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樓第二層

  我們兩人在張家古樓的第二層中前行,穿過那些放置著鐵人俑的架子,遇到倒塌的就小心翼翼地踩著爬過去,走了很久才來到這一層樓的中心位置。這裡有一個很大的空間沒有放置任何東西。從這裡往四周看去,就能看到,所有放置鐵人俑的架子都是以這個點為中心,呈放射狀排列的,呈現出一套完整的伏羲六十四卦。


  然而,除了這些鐵人俑,這一層裡什麼都沒有。鐵人俑也全都是用生鐵澆灌而成,就跟之前我們在湖底那遺跡底下看到的一樣,應該都是被用鐵封死的密洛陀殘骸。


  「這是個倉庫。」胖子道,「他們在這裡搞工程的時候,弄死的密洛陀可能全部放在這裡。」


  「這麼多?這兒有一個營了吧。」


  「不算多,那畸形哥們兒不是說這些東西會跟隨人體移動嗎?肯定是在施工的時候,這些東西不停地聚集過來形成的。」


  胖子說:「鐵俑那麼多,運不出去,所以乾脆就全部堆在了這裡。張家的墓葬樓層可能還在上面,我們繼續尋找,看看能不能找到往上的通道。」


  這一層和底層一樣,也有四根巨大的柱子。從外面看,張家古樓有十一層那麼高,除了被埋入地下流沙之中的那一層外,我們上面應該還有八層。這幢古樓全都是用這座山上的石頭和木材建成的,這裡的石材中混合著大量的「密洛陀石」,十分罕見。


  地上有大量凌亂的腳印,顯然悶油瓶他們也在這裡大肆搜索過。腳印實在太雜亂了,無法為我們提供任何參考。


  胖子仰起頭來摸著下巴琢磨腳印,想了半天,邊琢磨邊自言自語:「地上的腳印太多了,不好判斷,但是上面肯定有痕跡。」


  我循聲抬頭看去,就看他在用手電掃向一根根橫樑。


  橫樑上密密麻麻地畫著奇特的張家文字,這些文字似乎體系各不相同,每一行都來自不同的地方,唯一的共同點就是──我們都無法解讀,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在其中一行,我竟然看到了一段天書文字。


  胖子停下來對我道:「看來我的推測沒錯,張家人作為最原始的盜墓世家,可能是世界上唯一瞭解中國歷史真相的人。他們將他們從倒斗中帶出來的一切秘密,全部封在這座張家古樓裡。」


  我道:「這些文字到底是什麼意思?你覺得修建這裡的人懂嗎?」


  胖子道:「雞蛋好吃不一定得認識母雞啊。我估計是張家人提供了圖案,再由樣式雷設計到圖樣中去的。這些不同的奇怪文字,應該都來自於那些已經斷裂的中國文明碎片。如果我猜測的沒錯,在這裡,越是離頂樓近的,越是接近於現代。中國文明的一些秘密,應該是被埋在張家樓樓底那巨大的最底層中,已經完全被流沙所掩埋了。」


  「那我們往上走,豈不是在遠離最大的秘密?」我道。


  胖子道:「咱哥倆的主要任務不是救人嗎?你想我連摸冥器都放棄了,你也別瞎琢磨了,這裡他娘的都是天書。但是我看到其中有銘文,應該是春秋前期,再往上一層,估計就能看到大量篆體字了。」


  於是我們繼續尋找,終於在樓的西邊找到了可以攀爬的機關,胖子搶先上去。


  上去之後,卻出乎意料。這一層之中,再也沒有鐵人俑,取而代之的是一隻巨大的烏龜。烏龜的脖子和四肢都非常長,人面龜身,前肢的末端是人的手,後肢是烏龜的腳,臉是一張女性的臉,陰毒凶狠,似笑非笑,好像是西藏某些可怕的唐卡人像。在烏龜的背上有一個凹陷,裡面有一個黑球,上面雕滿了人臉,似乎可以取下來。


  胖子看到石像就嘖嘖稱奇:「這東西的來歷你知道不?這是氏人國人像,神農氏的後裔。《太平御覽》引《風俗通》說,當時的原始人過群居生活,一夫多妻,生育混亂。女媧為了讓生育清晰,就讓每一個群居山洞製作泥人偶,統計數量。其中神農氏人國使用的泥人偶就是人面龜身,後來這種人面龜身像就成了氏人國的國徽。」


  「這國徽也真夠寒磣的,不過你這沒文化的人怎麼會去看《太平御覽》?」我奇怪道。


  「還不是因為封面的女媧胸部畫得很大,老子還以為是一本挺勁爆的書,沒想到那麼正經。」他道,「我還記得裡面的一段話──『一目國,為一隻眼,眼立面上端,盛姓,伏羲之孫;三首國,斯類,為三個頭,後為軒轅臣;氏人國,為人面龜身,神農氏後裔;句芒,為人面鳥身,伏羲之孫。』你還記得我們在雲頂見到的人面鳥嗎?」


  我蹲下來,仔細觀看這只烏龜的細節,我就發現,它確實和我們在雲頂發現的人面鳥雕像類似。我道:「句芒是木神和春神,伏羲、軒轅都是神話時代的人,這玩意兒不知道是從哪兒挖出來被抬到這兒來的,肯定不是現在我們能倒出來的東西,一定是五代十國時期的盜墓賊,他們那個時候挖的墓裡才可能有這種東西。張家老資格就是老資格,這玩意兒拿出去都沒人認識。」


  胖子道:「春神是什麼神,管偉哥的嗎?」


  「是春天的神。我們四處看看,看這一層有什麼花樣,也許四周還能看到其他部落的東西。」


  正要探索,胖子忽然又咳嗽起來。這一次咳得更加厲害,聽著整個人的肺都抽了起來,人就要往地上倒去。我立即去扶住他,就看到他這一次咳出來的痰裡,全是血。


  我一看,心說不好,這出血量肯定不是小事情了,難道它剛才抖包那一剎那,吸進去那麼多粉塵?原來以為咳出來就沒事了,現在看來,他的情況竟然有些惡化了。他咳嗽完,整張臉都慘白了,我立即給他水壺,讓他漱口。「沒事吧?不行千萬別勉強。」


  他看著自己咳出來的血,就罵了一句,對我道:「咱們動作要快點,再待在這裡,你遲早也這樣。」


  我攙扶著他,休息了片刻,他才推開我。接著,我們便朝四周的地面看去。


  這裡相對比較空曠,地面上有一串無比清晰的腳印,一路往前深入黑暗之中。


  在黑暗中行進的時候,我想過可能立即就會看到的各種東西,但是沒有想到,走了一圈我才發現,這第三層的古樓裡什麼都沒有。腳印一路繞著古樓的四面延伸,腳印的主人一定也和我們一樣,認為往上的口子一定是在古樓邊緣和柱子附近。


  「這兒是不是沒裝修完啊?」胖子小咳了幾聲道,「我以前倒過一斗,也是這樣,所有的墓室、壁畫、浮雕都相當完整,但是裡面什麼都沒有。我以為是被盜了,但是所有的墓門都完好無缺。」


  我有些懷疑,看著地上的腳印,我就發現這些腳印呈現一種很奇怪的「步履生花」的跡象。走一段,腳印的主人都會停下來,在一個很小的地方轉圈子。


  「你覺得這是一種什麼跡象?」我問胖子。


  胖子捂胸口就道:「這是國標舞啊,看樣子小哥到了這一層心情很好,和誰跳華爾茲啊。」說著就做了一個華爾茲的動作。


  我心說你他媽肺都爛了,還有心思扯皮。我再低頭看這些腳印,就意識到,這是一種徘徊狀態。他們可能在這裡發現了什麼奇怪的東西,停留下來仔細看了。


  但是四周什麼都沒有,空空蕩蕩的,看什麼呢?在這兒沒有什麼東西值得停留,除非,他們是在這兒遇到了什麼突發狀況。


  「小心啊。」我看著他們腳印的軌跡走幾步就有這麼一個狀況,「按照我以往的經驗,很快就有事情發生了。」


  「我現在都已經是半個肺癆了,你能別給我找事嗎?」


  我道:「提前預警總不是壞事。」


  剛說完,我們兩個就同時聽到,在空曠的大廳中,傳來了一連串輕微的腳步聲。


  胖子看了看我,我也看了看他。我問道:「是小哥?」


  胖子搖頭,用手電掃射四周,我什麼都看不到。胖子對我道:「你仔細聽聽。」


  我們兩個靜下來,背靠背轉圈,監視四周,同時努力追蹤那腳步聲,立即我就知道胖子為什麼搖頭了。


  腳步聲是來自於天花板上。我們把手電光往上打去,頓時就發現這一層樓的蹊蹺之處了。


  這一層樓的天花板特別高,有特別多的橫樑,在我們頭頂上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棋盤一樣的結構。在這些棋盤的格子裡,在橫樑的陰影中,我就看到掛著無數的東西。


  「牛逼了。」胖子看得眼睛都直了。在整個天花板的陰影下,掛了足有幾萬個小盒子。盒子有大有小,形狀各異,上面有花紋,一眼望去,極其壯觀。


  「神仙果子。」胖子就道,「是神仙果子。我操,竟然這麼多,竟然這麼多!」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