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黑夜恶梦

   “啊——吼啊————”


   他的面容扭曲,巨大的眼睛似乎已经弹出眼眶,恶狠狠地盯住白痴。他口中的尖牙已经刺穿了白痴的手指,丝丝的鲜血,沿着口腔,流入他的嘴中。


   雨水倾盆,哗啦啦的暴雨浇灌着两人的身躯。


   赖斯芬多子爵的爪子开始慢慢的嵌进白痴胸前的铠甲,锋利的爪子在那钢制铠甲上拉出了一条条深深的印痕。


   白痴,沉默着。


   他直视这个男人的双眼,漆黑sè的瞳孔中不带任何的感情。


   慢慢的,白痴的双手将这个男人的头颅往上扳。一点点,一点点的,让这个男人的双眼朝向天空,让自己,成为他视力所及的最后死角


   咯啦……撕拉


   这张英俊的脸的下颚,被白痴硬生生的扳了下来。


   连着下颚的皮肤从颈部到胸口,整张皮都被撕下。露出里面鲜红的肌ròu。


   “啊啊啊——————”


   赖斯芬多子爵大叫着,他一把扯下白痴胸口的胸甲,大叫着扔开。随后,他捂住自己没有了下巴的嘴,那没有了任何保护的嘴甚至可以直接看到里面的喉咙和气管。


   白痴捏着这个男人那还连着下巴的皮肤,随手丢弃。之后,他立刻退后一步,手中拔出暗灭,迅速的绕到这个男人的背后……


   唰


   剑刃,掠过这个男人的脖子。


   伴随着这颗头颅从脖子上的坠落……


   噗哧————————


   冲天的血柱,迎着那瓢泼的雨水,喷向天空。


   白痴淋着这些血雨,冰冷的视线看着这个男人的身体晃晃悠悠的倒地,最后chōu搐了一下,不动了。


   哗啦啦啦啦啦啦啦————————————


   身上的鲜血,被接连不断的大雨给冲刷干净。


   地上污秽的鲜血,也在慢慢的被冲散彩,也随之消失。


   白痴手中的暗灭慢慢缩回手掌。锁链蠕动,缠住剑柄,缠住他的胳膊。在呼出一口气之后,他转过头,望着远处的天空……


   “爸爸,你胸口,痛痛不?”


   xiǎo阿九抚摸着白痴那还在流血的胸口,有些担忧的叫了一声。


   白痴低下头,望着怀中的这些xiǎo东西。他伸出手,摸了摸胸口的伤势之后,缓缓点了点头。


   伤口,很深。


   虽然没有触及心脏,但真的只是差那么几毫米,自己恐怕就会因此而丧命。


   白痴绝对不会为了让别人安心而瞒报自己的伤势。能不能继续战斗,他自己当然比任何人都清楚。


   伤口很深。流的血也很多。


   白痴捂着胸口的伤势,极力的吸入一口气,慢慢吐出。


   可惜…丫头现在不在。如果她在的话,或许还能为自己紧急疗伤,让自己的行动能力更加恢复一些。现在嘛……


   “爸爸,痛痛不?痛痛不?”


   几个xiǎo丫头此起彼伏的开口说话,她们睁着一双双泪眼汪汪的眼睛,显得十分担忧。白痴强忍着胸口的疼痛,一步步的,朝桥梁额方向走去。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


   四周的水泊之中,开始传来阵阵的脚步声。


   白痴倾听着四周的那些声响,咬咬牙,开始努力的迈动脚步,想要尽快的离开这里。


   脚步声,开始变多。


   这些迅速增加的脚步声慢慢的包围住了白痴。从四周的各个xiǎo巷中窥视着自己的猎物。


   一双双猩红sè的眼睛开始从那些黑暗中闪烁。


   街道两旁中亮堂堂的房子内,那些灯火,也是如同受到感应一般迅速的熄灭。


   原本就显得漆黑的雨夜,此刻更是开始暗的伸手不见五指。


   在伤重之下,白痴的动作开始变得越来越迟缓。不断流失的鲜血让他的神智开始变得模糊。


   六剑,实在是太过锋利。


   而一旦这种锋利的剑招招呼到自己身上,那么哪怕没有真正的深入要害,结果,也可能是致命的……


   (…………………………暗灭。)


   (干嘛?)


   (…………………………疗伤…………)


   (呵,凭什么你叫我疗伤我就疗?忘了我之前说的话了吗?我不会帮你。这一次,决不)


   (………………………………)


   (呵呵,想要我帮你吗?可以求我啊~~~你大可以大大方方的求我啊~~~然后,你可以跪在我面前,然后tiǎn我的剑身,用你那肮脏的舌头将我tiǎn干净如果你这样做的话,我就考虑帮帮你,怎么样?哈哈哈哈哈)


   白痴咬着牙,每次移动步伐,身上的伤口都会被撕扯,变得更加疼痛。


   如果需要的话,他绝对可以跪下来这把剑,换来自己的快速恢复。但是现在,他没有时间。


   看看四周,那些在黑暗中闪亮出来的血红sè瞳孔。听听空气中,那些充满着贪婪和饥渴的声音。


   xiǎo美人鱼们抓着白痴的衣服,每一个都是害怕的瑟瑟发抖。白痴呼了口气,拖着剑,冲出街道。不一会儿,前方豁然开朗,出现了一条河道。很显然,白痴已经来到了德古拉区的边上,来到了那条河道的旁边。


   “下去。”


   剑,横在身前。


   白痴的一句话,却让他怀中的xiǎo美人鱼们纷纷为之惊愕。


   现在,白痴已经无法顾及身上的这些xiǎo家伙。如果还不能展开拳脚的话,自己铁定会死在这里。


   他可不想死,如果不想死,那么就要减轻自己的包袱。


   那么,让这些xiǎo家伙立刻借着水道离开,就是最好的方法了。


   “可是……爸爸,水……好急……好急……呜呜呜……”


   “下去”


   白痴再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他直接抓出口袋中的xiǎo丫头们,将她们直接扔进了那湍急的河道之中。伴随着这些xiǎo美人鱼们的惊叫,汹涌的河水瞬间淹没了她们所有人。不消一会儿,这些喊叫声也就随之消失,听不见了。


   “……………………呼……………………”


   卸去身上的重担,白痴站在原地,深深的呼吸。


   空中的雨水宣泄一般的落下,今晚,似乎打算将这个世界洗尽。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雨水和身后河道内的汹涌声响互相jiāo织辉映,使四周的一切都变得如此嘈杂。在这些声响之中,却夹杂着一些最令人厌恶的喘息声,伴随着四周那些猩红sè的瞳孔,慢慢……慢慢地……靠近着这个已经逃无可逃的士兵……


   “你怎么不跳河了?我原本以为,你一定会跳河,来逃生的。”


   在数不尽的血红sè光芒之中,一双眼睛慢慢的走出那些“人类”中间,来到白痴身前。


   这是一个脸上带着单片眼镜,嘴角含着微笑的消瘦男子。他的手中捧着一本圣约典章,打扮上看起来也较为像是一名和蔼的神父。


   如果,不是透过那片单片眼镜看到的那一抹鲜红的话,相信白痴真的会希望自己遇到了一个有着宽广胸怀的伟大神父。


   呼……”


   白痴喘息着,捂着胸口依旧没有丝毫愈合的伤口,定睛望着眼前的这名神父。


   而这名神父则是用手指推了一下自己脸上的单片眼镜,向着白痴微微的行了一礼,说道——


   “您是一位强者。以前,我一直都不知道,原来名满风吹沙的人渣推土机除了是一个所有人都知道的废柴和花花公子之外,竟然还是一个使用如此jīng妙剑术的强者。”


   “以赖斯芬多子爵的能力,其实想要杀死世界上的任何人都不是什么大问题。他领悟我族之血的悟xìng之强,实在是让人感叹一名天才的血族即将诞生。但是,您却是拥有能够在瞬间就看破他能力的破绽的力量。这份冷静与果断,实在是让我感到奇妙,与兴趣。”


   白痴的脚步,略微往后移动了一步。


   “奉劝您还是不要动了比较好。一般人受了您这样的伤势,估计现在已经躺在医院里面的急救室,被挂上危急病人的牌子了。您之所以还能站在这里,想必是您的实力强横,以及忍耐力极强的原因吧。”


   “不过,为了您好,劝您还是不要有想要跳河逃跑的念头。因为在水里我们可是也有着无数的同胞正在饥渴的等待着。看到您落水之后,再被咬人干一样的扔上来,似乎并不能说是什么好事。”


   白痴的呼吸,渐渐回归平稳。


   他的视线静静的落在那名神父的身上,在长久的沉默之后,终于迎着那雨,张开口——


   “血族……长公主胡桃……是你们的圣母……吗?”


   那名消瘦男子微微一愣,随后,他轻轻叹了口气,微笑着扶了扶脸上的眼镜。


   “您是从哪里知道这个消息的?……哦,看来是我那不成器的孩子呢。”


   “……………………………………”


   “长公主是圣母……呵呵,这的确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说法。不过呢,我似乎并没有回答你‘正确’或‘错误’的必要。因为对于一个快要死去的人来说,知道这一切并没有任何的意义。仅仅只是增添了您的些许不安罢了。”


   白痴沉默,雨水顺着他的发丝滑落,冰冷的感觉侵蚀着他的身体上的每一寸肌肤,仿佛,可以冻结血液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魔王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