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見到了張家古樓

  胖子拍了我一下,他也和我一樣,渾身顫慄。


  我心說,終於到了,真他娘不容易啊。眼淚都快要下來了。


  整幢樓一片暗淡,沒有任何的光源,呈現出一片不祥的氣氛。我從來沒有想到過,張家古樓會是如此巨大的一棟樓。


  他們在哪裡?我心中的急切一下就爆發出來:「張起靈!」我大吼了一聲。


  空礦的山洞中傳來陣陣的回音,我連吼了好幾聲,回音幾乎充滿了整個空間。


  我心裡說:絕對不可能聽不到。如果他們還活著,絕對不可能聽不到。


  一直等到回音緩緩地消失,整個空間回歸到讓人感覺冰冷的寂靜之中。


  我喘著氣等著,等著任何地方傳來的回應。


  然而,我等了很長很長時間,寂靜還是沒有被打破。我的不安開始翻滾了,還有那個我心中一直存在的夢魘。


  如果他們真的全部死了呢?


  我一直不願意考慮的問題,如今已經衝到了我的面前,我已經無法再逃避了。


  沒有回音,一切安靜得要命,猶如我們是近千年來的第一批訪客,連沉睡的亡靈都無法被驚醒。


  「走吧。」胖子拍了拍我的肩膀,「是死是活,都得親眼看見,不是您大爺說的嗎?」


  我點上一支煙,連抽了三口,然後甩到地上:「走!」


  張家古樓的門完全是灰白色的,我摸了一把,就發現全都是灰塵。門腐朽得非常嚴重,上面的窗紙都已經全部腐爛,能看到裡面一片漆黑。


  我看著那些方格窗──典型的清代建築,果然是樣式雷的手筆。


  「這裡。」胖子對我說道。我就看到窗格子上,有幾處地方灰塵被碰掉了。胖子上去推了一把,門就被推開了。


  門軸發出一聲刺耳的咯吱聲,接著到處都有灰塵湧起。


  我和胖子立即退了一步,捂住嘴巴,等灰塵緩緩降落。


  我和胖子對視了一眼,胖子就做了個「您先請」的動作。我歪頭道:「以往不是您打頭陣的嗎?」


  胖子道:「這不是給您一個表現的機會嘛。您要不行,那就我來。」


  我吸了口氣:「得,那我就不客氣了。」便邁步朝門裡走去。


  裡面一片漆黑,我用手電掃了一下,就看到一個極大的空間。這是一個巨大的樓面,有四根柱子聳立在大廳中間。


  這一層什麼都沒有,我只在房間的中間看到很多裝備攤了一地。


  我們走過去,就發現確實是悶油瓶他們的裝備包,上面全都是白色的灰塵。胖子看了看頭頂的房樑,完全是清代的建築風格,房頂上有無數的花紋。如今,整幢樓不論從哪個角度看,都是慘白色的。


  「這地方怎麼會這麼大啊?」胖子蹲下去,抖了抖一個包裹,我就發現那是一個食物包。包上的白灰被抖得湧了起來,我忽然就覺得不太舒服,立即拉住胖子往後退。


  胖子捂住嘴巴,看了看自己的手,手已經被燒得通紅了。


  「強鹼的粉塵。」他道,「畸形哥們沒騙我們。看樣子,小哥他們遇到了一次,否則裝備不會被這麼厚的粉末覆蓋。」


  「東西在這兒,人呢?」我道,心說總不會都化掉了吧,即使化掉了也會有痕跡啊。


  我覺得氣氛有些詭異,但是又說不出問題出在哪裡。胖子讓我先處理一下自己的傷口,這裡有強鹼的粉塵,如果沾到傷口上就麻煩了。


  剛才混亂中我也沒有注意到,被蟲子咬的地方已經不流血了,但是如果不處理很可能會化膿。


  我包紮好後,看了看胖子的手錶,胖子問我要不要分頭去找。我琢磨了一下,還是覺得不行。誰知道這樓裡會發生什麼事情,兩個人要死一起死,一了百了,沒那麼多麻煩。


  胖子打著手電,一點一點地把裝備上的粉末都慢慢抖乾淨,就看到好多裝備都是打開的。他上去清點了一下,就道:「防毒面具、手電都不在,他們應該是在這裡放下了裝備,然後輕裝去探索了。」


  古樓大廳的天花板中央有一個巨大的窟窿,應該是腐蝕形成的,窟窿的邊緣形狀很不規則。地上也有很多木頭爛成的碎片,全部已經成了棉絮一樣的東西,覆蓋在很厚的白色粉末下。我們用手電往上照,能看到上一層的天花板,也是一樣的情況。


  一樓一目了然,我們往邊上走去。按照風水理論和樣式雷一貫的設計習慣,古樓樓梯的最佳位置應該是在樓的邊緣,一般是在東面。當然,這麼大的一幢樓,四個方向都應該設有樓梯,否則跑動的距離太長,太麻煩了。


  但是我們圍著大廳仔細找了幾遍,都沒有發現往上的樓梯。胖子就嘀咕著:「會不會樓梯是在古樓外邊的?古樓的設計中有一種專門用來觀景的樓梯,盤繞古樓而上。」


  我心說,狗日的,這地方有什麼景好觀。出去轉了一圈,就發現樣式雷和我的理念一致,也認為沒什麼好觀的,外面還是沒有樓梯。


  我靠,難道張家人都是西門吹雪,上樓提褲子就上了,根本不需要樓梯嗎?


  回到樓內,胖子就去找他們行李中的繩子,發現繩子也不在了,就道:「也許這地方就是沒有樓梯的。他們帶走了繩子,也許他們是用繩子上樓的。」


  「那也得有能用繩子的地方。」我心說。這裡到處是強鹼的粉末,沒有防毒面具,一震動到處都是粉塵,不用說吸入了,眼睛一瞇,瞬間就可能瞎了。


  就在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我忽然想起小花在湖邊和我說的這裡的風水問題。張家古樓位於敲骨吸髓的地方,所謂龍樓寶殿,無一不是以長久平安為目的,而張家古樓卻相反,它吞噬龍脈之氣,破壞龍脈的氣勢。


  我以前似乎聽過,某些地方需要廢掉樓梯,來達到某種風水的效果。


  但是廢掉並不是說真的不用,而只是說他們不修建顯形的樓梯,但是會標上隱形的樓梯。這裡肯定有地方可以上二樓。


  我們繼續尋找,不久就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幾根柱子身上。柱子上雕著幾隻麒麟,身子長得很像龍,幾隻麒麟的頭部都很突出。


  胖子踹了幾腳,把比較浮的粉塵踹下來,躲到一邊。等灰塵平靜了,才用衣服裹住口鼻往上爬。


  果然就是這裡。我們踩著麒麟的頭部,很快就爬到了柱子的頂部。一推,發現上面的樓板紋絲不動。


  「反卡住了。」胖子說道。說完上面震下來大量的白灰,胖子立即反身跳下來逃開,不停地咳嗽,咳出來的痰竟然已經帶血。


  「這地方不能久待,就算機關不啟動,待久了內臟也會爛掉。」他道。剛說完,忽然就聽到咔啦一聲,剛才被他踩過的麒麟竟然發生了移動。接著,一條樓梯從上頭架了下來。


  我和胖子相視一眼,立即小心翼翼地攀了上去。手電一照,我們心裡都震了一下。我們看到,在古樓的第二層,出現了無數的架子,一眼能看到的就有幾百個,一個個好像火車的上中下鋪,只是分層更多。


  讓人很不舒服的是,我們能清晰地看到,架子上面竟然躺滿了鐵人俑。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