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回来了

   傍晚,庆尘去给自己买了个新的高压锅,因为要煮牛肉的关系,没有高压锅实在不行。


   行署路的小屋太久没人管过,高压锅漏气了,洗衣机也坏了。


   如今他从里世界拿到了金子,自然是想要换些新的。


   正当他准备走出家电市场时,忽然看到有海尔洗衣机正在打折。


   庆尘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买。


   此时此刻,王芸和白婉儿正在江雪家里做客。


   这一次两人没有买香槟、威士忌这种华而不实的礼物,而是按照胡小牛的交代,朴朴实实的买了一些蔬菜上门。


   江雪做饭的时候,两个人像大姐姐一样陪着李彤雲看动画片。


   就在汪汪特工队播完一集的档口,王芸笑着问李彤雲:“小朋友,姐姐能不能问你个问题?”


   李彤雲乖巧说道:“那我回答了问题能有奶糖吃吗?”


   “当然可以,”王芸笑着赶紧从兜里掏出巧克力递给她:“这个可以吗?”


   李彤雲笑眯眯的说道:“谢谢姐姐,我最喜欢吃巧克力了。”


   “那姐姐问你啊,”王芸想了想说道:“庆尘哥哥是不是和你妈妈一样,也是时间行者呀?特别酷的那种。”


   李彤雲表情茫然了一下摇摇头说道:“不知道呀。”


   “小朋友有没有问过他?”白婉儿问,她觉得李彤雲这个反应才正常,如果对方一口笃定庆尘不是,那自己反而要怀疑一下了。


   而且,十岁的小朋友怎么会撒谎呢。


   李彤雲歪着脑袋回忆了一下:“我有问过庆尘哥哥,不过他没说自己是不是时间行者。他只给我说,与其去想不切实际的穿越,还不如好好学习考个好点的大学呢。”


   “他还说什么了?”王芸问道。


   “他说,那些时间行者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李彤雲乖巧的吃着巧克力说道。


   白婉儿与王芸像是一眼,神情中都带了一丝喜色。


   其实李彤雲并没有直接回答他们,但她们已经知道了答案。


   如果庆尘真是时间行者,怎么会说“时间行者也没什么了不起”这样的话。


   这更像是在某种语境里的嫉妒和羡慕,以及对自己的一种安慰。


   这时候白婉儿也从兜里掏出一块巧克力来,她摸了摸李彤雲的脑袋:“小雲真乖。”


   说着,两人起身与江雪告别。


   她们出了门才压低声音说道:“你觉得小姑娘说的是实话吗?”


   “这么乖巧的小姑娘,肯定说的是实话,而且小姑娘也编不出这种东西来,”白婉儿分析。


   “看来,庆尘真的不是时间行者啊,”王芸说道:“这下胡小牛可以放心了。”


   她们没有看到,当屋门合上的那一刻,李彤雲默默的将嘴里巧克力吐进了垃圾桶,然后朝天上翻了个白眼。


   其实,她不喜欢巧克力的味道。


   以前爸爸总是喜欢给她买巧克力,但自从她看到爸爸打妈妈后,就发自内心的讨厌起了这个味道。


   不过,还有一块巧克力她也没扔,只是若无其事的揣进了兜里。


   ……


   深夜,庆尘回到家里没多久就听到了敲门声。


   他打开门给李彤雲让开身子:“进来说吧,又怎么了?”


   李彤雲看着他拆开的高压锅包装:“你可以让妈妈帮你煮牛肉啊,我家有高压锅,我妈妈煮的牛肉可好吃了。”


   “没事,自力更生,”庆尘笑着说道。


   “呐,这个给你,”李彤雲把兜里的巧克力塞进他手里说道:“那两个姐姐今天来问我,你是不是时间行者。放心,我帮你搪塞过去了,但庆尘哥哥你要小心一些了,肯定是有什么细节导致他们产生了怀疑。”


   “嗯,”庆尘很清楚,是因为外教的事情:“你哪来的巧克力?”


   李彤雲面不改色的说道:“我给你买的呀,送你的礼物。”


   “谢谢,”庆尘乐了。


   鉴于李彤雲小朋友帮了忙,庆尘也给予了一些回报:“据我观察,这些人确实在7号城市惹了仇家,叫陈乐游,应该就是陈氏的人了。”


   “所以他们从7号城市跑了这么远,是要逃离陈氏的掌控范围,”李彤雲思索道:“不过,我不要这种信息。”


   “那你要什么,”庆尘好奇道。


   “我要庆尘哥哥你的身份,”李彤雲眨巴着眼睛说道。


   “不行,”庆尘无情拒绝。


   “那庆尘哥哥,你帮我写作业吧,”李彤雲眼巴巴的看着他。


   “也不行,”庆尘一口回绝,自己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能做这么没出息的事情!


   “真没劲!”李彤雲感到一阵惋惜:“庆尘哥哥,这些人住在旁边老是盯着我们,好烦呀。要不要想什么办法把他们撵走?”


   “不好撵,反而有暴露自己的风险,”庆尘说道:“而且,一直觉得这四个人是可以利用的。”


   被对方怀疑确实是个麻烦事,但这种事情去欲盖弥彰反而不妥,最好的办法是……转移焦点。


   对方本身就是因为刘德柱而来,那自然要用刘德柱把对方的注意力重新转移回去。


   不仅是转移注意力的问题,胡小牛这四位富二代身上,还有他急需的表世界金钱与势力。


   看来,这次穿越他得好好和刘德柱聊一聊了。


   “对了庆尘哥哥,还有几天就国庆节了,咱们出去玩吧,”李彤雲期待的看向庆尘。


   庆尘有点纳闷:“怎么突然说出去玩的事情了,这个我得考虑考虑,要不过几天再说?”


   “好,你一定要考虑啊,”李彤雲说完就开心的上楼了。


   夜深人静时,庆尘用手机一边播放着日语教程,一边痛苦的修行。


   ……


   倒计时剩下的时间里,表世界再也没有一丝波涛。


   世界仿佛忽然安静下来似的,所有人都在等待着下一次穿越,等待着何小小的群聊筹备结束。


   在此期间,庆尘一直关注着非法囚禁的案子,那九名在逃嫌疑人依然没有归案,这可能就是大家保持沉默的原因。


   人人自危。


   倒计时00:00:10.


   庆尘在最后的时刻,将拷贝好残局棋谱的U盘放入嘴中,在呼吸术开启的同时,右手握着了一柄菜刀。


   他静静的等待着世界破碎、黑暗降临。


   10.


   9.


   8.


   7.


   6.


   5.


   4.


   3.


   2.


   1.


   黑暗来了又散,庆尘睁开眼看着面前的李叔同与叶晚还站在他对面,仿佛自己从未离开过一样。


   李叔同笑了笑:“回来了?”


   “嗯,”庆尘点头:“回来了。”


   他注意到,自己手中的菜刀只剩下了刀柄。


   这次试验是有效的,起码他已经知道自己到底可以携带多大的东西。


   ……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