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动手之前

   就在胡小牛、刘德柱等人集合的时候,庆尘已经先他们一步抵达老君山。


   这里人山人海,李彤雲先一步跳下车子,在停车场空地上伸了个懒腰。


   小书包挂在她背上松松垮垮的,好像随时会掉落,却始终没有掉。


   江雪笑意盈盈的跟在她后面准备下车,然而下一刻,庆尘伸出一只手强行把她拉回了大巴车上。


   “怎么了庆尘,”江雪被庆尘拉的差点没能站稳,她转头看向少年的侧脸,却发现对方正目不转睛的看向窗外。


   江雪迟疑道:“有危险吗?”


   庆尘沉默的盯着外面,此时,他正看见五个人拎着黑色手提包从不远处的一辆黑色别克商务车上下来。


   他们每个人都带着墨镜,身上穿着不统一的便装,脚下却穿着一模一样的黑色皮靴。


   这种黑色皮靴他见过,在行署路4号院里,四名歹徒的脚上。


   就像是批量采购的一样。


   车上,他们身后有大婶不耐烦了:“你们下不下车啊?不下车让开。”


   庆尘对此置若罔闻。


   直到他确认那五人已经走进了景区,才转身对后面的乘客说了声抱歉。


   如果一个人记住了人生中的所有事情,那他绝对不会相信巧合。


   有太多事情以巧合的名义发生,却隐藏着太多的别有用心。


   同样的靴子,同样的五人。


   庆尘忽然像是明白了什么,但不确定。


   对方不是来旅游的,没人能背着通缉还有闲心旅游。


   老君山这里,上山下山只有一条路,如果他们被昆仑发现行踪就很难逃脱。


   真正聪明的罪犯不会把自己置身这种险地,但他们还是来了。


   必然为时间行者而来。


   就这两天,大洋彼岸已经有新闻表示,某位时间行者带回了一种抗癌靶向药,被证实了药效。


   靶向药一般几万块钱一瓶,一瓶可能也就吃一个月。


   而这瓶时间行者带回的靶向药,硬生生拍卖出了天价:一千万美金。


   买家不是正在抗癌的富豪,而是一家医药公司,买走药品作为研发用途。


   事实上,这靶向药并不具备唯一性,其他时间行者也能带回一模一样的。


   不然的话这一瓶药卖出十个亿,都是有可能的。


   就在这家医药公司高调拍卖下靶向药的当天,股价上涨32%。


   表世界与里世界之间,有着巨大的商业价值,富豪买命,科技公司买科技,还有公司买噱头,各有所需。


   而这可见的金钱价值,直接造就了巨大的灰色利益链条。


   总会有人愿意为此铤而走险。


   此时老君山的天色已渐渐暗下来,如海一般的人群正在涌入,只是顷刻的功夫便将所有歹徒的行踪都掩盖了。


   待到庆尘下了车,江雪赶忙拉起李彤雲的小手问道:“怎么了庆尘,你看到什么了?”


   江雪手上还带着一双黑色真丝的手套,为了遮掩她的机械肢体。


   “我发现五个人,很有可能是仍旧在逃的五个嫌疑犯,”庆尘观察着四周说道:“不过首先可以放心,他们并不是冲着你来的,不然我们现在已经被堵在车上了。”


   江雪问道:“那怎么办,咱们回去吧?”


   “咱们坐的本身就是末班车,现在没有回去的车了,”庆尘解释道:“之前媒体报道你时,只是无意间透露了你的地址,但你本人的照片是没暴露的,所以我们目前很安全。”


   庆尘他们都不是什么有钱人,所以坐的是公共班车,而胡小牛等人是直接租车,并不受时间、班次限制。


   李彤雲在一旁说道:“妈妈你别着急,咱们听庆尘哥哥的就行。”


   庆尘想了想说道:“先到住处,明天也别爬山了,等天亮后就乘坐第一班大巴返回洛城。”


   到了江雪预定的民宿,庆尘并没有单独去自己房间,而是留在江雪、李彤雲的屋里。


   他先去了一趟厕所给刘德柱发去消息:国庆节七天呆在家里,哪都别去。


   庆尘没说别来老君山,那样容易暴露自己。不过只要刘德柱不来,他相信胡小牛应该也会取消行程吧。


   只是刘德柱并没有回他。


   庆尘回到房间里拉上了窗帘,然后静静的站在窗帘后面,悄无声息的打量着外界。


   这一站就是几个小时,丝毫不知疲倦。


   江雪看着他站久了,便问道:“小尘,你来歇会儿吧,我去窗户旁边盯着。”


   庆尘摇摇头:“你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江雪阿姨,你给我和小雲泡桶方便面吧,再帮我把包里的牛肉干拿出来,有点饿了。”


   倒不是他自己想吃东西,而是庆尘发现,他不吃的话,江雪与李彤雲就紧张的也不敢吃什么。


   隔壁的民宿里,隐约有一片欢声笑语传来,还有鼓声与音乐混杂其中。


   相比隔壁的快乐,他们这边就显得有些冷清了。


   李彤雲默默的搬了一张椅子站在庆尘身后,用小手轻轻的捏着他的肩膀与脖子,帮他舒缓疲惫:“庆尘哥哥你不累吗,要不休息一会儿吧。你也说了他们不是冲着我们来的,不用这么紧张。”


   庆尘依旧摇摇头,没有休息的意思:“没事,我还能扛得住。”


   江雪看着少年的背影,忽然觉得有了安全感,她说道:“要不……”


   “嘘!”庆尘打断了江雪未说完的话。


   就在此时,他看到窗外那熟悉的身影。


   只见两名歹徒警惕着四周,缓缓路过了庆尘他们所在的民宿门口。


   歹徒胸口别着对讲机,其中一人不知道在冲着对讲机说些什么,神情凝重。


   走路时,对方的右手始终搭在腰上。


   等这两人的身影消失在民宿门前,庆尘低头看了一眼手机时间,11点55分。


   倒计时00:05:00.


   最后的五分钟。


   庆尘皱着眉头,歹徒们已经进入了戒备状态。


   那是一种随时准备战斗的姿态。


   “歹徒的目标,可能就是我们隔壁这个民宿,”庆尘说道。


   江雪愣了一下:“云上客栈?那里有好多人,他们有危险了。”


   “嗯。”


   庆尘放下窗帘走进厕所里看了一眼通讯器材,刘德柱竟然时隔几个小时,仍旧没有回自己消息。


   ……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