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我是佐藤。繁忙的时期一些小课题多起来的话,会不小心把事情给忘记而焦急起来。如今有提醒功能会自动把接近期限的课题告诉我,因此过于繁忙导致忘记的事也变少了。”


   「抱歉,来晚了」


   我向抱过来的伙伴们道歉。


   确认的时候发现上级魔族一下子涌出来,让我焦急了一下。


   我慌忙之中降下了反射激光雨,被上级魔族卷入的树海有一部分变成了焦土。


   「你那边结束了吗?」


   「啊啊,勉强是搞定了」


   那些先跑去跟不死族对战的冒险者们,就是不肯撤退,让我浪费了不少时间。


   「陶洛斯的连锁暴走没有发生,所以没问题」


   「难不成被你全灭了?」


   「没有,为了不影响大家练级,我只是用『土壁』把门堵住,不让它们出来而已」


   为了不让它们轻易出来,不仅用了厚度二十米的「土壁」而且还用「泥土硬化」进行了补强。如果即便那样还会出来的话,把指导层的将军或者领主打倒就行了。在下一任指导层出现之前还能争取点时间,而且没有指导者的陶洛斯对伙伴们来说是个好猎物。


   「这边好像很辛苦呢」


   我一边听上级魔族战的事,一边用「魔力转让」给伙伴们重新填充魔力。最近亚里沙和米娅的魔力变多了,我甚至需要中途从魔力蓄电池中补充魔力。


   「对了!主人,能帮忙找一下芬里尔在哪里吗?毕竟是主人的作风,我觉得应该不会被卷进去」


   「没事的。我已经派遣了魔像过去」


   那是根据卡里恩神的理论制作的飞行轻量魔像,因此我给的任务并不是把神兽的巨大身躯运送回来,而是给他送去魔法药。


   「Master,要塞防御机能已经停止运作,如此告知了」


   ——呃,不会吧。


   「没受伤吧?」


   「YES·Master。需要解除铠甲触诊一下吗,如此提问了」


   「不、不行!」


   「不知廉耻」


   因为我慌忙之余隔著铠甲碰了娜娜的身体,导致铁壁组合两人给出了很大的反应。


   AR表示娜娜并没有受伤,看来是没事。


   「既然要塞防御没法运作,那应该很辛苦吧?」


   「NO·Master。我用不落城机能挽回了,如此告知了」


   那还好,不过要塞防御机能停止运作应该是组装了不落城机能的缘故吧。虽然把负荷拉到极限进行了好几次动作测试,但那不能当作藉口。必须要让安全回路更加充实才行。


   「主人,要塞都市前的战斗结束了?」


   「好像结束了。你看,媞雅桑过来这边了」


   被亚里沙那么一说确认了一下,给媞雅桑附加的标记正在往这边移动。


   我变身为勇者无名,等待她的到来。


   「主人,她现在是大魔女模式」


   这么说来,她确实装备著奢华的长袍和法杖,帽子也戴得很深避免他人看到脸。


   「打倒上级魔族的魔法,是出自你们吗?」


   「是喔,大魔女阿卡媞雅」


   难得她故意降低声线做出不一样的语调,所以我也配合她。


   「真正的勇者,感谢你的助力,为你们举办宴会吧」


   「谢谢啦。但是,我还有必须要去的地方呢。那个宴会就用来犒劳冒险者们吧」


   「这样啊。既然如此,我便不阻拦你。至少收下这个——」


   媞雅桑把护符递给了我。


   那是刻有复杂符文,散发黄金光辉的护符。


   「这是?」


   「那是促进魔力恢复的护符。使用大魔法的人会很重视」


   「可以吗?」


   「无妨。这对与源泉同在的我是无用之物」


   「那么,我就心怀感激地收下了」


   我接过护符,用「理力之手」把伙伴们漂浮起来,我自己也用天驱飞上空中。


   「那么,有缘再见」


   向媞雅桑挥了挥手,我们用归还转移离开了那个地方。


   ◆


   「佐藤桑!」


   替换完装备,带著顺便回收的小狗状态的芬回到要塞都市阿卡媞雅,然后萝萝和仓鼠孩子们齐聚一堂跑来迎接我们。


   「我们回来了,萝萝」


   「露露桑,还有大家,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


   伙伴们也跟萝萝和仓鼠孩子们打平安归来的招呼。


   「啊啦?这孩子是?」


   「保护下来的,如此告知了」


   萝萝窥探著娜娜抱著的小狼。


   「我们在森林里面发现它倒在那里。打算在它恢复精神之前带回来照顾」


   「这样的话,我来照顾吧」


   萝萝略带强硬地宣言。


   「那倒是没关系,你喜欢狼或者狗吗?」


   「不是的,虽然不是那样……但我在孩儿时代,也在森林帮助过差不多的小狼。那时候我还是小孩,中途托付给媞雅桑了」


   萝萝温柔地抚摸小狼的头。‍‌‌‍‍‌‍‌‍‍‌‌‌‍‍‍‌‌


   不知道是嫉妒还是单纯想被顾虑,仓鼠孩子们把鼻尖贴到萝萝的腿上。


   原来是这样啊。我想以前萝萝帮助过的小狼应该就是芬吧。从他的言行举止来看,一定是没错了。


   「变得相当可爱了呢——」


   不知何时出现的弟子模式的媞雅桑,窥探著小狼嘟囔道。


   「——媞雅桑!」


   「呀呵,萝萝。小不点们也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


   媞雅桑向萝萝搭话后,看向我们。


   「今天傍晚开始,会在中央塔前举办防卫祝贺会记得要来哦。你们应该能来吧?」


   看来我们的真实身份已经被她发现了。


   不过嘛,我们这边也掌握了她的真面目,更何况她也不会把我们的事到处去说。


   「那就让我们和萝萝她们一起参加吧」


   「是吗,太好了。我就在主宾席一带准备好桌椅」


   听到我的回答,媞雅桑这样说完点了点头。


   「喔呵呵呵呵!」


   恶役大小姐般的高声大笑突然响起。


   正是凯丽小姐和秘书的托玛丽特萝蕾两人。


   「看来你没事呢,萝萝」


   「凯丽酱!你是担心我,特意过来看我的吗?」


   「不、不是啦!我、我只是偶然——没错!偶然发现你在这里才过来看看的!」


   看到著急的凯丽小姐,亚里沙和米娅「傲娇进来了~」「老套」聊著这样的话。


   「虽然发生了一些麻烦,但胜负就是胜负!先收集那两种物品的人赢哦!」


   凯丽小姐为了遮羞,指著萝萝大喊道。


   「——胜负?」


   「是的,就是比谁更先集齐大魔女大人委托的物品」


   萝萝向歪头表示不解的媞雅桑进行说明。


   「那不是三个吗?」


   「寄生茸已经收集到了,所以就用剩余的两种素材进行比赛。『潜地百合根』已经入手了,剩余的『粉碎蛙的舌头』——」


   看了一下亚里沙,她满脸笑容打开道具箱取出了舌头。


   「当然也拿到了」


   「骗人!假的,这肯定是幻觉!」


   没办法,毕竟是昨天开始的比赛,遭到不死族袭击本该中止的活动却把这么难获取的道具凑齐了,确实会惊讶。


   「诶诶?是真的。真的连寄生茸也有吗?」


   「有的,在这里」


   我经由容纳包从存储中取出寄生茸。


   「呜哇,真的耶。谢谢!这样一来就能制作重要的道具了!」


   媞雅桑抱著三种素材表现得很欢喜。


   「那么,我就收下啦。报酬之后送到店里去」


   媞雅桑这么说完,以快要边走边跳的气势跟陪同的人一起走掉了。


   「这场胜负是我们『勇者屋』赢了呢!」


   「……啊呜啊呜啊呜」


   「大小姐,这次就承认自己输了,等下一次机会再复仇吧」


   托玛丽特萝蕾带著全身泛白已经燃尽的凯丽小姐回去了。


   「那么,我们也回去吧」


   我这么搭话后,跟萝萝她们一起返回勇者屋。


   「萝萝!没事吧?!」


   「唷,萝萝。没受伤吧」


   「看你这么精神真是太好了」


   勇者屋的门前,常客们都跑来确认萝萝的安全与否。还真是备受爱戴啊。


   「诺娜桑,还有大家!都没有受伤吧?」


   「我们天天都有受伤的啦,多亏勇者屋的药才捡回了一条命啊」


   「我也是。如果没有那个药的话,我可能跟其他家伙一样已经躺在病床上不能动了」


   「能帮上大家的忙,真是太好了」


   为了来这里顺便补充消耗品的常客们打开门店,直到傍晚为止度过了忙碌的时间。


   不管怎么说也不能让刚经历了生死关头的伙伴们接客,因此我强制让她们去休养了。


   「那么,萝萝。祝贺会上见吧」


   「好的,诺娜桑。谢谢你的帮忙」


   看到萝萝忙到晕头转向的诺娜桑,中途开始帮店里干活。


   「关店之后,去做祝贺会的准备吧」


   「准备、吗?说的也是。必须要心怀感激地为守护都市的各位冒险者做些好吃的才行呢」


   虽然卷起袖子的萝萝很可爱,但有点不对。


   「不是说那个啦,是指化妆打扮」


   亚里沙从店里面探出头。


   「可、可是我,没有能打扮的衣服——」


   「没关系,萝萝桑。我的衣服借给你」


   「——露露桑」


   看起来有些开心的露露,推著萝萝的肩膀带到里面去了。


   ‍‌‌‍‍‌‍‌‍‍‌‌‌‍‍‍‌‌


   「幼生体也到打扮的时间了,如此告知了」


   娜娜把躺在地板上的仓鼠孩子们捡起来,兴冲冲地带走了。虽然有点担心,但米娅也跟著一起去了,应该没问题吧。


   「有好好休息吗?」


   「嗯,营养剂也喝了,还睡了一觉,已经没事啦」


   让亚里沙她们也开始做祝贺会的准备,我负责关店。


   「主人,不好的说!」


   波奇慌慌张张地从里面跑出来。


   「不好不好~」


   小玉也在一起。


   「怎么啦?」


   「蛋的人不好的说!」


   应该是指在波奇的腹部左右来回弹跳的「白龙蛋」吧。


   气势过足从蛋带蹦出来的蛋,被波奇仿佛在玩躲避球般的双手和胸膛接住。


   「突然就暴走起来的说。——没事的说。可怕的事已经没有的说」


   波奇的后半句话是对蛋说的。


   「有裂痕~?」


   「不好的说!这样下去会裂开的说」


   小玉和波奇陷入了恐慌。


   ——难道这是。


   「会不会是要孵化了?」


   「孵化~?」


   「孵化是什么的说?」


   「就是蛋裂开,小宝宝从里面出来的意思哦」


   听到我的话,波奇和小玉的尾巴和耳朵突然伸直吓了一跳。


   「小宝宝要出生的说?」


   「噢,古雷托(Great)~?」


   眼看著裂痕逐渐加深,蛋裂开的一部分可以看到嘴一样的鼻尖。


   「还差一点的说!加油的说!吸吸呼——,的说!」


   「加油~」


   小玉和波奇拼命打气。


   即便是「贯穿一切」的龙牙,这个角度的话没办法顺利用出来吧。


   ——LYURYU。


   「叫了!琉琉的叫了的说!」


   「可爱~」


   有一瞬间,蛋里面闪烁出红光。


   ——糟了。


   我带著波奇和小玉还有蛋,「归还转移」到要塞都市阿卡媞雅外面。


   转移结束的下一个瞬间,蛋从内侧发出红光,小小的孔里面喷出了火焰。


   「喵?」


   「好烫好烫,的说」


   我从快要烫伤的波奇手中抢过蛋,用「理力之手」将其飘到空中。


   即便受到龙之吐息,蛋也没有燃烧起来。


   小龙似乎放弃用吐息破蛋,决定用鼻尖戳破蛋壳。


   说不定,正常来说是父母龙帮忙破蛋的,于是我把手指扣到蛋壳上帮忙破蛋。


   ——好硬。


   单纯用力气好像不行,所以我用龙牙短剑来破。


   由于可能会像鸟一样把第一眼看到的对象当成是父母,因此我用透明斗篷消掉自己的身影。


   ——LYURYU。


   「蛋的人出来了的说!」


   那是一只雪白的白龙。


   「恭喜~?」


   「恭喜出生的说!」


   ——LYURYU。


   小龙挥动著小小的翅膀,朝著波奇的方向叫起来。


   看来,还不能在空中自由飞翔。


   「波奇,给这孩子取个名字吧」


   「好的说。这孩子的名字——」


   ——LYURYU。


   把脸蹭到波奇身上的小龙叫了起来。


   「——叫琉琉的说!」


   波奇命名的同时,小龙和波奇被白色的光芒包裹。


   说不定是某种魔术版的回路连接到一起了。


   ——LYURYURYUUU。


   小龙的鸣叫声和波奇她们的欢呼声响彻天空。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