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三門

  上三門的三位老當家,都是赫赫有名的老瓢把子,當時道上說一不二的人物。說他們是土夫子,可能有點屈就,因為當時他們家族的勢力已經類似於小軍閥。


  自秋收起義開始,三家中人大部分都投身了革命,其中有一個還是開國的功臣,只是這個就不方便多說了。


張大佛爺


  大佛爺叫張啟山,長沙第一大家。因為家裡有一尊不知道從哪裡運來的大佛,因此得了這個外號。


  張啟山的風水造詣十分高深,和南派盜墓的風格很不相似,是南遷的北人。江湖傳說,張啟山能看三代土,站在山上,一眼看去,這山三百年前是什麼樣子的,三百年後是什麼樣子的,都能瞭然於胸。所以,張家所發的大塚,別人都找不到,往往能得奇寶。


  張啟山手上的鐲子就是從粽子身上收過來的,叫做二響環,敲一下,這實心的玉鐲子能響兩下,珍貴得緊。環上有一個銘記,他認為這肯定是對鐲,肯定還有一隻配成對,於是不惜千金求鐲,想配成「三連響」,一時傳為美談。


  張大佛爺最傳奇的故事,是對日抗戰時帶著家眷從東北逃到長沙的經過。


  東三省陷落之前,張大佛爺還是一個毛頭小伙子,他的老爹已經預感到形勢不妙,早先把女眷先送到長沙的岳父岳母家裡,自己打點營盤細軟,準備和兒子和幾個夥計等船,順長江下去。


  想不到還沒等到船,日本人先打來了,一行人被困在遼省之間的鄉村裡。為了衝出包圍圈,他們偷過邊界,結果張大佛爺他老爹被機關槍掃死,他自己和幾個夥計進了集中營。


  當時,進這種地方就意味著要被帶到黑龍江挖煤礦去了,那是永無出頭之日,必死無疑。但是日本人的看管很嚴,逃跑的人大半會被抓回來直接用刺刀捅死,很少有人能成功。


  張大佛爺潛伏在那裡,仔細觀察,發現那些人逃不掉的主要原因,在於日本人的狗太厲害。集中營在山中,山上、山下都有崗哨,看似很好逃跑和躲藏,但是山上多灌木,一路過來會留下很重的氣味,只要狼狗一放,怎麼躲都會被找到。


  他還發現,日本人只追兩天,如果兩天內追不到,就會放棄,因為這段時間足夠你跑進山裡,裡頭林木參天,地域太大,放狗也沒有用了。


  他於是琢磨著,要想成功逃出去,必須找到一個能躲兩天且讓狗找不到的地方。而要狗找不到,必須滿足一個條件,就是有積水。水是一種阻斷媒介,可以隔絕氣味。


  該去哪兒找可以躲藏一個人的積水處呢?太淺的積水無法完全遮蓋氣味,太深的積水山上又沒有。眼看集中營的人一車接著一車被運走,他心急如焚,偏偏毫無辦法。


  有一天,他在運材的時候,發現集中營西邊的山坡上,有一座古墓。


  這座古墓形如鬼爪,而且造在山陰,形式極差,墓主生前肯定得罪了不少人。看墓周圍的地勢,保存得卻挺完好。


  張大佛爺一轉念,計上心頭。若能摸到那個古墓邊上,將墓頂打穿,裡頭遇雨必會積水。日後只要逃到古墓裡,潛伏在積水中,那些狼狗就找不到了。


  但是,古墓位在集中營外的山坡上,自己一爬出去很可能就會被發現打死,如何才能平安到達,需要設計。


  他苦思冥想,並和手下幾個夥計商議。砸穿墓頂需要兩個時辰,時間太長了,而且手上沒有工具,所以這個事情不太能偷偷地幹,必須想一個辦法讓日本人帶他們出去,在日本人的眼皮底子下把事情幹成。


  後來他們想一個冒險的法子,趁日本人不注意,毒死一隻狼狗,把死狗支解了,從鐵絲網上朝那個方向拋出去,把屍塊全部甩在古墓附近。


  若干天後,日本人發現少了隻狗,開始奇怪。這時候狗屍已經長滿了蛆蟲和蜈蚣。日本士兵當然不肯親自處理,就讓張大佛爺拿鐵鏟來就地埋了,自己遠遠拿槍看著。


  張大佛爺出去,挑了在古墓邊上的區域,小心翼翼地往下挖掘,挖出一個深坑。山裡地下全是樹根,他不時故意發出鏟子砍樹根的聲音。到了坑底,估算著日本人只能看到他的上半身,立刻對著一邊的墓牆用力敲擊,敲了十幾下,終於敲裂了。


  日本人忽然警覺起來,靠過來看。他反應很快,立即剷起一塊泥把裂縫蓋上,然後上來把狗屍鏟下去。之後,他再把裂縫撬大一些,把狗屍迭起來,靠在口子上,拍泥進去把縫堵好,把坑填了。


  上天感應,三天後就下了一場暴雨,一連下了一天一夜。張大佛爺感覺時機成熟了,就告訴夥計做好逃跑的準備。雨天是最好的時機,身上的味道會被雨水沖掉。


  九月的某一天,一場大雨之後,七個人消失了。日本人帶著狼狗一路搜索到山外,竟然連一點痕跡都沒有發現。


  自此,那七個人再也沒有在東北出現。不久後,在遙遠的長沙,民間忽然掀起一股抗日風潮,一個偉人從中脫穎而出,改變了近代中國的歷史。


  這是否也和張大佛爺有關係?不得而知。


二月紅


  排名第二的爺,叫二月紅,是個唱戲的旦角,在長沙花鼓戲裡班子裡還算個名角。


  二月紅的盤口是舊社會典型的盜墓盤口,表面是個班主,帶著戲班到處走南闖北,其實白天唱戲,晚上就幹盜墓的勾當,傢伙都放在衣箱裡,戲班裡個個都有武功底子。下了斗也是奇景,我爺爺說他見識過一回,那幫人倒一個小鬥,根本就不碰墓底,用一根竹竿游著墓壁走,動作行雲流水,那功夫也不知道是怎麼練出來的。


  二月紅不止唱腔優美,身懷絕技,而且據說是一個美男子,所以風流韻事不斷,和很多名媛都有曖昧的關係,喜歡泡在妓院裡。


  他最出名的事情,反而和盜墓沒有關係,是他年輕時候給一個「女兒」贖身的故事。


  當時賣妓女,從揚州一帶的規矩,都是人販子背著閨女,從鬧市走一圈,這就是昭告天下,這丫頭要被賣進去了。如果有誰要打抱不平的,就在這一圈裡站出來,要截就拿銀子出來,我們也不推人進火坑。一旦進了妓院,對不起,那就不是你說了算的了。


  此外,這也是告訴那些達官貴人,今天晚上又有黃花大閨女可以開苞了,準備好洋元來打那個金枝吧!


  當時二月紅還不是班主,這種戲班都是世襲的,他的老爹還在,他只是少班主。


  一日,他在快活樓上喝早茶,看到一個十幾歲的丫頭被背著遊街。他知道事態炎涼,這種事情也見怪不怪,那個年代,窮苦人家的丫頭被賣進妓院,老實說也未必是件壞事,再怎麼說至少可以吃到飽飯,遇到個好的恩客,說不定還能做個幾房的姨太太,有翻身的機會。流落在外面,被人糟蹋是常有的事情。


  但是一看那個丫頭,二月紅卻是一愣,竟然認識,是經常去的一家麵攤家的女兒,小他五歲,從小就是像哥哥一樣看著她長起來的,非常乖巧。怎麼一下子就淪落到這個地步呢?


  看著小姑娘在人販子背上哭得梨花帶雨,二月紅不禁唏噓。


  那姑娘生得十分的水靈,四周圍觀的人很多,很快,這些人可能都會成為他的一夜恩客。她一邊哭就一邊往人群裡看,試圖從各種各樣的嘴臉中尋找一絲同情和憐憫。


  就在那一剎那,她看到了茶樓上的二月紅,一下認了出來,好像看到了唯一的希望,用盡氣力喊了一聲:「哥!」


  那充滿絕望和乞求的目光,讓二月紅震了一下,立刻回想起當年跟在他屁股後面的、牽著小手的小妹妹。


  自己是否可以就這麼袖手旁觀,把一部分記憶葬送掉?


  當時的人,大多都練就了一副鐵石心腸,這麼做並無不可,但人終歸是有感情的動物,如二月紅這樣的多情之人,往往會因為一個眼神而做出很多事情。


  他當下就知道,自己非救她不可。


  不過,他的父親不可能同意,他身上不可能有錢給她去贖身。


  二月紅當時也是少年氣盛,當下帽子一摘,和同伴施展絕技,從茶樓上如壁虎般游牆而下,攔在了那個人販子之前。


  那人販子吃了驚,已經很久沒有碰到攔街的人了。他自然不希望碰上這樣的事,因為收攔街的錢,為了顯一個義字,要比收妓院的錢低兩成,不由暗罵晦氣。這大清早的,哪來的喪門星擋財路?但是一看這幾位爺的身手,那爬下來的聲勢,他知道,這些人不能惹,於是只得陪笑應酬。


  二月紅同樣知道,這也是外八行中的一行,和他們自家肯定也有淵源。外八行之間彼此不能起衝突,否則恐怕會和整個老九門的人鬧僵,因此也不敢直接把這人販子做了了事。


  兩邊說著掐起價來,那人販子就給了個天價,意思是你滾吧!這女的你救不了。


  二月紅沒有別的選擇,他不能向老爹拿錢,也不能硬截人,要救這個丫頭,只有出這個價錢。但是,他又肯定拿不出來。


  那人販子道:「這丫頭是平二老鴇點的貨色,這位爺如果拿不出這個錢來,那麼還請讓開。要真對這丫頭好,今天晚上不妨去點那個燈,頭一夜你柔點兒,就是她的福氣了。」


  二月紅已經無名火起,就對他道:「錢我有!我也要勸你一句,這財為不義之財,這麼大樁的富貴,你要想想自己擔當不擔當得起。你要覺得擔得起,那我給你取來,不過還是那一句,小心富貴燒身。」


  人販子不信有人肯拿這麼多錢來買一個小丫頭,當即應了。他會在鬧市再遊一圈,二月紅則必須在這段時間內準備好錢財。


  二月紅留下夥計守著那人販子,自己急趕回家中,穿戴上渾身的裝備,跨上快馬奔向西郊。不多時,快馬奔回,已多出一身黃土和三支金釵。


  這個丫頭後來成了二月紅的夫人,育有三個兒子,在三十二歲那年病逝。短短十幾年的幸福時光,她一直在丈夫的懷抱呵護中,再沒有受到一點苦。


  那之後,二月紅才變得浪蕩不羈。


  作為一個女人,在當時的社會,我覺得她已經可以稱得上幸福了。也正是因為這樣,其他女人都對二月紅趨之若鶩,但始終沒有一人能再撩動死去的情感,活在他心中的,永遠是那個麵攤的小丫頭。這種感情生在哪裡?旁人無從知曉,也許是在那一聲「哥」中,也許是在飛奔進出城的快馬上。


  遇上這樣一個男人,是那丫頭的大幸,又是其他女人的大不幸。


  二月紅終身未續娶,活到一百零二歲,死後與妻子合葬。他的棺材比妻子的高出一截,為的是讓在地下等待了多年的丫頭,能夠再次靠在他的肩膀上,聽他婉婉而唱的戲腔。


半截李


  半截李,李三爺,在上三門裡最有門道。


  他是個殘疾人,兩隻小腿年輕時候給同夥打斷在斗裡,困了一個星期,靠喝棺材水才活下來。之後腳就廢了,只好在身下面墊一塊蒲墊,手拿兩塊磚頭撐著行動。


  可能是這種經歷造成不小的刺激,所以他是九門裡比較心狠手辣的一個,疑心病極重,對人極度不信任。甚至有市井傳言,他晚上都睡在古墓裡,和粽子為伴,說活人比死可怕得多。


  雖然如此,半截李的盜墓功夫卻是一絕。他的雙手力氣極大,而且非常靈活,身材矮小,徒手爬樹比正常人還快,可以入很多人進不去的地方,拿到很難拿到的東西。


  但是,很奇怪,和二月紅一樣,他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同樣不是斗裡的事情,而是他和他嫂子的一段感情。


  他的大哥早死,父母雙亡,從十幾歲起就由嫂子照顧。在那個懵懂的年紀,嫂子既是嫂子,又是娘親。生活困苦,為了拉扯這個小叔和自己的孩子,他嫂子吃盡了苦頭。半截李那副敏感的心腸和極端的性格,可能也是由此產生的。


  有一次,他嫂子在別人家裡洗衣服,因為把一件旗袍給洗破,被打聾了一隻耳朵。之後沒多久,那家被整個兒燒光了。那是一件懸案,但是所有人都在傳,應該正是半截李幹的。


  叔嫂兩人同在一個屋簷下,隨著半截李的長大,閒言閒語開始多起來。確實,那種屋子,就拉一條簾子,總是能看到一些不該看到的東西,更何況他的嫂子年紀來說並沒有比他大多少。


  氣氛變得越來越怪,半截李看嫂子的眼神也逐漸發生了變化。他嫂子是經歷過男女之事的人,怎麼能不明白?多年守寡也讓她很恐懼自己身體的奇怪反應,便把半截李打發到其他地方去當學徒,但他無論如何總要回來。


  半截李當時很明白地知道,自己和嫂子之間出了什麼問題,但是他想得很天真。嫂子的生活是沒有希望的,自己必須自強,才能讓她不再受苦,之後他可以娶她進門,替大哥照顧她。這是他當時琢磨的最好結局。


  為此,他偷偷去跟了倒斗的學手藝,和很多當時的小鬼一樣,做著一夜暴富的黃粱夢。結果卻是被打斷雙腿,差點死在斗裡。


  聞訊,他嫂子傷心欲絕。一個介於丈夫和兒子之間的男人,如今落得了殘疾,痛苦是雙重的。本來以為即將熬出頭,日子卻跌入更深的黑暗,她更愧對了丈夫臨終的託付。


  但是,同時,激烈的感情波折也衝破了心理的防線,這是兩人都始料不及的。


  之後,她更加細心的照料半截李,給他擦身,幫他放尿,他們之間的肌膚之親越來越多,越來越頻繁,也越來越無法控制。後來,連半截李自己都能發現,他大嫂的眼神變了。


  終於,某一年的大年夜,成了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屋外大雪紛飛,屋內充斤著喘息的聲音。積壓多年的激情瞬間爆發,一切都瘋狂了。


  一年後,半截李回到曾經被困的古墓,拿回了自己偷偷藏起的明器。此時的他已今非昔比,被背叛的仇恨和對大嫂的愧疚使他變得極度心狠手辣,而且不給人留任何餘地。接下來,他找到當時的幾個同夥,把他們的腿打斷,一個一個拖到自己待過的古墓裡,活活餓死在裡面。


  神鬼怕惡人,半截李發達了,買了宅子,開了盤口,之後日漸安定下來。他收的夥計大部分都是殘疾人,其中一個啞巴,之後自成了一派。這裡略過不提。


  發達之後,半截李便想娶他嫂子進門,但是她不肯,認為自己已經髒了,當年答應亡夫照顧好小叔子,不能變成這種情況,希望他能另娶一個乾乾淨淨的姑娘。


  由於她十分堅持,這事情後來就不了了之,但半截李也堅決不肯另娶。為了徹底斷了他的念想,他嫂子便想找一個老實男人改嫁了,但是半截李當時乃是長沙出名的狠角,誰也不敢去攀這個富貴。


  傳言,他嫂子最後還是給他生了一個兒子。


  我很想寫一個悲情故事,例如寫他嫂子被人逼死,或者難產死掉,但世上往往不會有那樣決絕的現實。人世間已有太多不幸,不管半截李多麼凶狠,我還是希望他能長命百歲。以極度的惡來維持一點點善的幸福,雖然令人唏噓,仍不失為大丈夫。


  女人會希望這段畸戀能成正果,男人會希望多知道一點那年大年夜裡的細節,不過這件事情也就這樣了。另外唯一能確定的是,我爺爺見過半截李的大嫂,那是她四十歲生日的時候,是一個十分漂亮的女人,眼中的神采讓他記憶猶新。如果自己有這麼一個大嫂,肯定也不會願意讓別的男人娶走。


  我聽了就問他,奶奶知道你的想法嗎?結果得了一百塊零用錢。


  好了,這就是八卦。不過這總算也告訴我們一個道理:男人若要保護自己所愛,請你足夠強大,不要讓女人為自己犧牲,或者,至少要讓她們的犧牲有回報。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