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風暴

  這個李四地水性很好,他們水裡的工作都是他負責的,他說:「一個小時之內這裡肯定有一場巨大的風暴,這海水退下去這麼多,就是一個證據,等一下這些被低氣壓吸過去的海水一齊衝過來,就是一場小型的海嘯,我們這裡只有三隻小皮艇,恐怕不是很樂觀。」


  他說得已經十分委婉,但是三叔看他的表情,分明是覺得他們已經死定了,這些人沒見過大世面,一個個都嚇得面色發白,有幾個女生都哭了起來。


  三叔拉著文錦的手,發現她手心裡都是汗,知道她也很害怕,那個時候三叔也沒有處理過這種事情,但是他到底是個職業倒斗的,心理素質非常之好,當時他就提醒自己,不要亂,如果一亂那就真的沒戲了!


  他清點了一下人數,他們來的時候一共是十個人,現在有一個人死了,另一個人因為需要去向上頭匯報事故和海下的發現,跟著大船回去了。現在加起來,只有八個人,三叔問李四地:「這風暴要持續多少時間?」


  李四地說:「這種夏季風暴時間很短,大概幾十分鐘之後就過去了,可是那個時候海水最起碼要升上去五六米,到時候這些礁石全部都得淹掉。」他搖了搖頭,「這幾十分鐘可不是鬧著玩的,被這浪一沖,要不就是撞到礁石上撞死,要不就是被捲到深海去,不是我嚇唬你,這下子真的麻煩大了。」


  三叔腦子轉得很快,腦子裡好幾個方案已經瞬間提出然後否決掉了,坐皮艇划回去,找死,划得再快也跑不過風暴,用呼吸器躲到水裡,這碗礁附近的海底最深也只有七米多,根本不管用。


  三叔看到那幾乎已經可以用肉眼看到的海底,猶如黑夜裡一道閃電,突然間一個十分冒險的計劃在他腦子裡浮現出來。那個時候根本不容許他再去討論可行性,他對那些人說:「我們也不要想這麼多了,大家集中一下氧氣瓶,看看還有多少氧,我們下古墓裡去避一避!」


  三叔下古墓是輕車熟路,所以沒覺得有什麼關係,但是其它人都是書獃子,這個提議太大膽了,這句話一出,眾人嘩然。三叔一看意見不統一,忙給他們分析利害關係。


  他指了指海平線,說:「大家看這風暴,現在我們還沒有感覺,但是大家都看過關於海嘯的記錄電影吧,這東西不是鬧著玩的,如果在這裡等風暴過來,十死無生,肯定是連屍體都找不到,而這海下面,有一個現成的避難場所,我們已經知道,這個古墓裡肯定有空氣,這海斗裡的空氣其實是活的,因為它連著活水,所以裡面的空氣質量應該還過得去,我們人不多,在裡面待一個小時再出來,是唯一的生存機會了!」


  三叔有這麼一點鼓動人的天賦,不然他以後生意也做不到那麼大,眾人聽他說得頭頭是道,不由心裡也出現了一線希望,他們集中起所有的潛水設備,將三隻皮艇都放氣迭好。一切準備就緒,三叔先和他們規定了一些在水下活動的手語,然後帶他們潛入水下,他自己打起一個防水的探燈,第一個爬進墓道裡。


  那個時候的潛水設備,頭上是一個大頭盔,看上去十分笨重,但是這個東西非常結實,如果前頭有什麼大型的海生物,有這個頭盔,一下子也吞不掉他。三叔盡量使自己放鬆,一邊游一邊看,這個墓道竟然是越來越窄,按照這個趨勢,最後能不能容他們通過也是個問題,好在他全套工具都在身上,實在不行,還能破出一條路來。


  墓道的壁上有很多的人臉浮雕,現在上面都是厚厚的一層附著物,無法認清是哪個朝代的,這些人沒見過大世面,都忘了現在的處境,圍上去研究這些臉,三叔頭痛不已,不得不經常停下來催促他們。


  他們往前游了十五分鐘,轉了好幾個彎,已經摸不清楚方向了。三叔覺得這些人太亂,應該整頓一下,於是做了個手勢讓後來的人停下來,他讓文錦去數數人數,看看有沒有人掉隊,在這狹窄的墓道裡游泳都耗費體力,那些人都累得不行了,一看這手勢如獲大赦,都東倒西歪地坐下來。


  三叔無可奈何地看著他們,心說這個老大還真不好當,他用探燈照著,想先到前面去看看,這個時候,文錦拍了拍他的腳,三叔轉過頭,看見她表情非常驚慌,心裡一緊,心說難道真的有人掉隊了?


  文錦手忙腳亂的不知道怎麼表達自己的意思,她伸出一個手指,不停在三叔面前晃,三叔不知道她是什麼意思,問她:是不是少了一個?文錦看著三叔的嘴形,搖搖頭,一隻手掌全部展開,另一手伸出四個手指,把兩隻手放到一起,三叔非常納悶,他仔細看著文錦的嘴形,突然發現她其實想說的是:「多了一個人!」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