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負一切的麒麟(一)

  老太太臉上的那種肅穆,以及那跪下的沉重和堅決,真的不能再真。


  她是一個在北京城裡可以呼風喚雨的老太太,她是江湖上叱吒風雲的老九門,她是年近暮年的長輩,這裡家財萬貫的一家之主,隨便哪個身份,都在輕易的把我們壓死,然而,她跪了下來,跪的如此理所應當,如此決絕。好像只有這種舉動,才能體現她的虔誠。


  我的吃驚,絲毫不減於其他人,在老太太跪下的接下來幾秒,好像有一隻手忽然壓住我的肩膀,讓我的膝蓋發抖。好不容易,我才忍住了跟著跪下的衝動。我不知道這是我的奴性使然,還是因為氣氛是在太詭異了。


  那一瞬間,我忽然就明白了,我和悶油瓶可能是不同的,他的世界我也許永遠無法理解。


  好在這種感覺在胖子的攪合一下稍縱即逝,他也被嚇了一跳,愣了幾秒,嘴巴裡漏出了這麼一句話:「不好,這老太太是隻粽子!」


  說完他才明白不可能,看我抬了抬眉毛,我才從震驚中緩過來,立即道:「婆婆,你這是幹什麼?」衝過去,想把老太太扶起來。卻見老太太神情肅穆,不願起來,邊上的霍秀秀完全傻了,可能從來沒見過奶奶是這樣的,一時間不知道如何是好,只好繼續陪跪。


  奇怪的是,悶油瓶也沒有任何的舉動,看著她猶如一遵雕像。


  這樣不成體統,我也沒處理這種場面的經驗,一下不知道如何是好,給胖子打了個顏色,胖子也懵著呢,不過比我反應快,立即和我上去,強行把老太婆扶了起來。


  老太太的眼睛始終沒有離開悶油瓶過,扶她坐下,胖子就道:「老太太你是沒見過這麼雄壯的手指嚇的腿軟還是幹嘛,21世紀了,咱不行舊禮了行不?」


  老太太就沒理會他,只看著悶油瓶,問道:「你還記得我嗎?」


  悶油瓶搖搖頭。胖子就道:「別說你,前段時間連他胖爺他都忘記了。」


  老太婆就咬了咬下唇:「也對,你肯定什麼都不記得了,如果你還記得,你不會可能會來見我。」


  我就問道:「婆婆,難道你們認識?」


  她靜了靜,才道:「何止是認識,我一聽你說到他,我就明白我女兒到底出了什麼事情了。」


  我和胖子對視一眼,就見老太婆似乎無比的疲憊,坐了下來,一下就垂淚來:「看來,是阿媽害了你,報應,吳老狗和解老九子侄相殘,我們的兒女陸續失蹤,都是報應,做我們這一行,果然是逃不過天理循環。」


  我無比的好奇,感覺到事情忽然就到了一個突破口上,有點想追問,又一下子不知道問什麼。只好順著她的話先道:「婆婆,老九門這麼多年傳下來了,很多都子孫興旺,要說報應我覺得不太像,有些巧合應該是意外,您不用太過宿命。」


  老太太搖頭:「其實哪裡還有什麼老九門,解放之後我們還有幻想,然後事情一波接著一波,一開始我們還想抱在一起,後來,能保住自己就不錯了,那幾年,跟著我們混的,吃著我們這口飯的,我們打著包票算是自家人的,有多少被我們害了,有多少反過頭來害我們?舊社會的時候還有道義,還有江湖,黑背老六一把刀就能保著一條街的,那幾年就什麼都沒了,我們從來沒想過人能壞到那種程度。」她道:「等到連我們這種人也開始害人,我就知道,老九門的氣數盡了。」


  我並不十分明白她是什麼意思,但是大概能知道她說的那段時候的事情,就問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她看向悶油瓶,忽然沉默了下來


  這種沉默於我非常的尷尬,我知道她可能是在思考,我不敢打斷他,怕她煩起來起逆反情緒,就忍住沒有催促。


  沉默了相當久的時間,她才緩緩開口:「小子,你對我很誠實,但你是吳老狗的後代,當年我們發過誓,這件事情我們都會爛在肚子裡,當然,現在這個誓言也不那麼重要了,但是我也不想說這件事情,除非他想知道。」她道。


  我一個咯登,心中暗罵,怎麼又是這樣。每到這種時候,三叔是這樣,爺爺當年也是這樣,現在這老太婆也是這樣,似乎他們心中有個巨大的卡子,卡在心口,就是不願提及卡子裡的秘密,他們這爛攤子,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我看向悶油瓶,看他如何反應,老太太也看向悶油瓶,眼神中的感情非常複雜:「你想知道嗎。」


  悶油瓶和她對視,並不回答他。我對悶油瓶做了一個眼神,讓他快問啊,千萬別錯過這個好機會的。但是他看了看我,卻搖了搖頭。


  所有人都有點吃驚。「你不想知道?」老太婆問。


  悶油瓶的眼神中,淡然如水:「我並不相信你。」


  老太太和他對視,臉色一下就開始變化。哦了一聲:「為什麼?」


  悶油瓶沒有回答她,反而他轉身對我道:「帶我回家。」說著,頭也不回的向外走去。


  我一下猝不及防,只得跟了出去,一路走到院子的中央,胖子也立即跟了出來,我都能想像老太婆目瞪口呆的神情。胖子也是莫名其妙,大概覺得怎麼小哥忽然又這麼性格了。


  沒走幾步就有人叫:「留步!」回頭看到霍秀秀立即追了上來,攔在我們面前道:「等等,等等。」


  我回頭看了看老太太,她已經回內屋去了,霍秀秀用一種很奇異的眼神看著悶油瓶道:「現在外面全是新月飯店和琉璃孫的人,你們要是出了這裡,肯定不得安寧,我奶奶說,故人一場,她會幫你們找個安全的地方,你們可以暫時去那裡避一風頭,我們也保持聯繫。她還有好多事情要問你們。」


  「你奶奶該不會也對我這贓物感興趣吧?」胖子揚了揚那隻玉璽。


  霍秀秀道:「我奶奶從來說一不二。你們就從了吧,對大家都好,而且你們現在又能去哪兒呢──」說著頓了頓,向我們眨了眨眼睛,指了指悶油瓶,「其實,關於他的事情,我想我可能知道一點。」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