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慰灵祭当天。


   平时倦怠的雷文雅德,在这一天也充满了活力。街上飞舞着花瓣和纸屑,人们的打扮也比平时更华丽。市民们精心装扮后又喝又唱,十分热闹。


   唱歌、跳舞、逛市、游行……不愧是这座城市最重大的城市,果然很有活力啊。我本来觉得前夜祭已经很厉害了,但是比起这个还是有所不足。


   “节日终于来了!”


   “咚咚咚!”“……啪啪啪。”


   然后,这里也有一群情绪高涨的人。玖玖仍旧是在包里,不过在节日的喧嚣中她的声音并不显眼,稍微闹一点也是可以的。


   “目标是称霸路边摊!”


   “好!”“……称霸。”


   “今天我请客!就好好感谢我吧!”


   “说是你请客,反正最后还是我出钱吧。”


   “嗤嗤嗤,你太天真了。”


   “啊?”


   “今天我很有钱!因为昨天和双胞胎赌博赢了!”


   “没收。”


   “啊,等下!干什么啊!快还给我吧!”


   把慌慌张张的玖玖塞进包,把钱还给了史和莱姆。


   毕竟是节日,要添点彩头。


   “零花钱!?”“……是临时奖金。”


   “太过分了!诺罗亚笨蛋!外道!”


   “……我知道了”


   因为玖玖快要哭了,所以我也给了她零花钱。我不想太娇惯她,但是今天是特别服务。


   “但是,真的很厉害呢!这就是节日……!”


   希璐璐的眼睛也闪闪发光。大概是相当开心吧,全身都有着喜悦的气氛。


   “我是第一次参加庆典!”


   “诶,桑浦尔sun pool有很多这种庆典啊。”


   希璐璐的故乡是宗教城市桑浦尔。


   和宗教有关的活动是不可缺少的,应该相当盛大吧。


   希璐璐“啊……”的发出阴沉的声音。


   “因为一直都是主办方,所以感觉庆典=工作。小时候也只有在圣歌队一个劲地唱歌的回忆……”


   “噗,灰色的青春。”


   “希璐璐姐姐的青春是灰色的吗?”“……我还以为是现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请不要打开别人的心灵创伤开关。”


   嗯,希璐璐也是烦恼相伴的年龄。


   “呜呜……在埃姆多伯爵领的时候,也很期待夏至祭,但那时不是能够去啊。”


   “啊,是小美暴走的那段时间……”


   “所以这次!终于可以去参加庆典了!如果无论如何也要玩得开心……!”


   “对,不用那么努力啊。”


   希璐璐的眼睛放出的光辉,从闪闪发光变得令人目眩起来。


   “话说,诺罗亚也不是会参加庆典的类型吧。”


   “我?啊,节日的时候都是关在房间里了吧。”


   我讨厌拥挤,也不喜欢吵闹。


   “说起来,庆典的时候如果没有认识的人或者朋友的话是不会开心的。一个人去参加庆典,要享受什么呢?孤独的美食之旅吗?”


   “……听到这些真的很抱歉。”


   “你要是道歉的话,不就显得更惨了吗?”


   仔细想想,我也不比希璐璐要好啊……这次可能是第一次认真地参加庆典。


   “算了!在这周围看看吧!”


   “是啊。”


   “唔叽!”


   我一边按着若无其事地从包里伸出头来的玖玖,一边开始走。


   节日只有今天一天。而且傍晚的时候还有和切斯特的决斗。


   没有可以拖拖拉拉的时间。


   在庆典还没逃走之前,要好好享受一番。


   ******


   然后,我们开始逛摊子。


   因为雷文雅德和很多地方都有着交易路线,所以到处都能看到充满异国风情的珍品。光是闲逛就已经足够享受了。


   “爆米花好吃!咕嘟咕嘟咕嘟!”


   “史,把那个分开吧”“……拒绝。”


   “……嗯……”


   大家都抱着满满的食物,满足地鼓起了面颊。


   只有希璐璐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吃着食物。


   也许是一直以来只吃清淡的教会料理的反作用吧,希璐璐变成相当的美食家了。大概是为了寻求刺激吧,一心想要开拓新的味道。


   就算这样……渐渐变得像食物战士了呢。没关系吗?


   “主人,那边有点心!”“……真有趣。”


   “啊,给你零花钱,自己去买吧。”


   “嗯!”“……明白了”


   史和莱姆手拉手,啪嗒啪嗒地向路边摊跑去。


   “那边有点心!”


   “啊,太好了。”


   “……为什幺区别对待?我被歧视了吗?”


   “嗯。”


   因为,平时的行为太差了。


   突然,被人从背后捅了一下。


   还以为是双胞胎已经回来了,回头一看。


   “……真是奇遇啊。”


   里卡前辈。因为不是在工作中,所以穿着比平时防守力低的装备的样子。


   “……”


   我像没注意到一样转移视线,悄悄地扭头准备逃开。


   但是,被抓住了。


   “为什么要逃走?”


   “啊,出于本能”


   节日的时候看到熟人的话,就会想偷偷地逃跑吧。


   “……对不起。”


   “没什么值得道歉的。”


   总觉得里卡前辈有些笨拙。一个劲儿地捋着头发,没有直视我的眼睛。还有点结巴。不高兴吗?


   “啊,是男朋友!”


   在里卡前辈身边的孩子们指着我。


   “啊,男朋友?”


   还在食物比赛中的希璐璐做出了刺耳的的反应。


   “啊,那个,男朋友是?希望详细解释。”


   “喂,是要结婚的!”


   “……!?”


   希璐璐像是被雷劈了一样。


   “不,是没有事实根据的事儿。”


   “……”


   姑且先辩解一下,但还是僵在原地不动。


   算了吧。暂时放一放吧。


   “比起这个,里卡前辈也来了呢。”


   “啊,孩子们说想去……”


   原来如此。放弃休息日照顾孩子们。


   “真了不起啊,里卡前辈。”


   “啊,不要摸我的头啊!头发会变得乱蓬蓬的吧!”


   “诶?”


   里卡前辈很在意发型……?


   “什、什、那个表情!我就不能在意发型吗?”


   “不,不好意思。这是今年最令人吃惊的新闻。”


   “没必要那么吃惊吧!不要把我当孩子看待……”


   里卡前辈把脸扭向一边,慌慌张张地把刘海弄好。


   虽然看起来没有特别改变发型。


   然后,在那里。


   “主人,得了个饶头!”“……任务完成mission complete.”


   是史和莱姆回来了。也许是因为能自己买到东西而高兴吧,蹦蹦跳跳地给我们看战利品。是到了想被表扬的年龄吗?


   “哼哼”“……嗯”


   摸了摸她们的头,她们似乎很舒服地眯起眼睛。


   “呃,诺亚……带着家人?”


   “啊,家人?”


   确实,在一旁看的话可能就是这样的感觉。


   史和莱姆的存在,很好地演出着家族感。


   从年龄上看,应该是关系很好的兄弟姐妹吧。


   “但是……也不是太像妹妹的样子。”


   “你是说史和莱姆吗?那样的话……”


   像这样,想要说明关系的话就说不出来了。


   我很为难。怎么说才好呢?


   虽然不能说是装备,但作为旅行伙伴也很奇怪。


   “莱姆是主人的仆人!”“……是主从关系。”


   “啊,什么?”


   里卡前辈吓了一跳。


   “诺亚……这么小的孩子……”


   “是误会!这就是这种游戏。”


   “诶,是在玩吗……?”“……史被当做玩具来看得吗?”


   “不是的。不是那样的。”


   史和莱姆一脸悲伤,让人不知所措。


   糟糕,气氛变得很难说是误解了。


   如果在这里不能糊弄过去的话,会被当成罪犯的……。


   “这,这些孩子是我的部下。认真地建立着主从关系。”


   “呃,诶……是的,什么啊。”


   结果,里卡前辈还是以看罪犯的眼光看着我。


   “那个,比起那个,庆典……里卡前辈也一起转转吗?”


   “诶,和诺亚一起?”


   “是的。很难得嘛。”


   “不,不好意思……我还必须要照顾孩子们。”


   啊,确实是这样啊。里卡前辈来的话,孩子们也跟着来。


   即便是在这里,也还是想避免带着一大群人。


   “这样啊。真遗憾啊。”


   “真遗憾……”


   “如果能和里卡前辈一起转的话应该会很开心吧。”


   “嗯,嗯……是啊……”


   但是,真的很遗憾啊。我期待着能告诉我只有这座城市的人才知道的“慰灵祭的好去处”之类的。


   “那么……傍晚呢?”


   “啊?”


   “傍晚的话,我也没关系。孩子们也回去了。”


   从里卡前辈那里提出了建议。


   “到那个时候已经没什么可看的了……不是说今晚切斯特要和掠夺者决斗吗?”


   “啊,是吗?”


   是切斯特和掠夺者的决斗吗?


   “对不起。傍晚有件事不能错过。”


   “这样啊……时机不对呢。”


   “是啊。”


   “那我们差不多该走了……”


   “嗯?”


   里卡前辈挥手的时候,突然注意到了。


   “啊,戒指。你戴上了啊。”


   “诶!啊,嗯……”


   能喜欢我送的礼物,真的很高兴。


   不知道里卡前辈为什么慌慌张张的。


   “那,那我就去了!我走了!”


   “啊,好。”


   里卡前辈不知为何慌慌张张地逃走了。


   “呜呜……”


   然后注意到的时候,希璐璐脸颊已经鼓起来了。


   “……关系似乎很好呢。”


   “嗯?嘛,我们是在一起工作呢。”


   “我还没有拿到过戒指……”


   “嗯,想要的话就去买啊。”


   “不是那样的。”


   那怎么办?


   “难道是已经互相拉肚子的关系了吗……?”(参考第三章)


   “那不对。”


   还没有解开让她喝生水时的误解。


   ******


   看着戏剧,很快就到了傍晚。


   本来是灯火通明,突然间发现周围变暗了。


   “庆典马上就要结束了吗?”


   总觉得有一种无力的遗憾。


   到了傍晚……再过一会儿就是和罗瑞斯约好的时间了。和切斯特决斗吗?如果能顺利的话,也能拿到“圣都入市许可证”吧。


   还有一点时间呢。


   “啊,走累了,先休息一下吧。”


   “是啊,是啊……”


   希璐璐挺着肚子。白天的食物战争似乎相当厉害。


   “啊,这里的摊子也卖完了。”


   “噗——”“……噗噗”


   另一方面,玖玖她们还感觉不到疲惫。


   我们决定朝着人少的方向前进。


   “啊,那里!卖冰淇淋!”


   “什么是冰淇淋?”“……是凉的点心。吃了就会感到幸福。”


   “诶,居然有卖冰淇淋的摊子。”


   这是只有在大城市才能吃到的冰点心。制作时需要使用D级以上的冰魔法装备,因此冰淇淋职人的数量也有限。为了今天,特意从大城市来的吧。


   而且价格也很合理。正好可以让因节日而发热的身体凉快下来。


   “阿姨,请给我五个冰淇淋。味道……这个、这个和这个。”


   “好。”


   “还有,带五十份外卖。”


   “……哈?”


   “带五十份外卖。”


   “不,我听到了……”能吃吗?买那么多?”


   “当然。”


   反正也没有其他客人,难得能买多少就买多少吧。如果放进暴食包里,随时都能吃到凉凉的冰淇淋。


   “嘛,给钱就好……”


   大婶打着哈欠翻到冰魔导书的一页,把鲜奶油冻住了。


   “呃,好……首先是五个。”


   阿姨把装有冰淇淋的杯子递给我。


   水珠微微凝结的金属杯。光是拿着就很舒服。


   “首先是樱桃味的和肉酱味的。那边的孩子,是杏仁牛奶味和黄油味呢。”


   “来了来了!我等的就是这个!”


   “哇!”“……很冷啊。”


   “大家交换着吃吧!”


   “是啊。这样更能享受到各种各样的味道。”


   “啊,不需要诺罗亚的肉酱味。”


   “……”


   “我想要玖玖姐姐的那个!”“……请给我吃一口。”


   “呵呵,你们的小舌头,能跟我的大人adult味觉比吗?”


   “呃,莱姆也是大人!”“……史也是大人。”


   “对了,肉酱味怎么样?”


   “不要”“……不需要”


   “……”


   “诺罗亚大人,要吃口我的吗?我才吃了一口了……”


   “啊,嗯。给你我的肉酱味。”


   “不用了。”


   ……为什么?肉酱有什么不好吗?


   “是的,做好了。这样就够五十个了。”


   “谢谢”


   “哪里,彼此彼此。”


   外带部分的冰淇淋是用碗装的,在阴影处放在暴食包里。


   然后慢慢地在阴影处吃着冰淇淋。到了傍晚气温已经下降了,虽然有点头疼,但那种感觉也不坏。


   这样深切地感受到了。


   “……稍微占用下时间可以吗,你?”


   “嗯?”


   衣服袖子被人拉了。脸朝那边一看,有个女孩子。


   紫发双马尾。很有教养,穿着看起来很高级的外出斗篷。


   女孩一边舔着棒棒糖,一边说。


   “我有点想问的事情,可以占用点时间吗?”


   是一个外表看上去很成熟的孩子。


   “你也要吃冰淇淋吗?——唔叽!”


   “嗯,从哪里传来了声音……”


   “我的里声音啊!最喜欢冰淇淋了!哈哈哈!”


   “……你精神正常吗?”


   被孩子怀疑我的精神状况了。


   “对,比起这个,你想问什么?”


   “啊,我想让你告诉我怎么走。到大教堂……”


   孩子来问路……原来如此。


   “迷路了吗?”


   “绝对不是。”


   女孩子,呼……像是对人生疲惫的叹息声。


   “我是来见人的,这条街的构造太复杂了……只是有点找不到路了而已。”


   “这一般都叫做迷路。”


   “呼。”


   不知道为什么好像不情愿。只是,确实是遇到麻烦了吧。


   “不能放任不管啊。”


   “是啊……”


   天快黑了。虽说很喜欢庆典,但还是不要让孩子一个人走比较好。


   “我记得,你是想知道通往大教堂的路吗?”


   “啊啊。”


   虽说对这座城市的地理不是很熟悉,但因为工作偶然去过大教堂,所以记得。


   那里的话……正好,可以顺道去约定的地点,可以带到半路吧。


   “在这边,跟我来。”


   我牵着女孩子的手。


   “嗯”


   女孩惊讶地望着紧紧相连的手。


   “温暖。”


   “是吗?”


   “好久没有牵手了。”


   “诶?”


   “但是,这个不错。这样的话就不会走失了。很合理。真是了不起的发现”


   称赞得很厉害。不过只是牵牵手而已,没必要这么夸张吧。


   “我也来牵着吧?”(希璐璐)


   “坚决拒绝。”


   “——!?”


   “两只手都牵着的话得,就不能吃点心了。”


   虽然不太明白,但是好像有点拘泥的样子。


   我牵着女孩子的手走。与渐暗的天色相称,来往的人也稀稀拉拉。路上足够宽敞,牵着手走也很方便。


   “这是我第一次来这座城市。”


   女孩兴致勃勃地东张西望地说道。


   “但是,比听说的还要有活力啊。”


   “之前还很暗来着呢。”


   “是吗?”


   “最近咒灾很多呢。现在这个问题解决了,大家都放心了吧。”


   “和平比什么都重要。”


   女孩一边说着她领悟的话,一边满足地点头。


   “话说回来,从刚才开始就经常听到‘掠夺者’这个词……那是什么?”


   “那、那是……”


   “大家的英雄啊!”“……就是那样。”


   “是用诅咒装备来打倒坏人的人。”


   “嗯,很有趣。我一定要去见见他。”


   目光闪烁呢,果然是孩子吗,好像会对这样的话题感兴趣。


   然后,走一会儿,来到大教堂附近。


   “啊,我在这儿等你。”


   把女孩的手传给希璐璐。


   “那么,希璐璐。之后就拜托你了。”


   “是的,交给我把。”


   然后我去了和罗瑞斯约定见面的地方。


   ******


   和罗瑞斯见面的地方是事务所前的广场。


   换上掠夺者的衣服后,穿过建筑物的屋顶向广场走去。


   听说接下来是要在广场上和切斯特决斗……广场上已经挤满了观众。在观众们的中间——广场中央设有即兴的决斗场。


   我一进入广场,哇啊啊啊,欢声四起。


   “掠夺者!”“掠夺者来了!”“活着的掠夺者!”


   蜂拥而来的观众。


   对于那种过分的反应,真是不知所措。


   “什么,这是什么……”


   “大概是你的粉丝吧?”


   “粉丝?这个魑魅魍魉般的状况?”


   “哎呀,说得太过分了。”


   “可是……”


   最近在墓地看到了类似的景象。


   说实话,我有点害怕。


   听说掠夺者活动会影响了整座城市,没想到竟然道路如此地步。


   被观众们的魄力所压倒,不由得有些气急。


   “总之,先进入决斗场把。”


   不是在这种地方吃闭门羹的时候。随着我前进,观众自然地为我打开了道路。穿过这条路,来到决斗场前。


   “我一直在等你,掠夺者。”


   罗瑞斯马上就出现了。


   “总之,我只要打倒切斯特就可以了吧?”


   “是的,剩下的处理由我来处理。如果能毫无顾虑地战斗的话。”


   “我知道了。”


   在罗瑞斯的目送下,走进了决斗场。


   在那个决斗场的正中央,切斯特维尔已经在那里了。


   “哼……真有人气啊,掠夺者。”


   一开口就这么说,好像很讨厌我啊。


   “算了。反正和我决斗后,那个人气也会一落千丈。”


   “开始吧。”


   我环视周围。栅栏周围是围着决斗场的审问官们。


   手上握着的是魔法装备和弓……。


   “看来和我所知道的决斗不一样啊。”


   “那只是个背景。不过……也许会有扔东西进来的时候。”


   “……哈?”


   “那么……”


   切斯特啪的一声打了个响指。


   那个瞬间——决斗场的周围,出现了了结界。


   “嗤嗤……这样就逃不掉了,掠夺者。”


   “我也没打算逃跑就是了。”


   不是为了保护观众,而是为了不让我逃走的结界吗?


   本应是背景的审问官们也一下子进入了结界的内侧。


   这就是所谓的圈套吧……


   “但是……没想到你真的来了。那个带有诅咒味道的女人,你很喜欢吗?”


   “带有诅咒味道吗?”


   “你不知道吗?不,看起来应该是那个女人藏起来了吧?”


   切斯特愉快地扬起嘴唇。


   “你觉得谁把诅咒装备散布在城市里的?”


   “是你吧。”


   “不,是那个女人……是罗瑞斯 韦莱特。”


   “啊……”


   “确实,我通过散布诅咒装备,实现了所有的愿望。但是……我从来没有弄脏过自己的手。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让别人弄脏了手?”


   “对了。全部都让那个自大的女人做的。真是杰作啊……那个想要消灭诅咒装备的女人,自己流出了诅咒装备。”


   切斯特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想做的事情只有一个……驱除这条街上所有的诅咒。


   我觉得我明白了罗瑞斯为什么这么说。


   她一定是想要赎罪吧。她为了赎清自己的罪,有必要把自己引起的所有诅咒持有者都搜查出来。即使依靠掠夺者这种不明身份的存在也……。


   就那样,把罗瑞斯逼到了穷途末路。


   把无辜的人当作“诅咒持有者”来杀掉。


   为什么这个男人还能笑出来呢?


   “你觉得装备是为了什么而存在的?”


   “……?那当然是为了力量。夺取自己想要的东西,按照自己的愿望生活下去的力量就是装备。”


   “是吗?”


   果然,无法谅解。


   ——装备是为了让人幸福。即使是诅咒装备。


   这就是我的信条。所以,为了让别人不幸而使用装备,是不能接受的……非常不愉快。


   “那么,差不多是公开处刑的时间了。这次可不能放过你了,掠夺者。”


   “是啊。”


   我点了点头。


   “——我不会再逃了,切斯特维尔”


   然后,决斗开始的钟声响起。


   ******


   里卡来到决斗场。


   送孩子们回到孤儿院后,来观看期待已久的决斗。


   “嗯——!”


   利用身材矮小的身体,一点点穿过人群,来到栅栏前。


   然后,看了决斗场……那里的景象太荒谬了。


   在魔法和箭乱舞的决斗场中——掠夺者清爽地站着。


   他周围漂浮着青色的盾,好像把攻击全部防御住了。


   “什么,什么……那个装备?”


   只知道是防具。而且明显不是普通装备。


   难道是诅咒装备吗……。


   里卡作为调查员的直觉这样告诉她。


   试着装备怨气护目镜,看向掠夺者。


   “……啊!”


   掠夺者的全身——红色。


   这是不可能的反应。简直就像是用诅咒装备将全身覆盖住一样……。


   ……难道说你运用自如吗?诅咒装备……?


   不,不可能会那样。诅咒装备的恐怖,里卡是知道的。如果真的能运用自如这么多诅咒装备的话……那已经不是人类,而是诅咒本身了。


   “上啊,掠夺者!”“杀了审问官们!”“加油!”


   观众们的声援声越来越大了。


   另一方面,对于审问官们来说是一场嘘声风暴。


   切斯特的心情渐渐变差。


   “算了,垃圾们都滚下去!我自己来!”


   切斯特一边怒吼一边拔剑。


   总是炫耀着的A级的剑。


   战斗力由装备决定……那么,装备着世界最高等级的剑的切斯特拥有世界顶级的战斗力。


   “去死吧,掠夺者!”


   挥舞着剑,切斯特向掠夺者扑去。


   虽然没有任何动作——但速度很快。


   速度似乎也在以高等级装备提升的。


   掠夺者没有避开他。连反应都没有。


   ……会被杀的!


   里卡一瞬间是这么想的。


   “啊?”


   切斯特挥舞着剑——停止了。


   迟到的……“锵”的金属音。


   切斯特的剑掉落在地上,接着他的身体也垮了。


   一瞬间,还以为是摔倒了……切斯特再也不动了。


   “……诶?”


   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知什么时候,掠夺者的手中握着剑。我想大概是因为这个攻击吧……甚至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拔剑的。


   唯一能明白的是……掠夺者打倒了切斯特。


   “什么啊……?”“切斯特倒了”“咦,结束了……?”


   观众一团哄闹,谁也看不到发生了什么吧。


   明明是面对A级装备者,这样的胜利也太没意思了。


   我知道他很强,但没想到竟然是这种程度……。


   掠夺者究竟是什么人呢……?


   里卡再一次看到了掠夺者的身影。由于审问官们停止了魔法和箭,掠夺者的身影变得清晰可见。


   和传闻中一样,他穿着黑色斗篷,戴着蓝色面具,左手上戴着手镯……。


   “啊……”


   不由得一愣,回头看向左手上的手镯。


   辨识度很高的绿色手镯,很眼熟。


   ——看起来很贵的手镯呢。买的,那个?


   ——啊,不,这是……这是为了纪念住在幽灵屋带出来的。


   拥有那样手镯的人……里卡只知道一个人。


   ******


   我和切斯特的决斗很快就结束了。


   没什么特别地。像往常一样,只是用史莱姆剑敲了一下就失去意识了而已。


   无论是切斯特还是普通人,在我看来都是同样的水平。对方的攻击力增加100也好,增加200也好,只不过是误差的程度。


   “不过,这次花了很多时间呢。没有粉丝服务吗?”


   “不,只是普通的危机。”


   “危机?你?”


   “不,是我的衣服。”


   审问官们的攻击相当棘手。


   虽然被魔法和箭射中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衣服就不行了。因为不想仅仅是因为和切斯特决斗而在衣服上留下个洞,不知不觉就变成了防守一方。


   “然后……我赢了,可以吗?”


   总之,先向审问官们确认一下。


   但是,没有人回答。审问官们只是困惑地面面相觑,这个结局似乎出乎预料。


   但是,谁胜了一目了然。


   不久,审问官们像投降了一样敲响了决斗结束的钟声。


   “嘘,胜利者……掠夺者!”


   广场上,声音回荡着……。


   然后——哇,观众都沸腾了。


   “哦哦哦哦哦哦!”“掠夺者好厉害!”“啊,是瞬杀哦!”


   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因为没有做了那么厉害的事情的自觉,一瞬间愣了一下。


   但是,是吗……对于这个城市的市民来说,切斯特是绝对的强者。因为他是站在恐怖的化身——审问官的顶端的人。


   “掠夺者。”


   在欢呼声还没有停止的时候,罗瑞斯进入了决斗场。周围的人又笑又骂,只有一个人面无表情。


   “切斯特维尔死了吗?”


   “不,我只是让他昏过去了。”


   确实,说了要在市民面前定罪之类的话。


   “总之,这样就好了吧?”


   “是的,足够了。”


   罗瑞斯低下头来。


   “竟然能打倒那个切斯特维尔。真的非常感谢。”


   “不,不是。没什么了不起的”


   不知道怎么的,就变成这样了。当调查员的时候因为是部下,距离感很难把握。


   “比起那个,那个……真是糟糕啊。诅咒装备的事儿……”


   我想起了决斗前的切斯特说的话。他好像强行让罗瑞斯流传诅咒装备。对于正义感极强的她来说,是难以忍受的日子吧。


   “你听说了啊……”


   罗瑞斯低下了头。


   “嗯……我忍耐了五年。就算想抵抗,我的装备也不会给切斯特带来一点伤害。虽然发誓要消灭只诅咒持有者,但却只能参与到切斯特的坏事……”


   “这样啊……”


   “但是,这样的日子,终于要结束了。”


   罗瑞斯这么一说,不知为何拔出了剑。


   深深地切下自己的手掌,血一点点地溅到了周围。


   “啊……”


   对于突然的自伤行为,不知所措。


   我看了一下罗瑞斯的脸,脸上还是很清爽的。


   “我一直在等着这个瞬间。”


   “什么,什么?”


   “不是说了吗?——是断罪哦”


   罗瑞斯用沾满鲜血的手捂着切斯特的嘴。


   然后。


   “——孵化吧,血生虫”


   嗯,嗯。


   切斯特的身体——爆炸了。


   红色的蝴蝶像飞沫一样喷出。


   “什么……”


   无言的我面前,红蝴蝶们贪婪地吃着肉,狼吞虎咽。


   切斯特的身体瞬间失去了形状,消失了。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喧闹的广场静悄悄的。


   “……大姐?”


   突然,从观众席发出了声音。


   回头一看,里卡前辈在。哑然地望着罗瑞斯。


   罗瑞斯似乎注意到了视线,但马上转过脸去了。就这样,她清爽地转向了我。


   “掠夺者,感谢合作。”


   “诶……?”


   简直是不合时宜的声音。


   “我没能一个人杀死切斯特维尔。多亏了你的帮助。”


   “啊,啊……”


   虽然有点发呆,但还是看向了缠着罗瑞斯的蝴蝶。


   宛如侍奉女王般飞舞的红蝴蝶们。


   果然是一样,吃了葬仪屋的蝴蝶……。


   更甚的是,她手掌上的伤口——一只红蝶,一个接一个地飞了起来。


   从血中生出的蝴蝶。


   通常装备无法说明的现象。


   “那只蝴蝶……是诅咒装备的力量吗?”


   “……”


   罗瑞斯闭紧了嘴。


   犹豫着要不要回答。这就是回答一样的东西……


   没想到,一直在追求“诅咒持有者”的本人竟然“持有诅咒”。


   不,反了吧。正因为站在检查诅咒的立场上,所以逃避也很简单吧。


   “……这不是我所期望的力量。”


   或许是判断出无法抵赖,罗瑞斯突然改变态度道。


   “只是以毒攻毒。这个血生虫不是战斗装备,不能攻击。”


   “不能攻击吗?”


   “是的。”


   罗瑞斯点点头。


   “喂,你们!别动!”


   审问官包围了我们。


   一边警戒着红色的蝴蝶,一边慢慢地缩小了包围。


   但是,罗瑞斯却保持着一副清爽的表情继续说道。


   “只是,也有例外。”


   “啊?”


   “如果是守备力为零的地方,就可以攻击。知道在哪里吗?”


   “不会吧……”


   “——在体内哦。”


   罗瑞斯啪的一声,打了个响指。


   周围所有的审问官——一齐破裂。


   ……红蝴蝶一齐飞了起来。


   广场上响起了悲鸣,观众们慌张张地四处逃窜。


   “为什么?”


   “请放心。只杀了应该去死的人而已。”


   “哈……?”


   “使用诅咒装备,中饱私囊的坏蛋们……要纠正这座城市的污秽,这些人是不可以继续存在下去的。”


   罗瑞斯的表情毫不动摇。朝这边看过来。


   不寒而栗,不由得后退了。


   “给这么多人种下蛋,真是筋疲力尽啊。特别是切斯特维尔的警戒心很强,失败了很多次。”


   罗瑞斯自顾自地继续说着。


   “但是,你……最轻松了。”


   “啊……”


   “怎么样,番茄汁的味道?”


   罗瑞斯那样说的瞬间。


   “呕”,从我嘴里冒出了红色的东西。我以为是吐血了。但是,从嘴里飞散出来的红色物体并没有落到地面上,而是飞舞在眼前。


   那是一只红蝴蝶。


   “啊……”


   下一个瞬间,蝴蝶从嘴巴里飞了出来,好像决堤一样。


   蝴蝶们从内部吃掉了身体。


   我忍不住剧痛。就地而卧倒了。


   “……为什么……”


   “不是说了吗?为了驱除这座城市上所有的诅咒。”


   罗瑞斯用无感情的眼神俯视着我。


   “垃圾要一起扔掉。这是扫除的基本。”


   啊啊……对啊。确实,那是合理的。


   比起把不特定多数的“诅咒持有者”作为对手,杀死一个“诅咒持有者”更轻松吧。如果再加上大量的诅咒装备的话,代价的弱化也能达成……


   所以她才注意到我吗?


   即使知道那个现在也晚了。连保持意识都做不到了。


   罗瑞斯转身离去。


   “——剩下的还有一个人。”


   听到她这样的嘟囔。


   我的意识被黑暗禁锢了……。


   ******


   正义的伙伴——那就是罗瑞斯从小的梦想。


   最喜欢的城市里,孤儿院,还有妹妹……想要守护。


   所以,她成了一名审问官。相信那里有正义。


   ——我要成为正义的伙伴!打倒所有邪恶的“诅咒持有者”,守护城市的和平!大家,由我来保护!


   小时候和妹妹定下的约定。为了完成那个,罗瑞斯努力了。


   我比任何人都要努力地猎取“诅咒持有者”。也弹劾了腐败的审问官们。


   结果——罗瑞斯成了“诅咒持有者”。


   因为五年前引起了切斯特的反感。


   那之后,这个城市的齿轮开始错乱了。根据切斯特的命令,罗瑞斯将诅咒装备流进了城市里,咒灾不断地发生。


   罗瑞斯认为一切都是自己的错。


   所以,自己必须做出决定。


   这条街上的“诅咒持有者”,还有一个人。


   ——罗瑞斯 韦莱特。


   将这最后的“诅咒持有者”杀掉,罗瑞斯的赎罪就能很好地完成了。


   “……哈……啊……唔……”


   罗瑞斯在咒装墓域中前进。失血和疲劳的叹息声加剧了。头晕得厉害。手的出血至今还没有停止,红色的蝴蝶从手上洒落下来。


   但是,在力竭之前,终于到达了。


   在一个诅咒装备前,罗瑞斯停下了脚步。


   是鲜血色的十字架。


   拥有神灵般的神圣和渴望鲜血的祸害交至在一起的诅咒装备。


   只是看了一眼,罗瑞斯就感到冷嗖嗖的。


   ——火葬十字stake loss。


   这是将周围一带烧尽、大规模歼灭的装备。


   其代价是——死亡。


   以装备者为祭品,再现神罚的装备。


   如果是这个装备的话,就会烧毁咒装墓域吧……还有我的身体。


   这样一来,这座城市的诅咒就全部被驱除了。剩下的就只是把手伸向十字架了。


   ——要打倒所有诅咒持有者,保护城市的和平!大家,由我来保护!


   “啊……我……我遵守了约定。”


   虽然没能成为正义的伙伴,但还是坚持了下来。


   被血和诅咒弄脏了手,舍弃了很多重要的东西,走到了这里。


   只是一个人的战斗。很痛苦,很害怕,很寂寞,很痛。


   但是,这场战斗……终于结束了。


   罗瑞斯像是在寻求救赎一样,把手伸向十字架——。


   “——你打算去死吗,姐姐?”


   嗖的一声缩回了手。


   慌慌张张回头一看,背后是。


   “……里卡?”


   不由得怀疑眼睛。


   ——里卡 韦莱特。


   是在同一个孤儿院生活的妹妹。


   自从罗瑞斯成为“诅咒持有者”后,就一直保持着距离。要切断和她的联系,甚至狠狠地骂过她了。尽管如此……。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在决斗场看到……就追过来了”


   呜,罗瑞斯忍住咂嘴。


   没注意到。体型小的里卡一直都擅长隐藏秘密行动。


   “回答我的问题。你打算去死吗?”


   “……是的”


   罗瑞斯发出痛苦的声音。


   巨大的计算失误。如果里卡在这里的话,就不能触摸火葬十字。想要保护的东西,会被这双手杀死的。


   “果然是这样啊。”


   希望她离开的愿望无法实现,里卡靠了过来。


   “刚才我看见姐姐杀了审问官。有点……我很害怕。”


   “……”


   “但是,姐姐……就这样一直一个人战斗着呢。为了不让我卷入其中,刻意远离了我。”


   “在说什么啊……我只是在疏远你而已……”


   “那种红色的蝴蝶,每天都在孤儿院周围飞舞。”


   “……那、那是,”


   “你总是守护着孤儿院吧。”


   “……”


   “姐姐一直都是温柔的姐姐。”


   “……不要再打扰我了。离开吧。”


   罗瑞斯说着就要推开她。


   但是,里卡越来越接近。


   “姐姐……一起回去吧?还可以重来……两个人一起保护孤儿院吧……?”


   “……”


   罗瑞斯的决心动摇了。


   但是,那也只是一瞬间。


   她没有回答,而是拔出了剑。


   “——孵化吧,血生虫。”


   用剑把手腕切开。


   鲜血像花朵一样迸发,飞溅。


   让人联想到虫卵的血之水滴。那些水滴,在空中蠢蠢欲动。


   简直就像虫子快要孵化了一样——变成了蝴蝶群。


   “把她赶走。”


   “姐姐!”


   无视里卡的叫声,罗瑞斯转身。


   ……这样就可以了。


   因为贫血而摇晃的脚步,再次向火葬十字前走去。


   这次一定要把手伸向十字架。


   然后。


   “————!”


   里卡的叫声响彻了荒野。


   ******


   醒来时,发现自己在血泊中。


   周围非常吵闹。悲鸣、怒吼、破裂……。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到热气和烧焦的味道。


   “诺罗亚大人!你醒了!”


   “起太晚了!”


   “那个声音……希璐璐吗?顺带的玖玖也在吗?”


   “莱姆也在哦!”“……史也姑且。”


   “喂,‘顺带的玖玖’是什么啊!我才是主菜吧!”


   “你以前会做菜的吗?”


   睁开眼睛,看到了伙伴们的脸。担心地看着我的脸。刚才还没有出现的希璐璐也在……好像昏迷了相当长的时间。


   “呕!”


   咳嗽,吐出蝴蝶。


   翩翩飞舞在眼前的红蝴蝶。现在的是身上最后的蝴蝶了吧。


   “总算赶上恢复了吗?”


   松了一口气,像是慰劳似的抚摸着皮革的项圈。


   虐乐项圈是受到伤害后立即恢复的项圈。


   因此,受到的伤害会增加十倍,如果受到损坏足以造成致命伤……正如罗瑞斯所说的那样,一只蝴蝶的攻击很弱。嗯,在肚子里,一个劲地被吃掉然后再生……简直看到地狱了。


   “咕。”


   借着希璐璐的肩膀站了起来。因为贫血站不稳。完全处于失血状态。虽说是虐乐项圈,但失去的血是回不来的。


   “好的,好像没问题呢!那么,精神饱满地逃走吧!”


   “逃走?从哪里?”


   “那个,从那。”


   希璐璐指示天空。


   头上是史莱姆盾的伞。透过那透明的薄膜,可以看见天空。


   不由得绝句了。


   “什么啊,那个……”


   太异常的景象。


   天空——燃烧着。


   火焰像膜一样覆盖了整个天空,从那里降下了火焰的雨。


   红色在周围摇曳着,地上变成了地狱绘图。火焰倾注下来,火势从各处升起,人们一边哀嚎一边四处逃窜。


   简直就像是世界的终结。


   “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们也不知道。天空突然燃烧起来……”


   “从那之后几十分钟,就一直是这个状态。”


   “几十分钟……”


   “嘛,能做这种事的……只有诅咒装备啊。”


   诅咒装备暴走——咒灾。


   恐怕,正如玖玖所说的那样吧。这是自然现象、通常装备等事物无法解释的现象。


   有人让诅咒装备暴走了。


   从时间上考虑的话,是罗瑞斯吗?但是,到底为什么……?


   不,现在不是考虑的时候吗?


   “总之,先去避难吧。”


   这么说来,里卡前辈……环顾四周。


   刚才还在广场上,是不是去了孤儿院?


   果然,就算只是认识的人也想要帮助她。


   “‘显示里卡前辈的位置’”


   向罗盘眼发出指示。针应该会指示里卡前辈的方向。


   “咦,不是孤儿院的方向吗?”“


   已经避难了吗?我把头以外。


   “……掠夺者吗?”


   突然,从背后被打了招呼。


   回头一看,在那里的是。


   “罗瑞斯……?”


   一瞬间,没认出来。变得非常残破。衣服烧焦了,皮肤到处是烧伤的痕迹。


   “真的还活着呢。确认果然是正确的……”


   一边自嘲般地笑着,一边像倒下一样跪下来。


   “掠夺者,怎么样……请帮助里卡。”


   “啊?”


   “我知道我没有资格拜托这种事……但是,无论如何只有里卡……”


   “……里卡前辈发生了什么事?”


   “里卡让诅咒装备暴走了。”


   “……嘿!”


   “本来是我想去摸的……结果她是想替代我吗?”


   罗瑞斯用失焦的眼睛,眺望着燃烧着的城市。


   “火葬十字……这就是引起这场诅咒灾害的诅咒装备的名字。据说在火葬完周围一带的生命之前,会一直从天空降下火焰。”


   “……那个火葬十字的代价是?”


   “那是”


   罗瑞斯艰难地说到。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种非常讨厌的预感。


   引起这样大规模的咒灾,到底需要多少代价呢……。


   不久,罗瑞斯用颤抖的声音告诉我。


   “——死亡。”


   啊啊……最糟糕了。


   在这种时候,如果讨厌的预感落空就好了。


   “……我本来没有这个打算。计算错了。火葬十字的力量和里卡来阻止的事都……”


   罗瑞斯像忏悔一样吐出了话。


   “只是想保护城市而已……明明只是想保护里卡……”


   罗瑞斯双手捂着脸倒下了。


   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和里卡前辈是什么关系。


   那种事,现在怎样都无所谓。


   不是绝望的时候。因为还有希望。


   “罗瑞斯,你还能动吗?”


   “啊……”


   罗瑞斯慢了一拍,点了点头。


   “那么,请引导市民避难。”


   “避难……去哪里?”


   “你最了解的吧?这座城市的地下有很大的空间。”


   “啊……”


   里装备行会的据点。由于切斯特的默认,那些据点不仅相当巨大而且数量众多。至少可以收容街上残留的市民吧。


   “我知道了。但是……你要干什么?”


   “我——”


   那是当然的。


   “——我去帮助里卡前辈。”


   把意识转向左眼。刚才,为了知道里卡前辈的位置而使用的罗盘眼。


   眼中的针还指向一点。


   那么,里卡前辈——应该还活着。


   ******


   火焰中,里卡被钉在十字架上。


   这是一心想成为姐姐的助力,拼命工作的结果。


   里卡碰上了火葬十字——就是这个惨状。


   世界开始燃烧后,经过了多少时间呢?


   ……热。疼。痛苦。


   地上的火焰一点一点地逼近了里卡的脚下。热气侵蚀了里卡的大脑,夺走了思考能力。简直就像被处以火刑一样。


   但是,在里卡的脑子里想的却是另一件事。


   ……遵守约定了吗?


   突然想起了小时候的记忆。


   ——我要成为正义的伙伴!打倒所有邪恶的“诅咒持有者”,守护城市的和平!大家,由我来保护!


   和做了那样约定的姐姐,里卡也做了一个约定。


   ——那么,我要……成为姐姐的伙伴!


   不管发生什么,绝对是姐姐的伙伴。


   姐姐陷入危机的时候,里卡就去帮助姐姐。


   做了那样无私的约定。


   姐姐大概已经不记得了,但是对里卡来说是很重要的约定。


   正义的伙伴,一定是一个人。不能被别人帮助,也不能说泄气话,就算想哭也得一个人战斗。


   所以,至少想成为正义的伙伴的伙伴。


   但是。


   “……果然不行啊,这样的我……”


   我想像掠夺者一样,飒爽地帮助姐姐……没能做得那么好。虽然打算帮忙,但结果只是让姐姐为难了。


   姐妹俩一起,却总是不能做成什么事儿。只是想帮助别人,却连这么简单的愿望也不能满足。真的不擅长帮别人啊。


   太过软弱的姐妹,要成为正义的伙伴。


   “……嗯……”


   里卡的头一下子低了下来。身体已经没有力气了。


   意识渐渐坠入黑暗。一定会就这样死了吧。


   啊,可以的话……我想和姐姐像以前一样生活。我想和孤儿院的孩子们一起,大家友好地笑着度过幸福的时光。


   还……不想死。


   所以呢。


   “谁来救救我……”


   里卡无意识地嘟囔着,毫无力量的话语。


   即使寻求帮助,那个声音也传达不到任何人。


   谁也不会来救里卡。


   应该是那样的。


   但是,那个瞬间。


   ——火焰飞溅。


   “啊……”


   在失去意识之前,里卡确实看到了他的身影。


   虽然没有戴面具,但是马上就知道了。


   对里卡来说是世界上最帅的……最强的、正义的伙伴……。


   ******


   火焰中,竖立着真红的十字架。


   里卡前辈被钉在十字架上。


   虽然失去了意识,但是肩膀还是微微地起伏着。


   “成功赶到这了。”


   “嗯……来得及。”


   在严重的失血状态下,总算保持着意识,到达了里卡前辈的身边。能到达这里,真是奇迹啊。


   在咒装墓地上空飞行的时候,突然看到了光。


   是送给里卡前辈的戒指的光芒……。


   只是一个能够发光的戒指而已。但是,就像是想要保护主人一样,发出不输给火焰的光芒。我被那道光引导,来到了这里。


   从变成白龙的希璐璐身上下来,向里卡前辈走去。


   “那就早点解决吧?”


   “……是啊。”


   到了这里,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个。


   为了帮助重要的人,也为了阻止这片天空的火焰。


   我不是来夺走这个火葬十字的。


   “……对不起啊。”


   在世界末日般的火焰中,我用手摸着血舐丸的刀把。


   闭上眼睛,拔刀。


   然后——斩断十字架。


   一瞬间,周围的空气停止了。寂静。


   纳刀,睁开眼睛。


   里卡前辈被从十字架上解放了出来。


   轻轻地,漂浮着落下来的小小的身体。我温柔地抱住了她。


   下一个瞬间,就好像起峰了一样。


   就这样……火焰轰鸣着,消失了。


   明明是苦战了很久的火焰,却在一瞬间崩溃了。


   天空的火焰在绚丽中消失了——夜空漏了出来。


   “啊……”


   虽然没有在想什么,但还是不由自主地发出了声音。闪烁飞舞的火星,如沙般点缀银河的满天繁星。梦幻般的景象。


   “……很漂亮啊。”


   “嘛,就算是这次的一点小小奖励吧。”


   “是啊……足够。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放心,全身一下子放松了。


   闭上眼睛,意识逐渐消散。


   “……辛苦了”


   玖玖好像说了什么。像摇篮曲一样,让人心情舒畅的声音。


   我大概是回答了什么吧。


   记忆是……到那里为止就中断了。


   火葬十字stake loss


   ……火葬城市的火刑架。把祭品献上的话,会在周围降下火焰。


   等级:SSS


   类别:武器(拐杖)


   有效果:魔力+4000


   大火葬(将半径4、5公里以内的生命火葬殆尽之前,会一直从天上降下火焰)


   代价:效果结束时,HP=0


   ******


   慰灵祭结束后的第一夜,雷文雅德的咒灾骚动也顺利结束了。


   多亏火葬十字的火焰能够一口气全部熄灭,火灾已经结束了。


   虽然由于火焰引起的损害相当严重……但几乎没有出现牺牲者。


   正好在城市的周围,有一个比起避难所,叫做墓地的更贴切的场所。而且,多亏了罗瑞斯的引导,很多人都能到地下空间避难。


   还有就是,我也算是功臣。


   不过这个城市几乎没有人知道那个。


   “诺罗亚大人。行李,我都让它吃了哟。”


   “咕噜——”


   在旅馆整理行李的希璐璐告诉我。小美吃了很多东西,兴高采烈地打嗝了。嗯,非常可爱。


   “那我们出发吧。”


   我从床上起来了。


   我已经完成了在雷文雅德的工作。现在正是离开的时候了。


   我还有别的事要做。我不能一直待在这座城市。


   所以,我们决定离开旅馆。


   街上好像正在忙着为慰灵祭发生的事儿善后。


   虽然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是市民的表情很开朗。


   这样的话,就算掠夺者不在了也没关系。


   “呜呜……最后的最后,庆典被糟蹋了……”


   希璐璐一边看着撤走了的小摊,一边露出惋惜的表情。


   “……摆摊称霸。”


   “想再多玩一点。”“……不充分燃烧。”


   对于玖玖和双胞胎来说,似乎也残留着某些消化不良感。


   “啊,庆典什么的,在其他地方也会举行的吧……”


   在适当的鼓励中,到达了城门。


   也许是因为是在庆典之后,有很多人在外面排队。好像要排一会儿队的样子。


   “啊,这座城市也就这样告别了吗?”


   “嗯,很爽啊。”


   “嗯……我突然有点舍不得啊。”


   这样,再一次眺望街道……有所留恋真是意想不到。一开始还想早点和这样的城市告别,但是意外的有感情了。


   在这里的日子,好像不长不短呢。


   如果有一点遗憾的话……因为忙得不可开交,没有向里卡前辈们致谢呢。


   大体上用信打了招呼。


   “——诺亚!”


   听到那个喊声,我不禁苦笑了。


   嗯,里卡前辈怎么会就让我这样默默离开呢。


   回头一看,里卡前辈呆呆地站着。在旁边的是缠满绷带的罗瑞斯。


   两个人都来送我了吗?老实说,我本来觉得就算我一个人离开了也不会有人注意到,不过居然有来送我的人啊。


   “……谢谢您的帮助。”


   罗瑞斯向里卡前辈借肩膀低头了。


   后来听说,这两个人好像是亲姐妹。这段时间感觉罗瑞斯更亲近了……两个人的情况,好像是和解了。虽然还有一点不自然、尴尬的气氛,但是这样的话应该没问题了吧。


   “好不容易救了你,请不要再自杀了。”


   “嗯……因为要赎罪的事情增加了。”


   罗瑞斯回顾在火灾中烧毁的城市。城市的复兴需要时间吧。


   “这次,我要活着补偿你。”


   “嘛,算了,请适可而止吧。”


   这个人的赎罪,很可怕。应该说罗瑞斯太认真了呢,还是说这里的赎罪方式太奇怪了呢……。


   “但是,真的好吗?”


   “什么?”


   “这是掠夺者的事。”


   罗瑞斯低语。


   “杀了切斯特维尔,让火葬十字暴走……这些都是掠夺者干的好事。”


   “好的,就这样吧。”


   我从怀里拿出了金属卡。


   “我可拿到了圣都入市许可证呢。”


   而且,还夺去了罗瑞斯的诅咒装备——血生虫。


   光是这个就足够付报酬了。


   “……非常感谢。”


   罗瑞斯又深深地低下了头。


   “对想要杀你的我,这份恩情……一辈子也偿还不了。如果能实现的话,我想为你献出心脏。”


   ……好沉重。


   “嘛,好吧,那就请努力让城市复兴吧。”


   “啊!如果诺亚大人这么说的话,就这样了。”


   “大人?”


   总觉得,我一直被罗瑞斯的步调带着走到最后。


   接下来是。


   “……要走了吗?”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沉默的里卡前辈,用冷淡的语气问了我。


   “寂寞吗?”


   “没什么。清净了许多。”


   “嗯嗯。”


   “所以说,不要再摸我的头了!……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虽然这么说,但今天没有抵抗呢。就这样吧。


   “为什么……要走?”


   “因为有在其他地方做的事。”


   “比起待在这座城市,更重要吗?”


   “是的,对我来说。”


   “这样啊……”


   里卡前辈低着头,突然中断了对话。


   被发现是掠夺者,所以总觉得把握不好距离感。


   就这样,队伍开始移动了。马上就到我们了。


   和里卡前辈的对话也差不多该结束了……这样想着的时候。


   “啊……谢谢!”


   突然,里卡前辈提高了声音。周围的人一起看着里卡前辈。她稍微有点害羞地低着头。尽管如此,还是马上抬起头来。


   “虽然一直没能说出口!谢谢你帮了我这么多忙……!”


   脸变得通红,拼命地呼喊着。


   明明不擅长这样。


   “……不客气。”


   我竖起大拇指微笑着。


   里卡前辈也一下子竖起大拇指露出笑容。


   我们的关系这样就可以了。


   “稍微,感觉清爽了点呢。”(玖玖)


   “是啊。”


   “真是的,如果想告别的话就去做吧。你会在奇怪的地方很客气,这样不太好哦。”


   “嗯……铭记在心。”


   不管怎么说,最后能和里卡前辈说话真是太好了。沉重的心情缓解了。


   这样的话,我也可以不放在心上——开始下一次的旅行。


   “那么,出发吧。”


   然后离开了雷文雅德。


   血生虫【诅咒】


   ……寄生在人心脏上的虫。在血液中大量下蛋。当血流出体外时,会从卵中孵出虫型使魔。


   等级:S


   类别:首饰


   效果:虫生成(从血中生出虫)


   代价:需要经常吸血。生成虫时,需要相应数量和质量的血。


   ******


   一个少女,在咒装墓域。


   一只手拿着棒棒糖,紫色双马尾摇晃着,看起来就像是来野餐的孩子。


   但是,正是这样的她——是神圣国最强的审问官米莫 米尔纳斯。


   “呜……没想到会变成这样啊。”


   在米莫的眼前,真红的十字架。


   那个被漂亮地切断了。


   火葬十字是SSS级装备。原则上,装备只能用更高等级的武器破坏。但是,被称为“掠夺者”的那个人,却做到了这种不可能的事情。


   “真是的,规格外真好啊。与其说是人,这已经到了不如说是诅咒本身的程度了。”


   根据进一步的报告,掠夺者也有夺取“诅咒装备”的力量。


   ——夺走诅咒装备。


   这是从根本上扭曲神创世时的道理。


   那是不可能的,不可能有这样的存在。


   那个力量,太——危险了。


   “原来如此,人偶大师应该会很感兴趣吧。”


   咯吱咯吱地嚼着糖,少女天真无邪地笑着。


   “……我期待着重逢哦,掠夺者君。”


   ******


   提一下,火葬十字的上标,ステイク ロス 是由stay,cross,stake,和loss构成的,我在翻译的时候就直接处理为 stake loss, 希望谅解。


   在翻译的时候总是想把祭典翻译成庙会,不过校对的时候没发现有这样的问题。


   如果有其他问题,欢迎指出。


   之前有人说我在文中的标注太干扰阅读体验了,所以这次标注在了最后。(碎碎念)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0装备栏的最强剑士 但是、诅咒装备(可爱)的话能随意装9999个(我的诅咒装备不可能这么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