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有人

  相比上一次穿越前的慌张,这一次庆尘已经平静了许多。


  他等待着世界破碎后重组,就像是在等待着一场梦醒。


  逼仄狭窄的小卧室里,庆尘依然以自己穿越前的姿势坐在床边,屋外是夜晚,而他原本拿着的剔骨刀……竟然还在手上。


  一切,都仿佛未曾发生过。


  庆尘皱眉,他掏出兜里的手机看了一眼时间。


  2022年,9月28日,120001。


  零点零一秒。


  他清楚的记得,自己穿越的日期也是9月28日,准确时间是120000。


  也就是说,他在那个世界渡过了两天,而地球这里竟然只过了一秒。


  同理,自己回到这边,等到再回去时,那边也只过了一秒?


  这应该是所有穿越者的规律。


  不知道为什么庆尘想到这里反而松了口气,这样一来他就不用再想办法跟人解释,自己为何会经常失踪一段时间了。


  这是一种非常诡异的疏离感,仿佛自己现在所处的世界不再真实一样。


  庆尘低头看了一眼手臂,自己刚刚故意捏出的青紫色还在。


  而另一只手臂上的白色纹路已经发生变化,倒计时47:5945.


  倒计时475944.


  这次倒计时是48个小时,也就是两天时间,没错。


  只有这些才能向他证明,自己所经历的一切都是真的。


  他真的去过一个机械文明,也真的见过一个叫做李叔同的人,被一个叫林小笑的人用梦魇考验了一次,还遇到了一个叫做路广义的舔狗。


  那里有一个沉稳的叶晚,还有一只奇怪的大猫。


  正当庆尘思索的时候,他的手机铃声竟然响了起来,陌生的座机号码。


  “喂你好,”庆尘说道。


  “你好,我这里是王城路派出所,是这样,你父亲聚众赌博被拘留了,麻烦你过来一趟,”电话对面一个女性声音说道。


  庆尘愣了一下,算算时间自己那位赌徒父亲应该刚被抓住没多久,没想到派出所电话这就给他打来了。


  “额,我去做什么?”庆尘问道。


  “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他需要被拘留和缴纳罚款,请你来办理一下手续,”派出所值班小姐姐说道。


  “不好意思,我不去,请你们严惩他吧。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情节严重的处以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并处以五百元以上、三千元以下罚款,麻烦您给他顶格处罚,谢谢,”庆尘摇摇头说道。


  对方这时也愣了一下:“你不是他儿子吗?”


  庆尘回答道:“案就是我报的,我不是他儿子,我是热心市民庆先生。”


  值班小姐姐:“???”


  庆尘没再犹豫便直接挂了电话,自己这赌徒爹最少拘留10天,也就是说自己下次穿越之前,是不用看见对方了。


  不知道为啥,庆尘想到这里还觉得有些开心和轻松。


  但是,对于一个少年来说,父亲被拘留,还被人大声训斥,这种感觉并不好受。


  大部分少年在青春时都会拿自己父亲当做榜样,一旦你发现自己父亲劣迹斑斑还没有尊严的时候,自己心中的某一堵承重墙就忽然坍塌了。


  庆尘深吸一口气慢慢躺在床上,他打开手机看自己的通话记录和微信,也没看到母亲的消息。


  不知道为什么,某一刻他甚至更想提前回到那座监狱里去。


  即便那是一个未知而又危险的世界。


  已经凌晨一点多了,庆尘毫无睡意。


  昏暗的屋子里,只有手机屏幕照亮着他的脸颊。


  手机屏幕上是他刚刚搜到的卡农谱子,每一个细节都已经被他记在了脑海里。


  这东西对于李叔同来说是一生的遗憾,可对于庆尘来说却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可能这就是所处不同世界的差异吧,对方身上也一样有庆尘梦寐以求的东西。


  可是,自己应该把谱子给李叔同吗?


  给的话,自己该如何解释这谱子的来历呢。


  这件事情是有风险的,庆尘虽然不怕冒险,但他怕自己冒险冒的不值。


  所以,给谱子之前,他必须确定李叔同有没有这个价值!


  最终,他还是没能等到母亲的电话与消息。


  ……


  倒计时第一天,清晨7点半。


  庆尘换上蓝白相间的校服出了门,边走边啃方便面。


  他所上的洛城外国语学校在前些年分成了三个校区,而高中部距离他家也不过是五分钟路程,仅需横穿过一条小路对抵达了。


  行署路上,鸡蛋灌饼的早餐摊飘出香味,行人们会坐在小摊子上吃一碗热乎乎的豆腐脑或者胡辣汤。


  新炸好的油条金黄酥脆,茶叶蛋剥壳后光滑剔透。


  可是庆尘身上没钱了,他为数不多的积蓄都为了应对那倒计时的时候,采购了物资。


  这事让他现在想想都牙疼,但他不后悔,毕竟那时候谁知道自己要面对什么呢?


  高二3班,班级里正有负责值日的同学在打扫卫生,教室里拖地后的水腥味都还没散去,拖把怕是已经发霉很久了。


  庆尘坐在最后一排,这时只见他同桌南庚辰神色匆匆的走进教室,一脸的紧张。


  “昨天杜老师看到我逃课,后来又说什么没有?”庆尘低声问道。


  结果南庚辰心不在焉的好像什么都没听到似的:“啊?什么?”


  “没事,”庆尘摇摇头:“我怎么看你这么慌张呢?”


  “慌张?”南庚辰惊了一下:“没有啊。”


  庆尘不说话了,对方不想说的话,自己也没必要刨根问底。


  彼此安静片刻,南庚辰突然压低声音问道:“庆尘,如果你遇到了特别诡异的事情,你会怎么做?”


  “诡异?”庆尘愣了一下,然后仔细打量着南庚辰,他迟疑片刻问道:“具体是指什么事情?”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事,反正就很诡异,”南庚辰说道。


  “那就报警?”庆尘目光紧紧锁定着南庚辰。


  却见南庚辰眼睛一亮:“对啊,找警察!庆尘,你家在派出所有人吗?”


  “有啊,”庆尘想了想说道:“我爸昨天晚上刚因为聚众赌博被抓进去。”


  南庚辰:“???”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