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底

  悶油瓶說完這句話,也不理我的追問,快步向下跑去,我看到似乎有一絲真相的曙光,自然不肯放過,忙追了下去。


  水池底下的霧氣在不斷地上升,我才走了十個台階,就進入到濃密的霧氣中,能見度急劇下降,我剛開始還能看見胖子的背影,幾步之後,前面能看到的只剩下一個手電筒的光點。加上那胖子膽子大,三步並成一步地跑,結果一下子就把我甩去好遠,結果才下去一圈還不到,我連胖子手電筒的光點都看不到了。


  這下子我有點慌起來,我現在是在一片雲霧繚繞之中,往前往後往右都只能看出去半米不到,這種能看見又不清楚的感覺,比在絕對黑暗裡還難受。


  池面與池底的垂直距離並不長,走了有一支煙的工夫,胖子就在下面叫道:「我這裡已經到底了!」


  我聽到他腳踩到積水的聲音,忙幾步併作一步跑下去,突然腳一涼,踩進了水裡。原來池底的水並沒有全部抽走,還有大概到小腿深的積水,難怪我在上面向下看的時候,怎麼也看不清楚。


  我觀察了一下這個地方,發現這裡已經幾乎是霧氣的中心了,能見度更低,我摸著池壁走了幾步,就聽胖子在左邊叫道:「你注意水下面,這裡都是進水的洞,千萬別踩進去。」


  我用腳探了探,果然,前後都有碗口大小的坑,看來在這裡走路要極度小心才行。這個時候胖子晃著手電筒從霧裡鑽出來,讓我跟著他走。


  我點點頭,尾隨他蹚水進去,走了幾步,突然看到前面出現幾個黑色的輪廓,不知道是什麼東西,胖子顯然已經看過了,一點也不怕,招呼我別磨蹭,我跟他走過去一看,原來是四隻半人多高的石猴,蹲在石座上,面朝四方,不知道在祈禱什麼,我知道這個叫定海石猴,一般沉在池塘底下,避邪用的,在這裡出現也算正常。


  我放下心來,又往裡走了幾步,只見那四隻石猴的中間還豎著一塊兩米多高的大青崗石碑,悶油瓶正打手電照著石碑仔細地看。


  我走過去問他:「怎麼樣,你看到這些有沒有想起來什麼?」


  他指了指碑前面的基石,我一看,上面刻了幾行小楷,胖子看不懂,問我上面寫的是什麼意思,我說:「這幾句話就是告訴我們,墓的主人修建了一個天宮,通往天宮的門就在這石碑的裡面,如果和你有緣,這門就會打開,你走這門啊,就可以上天了。」


  胖子看了看這石碑,說道:「有個屁門啊。」


  我對他說道:「這句話有點像禪話,這種話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理解,他的本來意思,不是說這石碑中真的有一扇門,可能是指碑上的內容隱藏了什麼東西。」


  胖子對我說道:「他娘的,這碑上有『內容』嗎,我可一個字也看不到!」


  我抬頭一看,看到石碑正面光禿禿的,打磨得異常光亮,幾乎就像一塊玉一樣,然而上面竟然一個字也沒有。我也覺得納悶,說道:「這裡寫了有緣才會打開,你和天宮沒緣,當然沒有。」


  胖子呸了一聲,嘆了口氣就俯下身子在水裡摸起來,一邊摸還一邊嘀咕:「我和天宮沒緣分不要緊,我和明器有緣分就行了。」


  我轉頭去看悶油瓶,他的臉色很差,我問了他幾句他也不理我,只是仔細地盯著這塊石碑,好像在找什麼東西,我覺得奇怪,一塊光板而已,不知道他聚精會神地在看什麼。這個時候胖子拍了拍手,我轉過頭,看見他從水裡撈起來一隻潛水鏡,說:「看來這裡來過不少人。」


  我走過去對他說:「我三叔出去的時候,身上沒有潛水器械,這些東西可能是他的。你看看有沒有氧氣瓶。」


  話剛說完,胖子已經從水裡摸出一個被撞扁掉的氧氣瓶來,他試著用了一下,似乎不行,扔回到水裡去,說道:「這下面儘是些破爛,難為我還這麼高興跑下來,真是空歡喜一場,我看我們還是快點上去,難保什麼時候這水又要滿上來,到時候飛都來不及。」


  我看了看水位,覺得胖子說的有道理,就走回去找悶油瓶。一看,他竟然不在那裡了,我叫了幾聲,沒人答應,心裡突然咯登一下。


  這小子就像鬼魅一樣,經常突然出現又突然失蹤,這下子千萬不要又消失。


  我想到這裡,忙招呼胖子四處去找,雖然霧氣很濃,但是這個地方不大,我們兜了兩圈,終於發現他坐在池壁的角落裡,正在呆呆地看著前方,我一看他的眼神就覺得不對勁了,眼睛裡已經沒有了他經常有的那種淡定,換成了一種死灰一樣幾近絕望的眼神,整個人看上去就像死人一樣。


  我忙問怎麼回事,他抬頭看著我,用幾乎聽不到的聲音說:「二十年前的事情,我想起來了──」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