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掉了頭顱

  接下去的過程我不忍贅述。只知道,從霍老太傷口處流出的血都是黑色的。我們弄了幾個背包,把該帶走的東西全部裝進了其中的一個包裡。在小哥的背包裡,我們發現了兩個奇怪的圓環,一看就知道是剛才在棺材裡看到的那兩個印子的始作俑者。這東西在小哥的背包裡,想必非常重要,所以我們全給塞進了包裡。


  悶油瓶依舊沒有醒。我把他背起來,死死地綁在了身上。小哥的體重其實適中,他身體的肌肉含量特別大,所以雖然他的身材看上去很消瘦勻稱,但是他實際的體重比我上次扶他,感覺上要重得多。


  胖子背著其他所有的東西和霍老太的頭顱。我們計劃是原路返回。在臨走之前,我們把還有一口氣的人全部送回到了密室之中。雖然知道他們肯定不可能等到我們下一次進來了,但是我們還是留下了一些水和食物。如果他們和那個鬼影一樣,最後能倖存下來,那我們留下的就是一線希望。


  說真的,做這種選擇很難,我心中也很難受。但是我告訴自己──我只是一個普通人,我只能做到這麼多了。


  還是從燒出來的那個洞口下去,來到了之前走過的那一層。


  我問胖子,還要不要繼續往上走。胖子說:「狗日的,我們的目的就是進來救小哥,現在小哥救到了,還不快溜?上面就算有無數個俄羅斯大妹子跳著鋼管舞,我也絕對不上去了!」


  張家古樓上面還有很多層,每一層應該還有各種各樣的奇怪情況。但是此時我也少有地恐懼感壓下了我所有的好奇心。


  我們一路小心翼翼地往回走,很快我們就到達了底樓。


  我已經滿頭大汗了,雙腳都在不自覺地抖動。平時這種粗活兒都是胖子來,現在我感覺自己簡直快要猝死了,沒想到背一個人竟然能這麼累。


  胖子背著其他東西也是累得夠嗆。他停下點煙,道:「先等等,咱們不能從原路回去,那東西肯定在那裡等著我們呢。就算不等著我們,那流沙層也他媽太難走了。那麼多奇怪的蟲子,我們下去肯定會倒楣的。咱們得找到小哥進來的路線!」


  之前那個銅門是封閉著的,小哥他們一定不是從我們來時的路進來的。


  我心說怎麼找啊,這傢伙現在深度昏迷著呢!


  胖子突然說道:「看地上!」


  我低頭一看,發現地上全是凌亂的腳印。我用迷惑的眼神投向他。他道:「你和我在一起,我覺得你慢慢就變笨了,你看門口到這裡。」


  我按胖子說的看去,就意識到他在說什麼了。門口進來,只有兩道清晰的腳印,一看就知道是我和他的。


  「小哥他們好像不是從門口進來的。」胖子道,「你看,這裡的腳印非常凌亂,現在我們可以根據小哥鞋底的花紋,找出他們是從哪兒進來的。」


  我低頭看我們腳下無數的腳印,就明白胖子的方法是可行的。


  我們一路按照他的方法倒退著尋找,很快就來到了幾根柱子的中間。我們發現,悶油瓶的腳印,竟然是來自於一根柱子。


  「難道是從柱子裡走出來的柱男?」我摸著下巴表示疑惑。胖子一下把臉貼了上去,仔細看這柱子的細節。


  這根柱子上,雕滿了貔貅樣式的花紋,這在古墓裡真的相當少見。我很確定這花紋是貔貅──但是在這些貔貅身上,我發現有一些麒麟的鱗片。我覺得這可能是一種新式的混合神獸,要麼就是樣式雷弄錯了,不過雕刻得這麼認真,感覺上錯誤的可能性不大。


  胖子摸著那些貔貅的屁股,忽然就放手,轉身到了另外一根柱子上去摸。來回摸了好幾十遍,就對我道:「溫度不一樣!這兩根柱子的材料不一樣,這一根柱子好像包著什麼金屬,但是特意做上了和另外一根完全一樣的漆工。」


  「這麼說,這裡面有機關?」我道。


  「那還用說,小哥的腳印是從這裡出來的,這裡肯定有機關。這個地方可能才是進出這個古樓的正規秘密通道。」胖子道,「你且讓我好好地按動一些。其中有一個,肯定有蹊蹺。」說著胖子就要脫外衣上去好好研究。


  我急忙去阻止:「這裡的粉塵只要一沾到汗,你渾身上下就會瘙癢無比,那滋味比死還難受。並且你一撓,一塊皮就跟著下來了,而且你亂摸這些貔貅的屁股,保不準會觸動什麼機關。」胖子聽我這麼一說,只能裹著衣服。不過他對於機關倒是不在乎,躡手躡腳地上去,說道:「一路過來都沒有什麼特別致命的機關,我覺得不用擔心這個,小心點就是了,胖爺我怎麼說也是經驗十分豐富的。」


  說著胖子把貔貅上的細節一個一個地研究了一遍,仔細得簡直有些猥瑣了,但是怎麼研究都覺得這些貔貅都是死的,無法按動。


  就在我們納悶的時候,我背上的悶油瓶忽然動了動。我看到他的手伸了出來。


  我回頭看他。他極度虛弱,還是閉著眼睛,也不知道有沒有完全清醒過來。


  胖子也回頭看他,輕聲問道:「小哥,你想幹嗎?」


  「我來。」背上的悶油瓶輕聲說道。


  我一下明白了他的意思,就往前走了幾步。他奇長的手指貼上了冰冷的柱子,然後用手指在所有的花紋上輕輕地滑動。


  我背著他,安靜地繞著柱子走了一圈又一圈,任何聲音都不敢發出來。在我們繞到第二十圈的時候,就聽悶油瓶說道:「第一行第十三個,第二行第六個和第三行第七個。對每個都輕輕地各敲一下。記住順序。」


  說完他的手立即垂了下去。


  胖子立即照辦。弄完之後,忽然就看到這幾根柱子開始緩慢地轉動。轉著轉著,在中間一根柱子上就有一道大概只能讓一人側身通過的縫隙出現了。縫隙裡面就是一條通道,一路往下,直通地底。


  在這根柱子的內壁上,有攀爬的腳釘。


  「家有一哥,如有一寶啊!」胖子說道。


  我們兩個放下手裡的裝備,我把小哥先過到胖子身上,側身小心翼翼地下去,再接住小哥。下到底部,用打火機一照,不由得驚訝了──我們竟然看到了一個由石頭壘成的房間,而且看四周的情況,這應該是一個地宮。


  「這裡也是張家古樓的一部分嗎?」胖子問道。我點頭──按照之前的慣例,這個古樓的地宮之中,應該是張家老祖先的墓。恐怕,這個地方葬的人,都是年代相當相當久遠的老前輩了。


  「怎麼辦?」


  「小哥就是從這裡出來的,顯然進出口就在這裡!小哥,你倒是好人做到底,再GPS一下。」胖子對悶油瓶道。


  悶油瓶在我的背上毫無反應,看來他又昏睡過去了。胖子看了看只能搖頭,對我道:「沒電了。」


  「走吧,我們小心一點。既然出路在這裡,我們總能找得到。」我道,「遇山開路,遇水搭橋,我們走一步是一步。我把小哥放下,咱們先四處看看。」


  這裡沒有粉塵,是可以好好休息的。我看胖子也喘得相當厲害,就讓他也把所有的東西先放下。


  我真的是從來沒有這樣疲倦過。小哥從我肩膀上下來,我立馬感到頭暈目眩。我揉了揉肩膀,就跟著胖子四處去查看了。


  我們看後發現,前方唯一的出路是一道石門。石門緊閉著,但是能從門底下看到在近段時間被打開過的痕跡。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