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子

  我和潘子在三叔的鋪子裡坐了一個下午,互相講了一些自己的情況。


  原來潘子在我去海南之前已經有一點恢復意識,但是當時我走得太急,只給醫院留了一個手機,我出海後自然找不到我。


  潘子的體質很好,恢復得很快,就算這樣他還是在床上躺了將近一個月,等他能夠下地來找我們,卻一個也聯繫不到。算起來那個時候我應該是在陝西,而三叔就更不用說了,全世界都在找他。


  我看到潘子臂上帶著黑紗,就問他幹什麼?他說大奎一場兄弟,頭七沒趕上,現在戴一下心裡也舒服一點。


  我給他一提,想起去山東那段日子,心裡也唏噓起來,說到底,那件事情還是因我而起,如果當時不去多這個事,將帛書給三叔看,各人現在的景況自然大不相同。


  潘子看我臉色變化,猜到我在想什麼,拍了我一下道:「小三爺,我們這一行,這該來的逃不了,怪不得別人。」


  我嘆了口氣,心說你說得簡單,打死大奎的又不是你。


  唏噓了一陣,我又把我這一邊最近的一些情況和潘子說了,聽得他眉頭直皺,聽到後來我們的猜測,他面色一變,搖著頭說他和三叔這麼多年下來,他能肯定三叔絕對不是那種人,叫我別聽別人亂講。


  潘子跟隨三叔多年,感情深厚,有些話自然聽不進去,我不再說什麼,轉移話題,問他有什麼打算。


  潘子想了想,說本來他打算還是回長沙繼續混飯吃,那裡三叔的生意都還在,人他都認識,回去不怕沒事情做,現在聽我這麼一說,他覺得這事情不簡單,恐怕得再查查才能安心。


  我點點頭,雖然這裡我基本上都查過了,但是潘子和三叔的關係不一般,有很多我不知道的關係在裡面,他能去查查是最好不過。


  潘子打了好幾個電話,對方都讓他等消息,我以為要等個十天八天的,沒想到才五分鐘就都回了電話,潘子聽完之後,皺著眉頭對我說道:「小三爺,恐怕你得跟我走一趟了。」


  我一愣,心說怎麼回事,該不會是出事了?


  潘子接著道:「三爺在長沙找到一個人,給你留了話,不過得親自和你講,那一邊的人叫我帶你過去。」


  「三叔留了話給我?」我幾乎跳了起來,長沙那邊我也不是沒聯絡過,怎麼從來沒人和我提起這個事?


  潘子表情非常嚴肅,也沒想給我解釋,對我道:「那邊很急,你看怎麼樣,什麼時候能夠出發?」


  潘子非常急,我隱約覺得事情不簡單,但是我也沒想到他會急成這樣,結果當天晚上我就上了去長沙的綠皮火車,什麼都沒交代。


  上了火車之後,我還問潘子,要是急幹啥不坐飛機,還坐個火車,這不是笑話嗎?


  潘子魂不守舍,只拍了拍我說等一下就知道了。我看他腦門上都冒了汗了,越發覺得奇怪,心說他到底在緊張什麼?


  火車從杭州出發,先到了杭州的另一個火車站,三個小時後到達金華站,此時我已經有點忍耐不住要問個究竟了,這時候,火車突然臨時停車了。


  綠皮車臨時停車是常有的事情,當時在買票的時候我就想,這麼遠的距離,你不坐飛機至少也要坐個特快,幹什麼要買綠皮的硬坐啊?


  可是潘子的心思根本不在這個上面,現在車一停,我心裡還幸災樂禍呢──你急是吧,臨時停車,急死你!


  沒想到車才一停,潘子就拍了一下,示意我跟上,我站起來想問他去哪裡,結果他突然一個打滾,從車窗跳了出去。


  我一看,我操這是幹什麼啊,車裡的人一看也都嚇了一跳,都站起來看,潘子在外面大叫:「小三爺你還等什麼,快下來!」


  我看了看四周,所有人都站起來看著我,心說這下子明天要上都市快報頭條了,一咬牙也滾了出去。


  綠皮很高,我下來翻了個跟頭,摔進一邊的路枕上,潘子一把把我扶起來,就拉著我跑。


  一直跑進邊上的田野裡,上了個田埂,然後翻上大道,那裡竟然已經有了一輛皮卡在等我們,潘子拉我進了皮卡,車子馬上發動。


  我累得上氣不接下氣,等車開上省道,才緩過來,罵道:「你他媽的搞什麼飛機?」


  潘子也累得夠嗆,看我的樣子,笑道:「別生氣,我也是第一次這麼狼狽,娘的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招惹上的,不知道能不能甩掉?」


  說著他看了看車後面,一片漆黑,似乎沒人追來。


  我沒聽明白,看樣子這些事情他都計劃過了,忙問他怎麼回事。


  他點上一支煙,用長沙話道:「車上那哈有警調子,三爺爺不在,長沙那哈烏焦巴功,地裡的幫老倌裡出了鬼老二咧。」


  這話的意思是火車上有員警,我三叔不在長沙,長沙那邊的生意亂七八糟了,有做活兒的幫工裡可能有員警的人了。


  他說話的時候眼睛瞟了瞟開車的人,我意識到這司機可能是臨時找來的,不能透露太多,也就不再問了,心裡卻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樣,心說那我現在算什麼,我不是成逃犯了啊。


  我的爺爺,今年到底怎麼回事?早幾個月我還是小商販,突然變盜墓賊和粽子搞外交就不說了,現在又成逃犯了,人生真是太刺激了──


  車開到金華邊上一個小縣城裡,我們下車付了錢,潘子帶我去隨便買了幾件比較舊款式的小一號的西裝換上,一照鏡子,比較寒酸,然後又趕到火車站,買了我們剛才跳下來的那輛車的票,那車臨時停車到現在才到這個站。


  我們重新上車,這次買了臥鋪,潘子看了車廂,明顯放鬆下來,說道:「剛才那些警調子應該在金華站就下了,現在高速公路省道兩頭都有卡,他們絕對想不到我們會重新上火車。」


  我第一次做逃犯,手腳都不知道怎麼放,幾乎緊張得發抖,輕聲問道:「到底怎麼回事,怎麼我們就給員警盯上了?我可沒幹──哦不對,應該說我幹的那些事情一般人發現不了啊?」


  「我也不知道。」潘子說道:「下午我給長沙我們的地下錢莊去電話,結果那老闆一聽是我的聲音,只說了兩句話,一是讓我馬上把你帶去長沙,三叔有話留,二是長沙出了狀況,叫我們小心警調子,然後就掛了。這老闆是三叔三十年的合作伙伴,絕對靠得牢,我想了一下,杭州我不熟悉,待久了會出事情,怎麼樣也要先回長沙再說。」


  他看我擔心,又道:「我上了車之後馬上就發現幾個便衣,就聯繫了朋友,叫了輛車,讓他儘量跟著鐵軌走,剛才臨時停車,我看到司機給我們打信號就知道機會來了,所以才拖著你下來,你看那司機一路上一句話也沒說,就也是咱們道上混的,在這種人面前你不能說太多。不過這些個條子沒抓我們,說明我們和長沙的事情關係不大,肯定是長沙那裡有大頭的給逮住了,咱們這些小蝦米都是蘿蔔帶出的泥,你也不用太害怕,和你做的那些事情無關,最多就是一個銷贓。」


  我聽了稍微舒服一點,剛想說謝天謝地,沒想到他又道:「長沙一旦出事,千絲萬縷的,三爺肯定脫不了關係,那老闆也不說清楚,他娘的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事情。其實,我們這幾年已經很收斂了,幾乎都沒怎麼直接下地,以前的事情也不可能給翻得這麼大,真是想不明白。」


  「那你現在怎麼打算?」我試探著問,我可不想亡命天涯啊。


  潘子道:「我們不能直接去長沙,出了浙江我們就下車,然後坐長途大巴到長沙邊上的山裡,三爺在外面有幾個收古董的點,那裡有人接頭,那錢莊老闆到時候會過來。」


  我點點頭,這時候車又到了一個站,開始上客,我們那臥鋪間裡又來了一個人,潘子打了個眼色,我馬上轉移話題。


  聊著聊著,我不知不覺就說到了陳皮阿四的事情,這人的名氣在長沙倒是很響,潘子還聽說過他,對我說道:「這人在我們那裡也有自己的生意,聽說他瞎了以後就不再自己做活了,文化大革命結束後收了幾個徒弟倒賣古董給外國人。這人很陰,他幾個最先跟他的徒弟幾乎都已經給槍斃了,他還逍遙在外,傳言很多,最好和他保持距離。」


  我想起陳皮阿四的樣子,不像瞎了,覺得越發奇怪起來。


  我們按照潘子的計劃,幾經波折,來到長沙附近福壽山一帶。那裡果然是個好地方,沿途風景迷人,潘子長年在這一帶活動,倒也習慣了。我們來到鎮上一處雜貨市場,好像舊社會地下黨接頭一樣,東拐西勾地,來到一處一看就知道不會有生意的鋪子裡,鋪子外面賣的是舊電腦,裡面推開後牆,就是一小間,再往裡面豁然開朗,是兩間鋪面之間背靠背留出的一道建築縫隙,大概能容納兩個人並排走,現在上面拉起了雨布,裡面兩邊各有一排架子,上面全是剛出土的明器。


  有幾個人正在那裡挑貨,負責人認識潘子,看見他過來,放下手裡的東西,對潘子道:「怎麼才到?基本的東西都備好了,你們什麼時候走?」


  「東西?什麼東西?」潘子愣了一下,一臉迷惑。


  那人也愣了一下:「你不知道?」


  潘子回頭看了看我,我瞪了他一眼,心說你的地盤你看我幹什麼?


  他轉頭道:「準備什麼?」


  那人道:「三爺吩咐的,五人裝備,做活兒啊?你不知道?」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