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閉空間

  悶油瓶表現得和之前不同,有點古怪,一直不怎麼動,靠在角落裡,轉頭看向我,淡淡地說了一句:「我沒有印象,但是我知道,事情才剛開始。」


  在無比詭異的氣氛中,胖子和悶油瓶把經歷的事情跟我說了一遍,原以為會聽到一個非常複雜的故事,沒有想到,他們說得無比簡單。


  我離開之後,他們的行動和我預計的差不多,開始用阿貴帶來的簡易器械進行打撈。巖上的那些屍骨,是在枯樹的枝椏裡找到的,猜想可能是虹吸潮的關係,大的屍體最後都卡在了枝椏裡,而拋入水中的裝備在另一個地方,所以被掛在那片籬笆上。


  失蹤前最後一次下水,胖子是第一個。當時他已經準備上浮了,卻看到有東西在手電筒的照射範圍裡閃了一下,似乎是某種金屬。


  下水本來就是為了打撈東西,他自然馬上被吸引過去,可等游到那裡,卻發現那邊什麼都沒有,只有一些大塊的石頭。


  頭盔裡的氧氣差不多耗盡了,他也不能仔細看那些石頭的縫隙,以為閃光是小塊的金屬或者玻璃,於是沒有在意,準備上浮。


  就在這時,忽然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咬了他一下」,手上立即一陣麻痺,幾秒內就傳遍全身。他心說糟糕,想衝上水面,但已來不及了,下一瞬就昏了過去。等醒來,已經躺在了這個山洞裡。


  悶油瓶的狀況比他稍微複雜一點,但也差不離。他是去找胖子,所以下水很急,入水沒多少時間,突然感覺到有點不對,想回頭卻晚了,在水下,他的身手再好畢竟也有限。


  他的原話是:「我感覺到背後有東西動了一下,要回頭已經晚了,醒過來的時候我也出現在這個地方。」


  我心說奇怪,怎麼可能發生這種事情?


  一下就失去了知常見,然後醒來,發現自己出現在另一個地方,這好像是外星人幹的事情。難道這裡是飛碟內部?


  再次看向石洞,四邊全是岩石,如果真是飛碟,也是石器時代的。


  我感覺到事情越發不靠譜起來,他娘的!胖子和悶油瓶被什麼東西「咬」了一下,失去知覺,如果是中了某種生物的毒,就該淹死了,但他們反而出現在這地方,怎麼看怎麼不是神秘現象,太像是人為的了,應該是有人把他們迷暈了然後搬到這兒來。


  但,如果是人為的,又怎麼解釋現在的處境?這是一處完全封閉的山洞,什麼人能把我們穿透岩石塞進來?劉謙?


  胖子想著那時的情形,還帶著疑惑,「我很想不通,當時在水下視野不錯,被扎之後到昏迷之前還有一小段時間是清醒的,我立即四處看了,什麼都沒有。」


  「也許是一種蟲子或者魚,個子比較小,只要貼在你的背上,你就發現不了,你身上有傷口嗎?」我問道,不可能平白無故地疼一下,若是被東西刺了,肯定有痕跡。


  「剛醒我就看了,沒有任何痕跡。」胖子讓我看他被刺的地方,確實什麼都沒有。「我覺得不太可能是蟲子。你想,連小哥都中招了,什麼蟲子敢咬他?」我嘖了一聲,這事情太邪門了,講不通啊!所有的情節都講不通,完全不像「人」能做到的。真是湖神在耍我們?


  胖子繼續和我說,這裡唯一能出入的地方就是外面洞穴頂上的一條手腕粗細的裂縫。那支娃娃魚就是從那兒發現的。大量的滲水從那裂縫而來,他們這兩個星期基本上什麼都沒吃,就靠喝水活著,他瘦了大概六公斤,皮都掛了下來。為了不消耗體力,幾乎都是靜坐著不動。


  外面另外一邊還有一些過去開鑿剩下來的木頭架子,可以用來燒火,每天只燒一點,好在氧氣不成問題。


  之前我突然出現,他們以為我是看到了娃娃魚身上上標誌,因而找過來,並且知道了進出的方法。沒想到連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進來的,害得胖子空歡喜一場。


  我吸了口氣,想起一件事情,問道:「既然你們是突然昏迷的,為什麼會讓我順著虹吸潮走?你們怎麼會認為順著水流就能到這兒?」


  胖子道:「是聲音。我不知道這個沒事所在的位置,但我知道肯定在虹吸潮的口子附近,因為到了晚上,外面的滲水就會有規則收縮,聲音非常明顯,好像呼吸一樣。只有離虹吸潮非常近,才會有如此大的幅度。如果你發現娃娃魚,被引到虹吸潮的口子附近,就可能會發現通往這裡的裂縫。」


  我不禁暗罵,原來是這麼回事,也太理想主義了!


  胖子的想法完全沒有依據,事實證明順著虹吸潮是死路一條,但我既然沒死,也不想再埋怨什麼。


  聽完之後,我顫顫悠悠站了起來,雖然絕對相信胖子,但內心的強烈衝動還是讓我想自己看看這個洞穴,仔細貼著這些石頭看看。


  胖子看著就嘆氣,搖頭道:「別浪費體力了。天真,你想想,他娘的我和小哥在這裡困了兩個星期了。這兩個星期,我們能幹什麼?胖爺我剛開始也完全不信,一直認為可能有暗道,一直找,一點一點找,你知道把一塊石頭看一千遍是什麼感覺嗎?我看到最後幾乎要吐了,但是,沒有就是沒有。」


  他的表情非常的痛苦,我能想像出那種上感受,但不自己看過,心裡就是感覺空空的,就讓他別管。


  吃力地扒著岩石壁走了一圈,這次看得非常仔細,胖子說得一點也沒有錯,巖壁確實完全是整體,偶然有細微的裂縫也是自然形成的,連刀都插不進去。最大的裂縫是外面洞穴的沒洞頂,但也只有胳臂精細,源源不斷的水從上面流下來,地上全是大大小小的水坑,這些水又順著底下的岩石縫隙流下去。


  這個洞穴的位置會在哪裡?會不會在我溺水的地點附近?看這些鑿痕,和那井下部的岩石痕跡很相似,肯定是同一批工匠鑿出來的。


  那麼,我們就是在湖底下山脈的岩層中了。我到底不是學地質勘探的,只知道一些力學知識,其他的完全沒概念。


  敲擊岩石,發出的都是無比沉悶的聲音,似乎也不可能有暗道。而且悶油瓶在這裡,如果真有暗道,他應該早就發現了。


  又去瞧堆積在一旁的東西。剛才相看之下,角落裡似乎有幾隻石磨一樣的東西,走近了仔細看,好像是鑄鐵的爐子,裡面還有鐵渣滓,一邊是放著大量工具的架子,穩妥得不成樣子。


  另外就是一尊大概只有啤酒瓶高的泥塑神像,是關公,又是別的菩薩,過往從來沒見過,或許是少數民族的神靈。


  嘗試著手動了一下,不知道是因為我身體完全無力還是它太重了,紋絲不動。胖子就道他早就搬過了,下面沒有通道。


  走回胖子那裡,終於確定他說得沒有錯,雖然之前便相信了他,但此時的確定是發自內心的。心裡升起一股焦慮感,這是人對於封閉空間本能的反應。


  我一邊脫掉身上的潛水服,企圖盡快恢復體力,一邊就問胖子,他們在這裡這麼長時間了,有什麼推測?


  他搖頭:「我自己覺得最靠譜的推測,就是我們都死了,穿透岩石進入這個洞穴的,是我們的鬼魂。」


  我苦笑,這話的意思我明白,並不是真的認為我們都死了,他想說的是,其他的推測比這個更不靠譜,這是沒有前因後果的事。推測需要線索,但現在什麼線索都沒有,一切只能假設。


  我看向一直不說話的悶油瓶,他表現得和之前不同,有點古怪,一直不怎麼動也不怎麼說話,注意力好像不在我這裡。


  我問他道:「你怎麼想?你對這兒有什麼印象嗎?」


  悶油瓶靠在角落裡,轉頭看向我,淡淡地說了一句:「我沒有印象,但是我知道,事情才剛開始。」


  我聽了一愣,胖子也哎了一聲,看向悶油瓶,顯然是第一次聽到他說這個。


  我問道:「為什麼這麼說?」


  悶油瓶淡淡道:「不管是什麼東西在作怪,那東西是有意識的,把我們帶到這兒來,是有目的的。」


  我點頭,心裡也是這種感覺,因為這種行為怎麼看怎麼像是人為的。


  無論到底是不是人,或者是某種神秘力量,它都是有思維的。否則,我們不會是現在這種處境。


  悶油瓶繼續道:「它肯定不是要殺死我們,把我們帶到這兒來,也不是想要困死我們,我們在這個洞裡被困住,有其他的目的。」


  胖子問道:「是什麼?」


  悶油瓶搖頭:「我不知道,但是,肯定會有事情,繼續在這洞裡發生。」說著,面色陰沉地看一下眼我們,又看了看那神像,「而且,恐怕不會是好事情。」


  我想了想,覺得很有道理,不由得感覺到一陣寒意,「那現在應該怎麼辦?是不是該做些什麼防範措施?」


  悶油瓶搖頭,繼續看著那神像,「我們只能等著。」


  我看著他的表情和動作,一下就明白了,為什麼一直以來,他對於我的到來都表現得心不在焉,甚至不說話。他的注意力其實放在了四周,在整個洞穴上,他在等待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


  想著我也緊張起來,感覺渾身不自在。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