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飞行魔法

   “在天空自由飞翔是我从小开始的梦想。那就像憧憬英雄一样不现实的梦想,但是现在已经来到了触手可及的地方。为了回报帮助过我的人们,绝对要实现。


   ——洁娜·玛丽安特尔”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迷宫都市塞利比拉邻接的荒野中,响起了女性的尖叫声。


   「洁娜!」


   圣留伯爵领的士兵莉莉欧,仰望著天空呼喊同事的名字。


   在那视线前方,失去魔法控制回旋直下的正是魔法兵洁娜的身影。


   「咕,■■……」


   焦急的洁娜的视野逼近地面。


   一个白色影子突然冲到洁娜的视野中。


   「蛙伦,《膨胀》如此告知了!」


   伴随著某个人的声音,洁娜全身受到了冲击。


   并不是做好觉悟与荒野坚硬的地面冲突,而是比床的稻草更柔软的触感包住了她,下一个瞬间,她被弹到空中。


   弹跳了好几次,势头逐渐减弱,跑过来的洁娜队伊欧娜和露乌接住了她。


   洁娜总算恢复水平的视野中,映照著肚子膨胀起来的迷宫蛙的身影。而另一头则是娜娜姐妹中的小妹唯特的身影。


   把坠落的洁娜接住的,似乎就是唯特的从魔迷宫蛙。


   「洁娜亲,没受伤吧?」


   「是的,我没事」


   莉莉欧最先确认起洁娜的身体。


   「没事就好,如此告知了」


   「唯特酱、蛙伦酱,谢谢你们」


   「没问题,如此告知了」


   唯特挺著薄薄的胸,从魔的迷宫蛙也摆出同样的姿势。


   看到那个样子,洁娜僵硬的表情松弛了。


   「洁娜桑,我们应该约定过在习惯之前不提升高度的吧?」


   「说的没错,洁娜。看你突然提升高度,我都急了」


   「对不起。突然失控了」


   被伊欧娜和露乌训斥,洁娜缩起了肩膀。


   「有叫上唯特和从魔真的是正确啊」


   「欢迎称赞,如此告知了。唯特被表扬就会成长,如此告知了」


   被露乌摸了摸头的唯特保持著无表情看似很高兴地回答道。


   「失控的时候,切换成其他魔法可能会比较好呢」


   「是指『落下速度减轻』和『气墙』吧」


   洁娜也同意了伊欧娜的建议。


   如果是平时的她,即便从高处坠落,也会采取「落下速度减轻」降低势头的同时用「气墙」魔法中和坠落的冲击,但她对恢复「飞行」控制太过执著,因此错过了机会。


   「又或者,去坠落下来也没关系的水上或沙漠上练习飞行」


   如今所在的荒野虽然堆积了来自大沙漠的沙子,但缓冲性还没到可以扼杀坠落冲击的程度。顶多就是减轻迫降时的伤害。


   「好的,稍微思考一下对策再练习吧」


   洁娜这么说完,再次向在场的人低下头。


   ◆


   「果然还是只能去大沙漠——」


   坐在公会前的广场,双手托腮的洁娜看似很忧郁地叹了口气。


   「洁娜桑,怎么了吗?」


   「——佐藤桑?」


   带著灿烂的笑容回过头的洁娜,视线前方并不是自己心心相念的人,而是潘德拉贡家的御用商人亚金德。


   那张脸完全不像佐藤。


   (差点把他当成佐藤桑了。为什么呢?明明一点都不像)


   洁娜在内心表示费解。


   「我的声音有这么像子爵大人吗?」


   亚金德忍著笑问道。


   毕竟他的真实身份就是佐藤·潘德拉贡子爵本人。


   「对、对不起,亚金德桑」


   「没事没事,不用道歉」


   亚金德带著笑容回应。


   「您的状态好像不太好,是发生了什么问题吗?」


   「不,并不是什么大事」


   「俗话说烦恼事说给他人听会轻松很多哦。牢骚也没关系,能说说看吗?」


   「其实……」


   稍微犹豫了之后,洁娜表明自己的飞行魔法进展不顺利的事。


   「说到飞行魔法,那是上级的风魔法对吧。原来洁娜桑已经是能用飞行魔法的大魔法师了呀」


   「不是的,我还不够成熟」


   「哪里会不成熟呢。已经足够能引以为傲了。洁娜桑的师傅看来是个很优秀的人呢」


   「是的,虽然老师很严厉,但非常优秀」


   亚金德察觉到洁娜用过去式的语气说话,所以没有去触碰那件事,继续著话题。


   「飞行魔法的魔法书是出自师傅吗?」


   ‍‌‌‍‍‌‍‌‍‍‌‌‌‍‍‍‌‌


   「不是的,那是小光——熟人借给我的」


   「那真是段好因缘啊」


   「是的。我能使用上级魔法,也是托了那个人的福」


   洁娜想起训练营度过的壮烈日子,显得有些没精神。


   「既然如此,直接向那个人学习飞行魔法不就行了?」


   「那个人不会用风魔法……」


   洁娜略感遗憾地垂下眉梢。


   「那样的话,去找擅长飞行的人指导一下会好一些」


   「擅长的人吗?我觉得使用飞行魔法的人不会那么轻易找到哦?」


   「不是的。只是飞行的话,鸟人或者蝙蝠人会更加了解」


   听到亚金德的话,洁娜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然后,她便依照亚金德的建议,前去见聚集在传令屋的鸟人们。


   「飞行的方法?」


   尖声说话的鸟人们,跟兽人不同,可以流畅说话。


   「啪的一下张开翅膀,然后乘著风哔的一下飞起来」


   「对对,呼哇的飘起来之后,就能咻咻的飞起来」


   鸟人们的说明只有效果音和举止,没什么参考作用。


   「有更加容易理解的诀窍吗?」


   「就算你这么说~」


   「毕竟我们刚懂事的时候就会飞了」


   虽然看不下去的亚金德插嘴问道,可是鸟人们连自己的说明有什么不对的地方都没弄懂。


   「对了。找那个家伙怎么样?如果是落后鸟的凯洛斯也许能行」


   「凯洛斯桑吗?」


   「啊啊,那家伙到了成年才终于会飞的。如果是他的话,跟我们不同,可以给人族说明吧?」


   「说得也是。毕竟那家伙挺会理论的」


   鸟人们这么说完,对洁娜和亚金德没了兴趣,又回到了自己的杂谈中。


   「那么,去见凯洛斯桑吧」


   亚金德先行走了出去。


   「那、那个,亚金德桑」


   「在,怎么了吗?」


   「您知道凯洛斯桑的所在地吗?」


   被洁娜这么一说,亚金德稍微停下了动作。


   「知道,我曾经见过他。今天也一定在那里吧」


   没办法说自己是用地图调查的,只能依靠诈术技能的帮助,捏造出像样的理由。


   「看来就是他了」


   亚金德的视线前方,有一位翼人少年坐在坏掉的塔上。


   他并不是鸟人族那种逆三角形的体型,感觉有些纤弱。


   「人族?——不对,背上有翅膀呢」


   「好像是翼人啊。我也是第一次见。听说是居住在南方半岛的种族」


   「说到半岛,是在贸易都市塔尔图米纳那边吗?」


   亚金德对想要确认模糊知识的洁娜点了点头。


   「您好,您就是凯洛斯桑吗?」


   「有什么事吗?」


   凯洛斯从塔上飞下来。


   「我是来委托工作的」


   「没问题。想要我运送什么?先说好,我比其他家伙都要慢很多。你不介意的话就雇用我吧」


   是因为工作委托很少有吗,他连对方是谁都不确认就答应了。


   「我想委托的是教她飞行方法的事」


   「教人族?没有翅膀却想要飞吗?」


   凯洛斯瞪大双眼表示惊讶。


   「她是魔法师」


   「用魔法飞行吗?像飞翔木马那样?」


   「不是不是,是要跟你们一样乘风飞行」


   「嘿——,那样的话应该能教」


   凯洛斯以银币一枚作为报酬,接受了洁娜的指导。


   他们把地方换到迷宫都市「茑之馆」附近的自然公园。


   「要在这里练习吗?」


   「没错。就算摔下来,在草丛上也不会那么痛,从高处坠落下来的时候掉在树木上,树枝能作为缓冲材料,很难受重伤」


   洁娜提出疑问后,凯洛斯说出了选择这里的理由。


   接著,凯洛斯「别看我这样,关于坠落的事,我可是老手呢」这样自虐起来。


   「现在能飞到什么程度?还是说完全不会飞?」


   「之前飞过一次,但在空中失控,掉下来了……」


   「稍微飞来看看。马上降到地面就行」


   「我明白了。■■……■  飞行!」


   ‍‌‌‍‍‌‍‌‍‍‌‌‌‍‍‍‌‌


   洁娜发动了风魔法的「飞行」后,以她为中心卷起了强烈的风。


   肆意生长的草丛如波纹状晃动,被粉碎的草和虫子吹撒到周围。


   洁娜在地表卷起了一阵暴风之后,以突然消失的气势飞到空中。


   转眼之间就飞到了十多米的空中,然后平衡瓦解开始了急速下降。


   「呀啊」


   洁娜受到自身魔法的摆布而发出简短的尖叫声,这次跟之前被同事们和唯特帮助的时候不一样,领悟到已经失控的她立刻解除飞行魔法,开始咏唱「气墙」魔法。


   「……■  气墙」


   发动稍微晚了点,看起来没能足够减速直逼地面的洁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奇迹,毫发无伤地靠自己的脚站了起来。


   「太好了,你没事啊。我还以为不行了」


   凯洛斯没有注意到,在即将与地面接触前,洁娜受到了「物理防御付与」魔法,而且还在「理力之手」的帮助下减缓了一部分冲击。


   当然,做出那种事的,正是在他旁边守望著的亚金德。


   「真够惨的啊」


   「很抱歉,我没办法自由飞翔」


   面对严厉评价的凯洛斯,洁娜低下了头。


   「那么,该改正哪方面呢?」


   「挥动翅膀飞行,我是靠风压知道的,可你没有翅膀,到底哪里不好,有点难教……」


   被问到改善点的凯洛斯,这样说著陷入了思考。


   「既然如此,这样如何?」


   亚金德从怀里取出白色粉末洒出去后,粉末随著空气的流动漂浮,让那个流动变得可视化。


   「只要让洁娜桑背著装有这个粉末的背包,就能持续观察空气的流动了。虽然衣服会变得到处沾满粉末,不过这方面就当作是必要经费放弃挣扎吧」


   「非常感谢,亚金德桑」


   洁娜把带有绳子的背包背起来。拉一下绳子似乎就会出粉。


   「这……真亏你准备了这样的东西啊」


   「我是觉得可能会用到才带著的」


   面对目瞪口呆的凯洛斯,亚金德带著清澈的表情说道。


   洁娜是已经习惯与佐藤相处了吗,貌似没怎么吃惊。


   「那么我开始了。■■……■  飞行!」


   洁娜再次发动了飞行魔法。


   「单纯只是拍动翅膀可飞不了哦。翅膀往上挥动的时候尽量不要去抓空气」


   「不要去抓?」


   「就是像这样做」


   看到歪头表示不解的洁娜,凯洛斯用自己的翅膀尝试给她看。


   「是这样、吗——浮起来了!」


   「没错!干得好!」


   看到轻轻地从地面飘起来的洁娜,凯洛斯当成是自己的事一样高兴起来。


   「保持好左右的平衡,空气的密度和风不是固定的,要意识翅膀抓住风的量」


   「是!——呜哇哇」


   「别著急!失败也无所谓,好好记住自己做过的动作和实际的举动关联!」


   在凯洛斯的指导下,洁娜的飞行逐渐地变好。


   虽然期间也有坠落过好几次,但在亚金德隐藏的辅助下,并没有受什么重伤,特训才得以继续。


   「能飞了!这次能好好飞行了!」


   「好样的,就是那个样子。不要大意,著陆吧!要充分扼杀势头——这就对了!」


   洁娜慢悠悠地降下来著陆了。


   「干得好。好好记住现在的感觉。那样一来,今后怎么飞都没问题」


   「非常感谢!老师!」


   「老师?你说我?」


   「是的,托了您的福,我才变得能飞行了」


   「我……」


   凯洛斯一脸呆然地嘟囔道。


   「——比、比起那种事!在忘记刚才的感觉之前好好练习!」


   「是,老师!」


   洁娜咏唱了飞行魔法,轻飘飘地飞到空中。


   从地上仰望著这一幕的凯洛斯嘟囔了一句。


   「老师、吗」


   「是的,您是一位非常优秀老师」


   「真不像我啊。我是一直飞不起来的『落后鸟』凯洛斯」


   「不,您毫无疑问是位优秀的教师。正是因为难以飞起来的您,才能好好的教人」


   「是吗……这样啊」


   凯洛斯低下头,拳头在颤抖。


   并非是生气,而是对自己做了能够引以为荣的工作,而且还被认同的事感动了。


   「老师!亚金德桑!」


   洁娜在空中挥手。


   亚金德从细心品味充足感的凯洛斯身上移开视线,对著洁娜挥手回应。


   下次,他作为佐藤站在洁娜面前的时候,届时应该会和洁娜一起在空中散步吧。


   亚金德一边想著那一天的到来,一边守望著洁娜的飞行练习。


   EX完!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