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和马尔斯接触的第二天。


   我们为了拉维利亚的安全,今天便在寄生宫待机。


   从早上开始,大量的贵族们就陆续来过来问候拉维利亚。


   “公主殿下,今天也很漂亮……”


   “呵呵,你真会说话。”


   “公主殿下一定要和我的儿子……”


   “好的,我会转告父亲的。”


   拉维利亚带着清秀的笑容,熟练地接待来客。因为是和平时完全不一样的表情,搞得我很混乱……直到看到这样的她,我才真切地体会到她是一位公主。


   嗯……这么说来,我一直以来是在和拉维利亚用那样的口气聊天的啊。因为平时的拉维利亚没有显露出王族的气质,我不知不觉就放松了。不会被追究不敬罪吧?


   “嗯,终于结束了!”


   不久,送走最后的来客后,拉维利亚紧绷的脸突然松懈了。


   还是老样子啊。果然,这才是真正的拉维利亚。


   话虽这么说,但她的脸色不太好,脸颊鼓鼓的。


   “和这些贵族聊天一点都不lovely!就算不说,我也知道今天天气很好啊!就不能把想说的话浓缩到三句之内吗!到最后完全不知道他们想说些什么,我都已经被搞糊涂了。净说些不lovely的含蓄的话,完全一点都不lovely!顺便说一下,要想让别人觉得你很lovely,那就要善于倾听,这才是最lovely……”


   “是啊。话说回来,你知道‘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这句话吗?”注1


   “……?是第一次听到哦?”


   “这样啊。”


   “比起那个,我好累啊。诺君,给我按摩下脚吧。”


   “你有做过会导致脚累的事吗?”


   “诺罗亚,去买蛋包饭吧。”(玖玖)


   “你们是不是把护卫当成是跑腿的了?”


   不由得叹气。


   “诺君诺君!”


   “干什么?”


   “只是叫了一下♪”


   “……”


   怎么说呢,感觉和拉维利亚的距离比昨天更近了。


   也许是心理作用。应该说是作为护卫被信赖了吧。


   “这么说来……拉维利亚没有其他随从吗?”


   “啊?不,姑且是有吧♪”


   “没看到过呢。”


   “咕……”


   “难道是离家出走吗?”


   “没,没那回事吧?”


   “……很可疑。”


   “喂,你是想要揭露少女的隐私吗?怎么可以!”(玖玖)


   “大概是吧?”


   “啊?”(玖玖)


   “……哈。”


   总觉得又多了很多麻烦的事情。明明就已经是一头乱麻了,饶了我吧。


   “比起那个,诺罗亚……有可疑的家伙吗?”


   “啊?还没看到……”


   再次用罗盘眼确认,但还是没有反应。


   “看起来,客人们里面,没有诅咒持有者啊。”


   “嗯,期待落空了呢。”


   “嗯……要在圣都引发生咒灾的话,我觉得很可能是当权者啊。”


   也就是说,既然现在还不知道敌人的动机,暂时现将幕后黑手认定为是当权者来展开调查。如果和当权者有关系的话,就能让大量的诅咒持有者轻易地侵入圣都。


   而且,如果还有没有发现的幕后黑手的话,不管抓到多少诅咒持有者也没意义。他们还可以送更多的进来。


   因此,我对每一位来客都用罗盘眼做了各种各样的检查。


   结果是——全部落空。


   “那要不要在全圣都内进行调查呢?”


   “……不,现在的方法效率更高。”


   在城市里使用罗盘眼很不方便。


   在昨天搜寻逃脱拉维利亚的时候,对这一点有很深的体会。


   在充斥着人和物的街道上,用罗盘眼找人很难。如果混进人群里,就不知道是指向谁,也不知道指的是建筑物里还是在路上。


   而且,罗盘眼也有七天之内找不到要找的东西就会死的代价。


   我想在更适合的情形下使用。


   “马尔斯怎么样了……”


   现在这个时候,审问官应该还在追捕马尔斯。


   虽然靠着罗盘眼找到了马尔斯的位置信息……但指示马尔斯所在方向的针还在继续转动,看起来还没有杀死他吧。


   对于此,稍稍感到安心了点。注:2


   “……真是的。”


   然后,库库穿过天花板来到了这里。


   “咦,怎么了吗?”


   “又有客人来了,真是客似云来啊。”


   “刚才应该是预约里面的最后一个客人了……”


   “是来找诺罗亚的。金发傲娇的男人……”


   “是傲娇黄毛啊。”


   “慎吗?总之,先让他进来吧。”


   “已经到了。”


   “……喂,傲娇黄毛是什么鬼啊?”


   房间门口站着一位金发的青年审问官。


   对话好像被听到了。


   “慎?”


   “为什么是疑问句啊!从哪个角度看都是我慎 阿斯塔吧。”


   “啊,是吗……?”


   不知为什么,有着很帅的发型,脸上也像露出了君子似的笑容。


   和昨天见面时的气氛太不一样了,理所当然地让人觉得很恐怖啊。


   话说回来,他一直在偷偷地看向拉维利亚呢。


   “啊……这么说来,我呢,就是那个装备框5、从名门审问官学校首席毕业后,年纪轻轻就飞黄腾达到了副审问官长的慎  阿斯塔啊。”


   “你在对谁说啊?”


   “这家伙,好可怕……”


   “比起那个,找我有什么事吗?”


   “嗯,是的。”


   慎为了重振精神,咳了几声。


   “喂,诺……诺罗……白面猴。”注2


   “你是想吵架吗?”


   “圣王陛下在召唤你。现在马上前往大圣城。”


   ******


   在大圣城的最上层,圣王的房间里。


   我不知为何,正在和圣王胡桃一起喝茶。


   白色的房间里,被难以形容的懒洋洋的气氛笼罩。


   “啊,那个……”


   “再来杯茶吗?”


   “是啊!还有马卡龙!”


   “听到了吗?”


   胡桃啪的一声,女仆人偶们就端来了茶和点心。


   是持有操纵人偶的装备吗?


   “啊,谢谢……没必要做这些的。”


   “茶好烫!这可能会导致嘴烫伤的!慰问费!慰问费!”


   “你就不能稍微安静一下吗?”


   用点心把玖玖的嘴塞住,让她老实下来之后,继续了和胡桃的对话。


   坐在轮椅上的不可思议的少女。站在其背后的巨大的女神像般的人偶,仿佛在目不转睛地盯着我。不由得被气势压倒了。


   “那么,今天……为什么叫我来?”


   是的,我是被胡桃叫来的。说实话,来这里之前我一直在担心会被训斥些什么……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正优雅地沉浸在茶的时光里。


   “……?叫你来需要理由吗?”


   “我想应该是需要的。”


   “你很任性呢?”


   胡桃把茶杯放在盘子里。


   “如果一定要理由的话,总觉得不太好吧?你觉得现在是你问我的时候吗?”


   她给了我一个微妙的答案。这个用疑问句说话的人。


   但是,问题吗……。


   “有问题吗?”


   “……是的。”


   就像是什么都被猜到了一样。


   我咽下唾沫,窥视着胡桃的眼睛。


   “——这次咒灾的幕后黑手是你吗?”


   “……”


   胡桃无言地眯起了眼睛。


   喝着茶的嘴——僵住了。


   虽然仍然是面无表情的样子,但似乎是有点泪眼。大概是被茶烫着了吧。


   “呵呵,呵呵……”


   “可以稍微冷静一下吗?”


   “嗯……为什么会觉得我是犯人?”


   “与其说是犯人,倒不如说是幕后黑手……首先,你也是‘诅咒持有者’吧。而且你还持有‘能够操纵魔物的诅咒装备’吧。”


   这是之前就用罗盘眼确认过的事情。


   “——显示‘能够操纵魔物的诅咒装备’。”


   罗盘眼的指针,指向了大圣城的最顶层。


   然后,在看到胡桃时,针消失了。


   “……是吗?”


   再次询问。


   那么,胡桃的反应。


   “不完全正确哦?不仅仅是魔物哦?”


   “……”


   意外地淡然地承认了,稍微有点出乎意料。


   只要是“诅咒持有者”就会被处死的神圣国的最高领导人居然是——“诅咒持有者”。


   这应该是必须隐藏的国家机密吧。


   为什么同样身为“诅咒持有者”会这样做呢……我本想这样问,但是现在不是确认这个的时候。


   “还有一个问题吧?”


   “是的……”


   我看向了罗盘眼的针。


   “为什么,你……是不是你把‘诅咒持有者’邀请到了圣都的?”


   来这里的途中,向罗盘眼发出了指示。


   ——显示引来“诅咒持有者”的人。


   本来是想调查大圣城的掌权者,没想到到最后针居然会指向胡桃。


   “为什么呢,不是已经决定好了吗?”


   胡桃天真无邪地笑着。


   “因为那样会比较开心吧?”


   “开心……真的是因为那样的理由?”


   “当然啦?”


   “真是恶趣味啊、”


   这么说来,最开始就被米莫叮嘱过的。


   圣王喜欢游戏。


   这种情况对胡桃来说,也只不过是游戏吗?


   “关于咒灾,你都知道些什么?”


   “……关于那个。”


   胡桃张开了嘴。


   不久,像放弃了一样叹了一口气。


   “回答也许是不可能的?”


   “啊?”


   出乎意料的回答。


   不是不会回答,而是所谓的“不可能”……。


   “不可能是什么意思……”


   “那个就是代价。”


   胡桃难得地用断定的语气说。


   她突然瞪大了眼睛看向我。


   彩虹色的双眸。


   “这是选理眼selectorseye。全知无能之眼。”


   “全知无能……?”


   “是的。只要有这双眼睛,我就能知道一切,但——什么也做不到。”


   “什么都……”


   “啊,如果是灰色地带的话,也许也有能做的事?”


   “是哪一个啊。”(玖玖)


   “也不能回答你的问题?直接干涉未来的话,连说都说不出口?”


   再次回到了疑问的语气。


   “嘛,如果是诅咒装备的代价的话,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你也是‘诅咒持有者’啊。”


   “只是……我能回答第一个问题哦?”


   “……!真的吗?”


   “关于我是否是咒灾的幕后黑手……不啊?”


   “……显示这个房间里的说谎者。”


   为了慎重起见,用罗盘眼确认了一下。


   结果是——没有反应。


   也就是说,胡桃说的是实话。


   “……我明白了。”


   “你是第一个怀疑我的人呢?本来应该是极刑的吧?”


   “嗯,对不起……”


   “因为很开心,所以没关系?”


   “现在的对话有会感到开心的要素吗?”


   “是的,很开心哦。”


   虽然仍然几乎没有表情,但是确实有点在微笑的感觉。


   “而且,你也满意了吧?”


   “……是的。”


   全知无能吗?


   虽然不知道你知道多少,但应该能看到我的想法吧。


   “因为很开心,所以我告诉你一件有趣的事情吧?”


   “有趣吗?”


   “笑点满载?”


   “爆笑必至?”注4


   胡桃接着说。


   “米莫告诉过你,她有派引导你到圣都的向导吗?”


   “啊,是。”


   “是森林里的熊吗?”


   “不是。”


   我记得她当时说的是我们出了马哈里奇之后,才派出向导的。


   但是,在什么地方擦肩而过了。


   “那个向导……是拉维利亚 福蒂哦?”


   “诶……?”


   因为过于意外而有些不知所措了。


   “虽说是派出了向导,但也不是非要你接受不可哦?只是,如果有她带路的话,应该会更顺利地来到圣都的吧?这本来……应该是这样的一个故事。”


   “……故事?”


   不过……确实,如果和拉维利亚一起行动的话,可能会更轻松吧。入市许可证,如果和王族拉维利亚在一起的话,也应该会很容易搞到手吧。


   “但是,和拉维利亚见面是最近的事吧?”


   “在那之前就见过了?”


   “……不会吧。”


   说起来昨天,拉维利亚也嘟囔着“马哈里奇”来着。


   然后,我们离开了马哈里奇的小镇后遭遇了伊维尔熊……。


   不可能出现在那片土地上的A级魔物……。


   试想一下,这不是和现在的圣都的情况完全一样吗。


   “那个时候,伊维尔熊……想要袭击拉维利亚……?”


   “那个公主也在那吗?”


   “……”


   胡桃没有回答……只是淡淡地微笑着。


   *******


   “——大家——!今天也lovely♪”


   “哦哦哦哦哦哦,lovely!”


   开始担当拉维利亚的护卫的几天后。


   今天我继续护卫着拉维利亚……不对,应该说是在舞台后面帮忙做演唱会。基本上就是保安了,偶尔也需要支援负责舞台装备的人。


   “呀,果然C级的照明设备就是不一样。可以抱你吗?”


   “诶,你要抱吗……?”


   “哇,这边的音响设备也很可爱!可以抱你吗?”


   “你就这么喜欢拥抱吗?”


   “喂,诺罗亚!如果你这么闲的话,就来帮忙啊!”


   “来帮忙啊……”


   “对,对不起。”


   因为见到了很多平时难得一见的行业装备,我不由得兴奋起来。


   急忙回到玖玖她们身边。


   但是,即便如此……。


   “……护卫是要干些什么来着?”


   回过神来时,才发现这两天一直是在设置舞台、疏导交通……总觉得一直在做杂务。


   “真的是被当成是跑腿的了。”


   “主人是跑腿的吗?”“……被当成跑腿的了吗?”


   “不对……大概。”


   稍微有点失去自信了。


   “请,请打起精神来,诺罗亚大人。跑腿的诺罗亚大人也……那个,很有意思哦?”


   “谢谢,希璐璐。你的鼓励我心领了。”


   我垂下肩膀,看向观众席。


   是因为圣都最近都不怎么有娱乐活动,还是因为想赶走因咒灾而起的黑暗气氛呢……在拉维利亚的演唱会(简称”Love live”)上,聚集了很多粉丝。


   每次拉维利亚说什么的时候,观众都会大声地回应。


   再次体会到了拉维利亚的人气。


   “啊,那个,诺罗亚大人……安全没问题吗?”


   “没问题。”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用罗盘眼检查……总之,这附近好像没有可疑者和魔物。暂时不需要护卫出场吧。


   “真和平啊。”


   这两天几乎没有马尔斯他们活动的迹象。或许是因为审问官的搜查变得严厉了吧。魔物也像是在度周末一样变得很老实了。


   这次开演唱会,虽然也有窥探敌人态度的考虑,但基本上都是为了让拉维利亚和市民能够放松紧绷的神经。


   “……如果不是暴风雨前的寂静就好了。”


   一边发呆地做幕后工作,一边看着舞台上的演唱会。


   和桃色头发一起舞蹈的少女。


   仅仅是看着,心情就变得愉悦起来了。


   虽然平时看起来都是乱糟糟的一个人,但是拉维利亚的歌和舞蹈看起来还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她真的很喜欢音乐,也在为此努力吧。


   我倒是没怎么接触过这种娱乐活动……。


   “怎么了吗,诺罗亚大人?”


   “啊,没什么……我觉得这样也挺有趣的。”


   “诶!?”


   “好痛!”(玖玖)


   喀嚓一声,希璐璐拿着的工具掉了下来。


   正好砸到了待在她下面的玖玖的头……嘛,无所谓了。


   “诺罗亚大人也变成了拉布的粉丝了吗……?成为Love List的一员……?哎呀呀,这可是严重的事态啊……不,这正是把危机变成机会的时候……!”注5


   “怎、怎么了?”


   “诺罗亚大人!”


   突然,希璐璐抬起了头。


   “L, LOVELY♪”注6


   为什么突然这样来下?


   “啊……突然,怎么了?”


   “……请忘掉!”


   “哈?”


   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希璐璐也很累了吧。


   拉维利亚下来休息了。


   “大家辛苦了♪lovely♪”


   “拉维利亚也辛苦了。”


   一口气就把拿出来的水喝干了。还真是痛快。


   “呼,lovely……”


   软绵绵地躺在椅子上的拉维利亚。那张脸看起来也相当的疲倦啊。


   “拉布,没问题吧?演唱会还没有结束……”


   “果然是过度工作了吧?毕竟你最近几乎没有休息过呢。”


   “嗯,虽然很辛苦,但是也很lovely♪感觉现在的我正自由地活着呢!”


   拉维利亚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啊,听到了呼叫拉布碳的声音了♪差不多该回舞台了!”


   拉维利亚双手抱着装有乐器的盒子。


   “啊,接下来是乐器演奏时间吧。”


   “是啊♪是演唱会的惯例呢!”


   这是拉维利亚演奏各种乐器的时间。


   大概也有唱歌累了要让喉咙休息下的目的吧。不过到底能不能真的得到休息还是个谜……。


   “声音哑了的话就演奏乐器吧♪”


   “是要进入修行篇了吗?”注7


   “我想把所有lovely的事情都做一遍♪让我只选择一样对拉布来说可不行♪”


   这样说着,啪嗒啪嗒地回到舞台上。


   “真忙啊。”


   “不过看起来她很开心呢。”


   舞台上的拉维利亚,看起来真的很开心。似乎从心底里讴歌着自由。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能够一直这样笑着……。


   突然想起了两天前的胡桃的话。


   据说拉维利亚在马哈里奇附近,被伊维尔熊袭击了。


   那是三个月前发生的事了。这样的话,至少从三个月前开始,拉维利亚就一直过着被魔物袭击的生活。


   然后,在我走之前,胡桃这样说道。


   ——那个时候,拉布拉亚 福蒂应该会向你求助的吧?但是,没有那样做呢……她可能是害怕你了?


   ——就是因为这个,她的故事才变混乱了吧?


   “……拉维利亚差点被杀掉,是因为我吗?”


   “你想得太多了。你没必要这样自责的。”


   “是吗?”


   总之……为了拉维利亚能一直笑下去,必须快点解决咒灾。


   一旦诅咒持有者开始行动,就已经晚了。已经确定咒灾的犯人是诅咒持有者了,问题是如何将这场咒灾圆满收场。


   只是那个方法,到现在还没有头绪。


   ******


   在拉维利亚的演唱会(简称Love live)之后。


   我穿着审问官的白制服,和拉维利亚两个人一起走在街上。


   这是为了调查咒灾的巡逻。


   虽说这里现在还很和平,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魔物袭击。


   绝对不能放松……。


   “——诺君诺君!接下来去哪里?一日观光大使拉布会带你去各种各样的lovely spot哦♪总之,是观光名胜呢?还是,无可非议的美食之旅?虽然也知道很多lovely的好地方……啊,美食的话,圣都的鱼很lovely哦!无论哪家店都很lovely,我会犹豫的,但是就这样迷路也是旅游的妙趣所在♪”


   “……是、是啊。”


   不行,她真的没有一点紧张感。


   姑且来说,这孩子现在应该是被瞄准生命的立场吧。


   “喂,不是去观光的时候吧。”


   然后,被拉维利亚抱住的玖玖反对了。


   一瞬间,我还以为她很少见地说了正经话。


   “就算看了名胜,肚子也不会饱的!首先从吃鱼开始吧!鱼!”


   果然还是和往常一样。


   “不……现在还在巡逻工作呢。”


   “诶,你不知道吗?巡逻就是所谓的‘城市观光’的意思吧?”注8


   “诺君,要被丢下了哦♪”


   “噗哧!”


   “你以为你们两个人加在一起就能骗过我吗?”


   “那么,现在开始要做什么呢!”


   “总之,先看看圣都就好了。”


   “果然,这不是就是城市观光嘛。”


   “还有一件要做的事,在巡逻的时候,尽可能地缩小马尔斯可能藏身的范围。”


   最近三天,审问官们一直在搜寻马尔斯,但马尔斯似乎很擅长隐藏。即使没有权限,但却很好地潜伏在城市里。


   我也因为罗盘眼的时间限制,所以希望能早点找到马尔斯。


   而且我也很在意马尔斯的同伴。


   “总之,说不定能找到敌人的线索……今天先巡视下街道,看下有没有可疑的人。”


   “说到可疑的人,是那种感觉?”


   拉维利亚指的方向,有一个在阴影里偷偷摸摸的人影。


   我一转过脸,人影就吓得缩回去。


   啊,嗯……可疑者啊,那个。


   “……一下发现了呢。”


   “太好了♪拉布最棒了!”


   “不,那不是值得高兴的地方。”


   慌慌张张地去追那个可疑者。但是不行,我迷路了。


   “跑得真快啊……”


   恐怕,用高等级装备提高了速度吧。


   “这么说来,拉维利亚……之前说过出现过跟踪狂吧。”


   “Yes, lovely♪”


   “虽然我觉得一点也不lovely,但是可以告诉我关于那个跟踪狂的事情吗?”


   诅咒持有者的目标也是拉维利亚。


   我不认为他只是在跟踪拉维利亚。也许能得到一些关于咒灾的线索。


   “你是指那个跟踪狂吗?那样的话,拉布也不太清楚哦?突然看向后面的时候能发现,但是他马上就躲到隐蔽处了,所以也没见过脸。”


   “原来如此。”


   “一开始还以为是偶然,但是每天都有呢。渐渐有种所到之处都能看到他的感觉了♪”


   “啊,嗯。”


   “啊,偶尔还穿着拉布T呢?”


   “拉布T?”


   “你不知道吗?写着‘拉布碳命’的T恤哦!设计很lovely♪”


   “……果然,不是普通的跟踪狂吗?”(玖玖)


   “我也是这么想的。”


   一边用手遮住阳光,一边仰望天空。


   蔚蓝得令人炫目的天空,灿烂的阳光


   现在是夏天。


   “夏天是产生变态的季节呢……真是讨厌。”


   “诺罗亚,我这正好有镜子,你要看看吗?”


   “为什么?”


   玖玖又说了些意义不明的话。


   一定是因为天气太热把脑子热坏了吧……不,还是老样子吗?


   “总之,先去抓跟踪狂吧。就算他不是引发咒灾的犯人,也应该把他关进笼子里。”


   “放进笼子里饲养♪”


   “我才不养!”


   “这是lovely joke哦♪”


   “哎呀!哇—!肚子好痛,快死了!”


   玖玖情绪相当高涨呢。


   “那么,比起这个,怎么去找跟踪狂呢?”


   “用罗盘眼搜索吧♪”


   “不……罗盘眼在城市里用着很不方便。”


   而且,如果胡乱使用的话,七天之内找不到就会死掉的。


   因为跟踪狂而死,真的是令人作呕。


   “总之,该怎么找跟踪狂呢……还是先说下拉维利亚平时的行动模式比较好吧。”


   “很遗憾♪拉布没有平时的行动模式!”


   “我就知道。”


   “拉布是在lovely sensor(感应器)的驱使下生存的!啊,这个Lovey Sensor是拉布语,这种感觉的拉布语一共有108种,能够全部听懂的人,就能得到真正的lovely♪”


   “啊。总之,先去你之前住的旅馆附近看看吧。”


   “好~呀♪”


   渐渐习惯了应对拉维利亚的方法了。


   和拉维利亚一起去了旅馆。


   “啊!拉布碳!”“向这边挥手!”“和拉布碳用同样的空气呼吸着!”“今天也要开演唱会吗?”


   “大家今天也很lovely♪”


   “Yes, lovely!”


   一路上,拉维利亚的粉丝(好像是叫做Love List)一个劲地向她打招呼。


   无论去哪里,都得停下来。完全无法前进啊。


   话说回来,刚才开始就被粉丝们踩到脚,而且好像被狠狠地瞪着。


   “……真是受欢迎啊。”


   “不会的,玖玖更厉害哦。玖玖在全国肯定有100万粉丝。”


   “嘛,我可不是区区一座城市就能满足的。”


   “你哪来的自信?”“


   现在太显眼了。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更隐秘的……没办法啊。


   然后花了一个小时左右,终于到了拉维利亚以前住的旅馆。


   在等级F的区划里,和周围的一样,也是白色的建筑。


   “啊,没想到住在这么普通的地方呢。如果是王族的话,应该会住在VIP旅馆里吧。”


   “拉布是以人们身边的lovelyidol为目标的!”


   “你是构筑新时代的卓越人才,我会好好为你量身定做的,”


   “lovely♪”


   不过,在圣都内的话,一般都很安全,所以无论什么样的旅馆都没有问题吧?


   街道上遍布着结界,而且作为对人战专家的审问官们也在到处巡逻。


   “在这附近用一次罗盘眼怎么样?”


   “嗯……嘛,在狭小的范围内的话。”


   我想反正也找不到,不过还是试了试。


   “显示半径50米以内,跟踪拉维利亚的跟踪狂。”


   “啊?”


   针出乎意料地反应了。


   在左眼里转来转去,指向一点。


   那里是……附近建筑物的阴影处。


   “啊。”


   跟踪狂就在那。


   和刚才一样,在建筑物后面偷偷摸摸的人影。


   “不……你在干什么?”


   学习能力为零吗?如果是跟踪狂的话,就再忍耐一下吧。不,本来不跟踪就好了。


   跟踪狂也许是察觉到被我们发现了,所以又慌慌张张地躲了起来。


   “……咦,怎么办?”


   “总之先追上去吧。”


   “啊,不,等下……”


   我向跟踪狂跑去。


   这个时候,我被跟踪狂吸引走了。


   逼近拉维利亚的威胁,不仅仅是跟踪狂而已……。


   “——啊!?”


   从背后传来了拉维利亚的悲鸣。


   突然回头一看,从拉维利亚旁边的水渠里,出现了无数的魔物。


   “……!”


   像史莱姆一样的粘体魔物。用体液将石板慢慢地溶化,慢慢地接近拉维利亚。


   难道跟踪狂是召唤出来的……?


   不,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慌慌张张回到了拉维利亚的身边。


   “拉姆!”“在!”


   手镯形状的史莱姆剑,一口气伸直了刀刃。


   就这样,一口气斩杀粘体魔物……不行。


   即使斩断了粘体部分也不能使其后退。如果不毁掉核的话就无法打倒,但在做到那种事之前,拉维利亚就会被魔物溶解掉。


   首先,必须要让拉维利亚远离魔物。


   “……嘿!”


   这次人影从背后跳了出来。


   是刚才的跟踪狂。手持武器,逼近了拉维利亚。


   “不好……!”


   想直接攻击拉维利亚吗……!我正这么想着。


   “哈!”


   跟踪狂的大枪贯穿了一只魔物。


   被击中的魔物掉进了水里。


   “——麻痹吧,雷枪!”


   那是落雷般的冲击。


   白色的闪光四散开来。当光消散之后,魔物们都已经浮在水面上了。看来是都昏过去了。


   保护了拉维利亚吗……?跟踪狂……?


   不,比起这个更在意的是。


   “喂。帮我补刀,诺罗里修。”


   “是诺罗亚……你果然是慎吧?”


   “啊,是平时的人。”


   回过神来的拉维利亚指着慎。


   “平时的人?”


   “被魔物袭击的时候,总是能及时出来帮助我。”


   “啊……”


   这么说来,拉维利亚以前说过呢。


   总是有审问官帮她从,魔物手中脱逃。


   那个审问官是慎吗?


   “每次都是刚想要道谢的时候,就马上跑掉了,为什么总是能碰到呢,真是不可思议……啊,拉布知道了♪”


   拉维利亚带着清爽的笑容,把手指做成手枪的形状。


   “你原来就是跟踪狂呢?”


   “等一下。听我解释……”


   慎慌慌张张地开始辩解。


   “我不是跟踪狂!我只是想保护你而已!”


   “保护……?难道说,慎也有护卫她的任务?”


   “不,保护拉布碳,是作为LoveList理所当然的义务。”


   慎迅速地脱下了审问官的制服。


   印着“拉布碳命”字样的衬衫。


   ——是Love T。


   啊,嗯……这个跟踪狂。


   “也就是说,慎……平时就尾随着拉布莉亚?”


   “那是当然。”


   “好的,我要报警了。”


   “啊!我不是跟踪狂!是拉布碳的骑士!我有守护拉布碳的使命!”


   主张着自己有着这样使命的声音。


   听了那个声音,我点了点头。


   “好吧,报警吧。”


   “为什么?”


   “因为你是跟踪狂。”


   “凭什么你能做了拉布碳的护卫,我就不行吗?”


   “即使这么说。”


   “说起来,为什么我不是护卫!明明我更清楚拉布的事情!如果是拉布碳的歌的话,全部都可以唱!身高、体重、坐高、三围全都记在脑子里了!拉布碳在圣都的饮食内容也全部掌握了!尽管如此……为什么!?”


   “不是因为你是跟踪狂吗?”


   “总觉得,就像是装做偶像的男朋友的粉丝,真恶心啊……”


   “咕……既然如此!我要打倒你,成为拉布碳的护卫!”


   慎向我袭来。


   但是,缺乏冷静感的情况下使用雷枪很危险啊。


   “掏心。”注9


   “啊!?”


   趴在地面的慎。


   “总之,只要能消灭跟踪狂就行了吗?”


   “我们开个庆祝会吧!当然,钱跟踪狂来出。”


   “不错呢,lovely♪”


   欢闹着的拉维利亚和玖玖。


   但是……慎大概真的是想要保护拉维利亚的吧。


   这样的话,好像和“诅咒持有者”没有关系。不,跟踪狂的事也不能这么轻易就放过了。


   “慎。”


   “……什么?”


   把手放在抱着膝盖的慎的肩上。


   “我姑且确认一下,你不是‘诅咒持有者’吧?”


   “……我是诅咒持有者?你把我当傻瓜了吗?”


   “不,没有。”


   “说起来,我根本没有做那种事的动机吧。”


   “比如说在在拉维利亚面前上演一出英雄救美之类的。”


   “我才不会做那种事……啊,看那边……”


   “请不要企图蒙混过关哦。”


   “无论怎样,我都不可能让拉布碳遭遇危险的。”


   “诶……”


   这么说来,慎是因为“想要当英雄”行动的吗?自称是拉维利亚骑士也是因为想表现出英雄的姿态吧。


   原本正义感就很强,对于想要守护拉维利亚的这句话,姑且可以相信。实际上这次也是多亏了那个,拉维利亚才能得救的。


   “但是,犯人为什么要针对拉布碳呢。如果能猜到的话……会不会是失去理性的Love List,想要把拉布碳变成‘永远的美少女’之类的。”


   “……”


   “……为什么用那样的眼神看我。那不是我,我才不会这么想!”


   “不,你会有这种想法就很恐怖了。”


   向米莫报告一下这个人的危险性吧。


   “啊,我知道慎不是敌人那一伙的。总之,我会好好保护住拉维利亚的,所以请不要再当跟踪狂了。”


   “所以不是说了我不是跟踪狂吗!?说起来……”


   慎生气地瞪了我一眼。


   “你不也是没有好好保护住拉布碳吗!?”


   “啊?以后拉维利亚外出的时候,我会一直待在她身边的。”


   “没那回事!拉布碳现在也经常一个人出去!”


   “……啊?”


   “如果是护卫的话,就要好好地保护拉布碳啊!因为你太没用了,所以我才必须代替你保护她……你在听吗?


   “……”


   拉维利亚一个人去外面吗?


   她应该注意到了做这种事的危险性才对。


   还是说……她背着我们,在做些什么吗……?


   ******


   夜晚的湖边,月光在水面上摇曳着。


   在白色沙滩上,微波闪烁着微微的蓝色光芒。


   一定是被水精灵爱着的地方吧。


   拉维利亚将脚伸进水面……,蓝色的波纹从光着的脚上展开。


   一个人独占这个梦幻般的地方实在是太可惜了。


   “……呼。”


   呼吸着这被黑夜浸染的空气,拉维利亚将嘴唇靠在横笛上。


   宁静忧郁的音色,开始在平静的湖面上流淌。


   在这片沙滩上吹笛子是拉维利亚进入圣都后的每天都会做的事。


   当拉维利亚奏出各种各样的声音时,湖面上的微蓝的光芒就像跳舞一样,激起了无数波纹。


   让人觉得会永远持续下去的美丽演奏会。


   但是,因为一种不自然的声音,迎来了终结。


   “……一个人出来可不行啊。”


   一瞬间,以为是诺罗亚来接我了。


   但是——声音不同。


   “……”


   拉维利亚回头一看,那里站着一个戴帽的男人。


   他的手上,打开了一本像绘本一样的书。


   ——马尔斯。


   诺罗亚他们寻找的“诅咒持有者”。


   “什么,什么……”


   拉维利亚禁不住后退了几步。


   马尔斯并没有有任何反应,那片单片眼镜散发出阴森的光芒。


   “你……看来和那位护卫关系很好啊。”


   “……这和你没关系。”


   “不,有很多呢。因为这关系到我的计划的成败。”


   马尔斯吐出沉重的气息,像责备一样盯着拉维利亚。


   “我想不会吧,你……这位‘诅咒持有者’不会是对审问官产生好感了吧?”


   “……”


   拉维利亚无言以对。


   “……那种事。”


   “‘诅咒持有者’不能抱有奇怪的期待。我们是世界的敌人。不管你多么想被爱……如果知道你的真面目,周围的人会怎么做呢?”


   “啊,不要说了。”


   不情愿地摇头。不想去想象那种事。


   但是,其实我是知道的。


   被知道是“诅咒持有者”的瞬间,大家都会离开我吧。


   无论是爱着自己的粉丝,还是青梅竹马的希璐璐,大家都会蔑视我吧。


   然后,身为审问官的诺罗亚会来猎取我的首级吧。


   一瞬间,马尔斯用怜悯的目光看着我。


   “……不想受伤的话就不要有所期待。不要对任何人有好感,要坚持高冷。至少,在我们的计划实现之前。”


   “……我知道”


   “那就证明一下。”


   “证明?”


   “很简单。”


   马尔斯淡淡地告诉我。


   “——去收拾诺罗亚 雷塔。”


   “诶?”


   拉维利亚睁大了眼睛。


   “那家伙实在是太强了。不过,值得庆幸的是,那家伙解除了对你的警戒。现在去取下他的头颅也很轻松吧。”


   “但是,诺君不是坏人,同样是诅咒持有者。我想说出来他就会明白……”


   “所以说了吧。就因为你那样说了,所以才特意去冒险见他。结果怎么样?”


   “……”


   “确实成为同志的话会很安心,但那家伙已经是圣王的狗了。觉得只要自己受到优待就好了,那个叛徒!”


   那不一样,这句话没能说出口。


   拉维利亚什么也没说。真的可以相信诺罗亚吗,她也不知道。


   “这是为了自由必要的代价。如果做不到的话……也只是被杀掉了而已。”


   “……”


   “你去收拾诺罗亚 雷塔,可以吗?”


   “……嗯。”


   拉维利亚下定决心,点了点头。


   然后,夜晚渐渐地变深了……。注10


   ******


   注1:原文是”人のふり见て我がふり直せ”,应该是俗语的样子,所以意译了一个比较接近的。


   注2:参考上一章,诺罗亚并不想杀死马尔斯。


   注3:原文是”の……ノロ……ノロマザル”


   注4:这里怎么翻译都有些别扭,就直接塞翻了。


   注5:这里的Love List是粉丝的代称


   注6:这里希璐璐用的是平假名,而拉维利亚都是用的片假名。


   注7:这句话正常来说应该是玖玖说的才对,虽然诺罗亚也有过卖蠢的先例,但是玩这种梗只有玖玖会做。这里大概是作者用错引号了。


   注8:这里是用的网络用语


   注9:柔道动作,击中心口窝等要害部位的动作。有知道准确中文翻译的可以说下。


   注10:这一节的视角有点问题,前面还是拉维利亚的视角。后面就成了零视角了。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0装备栏的最强剑士 但是、诅咒装备(可爱)的话能随意装9999个(我的诅咒装备不可能这么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