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解謎

  我們三個人都呆住了,我們這一來一回也就是五分鐘左右,任憑誰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將我們的裝備統統搬走,而且從耳室到甬道,只有一條路,這些東西能搬到哪裡去?


  三個人對視一眼,臉色都不好看,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胖子這個時候也害怕起來,說:「難道這裡還不止一隻粽子?」


  我擺擺手,現在不是討論粽子的時候,這粽子我們尚且可以拚命,沒有潛水設備,我們怎麼通過那幾十米長的海底墓道,這問題非常嚴重,弄不好我們幾個都要困死在這水底的墓穴裡。


  我問胖子:「剛才最後一個脫下裝備的是你,你過來放的時候有沒有挪過地方?」胖子說道:「當然沒有!這八個鋼瓶份量這麼重,我吃飽了撐的搬來搬去。」


  我心想也是,那個時候我們都在場,要是誰把這些東西挪了地方,肯定能知道,而且這東西的確很重,要想一口氣全部搬掉幾乎是不現實的。


  我們在那裡發了一會呆,胖子見乾想也不是辦法,就提議四處去找找,說就算是有鬼來搬東西,也必然會留下什麼線索。我心想也是,就跑去把一隻隻瓷罐搬開,看看是不是給藏在後面了,這其實有點自欺欺人,這麼丁點大的地方,如果有什麼東西,一眼就能看到,但是那個時候只能死馬當活馬醫。


  我們找得非常細緻,足找了五六分鐘,我越找越覺得不對勁,又不知道問題出在什麼地方,只覺得這裡所有的東西都有一種說不出的古怪。最後還是胖子發現了,他突然大罵了一聲:「娘的!這裡根本不是剛才我們待的地方嘛!」


  我轉頭過去一看,只見他的手電筒照在角落裡,我記憶裡那裡本來是什麼都沒有,現在竟然有一根石柱,一邊嵌在牆壁裡,另一邊露在外面,上面雕了很多的珍禽異獸,這是與剛才完全不同的一種墓室結構。我們馬上再看其它三個角落,果然,四個角落都有一樣的變化,我腦門上開始冒汗,這不僅不符合常理,簡直是匪夷所思啊。


  我看向悶油瓶,他點了點頭說:「他說得對,這裡似乎是另一個房間,那邊角落裡的那隻嬰兒棺材也不見了,陪葬品的擺設也非常不同,而且,你看頂上──」


  我抬頭一看,嚇了一大跳,只見寶頂浮雕上的陰陽星圖竟然變成了兩條互相纏繞的巨蛇,盤繞在整個圓樑上,刻得栩栩如生,好像就要撲下來咬我一樣,我看得心裡發怵,忙低下頭說道:「這是怎麼一回事,難道我們進錯門了?」


  胖子說道:「怎麼可能,這裡明擺著是自古華山一條路,這地方又不大,我們從這裡去了那破道,在破道裡被射成刺蝟又跑回到這裡來,沒錯啊!他娘的這樣都能錯我王字倒過來寫。」


  這個時候我已經意識到,有可能我們也碰上了三叔二十年前遇到的事情,不過眼下的情景又和他敘述的有點不同,不知道這裡面生了什麼變故。當時三叔並未脫下身上的潛水設備,才能夠僥倖從這泉眼裡逃出去,而我進來的時候,明明知道可能會發生這種事情,竟然一點都沒有做防備,我想到這裡,不由有點自責。


  胖子已經被搞得有點蒙了,問我道:「你們南派不是對古墓裡的機關很熟悉嗎?這樣的事情你以前見過沒?」


  我當然是沒見到過,嘆了口氣:「這裡也沒外人,我就實話和你們說了吧,我這還是第二次進斗,不要說什麼巧石機關了,我連這些瓶瓶罐罐的名字都叫不利索,你們也別指望我。」


  胖子聽了還不信,說道:「小同志你可別嚇唬我啊,我還真指望你能看出個門道來呢。」


  我苦笑了一聲,也不知道怎麼回答他,對他說:「現在這情況這麼離奇,就算我真的是精於此道,估計也沒有辦法,你看這幾分鐘的工夫,什麼機關能把一個房間裡的陳設全部都變掉,連房子的結構都改了?這是不可能做到的,肯定有別的原因。」


  悶油瓶淡淡地點點頭,表示同意,胖子撓撓頭說:「那不是機關是什麼?難道是法術?」


  我聽他一提到這個,倒也想起來,說:「怎麼說呢,也有這個可能,我以前聽過一個故事,說是一個倒斗的進了一個古墓,發現裡面富麗堂皇,像一個宮殿一樣,裡面竟然還有一個人在喝酒,那人看他過來,不僅請他喝酒,還送了條腰帶給他。他和那人喝了好幾杯,就醉倒在古墓裡了,醒過來一看,自己倒在一個破敗的棺材邊上,那腰帶是一條蛇。不是和我們現在的情況有點像?」


  胖子說道:「像個屁,那娘的至少還有酒喝,我們只有水,怎麼和人家比。」


  我一聽也是,這個時候,我有點猶豫要不要把三叔的事情告訴他們,主要是這事情沒頭沒尾的,說出來有可能會牽涉到悶油瓶,我現在還不知道他的立場是什麼,萬一一句說得不對,麻煩更大,想來想去,我打定主意,說一半瞞一半。


  那胖子還在那裡唉聲嘆氣,我讓他們坐下來,把一些關於三叔的事情,挑了一些說了出來,胖子不停地插嘴,我實在說不下去,只好越說越簡短,最後胖子竟然大罵:「臭小子,你他媽的知道這麼多都不說,簡直可惡,你看現在可好,弄了個半死不活的境地!」


  悶油瓶聽得入神,這個時候一把抓住我,問:「三叔昏迷的時候說了什麼?你再說一遍!」


  我看他表情這麼嚴肅,結巴道:「他,他說的是『電梯』。」


  悶油瓶哦了一聲,突然一笑,說:「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