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馬的回憶

  我和盤馬老爹的對話持續了三個多小時,我不停地提問題,一邊瞭解事情的經過,一邊試圖試探出那個秘密。


  談話內容十分分散,老爹講話,加上阿貴翻譯,有時候還要互相解釋概念,非常花時間。而且老爹並不十分配合,也或許是阿貴的翻譯有一些偏差,談完之後,我腦海中完全是一片支離破碎的景象。


  文錦他們考古隊進山的年分,大概是在一九七六年,老頭沒法很精確的說出時間。


  當時帶隊的應該就是文錦,但是我拿出西沙的合照讓他看時候,他卻無法分辨出其他人,時間太久而且人太多了,對於當時那種環境下,所有人都一個髮型一種衣服,他只記住了唯一一個帶隊,非常合理。


  前面的事情平淡無奇,當時這裡邊境衝突頻繁,村裡出現部隊太平常了,要知道一九七八年前後,上思一帶幾乎都是解放軍,這山裡的路大部分都是打對越反擊戰的時候挖出來的,部隊要進山裡找嚮導,那是屬於軍事任務。


  盤馬拿了部隊的津貼,當時他還是壯年,打獵的時候他一個人走的最遠,最深,自然他當嚮導是最合適的。


  他們是在當天的清晨出發,部隊的任務他不便多問,只是將部隊的人引到了羊角山裡,之後他便是跟著部隊走。他的心思放在記路上,羊角山他來的也不多,他必須保證能回去。


  他們走了相當長的時間,在山裡過了一夜,來到了山裡一處湖泊。


  這個地方盤馬只到過一次,那還是他三十一歲那年,他娶老婆要打幾隻獐子回去請舅爺,那年山裡太不太平,野獸都躲到深山裡去了。他一路帶著狗找進來,找到了這個湖,在湖邊上埋伏了一天,獵到了一隻野豬。之後他再沒有深入過這裡。


  這種湖泊自然是沒有名字,也許除了盤馬之外,村裡人都不知道這裡有湖,湖是一個死湖,沒有溪澗,底下有沒有和其他地方連著他就不知道了,他們在湖邊上紮營子立了帳篷,之後盤馬的任務就完成了。


  接下來,他就負責每隔幾天部隊的一些給養,部隊自己的補給很充足,所以他每次進山就是帶一些大米或者鹽巴進去,阿貴說的那一次奇怪的事情,就發生在其中一次。在此期間沒有人知道那支部隊駐紮在那裡是幹什麼。


  在這個過程中盤馬是很好奇的,但是他也知道在那種年月裡,窺探這些東西的代價太大。所以他忍住了自己的好奇心。之後隊伍開撥的時候,多了很多的盒子,大約有三十多個,每個都是鞋盒大小。當兵的很小心的帶了出來。


  他好奇,曾經想拿過一個,但是被一個當兵的很婉轉的制止了,當兵的說,這盒子裡裝的東西很危險。他那麼拿了一下,只感覺盒子十分的重,不知道裝的是什麼。


  我聽到這裡,腦子裡大概有一些印象,這種鞋盒大小的盒子,叫做「收納盒」,外號叫做骨董盒,是考古隊用來存放出土整理出來的文物碎片的,這種盒子一般是被嚴格編號,有大有小,但是大部分都是鞋盒大小。(出土的文物一般較重,鞋盒大小所容納的重量最適合搬運。)


  盤馬非常納悶,因為那湖的邊上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東西,那些盒子裡的東西是哪裡來的?他當時的想法,這盒子裡肯定裝的是石頭,因為那湖泊的邊上是大量的石灘,有著很多的石頭。


  不過,他很快就發現不太可能,因為在山中行進了一段時間後,這盒子中開始散發出一股奇怪的味道,非常難聞,又無法形容。


  我的第一反應是腐臭味,但是盤馬說不是,常年打獵的人經常和肉食打交道,腐臭味他絕對能分辨出來,那種味道,確實無法形容。


  對於氣味的形容一般基於物件,比如說「像茉莉花一樣香」或者「和臭襪子一樣臭」,盤馬老爹無法形容,必然是他沒有聞過的味道,這種味道甚至連相似的都找不到。


  我想問他這種味道是不是就是「死人的味道」,但是終究忍住了,如果這個話題他不想說,中途提出來對我並沒有好處。


  之後盤馬的好奇更盛,但之後那些人就對他有所提防,他一直沒有機會接觸到這些盒子。回到村裡之後,這一批人很快就走了,從此再也沒有見過。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