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夜:捕獵

  「啊?為什麼?」我反應不過來。


  他沒回答我,想了一下,忽然對我道:「跟我來!」說著立即就往外跑。


  我看了看太陽又下去了一點,心說要給他玩死了,立即跟去,他跑到原來帳篷的地方,從其中一個帳篷裡找到一隻防水袋,一下又跑過去,順手拿了放在石上的幾個刷牙杯,又直接抄起一隻礦燈,就往林子跑去。


  我跌跌撞撞的跟在後面,就見他幾下就跑到和叢林交接處的沼澤裡,立即跳了下去,用那杯子去挖沼澤底下的淤泥,倒進防水袋裡,又抹在自己身上,我看得呆了,他對我一招手,我點頭立即也跳了下去,還沒站穩,一杯子泥就拍在我的臉上。幾秒後兩個人在淤泥裡抹成和當時看到文錦一模一樣。


  我本想到起霧的時候再抹,因為裹著淤泥實在不舒服,心中不爽問他幹嘛,他道:「抓文錦。」


  「抓文錦?」


  「她在找食物,她的食物耗盡了,所以她今天晚上必定還會來,我們要設一個埋伏。」


  「晚上?埋伏?」我立即搖頭:「我不幹,伏下去就永遠站不起來了。」


  悶油瓶就看著我,忽然就道:「你為什麼要來這裡?」


  我愣了一下,他冷冷地看了我一眼,爬上了水潭,頭也不回地走了。


  我愣在水潭裡,感覺到心裡極度的不舒服,心說你瞪我幹什麼?我來這裡還不是因為你們什麼都瞞著我,我為什麼要來這裡?我他娘的──


  想著我就也不舒服不下去了,我知道他的意思,怕死已經晚了!我罵了一聲,也爬了起來。


  回去和胖子一說,胖子也有點猶豫,昨天的情形太駭人了,他覺得是否會有些冒險,但是仔細一說,胖子就答應了。


  這事情的興致就變了,一下子我們從晚上盡量活下來,變成晚上盡量找死,但是胖子道不會,文錦也不是傻的,她應該在霧沒起來,或者剛起來的時候出現,甚至我們不在營地附近,她應該是天一黑就過來,如果真如小哥推測她在找吃的,那麼她可能已經餓的不行了。


  悶油瓶讓胖子再燒半鍋子湯,做成是沒吃完的湯底的樣子。胖子立即動手,讓爐灶燒的更旺,很快,又一鍋雜燴火鍋就燒成了,香氣四溢。悶油瓶提著淤泥就到潘子的邊上,用泥往他身上抹,把他也用泥覆蓋起來。接著是胖子。


  全部搞完,悶油瓶提起鍋子,讓我們兩個跟上,我問悶油瓶道潘子怎麼辦?他道:霧沒起來之前我們就會回來,三個人去,抓到的機率大一點。


  三個人一路走到原來的帳篷處,悶油瓶就把那鍋雜燴放到昨天我們的篝火處。


  此時天色還早,我們三個找了個隱蔽處蹲下來,我就只感覺要笑,這事情有點扯淡,拿著鍋湯勾引文錦,文錦又不是貓。


  我們蹲在那裡,一直看著太陽從樹線下去,四周的黑暗如鬼魅一樣聚攏,什麼都沒有等到,連湯都涼了,胖子實在忍不住,想問他話,卻給都他擺手制止住,然後指了指耳朵,讓我們注意聲響。


  我們凝神靜氣,聽著周圍的動靜,渾身的泥巴又臭又黏糊,弄的我難受的要命。特別是臉上和腰部的部分,因為熱量高乾的快,這些地方的皮都扯了起來,癢的要命,但是又沒法去抓,抓了更癢而且乾的更快。


  就這麼咬牙一直等著,一直到天蒙黑只剩下一點天光的時候,我都已經進入到恍惚狀態,忽然,身邊的人就動了,我立即清醒,繃緊了身子,甩了甩頭,跟著他們偷偷從石頭後面探出頭去,在非常黯淡的光線中,就看到一個渾身淤泥的人,從林子裡小心翼翼地走了出來,看身材,赫然是一個女人。


  「真的是文錦!」我喉嚨一緊,心說還真管用。還沒來得及細琢磨這來龍去脈,悶油瓶的手已經推在我的肩膀上,把我拉了回來。


  我看向他,他就對我和胖子說了一個手勢,意思是,只要他一動,我們兩個立即從營地的兩面包抄過去,一定要堵住她。


  此時也不知道悶油瓶到底在搞什麼鬼,我們點頭,耐心地等著,這埋伏的感覺相當刺激,我的心狂跳,一直等到我們聽到了那隻湯筒的動靜。


  胖子就想出去,但是悶油瓶沒動,他不動我們就也沒動,等了大概十分鐘,悶油瓶閉了閉眼睛,突然一個翻身就從石頭後面竄了出去,幾乎就是同時,我們聽到一聲驚訝地叫聲,接著就是轉身狂奔的聲音。


  我和胖子立即撒開腿,從左右兩邊一下衝出去,然後繞著營地一下圍了過去,從幾個帳篷中間衝過去,三個人同時到位,一下就把她圍了起來。


  文錦顯然驚慌失措,人不知所措的在我們三個中間轉圈,滿臉驚恐。


  接著火光,這一下我才清晰地看到文錦的臉,在淤泥中看不到真實的情況,但是我卻可以肯定,她極其的年輕,簡直就好像是十八九歲的小姑娘,即使是在這種情況,我還是能知道,這女人極其的清秀,遠遠超過那張照片。


  這幾乎是一次超越時空的見面,如果是在正常情況下,我幾乎會感覺她是從那張照片裡走出來的,然而現在我根本沒有閒心雅緻來想這些。


  文錦顯然被我們嚇壞了,有點不知所措,一邊到處看,想找空隙逃出去。


  「不要怕,陳──阿姨。」我想說話來安撫她,但是說了一句,發現實在很難叫得出口。


  文錦一下看向我,突然就朝我衝過來,我張開雙臂,想一把抱住她,將她制服住。沒想到她突然一矮身子,一下扭住我的手臂,將我整個人扭了過來,我疼的大叫,她一推就把我推的趴到帳篷上,幾乎把帳篷壓塌,自己狂跑進了濃霧中。


  我爬起來,就看到胖子和悶油瓶已經狂追了上去,心中暗罵自己沒用,立即也跟了上去。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