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道

  阿貴翻譯這句話用了很長的時間,顯然也覺得非常奇怪。這是什麼意思?我更加不明白地了。


  「死人味道」是什麼味道?屍臭?


  我還想繼續追問,沒想到盤馬竟然搖了搖頭,讓我不要再問,直說死人味道就是死人味道,想知道其他的事就快問,至於這件事情,就只能說到這裡,信不信,他都不管。


  我自然不肯就這樣放棄,但是盤馬的態度很強硬,我求了他幾聲,他連一點表情都沒有,甚至不回應。


  阿貴見狀打了幾個眼色,讓我別追問了,怕問煩了盤馬翻臉,我才停下來,心中暗罵死老頭他娘的太不識抬舉!


  我看的出盤馬心裡肯定有很多的東西,雖然表面上他沒有任何的表現,但是他的話裡無一不是在告訴我,他知道很多東西。但是他似乎又有點遮遮掩掩,態度很矛盾,從他對於悶油瓶那種不動聲色來看,這老頭子絕對見過大世面。


  我腦子轉了一下,換位思考,什麼時候人會有這種表現?


  一種是有東西待價而沽的時候,我以前和一些掮客打交道,都是這樣放一句,收一句。這老鬼的狀況不很像。


  另一種是自己心中藏有一個秘密,絕對不能說,偏偏看到了一個現象和秘密有關,如果不說,可能會導致嚴重的事情發生,處在這種矛盾中,只能提供一些模稜兩可的說辭。


  這就好比有一個特務,看到一個小鬼在玩一個鐵圓盤,他知道那鐵圓盤是地雷,玩不得,但若直接說出來,自己的特務身份就可能暴露,只好模糊地對那小鬼道:「你和這個東西玩,遲早會被這個東西害死。」


  又想了想,我覺得這種可能性很大。


  最剛開始來這裡,只想知道文錦他們進山的一些細節和時間,但這老頭看到悶油瓶之後表現出的種種,讓我忍不住想得更多。他心中必定有一個秘密,足夠讓他斷定悶油瓶是能炸死我的地雷。


  有意思!我忽然就不內火了。他娘的不怕你不洩密,就怕你沒秘密!這老鬼會提醒我,說明他良知未泯,至少可以說,他對我的印象應該不壞。現在罵人也沒用,耐心一點,說不定能套出來點什麼。


  不過,一開始就表明自己的窺探想法,會讓他心生警覺,我決定先不動聲色,轉移一下注意力,於是點頭道:「算了,這個您不想說,我也不勉強。您能和我說說那支考古隊的事情嗎?」


  阿貴鬆了口氣,顯然怕我們吵起來,盤馬不給我任何再問的機會,迅速把問題翻譯了過去。


  盤馬這才抬起頭來,卻又搖搖頭,說了一句話。阿貴翻譯回來道:「老爹說,你弄錯了,那不是考古隊,那些人,是當兵的。」


  琢磨了一下,我感覺一定是盤馬老爹搞錯了,當時的人都穿著綠軍裝,他可能把那些人全當成當兵的了。


  (接下來的對話,都有阿貴在其中翻譯,為了敘述方便,不再一一說明)


  「那時形式很緊張,來了好些個兵,都背著衝鋒鎗,說是要到羊角山裡,到村裡找人給他們帶路。阿貴的爹當時就找了我,我就給他們帶到山裡去了。」盤馬老爹繼續道。


  我皺起眉頭,想起過去和越南的邊境糾紛,上個世紀七年代,這裡的確一直在零零星星地打仗。


  先前完全沒有想到這問題,形勢變得更複雜了。我一下就陷入了沉思,腦子裡有很多東西閃現出來。


  當時那種環境下,肯定不可能會有考古隊來這裡考察,事情就奇怪了──文錦他們還真是神通廣大。難道那項目是國家特別派下的?有槍,說明真的有當兵的保護。看來,盤馬老爹說的不全是假的。


  什麼項目能夠讓國家往戰區裡派進一隻考古隊呢?難道羊角山裡,真有一個價值極大的古墓?


  「那些人的背景非常深──」這時,三叔的話突然從腦海裡一閃而過,讓我打了個寒顫。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