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夜:暗戰

  文錦跑在最前面,我根本已經看不到了,我追的是胖子的背影,在這樣的光線下追人,連一步都不能落下,否則,一閃你就看不到了。


  這一次絕對不能給她跑了,我心裡道,我們有太多的疑問需要問她。


  跑到營地外,還沒有進叢林的寬闊地帶,在這種地方,悶油瓶速度極快,一下將她逼到一塊巨石附近,我們三個又將她圍了起來,她靠在巨石上,似乎已經無路可逃,只聽到她喘氣的聲音。


  「大姐,你到底在怕什麼?」胖子就問道:「我們是好人,別逃了,搞的我們和日本人追花姑娘似的。」


  文錦突然叫了一句,我沒聽清楚她叫的是什麼,她忽然轉身幾下就爬上巨石,她的動作極其輕巧,顯然是練過功夫的,竟然沒有一絲的遲緩。


  我們中幾個只有悶油瓶能跟上去,他立即翻了過去,一下就從後面抓住了文錦,文錦一掙扎,兩個人滾在一起,滾到了巨石的後面,就聽一聲水聲,好像摔進了水裡。


  我和胖子追過去,就見那巨石之後就是之前看到的那種水潭,底下是這神廟的低窪部分,深不見底,下面有迴廊和甬道通到廢墟的內部,悶油瓶摔下去之後,不得不放手,以免窒息文錦,他浮上水面,我心說這一次肯定抓著了,和胖子兩個人在岸上一人把了一塊,如果她爬上來,馬上把她按住。


  然而,三個人,兩個在岸上,一個在水裡,等到水面上的水波平下來,文錦也沒有上來。


  等了幾秒我立即心說糟糕了,難道她不會游泳沉下去了,這不是給我們害死了?悶油瓶立即一個猛子紮了下去,潛入水中去找。


  水裡氣泡不斷,他翻了半分鐘才浮了上來,就對我們道:「這下面通到其他地方,她鑽進去了!」


  「這怎麼辦?那她不是死定了?得立即把她救出來!」我道。


  這種廢墟裡的結構極端複雜,迴廊勾錯,四處肯定還有大量的塌方,就算有氧氣瓶進去也凶多吉少。


  「不會,這裡的幾個水池好像都是通的。」話剛說完,我們背後一個地方就傳來人出水和劇烈喘氣的聲音。


  我們立即轉身朝那個地方衝去,跑了沒幾步就看到果然那裡也是一個水池,水潭邊上一片潮濕,腳印直朝林子裡去了,顯然文錦對於這神廟下的水路極其的熟悉。


  我們立即尾隨腳印狂追,跑不了幾步,就聽到了前面的急促的喘息聲和腳步聲,立即加速,就在這時候,我的頭頂出現了一片沉重的黑色,我駭然間,發現我們追進了雨林裡。


  我頓了一下,心說不好,就這麼追進去,如果迷路了怎麼辦?就是這麼一頓,悶油瓶和胖子立即就跑遠了。我大罵一聲,只能跟上去,現在只有希望在最前面的悶油瓶能立即逮到她,否則我感覺會不妙。


  雖然胖子分析林子中的霧氣是沒有毒的,但是誰知道推測是不是正確,要是在裡面忽然瞎了,那絕對完蛋。


  但是這文錦在雨林之中,簡直猶如一條泥鰍,在樹木的縫隙間穿梭,如入無人之境,這一通追簡直是天昏地暗,最後我是頭撞上一棵矮枝,直接被撞翻才停了下來,等我站起來,胖子和悶油瓶早沒影了,只有遠處傳來遙遠的穿過灌木的聲音,也已經辨別不清方向。


  我眼冒金星,蹲下來大喘了半天才緩過來,感覺到肺都要抽起來了,抬眼看了看四周,卻分不清方向,頓時心急如焚。


  順著大概的方向追了幾米,我就停下來不敢再追了,開始大叫,讓他們別追了,這樣太危險了。


  叫了幾聲,卻聽見一邊樹葉抖動的聲音和喘息聲,似乎他們又跑了回來,我立即朝那個聲音的方向追了過去。


  一連跨過好幾道幾乎沒法通過的藤蔓群,一下卻又丟了,我心說這簡直是在拍貓和老鼠,永遠是在繞圈子。


  再次循著聲音自己的去辨別方向,這時候,忽然就在我身後,有人叫了一聲:「小三爺。」


  那聲音好像是捏著鼻子叫出來的,尖細的要命,是個女人的聲音,聽起來讓人寒徹心扉。


  我嚇了一跳,立即轉身,用礦燈照去。「文錦?」


  身後濃霧瀰漫,什麼都看不見。但是那聲音確實貨真價實,我知道自己沒有聽錯,立即就問道:「誰?」


  在濃霧的深處,又有人叫了一聲:「小三爺?」


  我立即把礦燈調整了一下方向,朝那個方向照去,並且走了兩步,但是還是什麼都看不到。


  我心中有點奇怪,那聲音離我十分的近,應該是就在咫尺,絕對是手電可以照到的範圍,為什麼會沒有人,難道那人藏著?


  「你是誰?」我又問了一聲。


  沒有回答,我感覺有點不對,用手電照了照四周,想找點東西防身,但是太黑了什麼也看不見,我又不敢讓手電光過久的離開我的前方。


  「是不是三爺的人?」我又道。


  「小三爺?」那聲音又響了起來,而且移到了我的左邊,我嚇了一跳,立即把礦燈照過去。還是沒有人的影子。


  這傢伙一定藏起來了,我心裡毛起來,但是轉念一想,不對,能說話的,就肯定是人,而且叫的是小三爺,肯定是認識我的,應該就是三叔的夥計,聽這聲音他似乎在圍著我轉圈子,會不會是他也看不清這裡,不敢貿然現身?


  想著我就立即道:「我就是小三爺,你是三叔哪個堂口的?」


  那邊沒有回音,我心說他到底在忌諱什麼,立即划動著礦燈,就朝聲音傳來的方向走去,一邊走一邊道:「出來吧,老子是人不是鬼。」


  一直往前走了六七米,前方出現了一棵大樹,卻還是沒見到人,我就納悶起來,猶豫了片刻,忽然從那大樹的後面,又傳了一聲:「小三爺。」


  這傢伙該不是聾了,我心道,扯起嗓子就大喊了一聲:「老子在這裡!」


  那樹後忽然灌木抖動了一下,我心說沒時間和你這麼耗了,一下衝過去,衝到樹後就去照,沒想到樹後竟然就是一個斷崖。我還沒站穩忽然我就一腳踩空,人一下往下栽去。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