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新的記號

  在海底墓中的符號的樣子,我已經記不清楚了,但是剛才刻在護城河底和甬道口子上的兩個符號我還記憶猶新,現在這一個符號,和那兩個完全不同。


  胖子、潘子他們,對於英文字母實在是沒有概念,只要是英文,他們就認不出區別來,所以剛才沒有在意,但是我這個上過大學,考過四六級的人,即使成績再不濟,也至少知道這兩個是不同的單詞。


  我一直認為這只是一個單純的引路符號,類似於任何一種簡單的圖形,只有「往這邊走」的意思。但是如果單純就是引路,符號是不應該會變化,按照人的一般心理,進入墓道之後,注意力應該完全在四周的環境上,雕刻符號的時候,不可能有意識地去變換花樣,而且符號雕刻得也非常匆忙,說明這個留記號的人,並不是在非常從容的情況下做這件事情,這也更排除了他心血來潮變化符號的可能性。


  那現在這種現象,就只有一個理由,那就是這些符號,是有不同的意義的,他在引路的同時,也似乎在告訴我們什麼訊息。


  問題是,那到底是什麼訊息呢?這洋文不是洋文,但是卻是英文字母組成的單詞,實在看不出是什麼語言。但是常見相似的如德語、法語就肯定不是,因為字母的排列太沒規章了。


  而且我們在河底和甬道口看到的那個符號,進入之後沒有遇到什麼危險,那麼如果假設意義是:可以安全進入,那現在這一個不同的符號,刻在這裡,意思肯定不同了,難保不會就是一種警告,表示墓道的這個方向,有什麼可怕的危險?


  胖子他們聽了我的想法也覺得有點問題,我們停在原地,暫時不敢輕舉妄動。


  不過,到了這裡已經是一個不大不小的突破,可以說已經成功了一半,此時墓道走哪邊這種問題顯得並不重要,就算沒有符號指路,我們也並不驚慌。


  只不過進入地宮,特別是主墓道之後,凡事就必須特別小心了,因為只要古墓之中有機關陷阱,那肯定就在這一段了,在這裡花點時間是必須的。


  潘子對我道:「小三爺,咱們這裡也就你有點洋文知識,連你也不認識,那就沒法認識了,你要不把這幾個英文字翻譯成中文,咱們不知道整句話的意思,咱們也能猜啊?」


  潘子一點英文都不會,他大概是認為英文實際和中國字一樣,是一個字母一個意思。我懶得給他掃盲,對他們道:「說要猜的話,不如猜這符號是誰留下的,以及他留下來的目的,這樣猜到意義的可能性還大一點。」


  胖子奇怪道:「誰留下的我們不知道,但是留下的目的我們還用猜嗎?這肯定是給我們引路的啊!」


  我搖頭道:「我以前也這麼想,但是現在就非也,如果真是為了我們留的,至少該寫我們看得懂的符號,雕刻這些符號的人用的形式如此晦澀,現在看來目的並不是幫助我們,我們可能只是撿了個便宜,這符號是給別人看的。」


  潘子想了想,覺得有點道理,又問道:「那別人是誰呢?」


  「阿寧他們人多,可能分批行動了,這符號可能是他們幾個小隊之間的暗號。」胖子道。


  我點頭,表示有這個可能,但是沒有根據,實際情況就無法猜了。道:「也有可能是其他原因,這個現在猜也沒用。」


  最讓我在意的還是這個符號裡包含的訊息,這種符號應該是類似於國際探險地圖的圖例,有的原始叢林小道,在地圖上的標示都有危險等級之分,一個符號除了告訴你這裡可以走之外,也可以知道這條道路上會碰上什麼東西,比如河道中有河馬,就會有河馬意義的暗號。


  到了這裡,這個符號竟然改變了,那這個特殊的符號意義就讓人不得不上心了。會不會是表示這條墓道中有粽子呢?這真是讓人鬱悶。


  我想起越野車上面的「熊出沒注意」,也許留下這個符號的人也有著探險理論化的做事方式,這個符號,也許就是「粽子出沒注意」的意思。隨即我又想到如果能活著出去,是不是該在我的金杯小麵包車上貼一個,以表示我的個性。


  潘子不知道我已經在胡思亂想,突然對我道:「也不對,我覺得這個符號表示的訊息不可能有什麼危險方面的提示,你想,墓道之中有沒有危險,要走過才知道,沒理由他們走過之後,再返回來刻這個符號,也就是說,這個符號是那人即將要進入這個墓道的時候刻的,表示自己走了這個方向了,告訴後來人自己的行走順序,至於裡面是什麼,當時他刻的時候是並不知道的。這其實有講究,叫做「追蹤語言」。」


  我沒聽說過這東西,胖子問他:「什麼叫追蹤語言?」


  潘子道:「我打越南猴子之前,當兵的時候學文化課,因為是在叢林裡服役,所以學過很多關於救險的東西。追蹤語言,就是一旦在叢林裡遇險迷路,你在自己找出路的同時,必須標誌你的行走路線,這種表示的方法是有特別的規律的,後來的救援隊看到你的標誌,就知道你在這一帶做了什麼事情,比如說食物充足的情況是一種標誌,食物吃完了的情況又是一種表示,隊伍中有人遇難了,又是一種標誌,救援隊跟著你的標誌走,就可以一路知道你的近況。如果事情極度惡化,他們就可以用這個標記作為依據升級營救策略,這聽說是老美打越南人的時候發明的東西。」


  胖子問他:「那你學過,你能看懂嗎?」


  潘子搖頭道:「我是說也許,這個暗號和我當時學的東西完全不同,我也認不出來,但是我相信這應該是追蹤語言的一種。我們沒有必要去破譯他,這個符號的變化,也許是只是說他在這裡扭了腳。」


  胖子嘆了口氣,道:「情況不妙啊,如果真是追蹤語言,那說明留下這個符號的人他娘的並不是志在必得,他是為了自己的第二梯隊做準備,也就是說,他並沒有信心自己這一次進入這裡能活著出來。」


  潘子道:「對!所以說了這麼多,也沒有實際作用,我看,既然這符號不是留給咱們看的,咱們就當沒看到這標記,我們現在的主要任務就是找到三爺,符號不是三爺刻的,也就是說三爺不一定是走的這一條道,跟著走就算走得再順也沒用。我們走我們自己的,以前倒過不少斗了,也不是沒碰到過這種情況,我就不信咱們連探個墓道都擺不平。」


  這論調符合胖子的胃口,胖子點頭同意,對我們道:「老潘,這句像是人話了,那不如我們兵分兩路,你和小吳走那一邊,我和小順子走這一邊,咱們看看誰的彩頭亮,反正是直路,如果走到底發現不對,折回來就是了,另一隊走對的,就在槨殿外等其他人。在這裡猶豫,也不是辦法。」


  我感覺這樣不妥當,道:「話是這麼說沒錯,只怕這主墓道不是這麼好走,你看地下的四尺石板,這種墓道很可能裝著流矢和翻板的機關,別是兩隊走到最後,都死在墓道裡,咱們一分開就永別了。」


  胖子嘲笑我道:「照你這麼說,你就不該來,你吃飽了,下這兒來幹什麼?既然下了地宮了,這點兒破事就不該怕。」


  我心說這是我想來的嗎?老子的志願一直是當一個腰纏萬貫的小市民,也不知道今年走的是什麼運,犯的盡是粽子,現在我倒是已經不怕粽子了,但是小心都不讓我小心,這叫什麼事兒。


  潘子的想法和我相同,對胖子道:「不,小三爺說得對,就說一個理由,阿寧馬隊裡的人肯定就在附近了,咱們不防範著粽子,也要防範人,兩把槍的火力總比一把強,而且萬一一隊人出去就消失了,沒回來,那另一隊怎麼辦?咱們還是在一起好,有個照應。」


  一直沒說話的順子也表態:「不管怎麼樣,我必須把吳老闆送到,我肯定得跟著他。」


  胖子舉手向我們三個投降:「你們兩個這是搞個人崇拜啊?他媽的孤立我一個啊?算我倒楣,那你們說怎麼樣就怎麼樣吧,大不了一起死。」


  潘子道:「我們就先走這個刻了記號的方向,如果不對,再回頭,事事小心就對了。」


  我們點頭答應,我心裡明白得很,反正事已至此,我們在這裡討論得再好也無用,現在走哪邊,怎麼走,全要靠運氣了。


  於是起身,潘子扯出類似於盲人棒的折疊探路棍,一邊敲著地面,我們就向刻了符號的那個方向走去。


  一路走得是極其小心,我其實心中已經非常厭煩這一種走路都不得安寧的地方,但是也沒有辦法,既然來到這裡了,總不能少了這一步驟,否則之前的千辛萬苦,不就白費了?


  本以為會在這墓道中消耗至少半個小時的時間,沒想到的是,這一段墓道極短,不到二百米便陡然變闊,盡頭處出現了一道巨大的玉門。


  我一眼便認出了這是冥殿的大門,因為墓道口的墓門不會用如此好的石料。門的下半截已經給炸飛了,露出了很大一個空洞。顯然已經有人進入過了,不知道是阿寧他們,還是其他人。


  我心中暗喜,這麼說我們還是走對了路了,門後面就是整個地宮的核心部分,我的腦子裡馬上浮現出很多經典陵墓的結構,這裡雖然是東夏的皇陵,但是由漢人主持建造,想必和中原的墓葬不會有太大的區別,進入之後會看到什麼呢?我不禁有一些緊張,不知道萬奴王的棺槨是什麼樣子,四周有沒有陪葬的棺材。


  墓室的玉門十有八九會有機關,兩邊的石牆很可能是空裡,裡面灌著毒石粉,而且這種機關往往沒有破解的辦法,因為墓室一關就沒打算再開,就算你是設計這門的工匠,關上之後你也進不去。


  不過這門已經給炸成這樣了,估計有機關也給破壞了,這一點倒不用擔心,我們幾個俯下身子,魚貫而入,進入了門後的墓室之中。胖子謹慎起見,打起了冷煙火,讓我們的照明力度加大,好一下就看清楚墓室裡的佈置。


  在冷煙火亮起的一瞬間,我們就看到一幅讓人窒息的情景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所有人都沒有想到自己會看到如此的情景,幾乎都凍立在了原地,無法動彈。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