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樓是世界上最奇怪的景象

  在接下來的兩小時裡,胖子把他們進入張家古樓的所有過程詳詳細細給我們說了一遍。胖子的敘述極其生動,如果我能夠完全記述下來的話,會是非常好看的一部短篇小說,但是顯然我沒有這麼多時間,我只能挑選其中最關鍵的部分記述出來。


  入口是在妖湖十幾里外的深山之內,說是十幾里外,其實也就是隔了一座山而已。胖子指了指湖對面的峭壁,說就是懸崖的另一面。


  這個入口是一個斜著向下開山進去的石頭隧道,在一棵大樹後面。這棵大樹幾乎是橫在山體上生長的,樹幹上全是藤蔓植物。其實樹幹和山體之間只有一個人的距離,所以人還得擠進這條縫隙裡,才能找到那個入口。


  胖子估計這種長勢奇怪的樹是特別種植的,目的就是為了掩蓋入口,但霍老太說不是,因為那樣的樹在山上更加引人注目。那很可能是這裡的工程使岩石層發生變化所致,那棵樹最早應該不是那樣的。


  最大的可能性是附近的工程使這裡的岩石土層鬆動,在工匠離開之後,樹的一部分樹根斷裂,趴到了山岩上,但並沒有死去,然後慢慢形成了這樣的景象。


  但他們沒有細想,因為意義不大。他們砍掉了這棵樹上的一些藤蔓,終於找到了入口。


  他們從入口進去之後,遇到的大部分機關都是堵塞性質的,比如說非常非常厚的石牆。這些機關都有非常奇怪的開啟方式,他們使用我們提供的密碼破解,但開啟之後,每個堵塞機關之間的路途卻非常的平靜,平靜得讓人不可思議。


  他們一直往裡走,通道很狹窄,幾乎讓他們只能夠匍匐爬行,這一看就是他們打盜洞的一種方式和習慣。整個通道的基本形狀是方形的,通道的地上有很多廢棄腐朽的乾裂滾木,胖子認為是當地人拖拽棺槨時留下的痕跡。


  突變發生在第三道機關,也就是我們在四川四姑娘山提供了錯誤密碼的那道機關。仔細去想的話,那其實非常奇怪,因為胖子說,即使他們按錯了機關,他們還是能打開那道石門,並沒有什麼致命的事情發生。


  更奇怪的是,他們走過整條通道,一路看過來,發現通道內幾乎沒有設置任何機關的痕跡。這是悶油瓶最早發現的,他對所有的墓葬和機關都有很深入的瞭解,所以他的判斷是可信的。也就是說,那些開門的暗號,似乎只是擺設而已,唯一的作用就是移開那些石門。


  這非常奇怪,畢竟花這麼大精力在幾千公里外的四姑娘山裡設置這麼複雜的密碼,而真正使用密碼的時候,它卻只是個擺設,這太不符合情理了。面對這種情況,他們反而更加不安,因為這意味著兩種可能性,第一種可能性就是,這裡確實沒有機關,他們過於小心了,另外一種就是,這裡的機關設置,超出了悶油瓶的經驗範圍。


  很快他們就發現,他們遇到的情況絕不會是第一種,但是是否是第二種,他們卻又不敢肯定。


  他們通過了密碼錯誤的石門,在低矮的通道裡繼續行進了一兩公里,就發現不對勁了。


  出事那一刻,胖子最先看到,前面出現了一絲非常奇怪的光亮,他還以為終於到達了張家古樓,興奮得要命,但還是要小心翼翼地靠近。那一百米的路段,他們幾乎花了三個小時才摸索著走完。直到走到那絲光亮跟前,才發現一切都不是他們想像的那樣──那竟然是陽光。


  胖子撥開那個地方的藤蔓往外走,就發現他們竟然走了出去,外面是一片隱秘的山谷。原來通道的盡頭,竟也是一個開在山腰岩石上的出口。


  那種感覺我幾乎能感同身受,就像你去參加一個非常殘酷的選秀節目,得了第一名,卻發現獎品只是一張獎狀。


  即使獎品是一坨屎,也要比這個好接受一點。同理,他們走到洞穴的盡頭,就算發現坑道被完全封死,也比奇奇怪怪地走了出去要好。


  他們從洞口爬出,順著山腰爬上山頂,就發現自己仍舊在入口所在的那座山附近,很多景現他們都曾經看到過。這讓他們覺得很不可思議,經過一路跋涉,他們竟然直接就走了出去。他們以為有可能通往張家古樓的石道,會像地鐵一樣,在地下是地鐵,到了地上又是輕軌,於是他們決定繼續往前走。


  他們在山上找了很久很久,再也沒有發現其他入口。顯然,如果按照這樣的推斷,這條樣式雷上標示的通往張家古樓的隧道,幾乎只是一道筆直的石道,然而它沒有通向任何古樓。


  霍老太認為這根本不可能是騙局,一定是哪裡出錯了。他們翻山越嶺,再次回到大樹後的入口處,開始按照當時我寫給他們的提示,一個一個機關地再次經過,這次的結果更加不可思議,他們還是走了出來,但出口是在另外一座山上。


  那是一座山的山腳,旁邊還有一條非常漂亮的瀑布。


  一定有什麼地方出了問題,他們這麼告訴自己。他們此時也意識到了,是否是我們給的密碼錯了,導致了這個結果。


  當時,胖子也想到了之前我們在四川想到的那個問題,比如說,那會不會是一種錯誤的保護機制?因為畢竟所有開啟這個古墓的人,都有記錯密碼的可能性,如果因為張家後人在傳承上的某些失誤,或因為戰亂甚至更多的社會因素使密碼的家傳信息缺失了一部分的話,至少他們的子孫不會因為錯誤地啟動了機關而被祖先的機關殺死。


  鑒於張家古樓的遷墳和群葬的習俗會有很多屍體回遷的工作,所以這樣的錯誤是有可能發生的。那麼,張家古樓的建造者,也必定會考慮到這一點。他們會不會使用某些軟性機關,作為一種錯誤的保護機制,以避免誤殺後人?


  而話說回來,因為我們提供的密碼錯誤,他們觸動了隧道中的機關,使得本來通往張家古樓的通道轉向了另一條通道,把他們引出了隧道,這確實是十分可能的。但這個懷疑後來被否決了,原因還是一個概率問題。霍老太說,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這個機關就沒有任何意義了,所有人都可以不停地嘗試,即便錯了也不會有任何危險。


  和我在四姑娘山遇到的機關問題是一樣的,這是一個邏輯問題。我聽到這裡的時候,幾乎立即就猜到了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次數,關鍵在於錯誤的次數。」


  「對!」胖子點頭,「他娘的,我當時就和他們說了,但我們無計可施,霍老太說,我們都活著,而且石門可以打開,那就證明密碼一定沒有錯,我們肯定是在通過隧道的時候忽略了什麼。所以我們又折返了回去。」


  就是這一次的折返,讓事情發生了讓人無法理解的變化。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