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搞砸

   慢慢走……


   在这个赏花节上,其实白痴和黯之间并没有很多的话说。


   他们只是肩并着肩,各自拿着手中的棉花糖,偶尔去吃上一口。


   两个人这里走走,那里逛逛,渐渐地,来到了那座作为重点装饰的花暖房,慢慢的,走了进去。


   这是一座约莫二十米高的高暖房。暖房身全部都是由花卉铺满。走进暖房内,这里简直就是一个芳香扑鼻的植物园,略显温暖的温度让这里感觉有些像是初夏。


   “这里……好热呢……”


   黯拉了拉领口,有些不太舒服。毕竟,这件白大褂的捂热功能可不是盖得。


   白痴点点头,突然来到她的身后。随后,双手就去搭住黯的肩膀。黯一时间还不知道白痴究竟想要干什么,吓了一跳可当看到白痴是在帮她去除外套之后,她才松了口气。


   “那个……小白,我知道你为了今天准备的很充分。但是我……我可能有些准备不足呢。你不会怪我吧?啊,当然,我绝对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


   黯有些遮掩着自己显得太过朴素的衣服,不管怎么说,对于一个大家小姐来说,穿这样的衣服出来和人见面的确是有些失礼。即使白痴不介意,她却还是如此的介意这件事。


   白痴裹起白大褂,缠在手中。在略微的想了想之后,他没有说话,而是拉着黯走进暖房内的一个常青藤迷宫。在七转八弯了一会儿之后,他看到迷宫中有一个摇椅,就拉着黯,让她坐了上去。


   黯坐下,随着摇椅轻轻摇晃。她抬起头,看着面包的白痴,也掠过白痴的肩头,看着那些布置在塔顶的花卉,不知不觉,她的身子往后一靠,脸上的笑容,渐渐露了出来。


   “我……让你担心了呢。其实你不用那么担心我的,我的身体现在感觉没有那么差。除了剧烈运动之后会出现一些小小的不适之外,我已经不会出现那种突然之间感到心脏疼痛的感觉了。”


   白痴静静的望着她,没有说话。他的手搭着摇椅,慢慢的拉动,让摇椅一点一点的晃悠。在这温暖的暖房内,享受着空气中飘荡的甜甜花香……


   昨天,黯实在是非常的兴奋。兴奋到几乎没有什么睡觉,也紧张到没有睡觉。此刻,她的双眼渐渐闭上,一种舒适的感觉,在她的心中蔓延……


   “如果……我遇到任何的危险……你都会来救我的吧……”


   黯闭着眼,轻声说道。她莞尔一笑,继续轻轻的呻吟——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我总感觉……自己似乎死了很多次……很多次……但不管我有多少次徘徊在死亡的边缘,你都会来救我……”


   “也许……是我太任性了吧……”


   “…………………………………………不。”


   对于黯的自言自语,白痴,却是轻轻的吐出了这一个字。


   “我,会来救你。”


   白痴的双眼,依旧冰冷,他的语言,也是依旧阴沉。


   “只要我力所能及。”


   闭着双眼的黯微微一笑,说道:“是啊,你力所能及~~~不过话说回来,你的实力连我都不如呢。你这样的说话是在安慰我吗?嘛~~我还是很……感谢你呢……”


   渐渐地,黯的声音轻了下去。她的脑袋也是渐渐的别了过去。声音,越来越轻,越来越轻。最后,在那疲倦与安心的感觉之下……


   她,在这花香四溢的暖房中,睡着了……


   “(轻声)叭叭”


   突然,常青藤的那边传来了一声轻轻的呼唤白痴的双眼慢慢合上,略微叹了一口气后,转过头。只见小面包的一个小脑袋正从那边的常青藤中露了出来,对着白痴有些焦急的叫唤着。


   《痔疮搞砸了叫我来搬救兵啊》


   白痴无奈的点点头,他从怀里取出一小包早就准备好的粉末,打开。朝着躺在摇椅上,双目微闭的黯轻轻一吹。之后,他立刻上前,扶住即将到下的黯,让她平躺在摇椅上。


   “哼,今天还真是够你忙的啊。既要照顾别人的恋爱,又要照顾自己的恋爱。你个人渣。”


   趴在黯头顶上的小松鼠对于白痴的行为没有表示异议,不过,损两句却是应该的。这只松鼠干脆的趴在黯的胸口,在那极度柔软的地方趴着,闭上眼睛,继续呼呼大睡。


   “你照顾她。”


   白痴对着面包说道。


   《请放心只是痔疮那边实在是太糟糕了,完全让人无法理解他怎么会那么愚蠢?简直差到让我难以想象》


   小面包举着牌子,气呼呼的从常青藤中挤了出来。她一边拍打身上的树叶,一边再次举牌——


   《叭叭加油,希望你能够成功。那个痔疮简直就是弱爆了。真没想到从教堂里出来的人怎么都是这副样子?该说是脑残还是那个脑袋里面全部注水了呢?真是的。》


   白痴无语,现在最需要办到的就是尽快前往支援。他让小面包在这里照顾黯,自己则是马不停蹄的冲出暖房,冲向那间咖啡馆,希望能够在事情变得更糟之前,将情况扭转。


   ————————————————————————————


   咖啡馆内——


   玛琳脸上的激动情绪,现在是完完全全的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副冷漠,和蔑视。


   而在她面前的泽伦斯看起来则是一副斗败的公鸡似地,整个人都蔫了,低着头,显得十分的筹措。


   “啊,那个……”


   “能请你不要和我说话好吗?我现在不太想听到你的声音。另外,你可以去付钱了吗?我想我在这里已经坐够了。”


   泽伦斯还想要说什么,但他实在是想不起自己应该怎么做,怎么说,在犹豫了几秒钟之后,他终于耷拉着脑袋,站了起来。就像个凯子一样,乖乖的去那里付钱。而这边的这位玛琳小姐则是开始收拾东西,想要立刻离开的表情连掩饰都不加以掩饰。


   泽伦斯忧郁的站在吧台前,一脸的沮丧。可就在这时,一个“神”一般的声音,却是突然出现在他的耳边


   “到底,怎么了。”


   泽伦斯回过头,立刻看到了他的救命之神这一下,他再也忍耐不住了,一把拉住白痴的衣服,眼看就要哭诉起来。


   “慢着。”


   白痴直接捂住泽伦斯的嘴,朝那边的玛琳瞄了一眼。之后,他带着泽伦斯飞快的从后门离开了咖啡馆,在外面,白痴才让泽伦斯说下去。


   “白痴你救救我吧我……我快不行了天哪,我真的快不行了”


   “一句一句说,到底,怎么回事。”


   白痴表现的很沉着,希望能够让这个痔疮男也沉着下来。说实话,他还真的是有些好奇。因为在刚才,那些聊天话题应该都是属于他最在行的刺客的生活吧?他怎么会搞砸的?


   “一开始……一开始,玛琳小姐问我昨天晚上到哪里去了……”


   “嗯。”


   “然后我听从你的教诲,知道绝对不能将自己的事情说出来所以……所以我就说……我因为想念着今天的约会,脑海中一直在想念你,所以在床上辗转反侧,一直到天亮”


   听到泽伦斯的这个回答之后,白痴立刻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怎么?我的话……有错吗?”


   “何止错,简直错的离谱。”


   “啊?女孩子不是都很喜欢听别人说想念着她,喜欢听好话吗?我说好话了呀,而且我觉得,我这些恭维很发自内心啊”


   白痴再次摇了摇头,说道:“我说让你不要太过暴露自己的刺客行径,但不是要你避而不谈。玛琳小姐在刚才最希望聊的就是你的职业问题,你可以不透露太多,但是却绝对不能一个字也不说。”


   “当然,具体透露些什么,怎么透露,怎么才能在勾起对方兴趣的情况下继续保持自己的神秘感的确是需要很严格的话术和技巧。如果你的说话技巧布告,那么真的单纯的一个字也不说其实也可以。这样会让她觉得你的工作内容真的很神秘。刺客这一行嘛,他也能够理解。”


   “但,你千不该万不该的,就是用那句无用的恭维来表达。”


   泽伦斯显得有些委屈,说道:“为什么?我说的没错啊”


   “你没说错,却选错了场合。玛琳小姐并不是一个傲娇,并不是你只要死缠着她,为她做任何事就可以夺得芳心的那种。之前小面包应该对你说过,她是一匹烈马。对付烈马,你必须用强硬的手段驯服她,而不是一点一点的靠近,依靠什么爱与友好来说服她。”


   “你如果单纯的对烈马好,那么烈马只会认为你是个软柿子,随便欺负你,把你压在脚底下,而你也会照样给她吃的给她喝的。既然如此,她为什么还要让你骑她?”


   “在此之前,我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在她的心里树立起你一个高大强的形象。这些形象完全就是为了让你能够成功压制住她。让她对你有一种仰视的感觉。所以,你对她的语气即使不能够居高临下,最起码,也要平等对待。而不是像你这样,一张口就来个卑躬屈膝的讨好。这样的话,她对你的尊敬就会骤然瓦解,点滴不剩。”


   泽伦斯张着嘴,一副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的表情。在他这样筹措的时候,白痴叹了口气,继续道:“那么,你还说了些什么。”


   “然后……然后……玛琳小姐就问我说,‘你在你的职业生涯中有没有碰到一些有趣的事情啊?我知道你不能将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但有没有什么很有趣的事情呢?比如说……对方十分的自大,甚至还没有发现你的情况下,突然之间……就被你……的这种事情?’。”


   白痴点点头,说道:“那,你是怎么回答的。”


   泽伦斯双手互相搓着,有些紧张地道:“因为……因为她问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嘛……而你之前又说我要保密,所以我想了想之后,就将我曾经做过的一件刺杀行动略微简化了一下,说给她听了。”


   “那次的暗杀是这样的,有一个无良的医生,仗着自己的医术高超,就到处乱收费。一个小毛小病竟然就要病人几十,甚至上百苏拉的酬金。有一年的圣夜祭,一个穷人家的孩子突然患了肺结核,那一家砸锅卖铁,立刻带着那个孩子前去找那个医生。可是,那个医生在收了钱,随便诊断了一下之后,却说这不是什么大病,开了一些药,让孩子回去休息一两个礼拜就行了。而那户人家也真的信了,就带着孩子回家了。”


   “可谁知道第二天,孩子就死了。原本,孩子的家人们以为医生是误诊,虽然很生气,也闹过一些,但还没有想过要雇人杀他。可后来才知道,原来那个圣夜祭的晚上,那个医生已经约了女友共度良宵。为了不迟到,才将肺结核说成是小毛小病。”


   “那户人家至此才终于被激怒,想想自己付了钱,几乎砸锅卖铁倾家荡产。而你这个医生却为了和女朋友约会就放弃了我的孩子?我孩子的性命在你眼中竟然连一个约会都比不上?在气氛之下,他们终于找到了我,要求我一命偿一命。”


   白痴捏着下巴,想了想之后,说道:“嗯,很好的工作内容。那么,你所说的有趣的地方在哪里呢?”


   泽伦斯哈哈笑了笑,说道:“那个时候我才刚刚开业,修女姐姐虽然是经商的,有钱,但对于我利用她教的这些技巧当刺客并不是很满意,所以没有提供资金来源。因此,在我为了踩点,去那家诊所踩点,要求那位医生为我看看我的痔疮的时候,那个医生随便给我拍了两张照片,就把我赶走了。可是他不知道,我已经把点采完。”


   “当天晚上,我就偷偷摸了过去。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当晚他正在和几个医生朋友聚会,刚好把我的照片拿了出来,还让他的几个朋友一起诊断我的痔疮情况。他们讨论的是那个激烈啊~~有的人说应该这样医治,有的人说应该注意那里。他们还分别列出了十几种药品,详细解说了哪种药最好,哪种药最便宜。剂量如何,使用方法如何。”


   “你知道我当时的感觉吗?我简直就是兴奋到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立刻,我就拿出笔记本将他们的所有谈话内容统统摘抄了下来。不管怎么说,这可是好几位医生专家对我的病情进行无偿会诊啊你说,这个世界上还有比这更搞笑的事情吗?”


   说到这里,泽伦斯再次开始眉飞色舞起来。他张开双手,不停地摆动。而白痴听着这些话,则是越听,面色就越来越阴沉。


   “后来,我还是杀了那个无良医生。后来那孩子的家属想要给我钱,我很潇洒的谢绝了。因为我得到了更宝贵的东西,而且一开始工作嘛,打出行侠仗义的口号还是很重要的,不是吗?哈哈哈哈哈有趣吧”


   “……………………………………………………………………”


   “嗯?白痴,怎么了?我觉得这件事真的很有趣,不有趣吗?”


   “………………………………”


   “呃……难道……不有趣吗?”


   “………………”


   “那个……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至此,泽伦斯似乎终于觉得自己的谈话内容有些糟糕了。他摸着自己的后脑勺,一副已经手足无措的表情。至此,白痴再次叹了口气,伸出手。


   “干嘛?”


   “风衣,围巾。”


   白痴从怀中取出人皮面具,戴在脸上。泽伦斯略微愣了一下之后,立刻醒觉。他连忙将自己身上的风衣和围巾摘下,交给白痴。同时,用一种充满信任的眼神望着白痴。


   “你记住。你所表现出来的性格和我向玛琳小姐展示的性格实在是相差太多。所以,这其实是最后一次机会。那位古德塞小姐不是傻瓜,如果每次一从她眼前消失就可以立刻转换性格的话,她立刻就会察觉我们是两人同饰一角。至此,她对你的好感度彻底跌入谷底,别想再提升。在这种情况下,即使你把情圣叫出来,也别想获得任何的进展了。”


   “嗯嗯”


   “所以,这是最后的一次机会。如果你还想有什么结果的话,就将你之前仰视玛琳的那种感觉调整过来,变成俯视。…………至少,也是平视。”


   泽伦斯现在连连点头,也不知道他究竟有没有听清楚这些事情。根据白痴的判断,大概这家伙已经激动到只需要他帮他去逆转这场糟糕的场面吧?除此以外,他已经什么都不管了。


   白痴最后叹了一口气,披上风衣,戴上围巾,终于,在泽伦斯的期盼目光注视之下,走进了那间咖啡馆……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魔王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