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前

  悶油瓶,不,應該說是張起靈,他的語氣平緩,絲毫不帶一絲感情色彩,從他的敘述中,我漸漸看到了這個巨大謎團的一角。然而我沒有辦法從他的敘述中瞭解,他在整個事件中所想所聽,也無法瞭解他真正的身世背景,我們暫時把他想像成一個沉默睿智的青年。


  在深深的海底,無法聽到海面上的狂風怒號,但是還是能夠感覺到風暴來臨前的那種窒息。


  張起靈他靜靜的坐在耳室的角落裡,看著他的同伴們爭先恐後的去研究地上的青花瓷器。這些瓷器對與他來說,毫無吸引力,而這幾個看上去比他年長一些的學長,卻已經被這些東西完全吸引了過去。


  他們互相傳閱,有的想把上面的花紋描錄下來,有的在討論上面圖案的意思,這個時候,突然有個人叫道:「你們快來看!這些瓷器底下有蹊蹺!」


  說這句話的人名字叫霍玲,是考隊三個女生中的年紀最小的一個,父母是一高幹,平時嬌生慣養的,特別喜歡大驚小怪的來吸引別人的注意,張起靈聽到她的聲音就覺得頭痛起來,不過她這樣的女生這個小團隊中還是比較受歡迎的,這一聲嬌滴滴的聲音,馬上把其它幾個人勾引了過去。這些男生都爭先恐後,希望能夠在霍玲面前顯示自己的學問,紛紛叫道:「有什麼蹊蹺?拿給我看看。」霍玲翻過手裡的一個瓷器,讓他們看,一個看了一眼,說道:「這個啊,我知道,這個叫窯號,代表這只瓷器的產地。」


  另一個馬上反駁,說道:「不對,明窯的窯號不是這個樣的,這可能是代表這個墓主人身份的府號銘文!」


  第一個就有點面子上掛不住,說道:「府號銘文一般都是四個字的,這裡只有一個字,還非常的生僻,你說的更加不可能。」兩個人承文革的遺風,說著說著就文鬥起來,而且有演變成武鬥的傾向,見慣這種場面的霍玲嘆了口氣,突然看到張起靈冷冷的靠在角落裡,根本沒有理會她,心中哼了一聲,逕直走了過去,把青花瓷長頸瓶遞到他面前,很俏皮的說:「小張,你幫我看看,這是什麼?」


  張起靈根本不想理她,淡淡地瞄了一眼,什麼也沒看清楚,就轉過頭說道:「不知道。」


  霍玲臉色一變,她很少在男人面前吃閉門羹,不由心中不舒服,說道:「小張,不准你敷衍我,仔細看看再回答!」說著一下子把那瓶子塞到張起靈手裡。


  張起靈嘆了口氣,無可奈何,只好拿起來,霍玲得意地指給他看,原來那隻被碰倒的青花瓷長頸瓶的底部,有一個特殊的刻文。


  這個刻紋張起靈從來沒有見過,不由心中一愣。一般的瓷器底部都是從哪裡出窯的窯號,然而這個刻文,有凹凸的手感,卻不是任何窯號的名稱,更像一個編號。他隨手拿起另一隻,翻過來一看,果然也有,卻和他剛才看到不同,這一下子他突然隱約感到,這些瓷器似乎並不是單純的陪葬品這麼簡單。


  霍玲看他神色變化,以為這塊木頭終於開竅了,問道:「小張,怎麼樣,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張起靈根本把她當成透明的,他拿起這些瓷器,一連看了十幾隻,發現每隻的底部都有不同的符號,而且這些符號有規律的變化著,似乎是一種有固定排列順序的編號。


  為什麼要給這些瓷器編號呢,難道他們的排列順序是這麼嚴格的嗎?還是,如果不按這些編號排列,就達不到某種目的呢?張起靈心中無數的思緒閃過,不由仔細的端詳起這些瓷器來。


  他一看之下,又覺的愕然,因為瓷器的花紋所描繪的內容,不是春耕,不是庭院,卻是一幅工匠在雕琢巨型石像的畫面,這種畫面在古代是不登大雅之堂的,何以會將起描繪在瓷器上?他一路看下去,漸漸發現了一些端倪,這些瓷畫,在單獨看起來時候並無什麼特別之處,但是只要按照排列的順序,你就會發現,這些畫面都是連續的,似乎是在描繪一個巨大工程的進展情況。這個時候所有的人都被他奇特的舉動吸引住了,幾個男生不知他賣的是什麼關子,都莫名其妙地盯著他。


  張起靈並未理會這些人,他沒有像我一樣一路看下去,而是直接走到了最後一個小巧的瓷花雙耳壺邊上,拿起來仔細一看,心中已然一動,只見這最後一隻雙耳壺上,已經勾勒出了整個工程完工時的情景。


  那是一座無法用語言來描述的,漂浮在天上的宮殿,宮殿下方雲霧繚繞,宮殿的建造者們,站在地面上,仰望著天空中,而邊上的一座山上有一個道者,正怡然自得地微笑。


  這小小的雙耳壺無法表達出這個工程的任何雄偉壯觀之處,但是張起靈還是感到了一陣無法抑制的激動,因為他知道他找到了什麼東西。


  他幾乎可以斷定,上面描繪的內容,就是明初的鬼手神匠汪藏海,所設計建造的雲頂天宮!這傳說中可以飄在天上的宮殿,老早出現在了明間傳說之中,然而那時候的解釋是,汪藏海是利用一隻巨大的風箏配合大量的金絲線,來造成美輪美奐空中宮殿的假象,來取悅朱元璋。


  可是如果傳說是正確的話,那這裡所描繪的情景,又是什麼呢?如果傳說不正確的話,那麼,這些瓷畫是不是說明,汪藏海真的造了一座飄在天上的宮殿?傳說與事實,事實與傳說,哪個真哪個假,張起靈開始迷茫起來。


  他思索了一會兒,毫無頭緒,就把這些事情告訴了還不明就裡同伴,這些人當然不信,忙按照他的方法,一個瓷器一個瓷器的看下去,不由一個個看得目瞪口呆,這不僅是中國歷史上絕無僅有的,也是最匪夷所思的發現。那個霍玲一看到自己的發現竟然引出了這麼重大的發現,不由欣喜若狂,就在張起靈臉上親了一小口,這一下另外幾個男的馬上吃起醋來。


  偏偏張起靈沒有察覺到這一點,他可能根本不知道是誰親了他,也不想知道,直接走到文錦邊上,提議馬上進後殿搜索,他認為,更多的線索,必然可以在棺槨中找到。


  文錦到底是個負責人,她一想,認為這樣做太危險了,忙說道:「不行,絕對不行,沒有領隊的帶領,我們不能自己進古墓去!」


  張起靈看她不同意,也不多廢話,自顧自收拾自己的裝備,就往甬道走去,文錦到底是一個女中豪傑,看他如此不把自己放在眼裡,不由也心中不快,就想出手教訓他一下,反正她在研究所裡也經常耍幾招功夫,教訓一下那些不服她的毛小子。


  想著,她突然上前發力,想一把抓住張起靈單薄的手腕的關節,這叫做扣脈門,脈門一旦扣住,就可以四兩撥千斤,她一個女人力氣自然不大,但是只要率先發難,也足以讓張起靈這個大男人疼得求饒。


  另幾個男的都中過文錦這一招,不由暗自發笑,想看張起靈的笑話。


  這一招她百試百靈,一般沒武功底子的人根本防不勝防,然而她這一下卻沒有扣著,不由大吃了一驚,這時候,張起靈已經回過頭來,淡淡說道:「你放心,我自己能照顧自己!」


  文錦冷笑一聲,說道:「你拿什麼來照顧你自己?小張,你在所裡就是出了名的無組織無紀律,可這裡是古墓,請你不考慮自己,也要考慮考慮大家的安全。」


  張起靈點點頭,竟然說道:「我會考慮的,我很快就回來。」


  文錦小臉都氣紅了,心說怎麼攤上這麼個刺頭,看他那不慍不火的語氣,自己又沒辦法發火,上去一把拉住他,說道:「不行,說什麼你也不准去,我們已經少了一個人了,你叫我回去怎麼向所裡交代?」


  張起靈似乎有點不耐煩,轉過頭,眼神一冷,說道:「放手。」


  文錦非常堅決地看著他,我想任何男人看到她這麼可愛的一個女人,用那種眼神看著自己,都會妥協,可是張起靈突然睜大雙眼,眼神瞬間就變的猶如惡鬼一樣,文錦被一下子嚇得手都軟了,被他一下子甩開。


  等她再看,那張起靈的眼神又變回那種淡淡的什麼無法看出的樣子,向她點了點頭,說道:「謝謝!」


  其它人看到這一幕,以為文錦竟然同意了他的要求,都不服氣起來,人就是這樣,只要有一個人破了規矩,其它人都會蜂擁而上,其它幾個人看張起靈走進了甬道,一方面怕他佔了所有的功勞,一方面也燃起了已經壓制下去的好奇,紛紛吵著要跟上去。


  文錦到底是個女人,她知道她剛才的手一放,自己已經失去對這些人的控制,事到如今,除非手裡有把槍,不然已經沒有任何辦法可以阻止這些年輕人了。


  三叔的脾氣又不好,如果這個時候搖醒吳三省,以他的脾氣,必然會為了自己的面子和張起靈發生劇烈的衝突,事情可能會一發而不可收拾,最後衡量利弊,她決定自己帶他們進入後殿看看,並盡快回來。以她多年倒斗的經驗,如果這只是一個普通的墓穴,必然沒有問題。


  之後的過程,與我們經歷的基本相同,至於他們如何通過機關重重的甬道,發現了池內的階梯,然後下到池底,雖然也十分的曲折離奇,但是並不是需要敘述的重點,張起靈講述的時候也是一句話就帶了過去,最關鍵的事情,還是他們下到了水霧繚繞的池底,看到那塊無字石碑以後。


  這池底的情景簡直是詭異莫名,那些濃霧在手電筒的照耀下,不時變化成各種各樣的臉譜,讓人不由自主的產生畏懼的心理,走下最後一階石梯的時候,一行人突然就變的團結起來,大氣都不敢出,在霧氣中互相拉扯,戰戰兢兢,生怕有什麼東西突然衝出來。


  霍玲見張起靈,毫無畏懼,而邊上其它幾個人平日裡威風八面的所謂所裡的學長,如今都閃閃縮縮躲在他的身後,不由對他生出一點好感,對那些男生說道:「你看看你們幾個,都比小張大了好幾歲,連他的渣都比不上,丟人不丟人!」


  他們那個年紀的人,正是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時候,被霍玲這麼一說,血氣上湧,也不要命了,都搶著沖張起靈前面去,池地空間不大,他們跑了幾步,看沒什麼事情發生;膽子又大起來,逕直走進霧氣的中央,才走了幾步。突然領頭的那個大叫:「裡面有隻怪物!」邊叫邊逃回來。


  這一嗓子幾乎把所有人都嚇得屁滾尿流,後面幾個也不管自己有沒有看到,頭皮一麻,也跟著後退,張起靈不理他們,領著其它幾個人自顧自走了進去,就看到了那隻所謂的怪物,就是那隻定海石猴。


  隨即,他們就看到了另外的幾隻定海石猴和那塊神秘的無字石碑。


  瞬間,所有人都被深深地震撼了,雖然眼前的這些東西並不壯觀,但是在這些人眼裡,意義非凡,這古墓裡的一切的一切,都打翻了教科書一樣的千年不變的中國墓葬觀念。有著不可估量的考古價值。


  連文錦都被驚訝的說不出話來,喃喃道:「我的天,這些東西太讓人難以置信了,這裡說不定會成為中國考古界的又一里程碑!」


  震驚過後,就是狂喜,那個年代,一個重大的發現意味著巨大的機會,一旦把這個發現公佈出去,他們的名字馬上就會家喻戶曉,想到這裡,有幾個笨點的已經傻笑起來,還有一個興奮異常,竟然控制不住開始跳起舞來。


  這個時候,惹起這場禍頭的張起靈卻深深的皺起了眉頭,他看的比任何人都仔細,早已看到石碑基石上的篆刻古文。


  「此碑於有緣者,即現天宮門,入之,可得仙境也。」


  這一句話給他的震撼,遠遠在於其它這些發現,他沒有半點被邊上人的癲狂所感染,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


  按照他的想法,這樣的文字,不可能無緣無故的寫在這個地方,所謂有物則必有其用,墓主人把這些東西擺在這裡,必然有不得不這樣做的理由。那這石碑中通往天宮的門,到底在什麼地方呢?如何才算有緣呢?他站到石碑前面,一寸一寸的找起來,可是石碑就是石碑,沒有任何機關或者暗文的痕跡。


  其它的人鬧了一會兒,也逐漸冷靜下來,文錦覺得時間已經差不多,再在這裡耽擱並不妥當,就招呼他們回去。那幾個人開心也開心夠了,見識也見識到了,也收起心來,說說笑笑的就往階梯走去,文錦一個一個的數過來,數到最後,發現張起靈還沒過來。


  張起靈剛開始不服從領隊,堅持要來後殿,現在又不肯歸隊,想到這裡,文錦非常的生氣,但是職責所在,總不能扔下他不管,她語氣很差吩咐了其它人一聲,一隊人又快步走回到霧氣中。


  他們走了幾步,看見張起靈還蹲石碑前面在研究什麼,文錦不由心頭火起,叫道:「你還不走!到底要彆扭到──」話才說了一半,霍玲一把拉住她的手,拚命叫她不要說話,文錦納悶,看了看其它人,發現他們都有點驚慌的神色,非常不解。


  霍玲看她還沒反應過來,忙指了指霧氣之中,文錦順她的手看過去,只見張起靈的邊上不到兩米的距離霧氣深處,出現了一個巨大的人影。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