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那箭頭幾乎全部沒進了我的體內,頓時胸口一陣劇痛,心裡慌得一塌糊塗,還不肯相信,我還這麼年輕,連女人的手也沒摸過,難道就這樣死在一座不知名的墳墓裡了?如果死在這個地方,恐怕幾百年後都沒人給我收屍。這樣的下場,未免也太慘了一點。


  箭像下雨一樣射來,不知道到底是用什麼東西發射的,速度太快了,根本沒辦法躲,胖子用他的背包當盾牌,一下子衝到我們面前,幫我們擋了幾箭,我看到他的背,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只見他背上密密麻麻已經插了十幾支,就像一隻插滿了香的香爐一樣,看樣子也肯定掛定了,不過不知道為什麼,他好像一點也不疼的樣子。


  我想起以前經常看到小說裡描述人被箭射成刺蝟,都沒實際見到,現在總算是看到了,還是在這種情況下,不由心裡暗罵,這個時候,突然就有人抓住了我的衣服,硬拽著我往前走,我大驚失色,回頭一看,竟然是那個阿寧,我看她眼神冷得可怕,心裡覺得不妙,忙用力一甩,她見我想逃,毫不留情地一膝蓋頂在我後腰上,這一下比胸口那兩箭還疼,我全身一軟,一時間疼得用不上力氣,人就軟了下來。她拎著我二話不說就往那中間的大玉門走去。我被當成擋箭牌,一下子肩膀、肚子、胸口又各中了一箭,疼得我幾乎暈了過去。


  人說最毒婦人心,我還真沒信過,沒想到女人真的這麼狠毒,剛才還是那種害怕的小女人樣子,誰知道一轉眼就可以拿我當人肉盾牌,去擋箭雨。


  我當然不會這麼偉大,用盡全身力氣一扭,那女人力氣並不大,我一下就掙脫了她,身子一歪倒在那燈渠裡。那女人看失去掩護,馬上一個翻身,一下子躲過十幾箭,回頭狠狠瞪了我一眼。我心說他娘的你還有臉來瞪我!大叫一聲撲過去拉她,她朝我冷笑一聲,一個就地打滾翻到牆邊,然後高高跳起,在牆上一蹬,閃電般翻到了安全的區域,整個動作在電光石火之間完成,十分乾淨利索。


  我看她一箭都沒中,氣得拍了一下地,她轉過頭看了看我,突然輕蔑地對我做了個飛吻,然後打起手電筒,扭著屁股走進了中間那個玉門。


  我氣得差點吐血,也無可奈何,只好翻到那條燈渠裡,只聽著頭上的箭嗖嗖地飛過去,撞在甬道牆上發出金屬撞擊聲,這陣箭雨足足射了五分多鐘才停下來,我回頭看胖子,已經被射成了一個箭球,正搖搖晃晃似乎要倒下去,忙爬起來扶他,沒想到他擺了擺手,示意自己沒事,問我道:「小吳,我看這些個箭有點不對勁,怎麼插進去這麼深都不覺得很疼啊,你給我拔幾根下來看看。」


  我也覺得有點不對勁,怎麼這箭傷沒想像的重,我呼吸還是很順暢,不過我也沒死過,不知道被箭射死是什麼感覺。


  胖子叫著要我拔幾根,我還真沒這個膽子,在他面前遲疑了半天也下不去手。這個時候張禿咬著牙站了起來,他剛才站在胖子後面,被胖子護住,也一箭都沒中,見胖子被射成這樣,突然說了一聲:「放心,沒事的。」


  我和胖子同時一愣,這張禿子的聲音怎麼變了,而且還這麼熟悉,只見他突然把身子一挺,就聽卡嗒一聲,他的身高竟然長起來好幾公分。接著,他又向前伸出手,同樣一發力,又是嗒一聲,那手也突然長出去幾寸。


  我看得下巴幾乎都要掉下來了,心說這不是縮骨嗎?我只從我爺爺的筆記上看到過,這是古時候倒斗的基本功之一,在通過一些非常狹小的縫隙,比如說冥殿的梁孔,或者地下的虛位,都要用到這功夫。我一直沒想通它的原理,所以一直當是個笑話,現在如果不是親眼見到,真不會相信會有這麼神奇的功夫存在。


  (最近幾年還聽說洛陽盜墓村裡有一些人還在用這功夫,他們把盜洞打得非常小,縮骨進去,警察路過看到,都以為是黃鼠狼洞。後來知道了這個是盜洞,也沒辦法下去抓人,因為等挖通了,裡面的人早挖了另外一條道跑掉了。可惜這功夫非常難練,就算從小練起,如果不是全身的骨骼配合,也很難有成。)


  他長出了一口氣,抓住自己的耳後一拉,又撕下來一張人皮面具,露出了他原來的臉孔。我一看,幾乎傻了,那人皮面具裡面竟然是悶油瓶!我呆了一下,突然就起了無名火,這小子也太能裝了,簡直都能當影帝了,我還真的一點都沒發現。


  悶油瓶甩了甩胳臂,似乎很久沒活動了一樣,那胖子也看得說不出話來,好久才一把拉住,說:「小哥,你這是啥意思啊?你這不存心消遣我們嗎?」


  悶油瓶不說話,拍了拍他,讓他坐下,抓住他背上一支箭的箭頭部分,用力一擰,就輕鬆拔了下來,我湊過去一看,那胖子身上只有一個淺淺的紅印子,並沒有受傷。


  我驚訝的同時,心中也大喜,隱約感覺自己可能不用死了,忙學著悶油瓶的樣子,去拔身上的箭,這東西一點也不難,我一下子就自己拔出來一支,一看就明白了,原來這箭的箭頭做得很巧妙,只要一撞上東西,銳利的頭部就會縮進去,然後從箭頭部翻出幾隻爪子一樣的鐵鉤子,死死地咬住你的肉。


  悶油瓶看了看滿地的箭鏃,輕聲說:「剛才那一腳,那個女人是故意踩的,看來她不僅對自己的身手很自信,還想把我們全部幹掉。」


  我想起她剛才的飛吻,擺明了是在嘲笑我,氣得都咬出牙血來了,果然是漂亮的女人都不可信,這虧我以後絕對不會再吃了!


  胖子的背上幾乎都是破皮,他咧著嘴巴,說:「幸好他媽的這裡的箭都是蓮花頭,要不然還真給她得逞了,想胖爺我一世英名,如果死的時候被射成個刺蝟,還不給人笑死。」


  我看了看這奇怪的箭,問他們道:「為什麼這裡的箭都是用這個箭頭的?這有什麼用意嗎?」


  悶油瓶說:「我也不知道,但是一看你中箭就發現這是蓮花箭,我想不起其它理由,或許是這墓室的主人想放我們一馬,讓我們知難而退。」


  我覺得奇怪,這有點說不通,不過現在也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那女的已經進了主墓室,不能讓這個三八這麼輕易拿了東西逃走,想到這就想衝進去,悶油瓶抓住我,搖了搖頭,說:「剛才那隻罐子鬼要我們先進左邊這個墓室,肯定是有原因,我們還是按照步驟來。現在在人家的地盤上,不要亂跑。」


  我一急,要是那女人等一下出來,直接跑了,也不知道去哪裡追她。那胖子說道:「不怕,我們先回去把潛水的東西都藏起來,他娘的,看她能不能一口氣憋到外面去!」


  關鍵時刻還是胖子腦子活,我心說自己怎麼沒想到呢,馬上點頭,三個人快步跑回那個耳室,我用手電筒一照剛才放東西的地方,一看就傻了,那地方什麼都沒有──我們的氧氣瓶竟然都不見了!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