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子醒來

  胖子第一次醒過來是在四小時之後。我們都心急如焚地等待他,小花已經把所有的準備做好。但他醒過來之後,只堅持了十分鐘又睡著了。之後他又醒了兩三次,都是那種意識呆滯的狀態,根本無法交流。


  啞姐說他是身體極度虛脫,給他輸了一些蛋白質。在等待的時間裡,我們一直在研究他肚子上的圖,根據傷口新舊的情況,判斷出了大概的走向。這些劃痕每一次轉折應該都是一道岔口,從胖子肚子上的花紋複雜程度來看,這下面裂縫的複雜程度遠遠超過我們的想像。


  我非常心急,不知道我們這樣的等待是否是在浪費時間。胖子讓我們循圖救人,那應該靠著這一張圖就能把人救出來。小花是我們幾個人裡最冷靜的,他覺得我們除了一張路線圖,沒有得到任何更有用的資料,現在下去的危險性很大,也許不僅救不出他們,反而會把自己困進去。


  潘子之前提醒過我,必須對所有人的生命負責,所以小花說的是對的。我也一直這樣告訴自己,但是無論心裡說多少遍,我腦子裡只有無比的焦躁。


  又等了四小時,胖子還是沒有完全醒過來的跡象,這個時候小花才決定動一動。


  他和潘子先帶人下去,摸一下這張路線圖的情況,看看是否準確。我在上面,第一時間等胖子醒來。這也是潘子之前的方案。


  我讓他千萬小心,他和潘子兩個人,對於我太重要了,這盤棋靠我一個人是下不過來的。小花告訴我,一旦意識到有風險,他不會冒險的,否則他就和潘子分批下去了。兩個人一起下去,就是為了以防萬一,可以有人把消息帶出來,並在原地等我們第二梯隊的到來。


  他們離開之後,我就到胖子的帳篷去,把秀秀抓到身邊照顧胖子,以防啞姐在和我單獨相處的時候對我發難。


  從小花他們下去到胖子完全清醒,過去了整整一天,時間已是第二天的傍晚。


  一切似乎都還順利,並沒有不好的消息傳來,這勉強使我不那麼焦慮了,所以胖子醒來之後,我還比較有耐心地等他復甦過來。


  我第一次看到有人甦醒是他那樣的狀態。他先是睜開眼睛看著帳篷的頂端,隔了十分鐘才動了一下眼珠子,眼睛慢慢地掃向我們,掃完之後,又閉上了。


  我以為他又要睡,已經有點按捺不住,想用冷水去潑他了,沒想到他又睜開了眼睛,開口說了一句話:「這個夢裡有老爺們兒,那肯定不是夢了。」


  啞姐問道:「你身上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嗎?」


  「有,不過我說了你會罵我臭流氓……我很想揉揉那地方。」胖子很緩慢地說道。


  啞姐看了我一眼,顯然沒見過這麼不靠譜的人,便轉身出了帳篷。胖子眼睛又轉了一圈:「三爺,你不是掛了嗎?怎麼,難道胖爺我也掛了,你來接我了?媽的,那個臭娘兒們到死都不肯來見我一面嗎?」


  「少廢話。」秀秀就道,「你行不行,行就快把情況說一下,我們得下去救人。」


  說到這個,胖子目光呆滯了一下,很久才反應過來:「我操,我差點忘了。我出來幾天了?」說完他似乎才回過神,想坐起來,但睡太久了肌肉有些僵硬,一下沒坐起來。秀秀馬上去拽他,在他背後塞入幾個背包讓他靠著。


  他目光又有點呆滯,秀秀在他頭上蓋上一塊毛巾,拉開了帳篷邊上的窗口,讓陽光照進來,刺激他的神經。


  秀秀把我們發現他的情況和他大概說了一下。他望天,似乎在默想,半晌才道:「我離開那個地方已經十二天了。」說著轉頭,「天真呢?我好像之前聽到過他的聲音。」


  「他已經下去了,你說讓他循圖救人,他和潘子都去了快四十八小時了。」我道。


  胖子聽了喃喃道:「他們下去了多少人?」


  「四個人。」秀秀道。


  胖子想了想就道:「這樣的話,我還有點時間。這小子總算得勁了一次,我還以為這次凶多吉少。三爺你是怎麼回事,你怎麼又出現了?」


  我乾笑一聲:「說來話長。你得先說你們到底出了什麼事情。」


  胖子做了個要喝東西的手勢,秀秀馬上去泡了一杯咖啡過來,胖子喝口之後說道:「我等下和你說,你先說你們還有多少人。」


  我告訴了胖子人數,胖子就道:「我們得在十二小時內出發,我帶路,你們可能還趕得上他們。」


  「你還要進去?」


  「那裡面的情況很特別,我等下和你說了你就知道,按著我的圖走,基本沒有什麼危險,天真應該能應付得過來。但是,最後那一關他們肯定過不了。」


  我熟悉胖子,看他說這話的表情就知道他不是在開玩笑。我馬上向帳篷外邊的皮包打了招呼,讓他立即再去準備。


  胖子活動了一下手腳,還是有些遲鈍。他的臉在陽光下更加清晰,顯得非常水腫,也更加疲憊。我問他要不要再睡,他搖頭,喝光了超濃咖啡,繼續說道:「沒太多時間,我得把我們遇到的事情立即告訴你。」


  我點頭,他嘆了口氣:「我操,三爺,我這次真的是大開眼界,想不到世界上還有那麼奇怪的地方。」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