎罪在圣都工作。但“诅咒持有者”的拉维利亚没有这种选择。


   一生都会被人和魔物袭击,被强迫过着不自由的人生。


   “但是……拉布这样就可以了。再也不能给你添麻烦了。”


   “不,并不麻烦。能拿到诅咒装备,在我的业界是奖励。”


   “奖励?虽然不太清楚……总之,给很多人添了麻烦,这个诅咒应该由拉布来背负。”


   “是吗?”


   好像是按照拉维利亚的方式接受了诅咒装备。那样的话,没必要由我来夺走吗?


   “而且……有着诅咒的话,诺君会保护拉布的吧?”


   “啊?嗯,我是这么打算的。”


   拉维利亚的诅咒装备——魔界之笛的代价是“经常把魔物引来”。只要没有寄生宫那样的装备,就不是一个人能应对的代价。但是如果放任不管的话,她所到之处就会发生灾害。


   这是一种即使会伤害别人,但没有人保护就无法生存的诅咒。


   “你的诅咒很麻烦啊。我会继一直保护你的。”


   “那么,比起自由,那边绝对更lovely哦♪”


   拉维利亚紧紧地抱住了我。


   “拉,拉维利亚?”


   这真是让人吃惊。


   “碰到了……是SSS等级装备(魔界之笛)!碰到了!”


   “碰到了哦♪”


   “非常感谢!”


   “……小拉布?怎么说呢,和诺罗亚大人的距离不是太近了吗?”


   “诶,没有那样的事哟?啊,小希也让诺君碰碰看吧?就是头上的那个。”


   “我的话,就只能头碰头了吧!”


   “……好吵。”


   在食物中午睡的玖玖,醒了起来。


   “为什么我们的旅途会聚集这么多吵闹的人呢?”


   “虽然你是最吵的。”


   由于拉维利亚的加入,旅行会变得更加热闹了。


   只是……这么说来,之前胡桃也说过。原本,我就是应该和拉维利亚一起旅行的。


   应该说是回到了原本该有的样子吧。


   “那么,接下来要去哪里?”


   玖玖在我耳边问道。


   “最初就是为了来这里而旅行的……”


   “虽然没有决定目的地,但是有旅行的目的吗?”


   “目的?”


   从胡桃那里得到了“她”的线索,也很在意拉维利亚他们所在的“诅咒持有者的组织”。


   想做的事情有很多。


   “但是,现在先慢慢地收集诅咒装备吧。我的装备范围还剩下近一万呢。”


   “去迷宫吗?”


   “是啊。”


   地图操作和魔物操作——如果有这两种力量的话,恐怕无论怎样的迷宫都能顺利通关吧。


   我一边想着这些,一边计划着接下来的旅程。


   ******


   注1:原文是 “贵様”,挑衅的味道很重,一般只有打架的时候会用到。


   注2:原文是UMA,指的是类似尼斯湖水怪之类的生物。


   注3:这里不太符合玖玖的性格,可能是作者写错了。


   注4:真空波是神奇宝贝里的招式,有兴趣的可以查下。


   注5:这里指的是梦里面提到过的那个“她”。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0装备栏的最强剑士 但是、诅咒装备(可爱)的话能随意装9999个(我的诅咒装备不可能这么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