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怀疑

   王芸,海城高中尖子生。


   原本不出意外的话,她明年3月30号应该在大洋彼岸参加全球最著名的AAPT PhysicsBowl物理竞赛。


   然后,再顺利被保送到全国知名院校,亦或是出国读常春藤。


   如果不是为了离刘德柱近些,她本应该转校成为理科生。


   然而王芸现在为了接近南庚辰和庆尘,专门选了一道简单的等比数列题,却被对方看成了学习不好的吊车尾。


   她的自尊心都过不了这一关!


   就在王芸想要跟南庚辰理论的时候,白婉儿及时拉住了她,并小声提醒道:“小不忍则乱大谋,忘了小牛怎么说吗,忍住!”


   “忍住,”王芸深呼吸着坐回了自己位置。


   这时候,南庚辰还在庆尘旁边小声嘀咕着:“你说她主动让我给她讲题,会不会是因为喜欢我?”


   庆尘压根没打算接这个话茬,而是忽然问道:“你是不是在里世界接触到骇客行业了,不然为什么天天抱着编程看?”


   “没有啊,”南庚辰心虚道:“就是个爱好,学着玩。”


   这时候庆尘忽然意识到,自己似乎也该学点什么。


   虽然里世界的科技要远超表世界,但这并不意味着,知识对表世界完全不起作用。


   例如象棋,就是他在18号监狱里的敲门砖。


   等一下,庆尘忽然想到自己要学什么了,日语。


   自己在里世界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身世背景,而自己想听懂对方说什么却只能依靠翻译。


   过去十年里,庆尘始终保持着求知的态度,想要用知识改变命运,割离过去的一切。


   这个习惯,哪怕里世界降临也不会改变。


   他先是打开手机搜了一下学习日语的基础教材,在淘宝上一口气就买了四本。


   这一刻,庆尘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直接心血来潮的在网络上搜了“神代空音”四个字。


   他愣住了。


   这个在里世界与自己有婚约的神代空音……竟然真是表世界的时间行者!


   这太让人惊讶了,在此之前他从未想过会出现这种事情。


   对方可能以为自己是里世界的土著,所以说日语的时候并没有那么顾忌。


   可问题是,自己在里世界的身份,越来越让人搞不懂了。


   而且,这个叫做神代空音的女孩,为何连中文都如此流利,是因为生长在中国,还是家人里有中国人?


   他往下翻了翻资料,果然,是中日混血。父亲是中国人,母亲是岛国人。


   一旁王芸余光瞄到他手机,便好奇道:“原来你喜欢这位岛国女孩啊,竟然盯着看了这么久。”


   庆尘抬头看了对方一眼:“没有。”


   王芸只当他是在嘴硬,没有继续接话。


   然而庆尘内心却翻滚起来,他原本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搜了神代空音,却没想到真的搜到了对方。


   那个在审讯室里与自己默默无言的神代家族女孩。


   照片里,女孩在阳光下的向日葵田里奔跑着,回眸间长发飘起,笑的格外灿烂。


   这种笑容是有魅力的,单纯、天真,干净的像是山间溪流。


   资料显示。


   女孩的爸爸是华裔,妈妈则是岛国人。


   难怪她会两国语言。


   对方在去年凭借一部《扶桑花》获得了岛国电影学院奖最佳女配角,今年又出演了岩井导演作品《葵》的女一号。


   虽然演的都是小众文艺片,在海外知名度不高,但岛内却有人将其评为“可能成为未来电影行业的三大支柱”。


   庆尘常常刷微博和新闻来了解社会动态,但对于岛国的娱乐圈还是没怎么关注过,而且对方现在也确实不算太出名。


   所以他之前也没见到过。


   如今,庆尘到搜索结果后脑子都懵的,他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跟这种人物扯上了关系。


   此时,王芸的目光一直偷偷瞄着他,便撇撇嘴想着:明明说没有喜欢,那你盯着她看这么久干嘛呢?


   不过,洛城这样的小城市男生,恐怕很难跟岛国的女孩产生什么交集吧。


   王蕴是看过《扶桑花》、《葵》的,所以她知道神代空音正在岛国娱乐圈快速崛起,马上成为森系女神代表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这么一个女孩,和小城市的男生距离太过遥远了。


   而这时候庆尘在想的是,在他现在获得的信息中,神代家族跟其他家族也并没有隔着海啊。


   毕竟李叔同说过,整片大海都已成为禁忌之地,如果神代家族在一个岛上,不可能跨海来到内陆。


   所以,岛国的时间行者,会和国内时间行者穿越到一片大陆上?


   到现在庆尘都还没见过里世界地图,这个可以下次穿越的时候找林小笑要一下。


   下课了,王芸和白婉儿两人去走廊上与胡小牛、张天真汇合。


   胡小牛问道:“有新进展吗?”


   王芸摊了摊手:“南庚辰和庆尘俩人都跟傻子一样,南庚辰就不用说了,庆尘一节课净盯着岛国的一个女明星资料在看。”


   白婉儿奇怪道:“老师不是说庆尘是好学生吗,怎么一点好学生的样子都没有,还追星……”


   “谁知道呢,”王芸叹息:“很多好学生在高二开始荷尔蒙爆发,然后学习掉队,这种事情大家又不是没见过。咱海中两个学神谈恋爱后,双双掉下神坛的事你还记得吗。”


   这时,胡小牛皱起眉头:“昨天我们怎么说的,请放下二位的骄傲,如果你天天在心里把他们两个当成傻子,那还怎么交朋友?”


   王芸也有点不乐意了:“那咱们四个换一下班级吧,我去跟刘德柱打交道,你来跟庆尘做朋友?”


   这时,学习委员虞俊逸忽然从楼下跑了上来,他到高二3班门口对庆尘说道:“庆尘,外教老师喊你过去一趟呢。”


   “好,这就过去,”庆尘答应道。


   洛城外国语学校是有外教的,不过一星期也就给大家上一节课,课程内容没什么营养,也就是在课上跟大家聊聊天,弹弹吉他。


   这算是洛城外国语学校的特色“面子活”,没有实际教学意义。


   待到庆尘下楼,胡小牛突然问虞俊逸:“你好,外教老师找庆尘什么事情啊?”


   学习委员虞俊逸乐呵呵笑道:“这我哪知道啊,他俩是朋友,以前庆尘老拉着外教老师练口语来着。后来也就庆尘能和老师正常交谈,他们也就慢慢熟悉了。老师还经常从国外给他带点小礼物呢,我都吃过老师送庆尘的巧克力。”


   胡小牛等人愣了一下,只这一点就足以证明,庆尘的英语口语、听力是完全没有问题的,根本不像他们想象的那样!


   胡小牛深深的吸了口气:“我现在怀疑,他也是时间行者!我再跟你们确认一遍,他到底有没有偷听你们说话?”


   白婉儿想了想说道:“首先能确定他确实是在写数学题,没有偷听。”


   “那也不能排除嫌疑,”胡小牛冷静道:“我得想办法确认一下。”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