艱難的抉擇

  我們把所有還活著的人全都抬出了這間屋子。出去之後就是一條很長的走廊,結構竟然和下面一樣,全都是一間一間的屋子。我們也懶得去看裡面到底是什麼情況。在走廊上把所有人都一字排開,然後開始一個一個地搶救。


  這種強鹼霧氣的毒性作用於人的呼吸道,一定是呼吸道潰爛導致了呼吸困難。可能是因為我們的搬動,搬出去的幾個人幾乎剛被放下,其中最衰弱的立馬就斷氣了。


  那種感覺很不好受,好像是我們謀殺了他們一樣。一路想盡了所有辦法,終於輪到悶油瓶了。


  從悶油瓶被發現的狀況來看,他用身上所有的東西把自己緊緊地包裹了起來。他身上的紋身已經能看到了,說明他的體溫現在已經相當高了。


  胖子道:「小哥這情況,難不成是把自己的呼吸調整到了最微弱的狀態?」


  「這難道是傳說中的龜息法?」我道。


  「你在說這種詞語的時候,能別用那種港台武俠電影裡的口氣嗎?」胖子道,「狗日的龜息,老子還吸鬼呢。他就是先把自己的身體弄得非常虛弱,進入到一種深度昏迷的狀態。心臟的跳動也比較微弱,這樣血壓就非常低。用衣服裹緊自己,盡量減小自己的皮膚與空氣接觸的面積,這樣能減輕中毒的程度。所有人中,只有他中毒的程度最低,應該就是這個原因。」


  「他怎麼把自己的身體弄虛弱啊?」我道,「和自己說,我很弱我很弱嗎?你不覺得聽了都想抽自己嗎?你能把自己也搞成這樣嗎?」


  「這你就不懂了。」胖子指了指小哥的手,把悶油瓶的手翻過來給我看。我看到悶油瓶的兩個手腕上都有傷口。「要虛弱,放血就可以了,小哥對於怎麼放血,肯定比我們精通得多啊。」


  地上的那些紅色的印記,看來除了其他人的屎尿之外,還有小哥的血。


  「我們現在該怎麼辦?」我看著這些人有些害怕起來──如果再來一次,我們很可能也會變成這個樣子,「我們兩個人,這裡這麼多人,我們帶不出去啊。」


  胖子撓了撓頭,就道:「我說了你別生氣啊。我覺得,咱們把小哥一人帶出去就很好了。繼續留在這裡,誰也沒戲,我們也得倒楣。」


  「你剛才不是說要什麼雨露均沾嗎?」我道。


  「救人歸救人,但是當你發現已經救不了,你也就不要強求了。胖爺我是一個特別功利的人,以胖爺的身體,再扛一個人出去肯定是不行了。我和他們也不熟悉,他們可都是在這一行中比我混得好的,大家都應該有覺悟。你背上小哥,然後我搭一把手,我們趕快走是真的。」


  我想了想,看了看地上那幾個沒有知覺的人,心道,如果是我躺在這裡,會希望在自己昏迷的時候,別人進行這樣的對話嗎?


  「那我們出去之後還進來嗎?再進來一趟,把這些人還有霍老太的屍體也帶出去?」


  「我靠,你他娘的還嫌不過癮?」胖子說道,「這鬼地方真他媽邪門兒!胖爺我從來沒怕過斗,但是這古樓,我進來就覺得渾身不自在。天真,我和你說,這些人等你再進來的時候早都掛了。你來了也是白來,千萬別在這個節骨眼上糾結這些。」


  我知道胖子是在騙人。胖子的思路其實很簡單──我先盡力救,這是第一原則,但是救不起來,我也不強求,也不會背負任何道德約束。胖子是活得相當明白的人,很多時候他這種傻逼呵呵的活法還真是讓我佩服。


  我們沒有再討論這個問題。我走回去,看著霍老太的屍體,就想著回去該如何對小花說。


  當然,其實霍老太真的已經活得相當夠本了──這輩子精彩絕倫,牽扯的幾個男人也都是一方梟雄,是平常女子見識都見識不到的。只是霍老太死了,小花回去該如何交代?霍家現在一團混亂,生要見人,死要見屍。霍老太的屍體雖然形如枯槁,但是要帶出去也是相當困難的。


  我可能不能把霍老太的屍體全都帶出去。但是,我帶哪個部分出去,才能達到死要見屍的目的呢?


  答案非常明顯。但是我實在想不出來,我該怎麼去把霍老太的頭割下來。


  我在想要是霍家的人看到霍老太的腦袋,該是什麼表情。這「死要見屍」,真見了屍體,該不會直接發飆吧?


  不過盜墓賊家族對於很多事情的看法和尋常人家是不同的,小花肯定也需要這件東西。即使它不會被陳列出來給霍家所有的人看,應該也會陳列在霍家一些能做主的長輩面前,然後告訴他們事情的經過。


  但是我怎麼想都覺得這行為實在不是我自己可以承受的。我在霍老太的屍體面前磕了好幾個頭,然後對她道:「婆婆,您知道我想幹嗎吧?您也很疼小花。我真的是迫不得已。您要是沒意見,您就別動。」


  說完之後,我看了看屍體,發現屍體確實沒動,就道:「謝謝婆婆,我偷偷告訴您,我爺爺最喜歡的還是您。您要是也喜歡他就託夢給我,我把您埋我爺爺邊上去,不讓我奶奶知道。」


  「你個賣奶奶求生的慫貨。」胖子在邊上罵道,「你爺爺在下面說不定已經三妻四妾了,你把老太婆弄下去,又是腥風血雨。」


  「管不了那麼多了。」我道,「人在江湖漂,怎能不挨刀。」說完我就覺得自己他媽的簡直渾蛋到極限了。我抽出屍體身上的刀,在霍老太的脖子上比畫了一下,閉上眼睛,咬牙,然後轉頭對胖子說:「胖子,我有一活兒,你要幫我辦了,我給你六十萬!」


  胖子在那邊把所有的東西全部整理出來,轉頭問我:「幹嗎呢,咱倆你還這麼客氣?說,什麼活兒,簡單活兒我給你打折。」


  我道:「你幫我把婆婆的頭給切下來。」


  胖子看著我,就呆住了:「你瘋了!那秀秀不殺了你?」


  我把我的想法和胖子一說。胖子想了想,道:「這事情我真沒幹過。雖然我是盜墓的,但是褻瀆屍體,還是熟悉的人的屍體,我還真沒幹過。我真幹不出來。」


  我嘆了口氣,就問胖子道:「那怎麼辦?你給我想個轍兒。」


  胖子想了想,就道:「八十萬,八十萬我就幹。」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