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回归

  一旁伫立的叶晚听此话便驱散了旁观的人群,让两人安心交谈。


"算是刚才赢下残局的奖励? 可以,"李叔同回答道。


"刚才的口琴声是你吹的吗?" 庆尘问道。


  叶晚和林小笑明显愣了一下,他们还以为庆尘要借着赢棋的机会问什么呢,结果竟然只是问这支曲子?


  曲子很好听,也没有在外面流传过,但也不至于让庆尘浪费这么重要的机会吧。


李叔同笑意盈盈的抬头说道:"是我,怎么了,第一次听到这个旋律吗? ”


庆尘想了想说道:"很好听。 ”


"嗯,"李叔同见人群散去才点点头回答:"他是我们组织创始人谱的曲,词也是他作的。 ”


  庆尘怔然了半天都说不出话来,他很想说:我猜你们那位创始人,可能是地球人!


而且这位创始人好像也有点啊,搬运歌曲竟当成自己的作品。


  等等,李叔同他们这个组织创立多久了,也不知道那位穿越的前辈是什么时候穿的?


庆尘再问:"您能完整的给我唱一遍吗? 我想听。 ”


李叔同说道:"可以,不过这首曲子的歌词并不是太完整,漫长的时光里,总会有东西丢在那条长河中。 ”


"没事,我只是听听,"庆尘说道,他想确认,这首歌的歌词是否也跟地球一样。


李叔同将桌上的大猫抱进怀里,然后轻声唱道:"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离别有时多......"


李叔同唱完后笑道:"离别有时多这句歌词是后人补上的,据说当初并不是这样,只不过不管怎么补,好像都差了点意思。 ”


庆尘伫立良久后突然说道:"换成知交半零落怎么样? ”


"知交半零落?" 李叔同愣了一下。


  不知道为何,他总觉得只有这五个字才配的上这首歌。


  送别送别,人如夕阳余晖,知己远在天涯。


  彼此年少时开怀畅饮,生命浓烈如盛夏。


  可不知哪一次送别便是最后一面,从此不再相见。


  李叔同仿佛坐在这监狱里看到了橙红色的太阳正在落入地平线,而好友正在远方跟他招手。


  招手之后,便转身离去了。


"谢谢,"李叔同说道:"这句补的真好,就像是这首歌原本的歌词就应该是这句一样。 ”


"不客气,"庆尘厚着脸皮接下了这句夸奖。


李叔同有些向往的说道:"有时候真的很惊叹,我们那位创始人真是惊才绝艳之人,据说当年他所做的词曲多如牛毛,每一首都是传世经典,只不过在上一个纪元终结的时候都流失了,只剩下这么一首曲子。 ”


"只剩一首了吗? 那还真是可惜了,"庆尘心说,李叔同直接提及上一个纪元,恐怕那位穿越者前辈应该是很久很久以前穿越过来的吧。


  纪元并不是一个时间单位,而是一个新文明的开端。


  看样子,这里的人类曾经历过一个纪元的迭代,只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还有一首是只知道名字,但根本不知道旋律,前辈们翻找过很多遗址,都没能找到谱子,"李叔同摇头道。


庆尘迟疑了两秒,然后试探着问道:"那首曲子叫什么名字? ”


李叔同看了他一眼说道:"卡农。 ”


  如果说之前庆尘对这位创始人的穿越者身份还持怀疑态度,那么这下就完全肯定了。


  不过卡农其实是一种音乐体裁、技法,许多交响作品里都会用《卡农》的技巧部分,比如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巴赫的《五首卡农变奏曲》。


  但如果对方真是从地球照搬的话,那旋律应该就是帕赫贝尔的《d大调卡农》了。


  庆尘在想,以李叔同对那位创始人的态度,自己如果将卡农的谱子送给他,是否能换来超凡脱俗的那条路?


  他不确定,他甚至没法解释自己是从哪里得到这个谱子的。


  再等等吧,现在庆尘也没记过卡农的谱子,还是等回归之后再细细权衡。


  交谈结束,庆尘直接穿过人群去了阅读区,他现在非常需要补觉,哪怕饭都不吃了也要睡一觉再说。


  只有保持饱满的精神状态,他才能够随时分析身边的情况。


  可是,他才刚趴在阅读区的桌子上不久,路广义便小心翼翼的跟了过来。


  路广义想要过来跟庆尘搭话,可有怕被人看见,于是在阅读区外面急的抓耳挠腮。


  庆尘面无表情的抬头看向对方:“不用这么小心,李叔同已经知道你我的关系了。不过不用担心,他好像并不介意。还有,你先忙你的去,不要打扰我。”


  18号监狱里到处都是监控,囚犯们给新人举行欢迎仪式都要躲到牢房里去,所以在阅读区睡觉是安全的。


  庆尘其实很想跟路广义套套话,搞清楚庆氏有什么计划。


  但眼瞅着回归在即,他不想节外生枝了。


  所以先把路广义打发走,待到他回归之后再考虑如何套话比较好。


  然而路广义并没有离开,而是在一旁小声嘀咕道:“老板,我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叫您什么好,还是叫老板最顺口。”


  “估计您也听庆提起过我,我呢从小就命苦,肾脏都被我爹拿去跟有钱人换钱了,给我换了一副仿生的来代替,你说爹妈都不心疼我,还有谁疼我呢?后来我听庆说,这次是您点名让我进来探路,说是看中了我的能力,我高兴坏了!您放心,我路广义这次绝对为您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就算为您去死都行!”


  “不过我死前还有个遗憾,您也知道我也没能上几年学,但我打小就羡慕那些有文化的人……”


  庆尘终于忍不住了:“你到底想说什么啊?”


  路广义:“您能不能教我下象棋啊?”


  “为什么想学下棋?”庆尘愣了一下。


  “因为帅啊!”路广义说道:“老板,连李叔同那样的人物都成为自己的手下败将,难道不帅吗?”


  “下棋赢一两局就很有面子了吗?”庆尘摇摇头。


  “当然了,打又打不过他,能下棋赢他一下也很有面子啊!”路广义理所当然的说道。


  这倒是触动了庆尘一下,听路广义的意思,李叔同的战斗力似乎很强?


  只听路广义继续说道:“我是真没想到老板您进来以后能跟李叔同结识,还能相处的如此融洽。以他在这18号监狱里的地位,兴许就知道咱们要找的东xc在哪里。而且,万一您能得到他的传承,这影子之争恐怕就稳当了。”


  这句话里的信息量巨大,也总算让庆尘明白自己到这里的目标是什么了……找一件东西。


  而且,自己正卷入一场角逐之中。


  只不过庆尘依然不知道李叔同的传承是什么,只知道它非常重要。


  庆尘想了想说道:“好,我教你下象棋,你现在离我远点行吗。”


  “好勒好嘞,”路广义一溜烟就跑到娱乐区那边了。


  ……


  夜晚,倒计时0005:00.


  庆尘坐在冰冷的床上,静静的看着手臂上的白色倒计时。


  那倒计时里齿轮缓缓转动着,距离回归只剩下最后五分钟了。


  他也不确定自己还会不会回来这里,两天时间对于他来说就像是一场梦,认识了几个人,也见识了一个不同的世界。


  林小笑与李叔同的特殊,终于让他对这个世界产生了期待。


  像是有一个新世界,为自己打开了大门。


  庆尘想了想,然后用牙刷尾端在木头床板上,用力刻下“来过”两字的凹痕。


  然后他又在自己手臂上拧出了一个青紫色的印子,想要看看如果自己带着伤返回地球会有什么变化。


  倒计时。


  10.


  9.


  8.


  7.


  6.


  5.


  4.


  3.


  2.


  1.


  世界再次破碎了,那熟悉的黑暗终于来临。


  回归。


  ……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