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團伙

  潘子皺起眉頭道:「我怎麼不知道?三爺回來過了?什麼時候吩咐的?」


  那人看我們兩個的樣子,還以為潘子拿他尋開心,聳了聳肩笑道:「少跟我裝八咪子喃(裝傻),東西是給你的哈,你能不曉得?」


  潘子火了,罵了一聲,「我騙你做啥子?三爺怎麼說的?啥時候說的?」


  那人一看我們兩個的樣子,才知道我們真不知道,也覺得奇怪,說道:「具體我也不清楚,我也是聽錢莊的楚老闆交代的,他就在後頭,你們去問他吧。」


  潘子悶哼一聲,帶著我穿過這條窄道,盡頭還有道鐵門,沒鎖,一推打開,裡面是一個簡陋的辦公室,一邊的客座沙發上,我看到上面有個光頭的油光滿面的中年男人正在抽煙。看到我們進來,把煙頭往地上一扔,踩熄了站了起來。


  潘子打了聲招呼,「楚哥。」態度一下子變得恭敬起來,我馬上意識到這個人就是為三叔帶話給我的人。


  他看了看潘子又看了看我,說道:「怎麼現在才到,等你們兩天了。」


  潘子把路上的事情和他說了,不等他反應,急著問道:「楚哥,到底出了什麼事情?我們哪裡招惹號子裡的人了?」


  楚哥不緊不慢,說道:「先別慌,沒出事,這是你三爺的意思,是他讓我把他前幾年做的一些買賣的消息放出去的,給號子裡來點刺激的,現在廳裡已經立專案組偵察了,我也不知道他是什麼用意,不過看樣子他是在給另一批人設置障礙。」


  「另一批人?」


  「對,因為這一招,現在整個古董市場都受了牽連,凡是和你三叔有生意關係的人全部都給監控了,這樣一來,沒提前做準備的人,現在就很難開展活動,你三叔在給你們爭取時間。」


  我看了看潘子,並不是很聽得懂這光頭說的話,「什麼時間?」


  光頭聳了聳肩,表示他也不知道。「你三叔是老江湖了,他的套路我是猜不透的。」


  潘子問他道:「那剛才聽外面的九四說,什麼裝備準備好了,說是您安排的,這又是怎麼回事?」


  楚哥道:「剛才說了,只要我一把消息放出去,凡是做這一行的人,無論什麼活動都很難開展,所以你三爺讓我在放消息前,把我們該做的事情都做了,所以我提早去買了裝備,要是現在去,世面上沒人敢出手,連鏟頭都買不到一隻。」


  我問道:「可是買這些裝備幹什麼呢?我們又沒打算做活。」


  楚哥道:「這就是你三叔給你帶話的原因。」他讓我們坐下,「其實你三叔的那些裝備,剛開始沒算上你的份,也就是說,他準備了五份裝備,其中一份是留給他自己的。」


  他頓了頓,又道:「不過他當時打電話給我的時候也說了,他做的事情,並不是只有他一個人在做,還有人在和他『搶胡』,對方也不是省油的燈,所以如果他回不來,這份裝備就給你用,無論如何,你要把他的事情繼續做下去,不能讓另一批人登先。」


  另一批人?我忽然想到了阿寧所屬的那個公司,難道三叔在海斗裡擺了他們一道,就是因為這個原因?


  潘子問道:「三爺有沒有說另一批人是什麼人?」


  光頭搖頭道:「沒有,不過我想現在三爺有可能是已經落在他們的手上了,不然他早應該出現了,可惜我們現在什麼都不知道,不然我想對方來頭再大,我們也不至於擺不平。」


  我心裡哎呀了一聲,那光頭又道:「你們要去的那個地方,是吉林長白山脈的橫山山脈,具體地方只能用座標來標,不過我已經準備了當地嚮導帶你們過去。」


  長白山?我們現階段所有的記憶和長白山有關的,只有汪藏海的雲頂天宮,毫無疑問,橫山山脈的某處,應該就是雲頂天宮的所在。


  只是,我為什麼要到那種地方去?沒有任何理由,我就要到這種莫名其妙的地方去,而且還是在冬天?


  光頭看我的臉色已經變成了綠色,突然嘆了口氣,說道:「說實話我也很迷惑,不過我自己也仔細想過,唯今之計,你們唯一能做的,是跟著你三爺準備好的計劃走下去,才能找到線索。不然,我估計你三叔恐怕過不了這一關。」


  潘子拍了拍我,轉頭繼續問道:「那,三爺的計劃裡,下一步我們應該怎麼樣?」


  光頭道:「你們一共五個人,先上火車去吉林,行李我們會想辦法托到那邊,然後那裡有車帶你們去下一個點。人都是三爺給我聯繫好的,基本上都到了。」


  我和潘子對視了一眼,吉林,那看樣子真要去爬雪山不可了。


  光頭說他會負責我們全程的所有細節,所以我們不用擔心,只管上路,只要小心路上別給員警盯上就行了,時間安排得很緊,在長沙休息一晚,明天就直接送我們上火車,車票連同洗漱用品都全部打包準備好了。所有的細節問題,另三個人都知道了,有問題只要明天問他們就行了。


  這個光頭行政能力之強出乎人的意料,三叔託他來傳話,這一次行動恐怕計劃了很長時間。不知道他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我們又問了些問題,光頭也是只知道其一,不知道其二,不過聽他的口氣,三叔的安排真是天衣無縫,這一次老江湖總算是顯現出功力來了。


  我們原路出來,我看到鋪子外面運來了很多二手電腦的顯示器,潘子告訴我,明器就是藏在裡面運輸的,一般關卡檢查,這樣的包裝是查不出來的。那光頭說的運我們的裝備去吉林,應該就是透過這個方式。


  潘子是這裡的地頭蛇,傍晚我跟他去吃了長沙的餃餌,我來長沙不是一次兩次了,也不覺得新鮮。我們一邊吃一邊討論今天光頭給我們傳的消息,潘子想了半天,對我道:「小三爺,我思前想後,總覺得你和我說的,去西沙給你們準備的那個什麼什麼資源公司有可疑,他娘的你說三爺說的『那一批』人會不會就是他們?」


  我道:「這我早就想到了,不過我覺得問題不在那個公司,而在於公司背後的人,咱們也別想了,反正到了那邊,我們不去找他們,他們也會找上門來。只是,那個楚哥靠不靠得住?」


  潘子說道:「小三爺,你別看我潘子當兵的,看人準的很,這人你絕對放心,我就是擔心,那人說一起去的有五個人,其他三個是什麼貨色。」


  我說道:「三叔安排的總不會錯。」


  潘子搖頭道:「難說,三爺常說看人要三百六十五天地看,少看一天都不行,人是會變的,你一個星期不見他,說不定他已經想著要害你了,特別是我們這一行裡那些沒文化的,說得不好聽點,他娘的哪個手裡沒幾條人命債,心橫橫,老娘都能埋到土裡。三爺這麼久沒回來,這裡的伙計,人心肯定起變。」


  我說你要求太高也不行,咱們走一步是一步吧。


  街上晚上冷起來,我們吃完後二話不說就回潘子以前住的房子裡睡了,早上起來吃了早飯,光頭的車就來接我們,我背起自己的貼身行李,遠遠看了看車裡,發現座位上已經坐了個人了。


  仔細一看,發現是個老頭,人很面熟,好像哪裡見過,而且還是不久前。


  我並不在意,和潘子開著玩笑走過去,靠近一看,突然人蒙了。


  那老頭,看身形和那身古怪的裝扮,不是別人,竟然是在杭州二叔茶館裡看到的陳皮阿四!我張大嘴巴幾乎脖子僵硬,心說他坐在車裡幹什麼?難不成這老頭子也是五個人的一個?總不會這麼離譜吧?


  潘子這時候也看到了,嘟囔了一聲,也是一臉的詫異。


  光頭招呼我們快點,我們一頭霧水地上了車,潘子認識陳皮阿四,給他打了個招呼,那老頭閉目養神,只是略微點了點頭。潘子馬上轉向開車的光頭,齜著牙用嘴形問他怎麼回事?


  光頭無奈地一笑,用嘴形回道他也不知道,三爺就是這樣安排的。


  不會吧,我心說,這老傢伙不是個瞎子嗎?而且年齡比我和潘子加起來還大,三叔這是玩什麼花樣?


  我們在忐忑不安中來到火車站,我心裡在盤算,三叔給我們安排的第一個人是一個近百歲的老頭,那第二個人是什麼貨色就真不好估計了,難保不會是個大肚子的孕婦或者坐輪椅的殘疾人。


  難道三叔想試探我們的愛心?


  慶幸的是陳皮阿四身體很硬朗,背著手就下了車,光頭對他很尊敬,幫他提著行李,我們為了便於應變,還是選了比較差的臥鋪,一個房間可以睡六個人,正好一個床可以放行李。


  我們來到自己的房間,我探頭往裡看了看,先看見一個胖子在吃速食麵,看到我,一揚眉毛,詫異道:「他娘的,又是你?」


  我頓時頭疼起來,心裡一個咯噔,心說三叔怎麼找了他,難不成還是以前的那支隊伍嗎?馬上轉向胖子的上鋪,果然,一雙淡然得一點波瀾也沒有的眼睛正看著我。


  我鬆了口氣,悶油瓶瞇起眼睛看了看我,又轉過去睡著了。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