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裡的問題

  胖子神秘兮兮的,而一邊的悶油瓶始終沒有說話。


  我不知道胖子到底在搞什麼鬼,但悶油瓶的態度告訴我,他並不否定胖子的說法。我心中的疑惑到達了頂點,決定先不去計較這些,看看再說。


  想是這麼想,但心有餘而力不足,我被胖子扶著,哆哆嗦嗦的,要死死勾住他的脖子才能不摔倒。


  所在的這個洞只有三十平方米,其實沒有什麼看頭,火把轉了一圈,都是人工開鑿的痕跡,其他什麼都沒有。唯一特別的上面墨黑色的痕跡,不知道這裡的岩石中含有什麼礦物。


  我跟著他蹚水貓腰,通過那一道好比刀砍出來的通道,走到另一邊的洞裡。


  這裡別有洞天,比先前呆的那個洞起碼大了兩倍,裡面堆滿了東西,都是一些生銹的工具,木頭的架子背簍,還有堆起來的青磚,邊上有很多我不認識的石磨一樣的玩意。


  讓我吃驚的是,這個洞的角落裡擺著幾隻高達洞頂的架子,上面就躺著那種鐵俑。洞裡的洞頂和牆壁上佈滿墨綠色的條紋,在探照燈的照射下更加清晰,散發出琉璃一樣的光芒。


  洞穴的中間,有一隻倒放的罐子,上面是一個神像,不知道是什麼神,前面還有幾點的香爐,很簡陋。


  「這他娘的到底是什麼地方?」我詫異道,看著好像是一個還在挖掘中的石室,工程只做到一半,工具盒、原料堆了一堆。


  「我們猜測,這裡應該是一個礦坑。」胖子道。


  「礦坑?」我看著週遭,「什麼類型的礦坑?」再看向那些鐵俑,問道:「難道是鐵礦?」


  胖子搖頭:「他娘的比鐵礦可值錢多了!你來看。」他指向上面墨綠色的條紋,「你能摸出這是什麼石頭嗎?你想想,這附近最盛產什麼?」


  我不是很明白他的話,摸了摸石上的紋路,感覺它出奇的溫潤光滑,簡直像女孩子的臉。他沒有瞎說,確實不一般。再一想,腦子裡閃過一個概念,「我靠!難道這些石頭是──翡翠?」


  胖子點頭:「我不內行,但依我看,就算不是翡翠,也不會是太差的玉石。這樣該是一條非常好的玉脈。」


  我啊了一聲,腦子一跳,想起了之前在湖底石寨看到的各種奇怪現象。


  這個山洞看來也是那奇怪古樓地下的一部分,之前一直懷疑這裡的山中有什麼,感覺可能最大的是古墓,沒想到會是玉石礦。


  這是沒有想到,不過至此也想通了。


  這裡有一個隱蔽的玉礦,和古墓時差不多的道理,可玉礦的價值,完全不是古墓可比的。黃金有價玉無價,擁有一個玉礦,富可敵國。


  這麼一來,上面種種嚴密的佈置,一下就完全和理了──如果是為了偷採玉礦,不說蓋一座樓,就是蓋一座城堡都不虧。


  在這裡蓋這座古樓,甚至可能連瑤王都有股份,並用特權實施保護,玉礦的價值太大,沒有任何政權能放棄這種誘惑。


  至於為什麼要藏起來?很簡單,如果被任何其他地方的勢力知道,肯定立刻發兵來打。這東西換成錢,能買多少鴉片煙土啊?


  「這裡發生的事,我看恐怕都和玉礦有關係。為了這東西,再恐怖的陰謀詭異也不算離奇,價值實在太大了。」胖子道。


  「那這些東西是怎麼回事?」我看著角落裡放置的鐵架和上面十幾具橫躺的鐵俑,問道,「難道這些也是工具?他們嫌工頭太苛刻了,所以把鋤頭修成工頭的樣子,然後天天砸?」


  胖子半笑不笑,似乎沒什麼力氣開玩笑,道:「我不清楚,不過你看這些東西,都是鑄鐵的工具,邊上還有鐵托子,我認為這些鐵俑和我們走大貨一樣,是用來運東西的。礦石挖出來,直接封到鐵俑里拉走,到當地再熔開。當時兵荒馬亂的,這樣做一來能防止路上出現意外,把玉石敲碎,二來上面有雕的花紋,防銹了再打碎,可以說是收來煉鐵做子彈的。」


  「哦!」我吸了口氣,心說原來是這樣。


  蛇有蛇路,他們這種人一看就明白。我先前還覺得無比的納悶,不由得有點失望,原來以為這鐵俑背後還有更深的故事。


  轉念一想,又覺得有點不對。那些考古隊打撈這些鐵塊,難道就是為了打撈其中的玉石?


  不太可能,玉石的價值雖然大,但以當時的國力,應該不至於窮到讓考古隊去打撈,難道這些東西還有其他用處?


  胖子只是笑笑,表情並不輕鬆。貼著洞壁緩緩走了一圈,我繼續道:「不過,看這個礦洞的規模,他們好像沒有挖掘出多少,開採的廣度不高啊!」


  「玉礦規模本來就不會很大,這不是問題的關鍵,」他將我扶的正一點,「你胖爺我想讓你看的,不是這些東西。」


  我轉頭繼續看四周,並沒有看到其他能吸引注意力的地方,便問:「你要讓我看的是什麼?」


  胖子舉起火把,問道:「你沒有發現嗎?這裡沒有任何出口。」


  我陡然一震,前一秒還抓住他的意思,後一秒就明白過來。急忙環視整個洞穴,一看,冷汗就下來了。


  確實,這兩個洞都不大,剛才一路看來,沒有見到能出去的地方。


  隔壁那個三十多平方米的小洞非常簡單,肯定沒有出口,這裡稍大一些,可同樣也沒有任何洞口。


  我腦子有點亂,立即轉身,胖子扶著我又將兩邊的洞穴走了一遍。這一次徹底專注在找出口,看完之後,只覺遍體生寒,幾乎無法說話。


  胖子說的沒錯,這裡沒有任何出口。所有洞壁都是整塊的岩石,連一條縫隙都找不到。


  「這怎麼回事?」我看向他,「怎麼會這樣?」


  他一臉的苦澀,不說話。


  我下意識去看洞穴的頂部,洞壁沒有,就有可能在洞頂。


  洞頂非常矮,伸手就能碰到,環視一圈,和巖壁一模一樣,什麼都沒有,完全是整塊的岩石。


  胖子嘆了口氣,擺手道:「不用看了!這裡裡外外上上下下,所有的每寸每毫我們都找過了,這兩個洞是完全封閉的。」


  我無法接受:「怎麼可能?」


  胖子嘆氣道:「我不知道,但這確實是事實。這個洞,好像──」他頓了頓,語氣有點遲疑:「是完全封閉的,好像是從內部被挖掘出來的。」


  我呆了一呆,搖頭道:「絕對不可能的,如果是這樣,我們是怎麼進來的?」


  他讓我靠在山巖上,看了看隨後跟過來的悶油瓶,搖頭道:「不知道。」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