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调虎离山

   江雪突然说道:“该穿越了,小尘,我能在里世界提供什么帮助吗?”


   其实这句话的潜意思里,已经意味着对方知道了庆尘的时间行者身份。


   但这个不重要,因为救人那一晚,他确实暴露了太多的细节。


   庆尘想了想说道:“江雪阿姨还是别牵扯到这种事里吧,说不定等咱们回来时,我就已经有了解决的办法。”


   李彤雲在一旁眨巴着眼睛:“你们在说什么呀,我怎么听不懂。”


   庆尘看了她一眼觉得有些好笑,事到如今,倒是这位小姑娘隐藏的最好。


   除了自己以外,好像真没人知道对方的时间行者身份了。


   与此同时,就在洛城北方的孟县。


   路远带队穿过崎岖的小山路来到大庄村里,7辆越野车都溅满了泥泞。


   这个村子里,一共三人分别打电话报案,说村中有五个陌生人,背着登山包进入了大山里,有钢铁一样的脚踝或手臂。


   报案人没说这五人是通缉犯,只说行为可疑。


   路远让村长把这三人喊了过来,然后让手下队员把他们带到单间里分别询问,他自己单独审问第一位报案人。


   这位报案人脸上满是褶皱,皮肤黝黑,一看就是地地道道的庄稼人。


   路远问道:“您是什么时候看到他们的?”


   简陋的砖瓦房里,老汉眼神飘忽的说道:“下午三四点钟的样子吧,一看到他们我就报警了。”


   路远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他们穿着什么样的衣服?”


   “就是你们城里人穿的户外运动服,叫什么来着,对,冲锋衣!”老汉回答道。


   “有女人吗?”路远面色凝重起来。


   老汉愣了一下:“好像没有吧……”


   “他们冲锋衣什么颜色,10秒内回答我!”


   老汉支支吾吾说想不起来了。


   “你收了多少钱报假案?”路远愤怒的站起身来:“你知不知道报这种假警会害死多少人?”


   根本不需要再细问什么,真正的报案人也根本不会是这样。


   路远要是没这点判断力,也不用在昆仑里待了。


   他转身走出了这间房子,一名昆仑队员问道:“你那边怎么样啊路队?我这边的有点不对劲,他老婆说他昨天突然拿了一沓崭新的钱回家。”


   “调虎离山,”路远静静的站在门外思索着,可这调虎离山有什么意义呢,市区还有六名昆仑队员留守值班,就算他不在,对方一旦有动静也未必能全身而退吧。


   不对!


   路远骤然抬头,老君山!


   对方费尽心思把他吸引到这穷乡僻壤来,就是为了让他赶不及去老君山!


   从这里回到市区得4个小时,从市区前往老君山又要将近3个小时。


   歹徒所做这一切,都只是为了争取这7个小时而已。


   所以,对方今晚的计划,将会在7小时内结束。


   夜色已深。


   他们要在黑暗里赛跑了。


   倒计时归零。


   回归倒计时:48:00:00.


   当黑暗重新散去的那一刻,庆尘依然带着猫脸面具。


   站在昏暗的走廊里。


   而禁闭室中,叶晚和林小笑才“刚刚”给刘德柱打完那一针基因药剂。


   一起穿越过来的刘德柱被身边这两人吓了一跳,他吐出嘴里的一根金条说道:“两位好汉先把我松开行不行?针已经打完了!”


   庆尘缓缓走进禁闭室冷声问道:“为什么不回消息?”


   叶晚与林小笑面面相觑的退到一旁,也不知道这俩人在表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见刘德柱躺在床板上小心翼翼回答道:“大佬,不是我不想回你,主要是我一直跟同学在一起啊,没机会看通讯器材。”


   其实,刘德柱说谎了,起码他上厕所时是可以回复庆尘的,只是一车子同学玩的太开心了,到地方后大家又聚在一起弄了篝火晚会,以至于忘记了通讯器这事。


   庆尘还不知道这一切,于是交代道:“这次回归后,国庆七天不要出门,明白吗?”


   刘德柱愣了一下:“大佬,我已经到老君山了,等我从老君山回去再躲家里行不行。”


   这次,轮到庆尘愣住了。


   此时此刻,刘德柱那一车47名同学,已经全部抵达老君山。


   不仅如此,他们还在胡小牛、张天真组织下玩起了游戏。


   直到倒计时归零的前一秒,民宿院子里的篝火旁,大家还在玩着击鼓传花的游戏,鼓声停时,接到花的那个人就要表演节目。


   表世界里,鼓声还在继续。


   庆尘沉默了好一会儿:“你们去了老君山?住在哪个民宿?”


   刘德柱说道:“叫什么云上客栈,好像在老君山挺有名。我们一共去了47个同学,海城的转校生掏钱请所有人在那里住三天。”


   庆尘问道:“这是你们很久之前定下的行程吗,为何从来都没跟我提到过。”


   刘德柱见大佬像是生气了,赶忙解释道:“不是很久前定的,本身也是海城转校生临时起意。而且原定是10月1号早上才出发的,结果因为学校提前放假,就提前去了。”


   这时候刘德柱心里嘀咕着,看样子大佬并不是他的同学啊,不然怎么会不知道老君山的事情。


   而庆尘此时,猫脸面具后面的表情已经完全平静下来。


   云上客栈,江雪提到过。


   原本江雪就是要定这一家民宿的,但对方规模较大,国庆期间好像只接团客。


   最关键的是,云上客栈就在他们隔壁。


   庆尘看着刘德柱心想,合着刚才那欢声笑语和鼓声,就是你们搞出来的……


   绝了!


   那数十个人混杂在一起的声音,隔着五十多米远,连庆尘都没能分辨出其中的一些熟悉音色。


   看样子,歹徒是为刘德柱而来。


   这老君山上,明面上也没有比刘德柱更有价值的时间行者了。


   可庆尘想不明白,歹徒凭什么提前知道刘德柱等人会来老君山。


   这明显是有备而来的,连刘德柱他们住在云上客栈都清清楚楚。


   “有内鬼,”庆尘平静说道:“有人向歹徒提供了你们的行程,不仅知道你们住在哪个民宿,甚至连提前一天抵达的事情都告诉歹徒了。”


   刘德柱看着面前的猫脸面具:“大佬你在说什么?”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