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是故人來

  看到她的表情,我立即就知道自己肯定猜對了。心中一歎,心說:峰迴路轉。


  其實我早前就意識到過這一點,霍玲這個霍姓並不普遍,但是,當時我一直以為霍老太的女兒應該是跟父親的姓的,也就是說,霍老太成為女當家,只是因為正好這一屆裡沒有男性,霍家的下一屆當家,應該是男人,沒有想到,霍家是個母系氏族。


  剛才,她一說到她女兒參加考古活動忽然失蹤了,我就立即想到了三叔的西沙考古,同時,我就一下想到了一個情況,霍老太婆姓霍,而在西沙失蹤的人中,有一個人叫霍玲,是個高幹的女兒。加上當年廣西考古的領隊是陳文錦,各種信息都指向了一個點。


  其他場合我也許只會認為很巧,但是在這千絲萬縷的各種關係交雜中,我就忽然意識到其中不對了,沒想到一問果然是我想的那樣。


  霍家的老太太忽然牽涉到這件事情來,看似意外,其實是必然,只不過,霍老太可能還沒有牽涉到像我如此深的地步。


  如此說來,霍玲竟然和我三叔一樣,也是老九門的後人,加上解連環,那就是三個了,這一支考古隊的到底是什麼成份。


  隨即一想,思緒就更加的發散,我發現,原來不止霍玲,陳文錦好像也和陳皮阿四同姓,陳皮阿四是姓陳還是因為其他原因被稱為陳皮?(說實在的,想起他的樣子,確實有點像九制老橙皮的感覺。)但是他在幾十年前應該不會那麼老,陳皮阿四應該是和陳姓有關。


  陳文錦,陳皮阿四。


  霍玲,霍老太婆。


  吳三省,吳老狗。


  解連環,解九爺。


  這是不是巧合呢?


  解連環和三叔兩個人是有很深的淵源,從事情開始之前他們的聯繫就很深,他們兩個同時出現在考古隊應該不算稀奇,但是,霍玲在整個事件中,我一直以為她是局外人,連她都是老九門的後人,難道是巧合嗎?


  如果她是山西的南爬子或者嶺南的走山客的後代,或許還可以解釋,因為搞考古嘛,多少主上有點背景才能在那個年代接觸到這一行。但是,同樣是老九門,而且是一門的直系後代──


  有問題,絕對有問題,我忽然想起,悶油瓶也不是省油的燈。一支隊伍是個人,五個人的背景都成謎,剩下來的李四那幾個,也都不是省油的燈。「三叔」當年和我說,這支隊伍號稱是偶然組建的,看來也不是什麼實話。


  我腦海立即閃過了幾個可能性,一是當年的考古研究所,也許是老九門的股份制,本來就是他們自家的買賣,要麼,是這批人的後代都選擇了考古這一行當,然後,因為在長沙,地域的關係碰到了一起?又或者,最有可能的,因為「某個項目」,這批神通廣大的地下家族,再利用考古的名義作者官方外衣下的犯罪活動?


  心如閃電,一大塊拼圖忽然拼上之後,下一步就無所適從,我撓了撓腦袋,不像那種恍然大悟的喜悅這麼快消失,卻聽老太太問我道:「你怎麼知道這些事情的?」


  我搖頭:「我爺爺不太提你們往年的事情,說起來,我怎麼知道的,我還真是頭大,不過,老太太,我覺得今天咱們兩個碰上真是緣分,要不借一步說話,我得和你講一件事情,和你女兒有關係。」


  老太婆眼睛忽然一閃,不可置信的看向我:「你說什麼?和我女兒有關係?」


  我點頭,老太太臉色一寒道:「小子,你可別信口開河,老太婆其他玩笑開得,這個玩笑你要是敢開,我讓你走不出這個大門。」


  我沒心思給她倒口了,心說又不是演古裝片,道:「咱不說廢話,我說完了,我估計我要走您都得拴住我。」於是拉住她,一路來到後院,不知道往哪裡走,老太婆瞪了我一眼:「這邊!」


  胖子和悶油瓶還在院子裡待著,胖子正在無所事事地觀察著那些好像是蘭花的東西,我總覺得不太妥當,就對老太婆說:「我兩個朋友都知道那些事情,可以讓他們一起進來。有些地方他們可以做補充。」


  老太婆顯然也沒有心思太計較那些細節了,就點頭,我給胖子打了個呼哨,就跟著老太婆進入客廳。


  客廳非常大,典型的四合院的客廳,沒怎麼翻修過,東西都很舊,看上去有點樸素,但是懂行的人知道,這四合院現在在北京是天價了,特別是有一些講究的,這房子肯定是翻修過的,不然沒那麼皮實,但是翻修的手法,那代價就大了,也說明這房子是有來歷背景的,我甚至看到在門楣上有一些類似雕樑畫棟的東西,看上去和故宮有點像。胖子看得直讚歎。


  閒話少說,我沒工夫獻媚,落座之後,立即將我之前經歷過的,一切的一切,全部和盤托出,說了一遍。


  因為剛開始的事情和霍家沒關係,所以老太婆有點不耐煩,但是一直忍著,到後來就全聽進去了,我足足說了一個小時,除了霍玲變成禁婆的那一段,我全說了,而且算非常簡略了。聽完之後,老太婆沒有任何反應,但是我能發現她的嘴唇在發抖。


  我歎了口氣道:「老太太,我本來打算這些事情盡量不傳播出去,因為我不知道後面到底是怎麼回事情,但是我看到你的這個樣子,我一下就想起了我的三叔,雖然我不知道他到底是誰,但是,我知道他的痛苦是真的,所以我不忍心瞞著你,你的女兒,很可能也不在人世了。她在廣西,就被人殺死了。」


  老太婆不說話,皺眉看著我。


  「我相信,從廣西回來的那個,不是您的女兒,您之所以感覺她變了,是因為她是有人偽裝的,而您在和她談話的時候,她給您的感覺是,房間裡還有另外一個人,是因為,她就是那個隱藏在房間的人。」我一口氣說出了我的結論。「這個從廣西回來了的人,她把自己藏在房間裡,她已經成年了,只要她避開一切和您親暱或者大量交談的事情,您就沒機會認出她來。」


  「等等!」胖子在一邊就說話了,「我靠,你是說西沙考古的那個霍玲是假的,她不是霍玲?」


  我點頭,心說肯定不止她一個,我不知道西沙考古的班子裡,有多少是當年廣西張家樓項目的人,甚至連文錦都有可能是假的。我靠,這是個計中計。


  「為什麼要這麼幹?」胖子奇怪,「目的是什麼。」


  「顯然其中有兩股勢力在博弈,有一股勢力把自己的人通過這種方式置換到了另一股勢力當中。」我道。


  當年的三叔真是走運,他和解連環上的那真的叫賊船了。


  霍老太卻沒理會我,臉上的表情非常奇怪,只喝了一口茶,頓了頓,才問我道:「你剛才說的所有的過程中,一直有一個身上紋著麒麟的人在你身邊,這個人,現在在哪裡?」


  我愣了一下,心說你不是在擔心你女兒,怎麼突然間又問起了這個,一下就沒反應過來。胖子犯賤,立即拍了拍悶油瓶道:「這麼好的東西,當然隨身帶啦,這不就是他嗎?怎麼,美女,想點他出台啊?」


  我立即對胖子呲牙,讓他注意場合。


  沒想到老太婆一聽這話,好像震了一下,她立即抬頭,看向悶油瓶,並站了起來,逕直走到了悶油瓶面前。


  「就是他?」


  我們點頭,看著老太婆的表情,我忽然就感覺不妙,生怕她喊出「兒子,我想死你了」這樣的話。


  我們都莫名其妙,老太太渾身都有點顫抖對著悶油瓶,道:「讓我看看你的手。」說著抓起悶油瓶的手,只看了一眼,她就後退了幾步,臉色鐵青。


  我心說不好,難道他們之間還有什麼?沒想老太婆一下跪了下來,連著邊上一直伺候著的霍秀秀也不明白怎麼回事的跪了下來。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