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層墓牆

  文錦和三叔的背景完全不同,三叔是土溜子,要不是生在倒斗世家,肯定是個土匪,凡事先考慮個利字,看人也是從利字出發。文錦就不一樣,她是留洋回來的,思想比較開明,對於倒斗主要還是興趣,而且邊倒邊考,所以聽三叔這麼一說,她首先考慮到的是這個古墓的考古價值,當時她就想把這個設想告訴她那些同學。


  沉船葬海底墓非常稀少,傳說裡用這種葬法的好像只有沈萬三的兒子,所以文錦的想法應該是非常有良知的,但是三叔卻有點為難,因為他一想到那些東西撈上來要充公就很不自在,但是文錦很有辦法,一個微笑然後一個吻就把三叔從一個綠林好漢變成一個共和國的考古研究者,而且還是義務工作。


  當天晚上三叔琢磨了一宿,他從來沒倒過海斗,又在別人面前誇下了海口,明天不表現還不行。他想了想,這海裡也不能下鏟,一來力氣使不上,釘不下去,二來,就算挖出來了,海泥和陸地上的完全不同,他那點破經驗完全沒作用。他回憶了我爺爺筆記本裡的記錄,我爺爺的確是倒過幾次海斗,但是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方法,主要還是看地形。


  沉船葬海底墓,就是把陵墓修在一艘船上,然後在海裡找一處谷地或者是海溝,把船砸穿,將墓沉下去,然後再在上面封上土,其實和陸地上一樣,只是換到海裡而已。三叔估計,他們待的地方,原來肯定是個小海谷,後來被填平了,在沉船的時候,四周必然需要很多錨來固定,如此說來,那錨落點的中心,或者偏一點的地方,肯定就是葬點。


  三叔越想越有道理,頓時信心十足,第二天氣也順了,他把那些人帶下水,把那些個石碇全部用繩子連了起來,然後在中間標了個點,他在那區域內的幾個地方都下了鏟,果然,在中心偏東邊的地方,他們發現下面有木頭。


  接下來,他們用傳統的定位法,竟然定出了一個「土」字形的巨大地宮,由兩個耳室、兩個配室、一個甬道和一個後殿組成,建築面積大約有一千多平方米,其中後殿最大,長三十多米,寬十米多,看來是放棺材的地方。


  三叔呆了,心說乖乖,這個斗裡是什麼人物,看樣子真不簡單。這樣的規模都比得上皇陵了。


  當天晚上,所有人都興奮得睡不著覺,他們圍在一起,一邊吃魚頭鍋海鮮一邊討論怎麼進去,三叔給他們分析了沉船葬的結構,墓葬最怕水,現在不知道下面的冥殿裡有沒有進水,如果已經進了水,只要打個洞進去就可以了,他們都有潛水服,應該沒有問題,如果下面還是一個密封的墓室,那就比較難辦,因為一旦被鑿穿,那水沖進去可能會造成災難性後果,從探鏟打上來的木片來看,下面應該還是有空氣存在的。整個墓很大,很容易造成毛細結構,可能裡面有幾個房間裡還存有大量的空氣。


  三叔的這套理論是他多年盜墓的經驗,說得那些書獃子一愣一愣的,最後,他把所有的難題都集中到怎麼打盜洞上去了,這個水底都是沙子,定不住型,很容易就塌,那可不是鬧著玩的,在水裡被壓住基本就是死路一條。最後他們討論來討論去,決定用土辦法,那漁船上有炸魚的炸彈,先用炸彈在一邊炸出一個土坑,把上面容易坍塌的沙子炸掉,然後在下面比較結實的海泥裡挖一個斜向下的洞,這個工程浩大,但是這些人全部都鬥志滿滿。三叔估計了一下,大概要一個星期時間,可是那屍體還在船上,再不送回去就要發臭了。


  他們想了一個折中的方法,讓大船先把屍體送回去,他們在小船上作業,因為那幾天天氣非常好,所以大家一點也不擔心,他們把三隻皮划艇綁在一起,然後把所有需要用的裝備都搬到一塊礁石上。


  第二天大船就開走了,三叔覺得有點不安,大船一走,在海上就一點保障都沒有了,但是他們當時被那大墓沖昏了頭,只想了一下就又投入到工作中去,那盜洞打得很順利,比三叔估計得快多了。可是四天後,等到他們打到墓壁了,那船還沒有回來,這些人開始擔心起來。三叔知道現在只有繼續工作才能維持一個良好的秩序,不然可能會出現恐慌,就一直安慰他們,並不時說一些鼓舞的話來轉移他們的注意力。


  他們在洞裡清理出一塊墓牆,三叔敲了敲,這些磚頭是空心的,大概是為了減少整個墓穴的重量,不然就算船再大,船底也支撐不住,他看到每隔五米,就有一個鋼筆直徑的小孔打在牆上,看樣子這個墓設計的時候,就是以水來封墓的,裡面應該充滿了水。他們定下心來,開始拆磚頭。


  在進墓前其實三叔已經想過,在這水裡,什麼機關暗器都沒用,因為海水阻力太大,如果有暗弩,就算沒爛,那發出來的箭也是慢動作,陷坑也不可能,不要說根本掉不下去,就算掉下去了也能游上來,其它各種落石機關,要用水銀激發的,在水裡就完全不靈光,水銀在水裡流得很慢而且很容易擴散。其實這水就是一個致命的機關,古時候沒有氧氣設備,完全沒可能去倒海斗,所以這個斗裡有機關的可能性非常小。


  他們卸下墓牆,裡面就是空洞洞的一片黑,三叔知道現在這些人都靠不住,讓他們不要動,自己打起探燈鑽進去,發現只往前一米,又是一道牆,這面牆壁的用磚比外面的那層大了很多,並且牆縫裡封上了白膏土。三叔夾在兩道牆壁之見,前後左右照了一下,發現他頭頂上的內牆上,有一個半米長寬的正方形的墓道口,三叔一看就明白了個大概,看來要進這個墓,靠挖是不行的了。


  回到水面以後,他們爬上一個礁石開會,三叔說:「這個墓有兩層墓牆的,外層牆和內層之間灌滿了海水,然後在內牆上做一個通道往裡面盤旋進水,這樣的設計,裡面肯定有一個空間是無水的,利用氣壓的原理將一部分空氣留在了墓室裡。現在不知道那個墓道有多長,明天我們下去三個人,每人帶四個氧氣筒,看看能不能撐到那裡。」


  他們在那裡討論來討論去,三叔肯定是要下去,其它兩個名額需要篩選,因為如果裡面沒水,那情況就比較複雜了,可能會有危險,這個時候,文錦突然驚叫起來,他們嚇了一跳,原來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們坐的礁石竟然升高了,三叔往下看,本來離海面只有半米都不到,現在竟然有五米多。


  他意識到有點不妙,抬頭一看天,只見遠遠的海平線,一條黑線正在逼近。他們中有一個叫李四地的男學生,父母是漁民,他一看到這個情景,嚇得嘴唇發白,說:「大風暴要來了!」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