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星璃的信

  這個奇怪的念頭……這種支離破碎的記憶……


  信……?


  有一封信……?


  今天……將會有一封信……寄到自己這里……


  而寄信人……不知道,想不起來。


  信中的內容……奇怪,自己……竟然也想不起來?


  白癡停住了腳步,他瞪著那名郵遞員。


  那個郵遞員害怕著,向后退縮。


  小面包和莉蘿則是不明白白癡突然站住的意思,不斷地晃著他的手臂,催促他快點移動。


  但……


  “我叫白癡。有我的,信嗎。”


  那名郵遞員愣了一會兒,隨后立刻從懷中取出一封厚厚的信,看了一眼地址和收件人,再看看面前的這個男子。他想了一會兒之后,終于將這封信遞了過來。


  “請……請收下……我……我可以……走了嗎……?”


  白癡接過這份厚厚的信,點了點頭。那郵遞員就像是得到大赦似地,飛也似的逃走了。白癡沉默了一會兒之后,松開拉著那兩個小女孩的手,捧著手中的這封信,轉身,朝樹屋走去。


  “喂面包叭叭?你不是要去看我姐姐的嗎?現在干嘛還在這里看信?”


  “啊嗚啊嗚啊嗚”


  面包也舉著牌子,不斷叫著。


  說真的,白癡現在的心情真的很矛盾。按照常理來說,現在根本就不是看信的時候。因為黯的生命岌岌可危,現在最重要的應該是去看看她,或者把坎帕校長叫過去。畢竟,信可以以后再看,任何時候看都可以。


  《叭叭叭叭》


  “面包叭叭你到底走不走?”


  白癡捏著信,耳畔回響著面包和莉蘿的吵鬧聲。


  現在該怎么辦?是將信放在一旁,然后立刻去照顧黯……還是……


  “面包叭叭——”


  《叭叭》


  終于,白癡下了一個決定。


  他……


  毅然的,甩開了那兩個小女孩的手。


  “…………面包叭叭?”


  這一變化來得太快,太匪夷所思。面包和莉蘿眼睜睜的看著白癡返回樹屋,驚訝的合不攏嘴。因為她們無論如何也想不明白,為什么一封信的重要程度竟然會大過黯的生死?不過,現在去思考這些問題已經沒有意義了。莉蘿哼了一聲,猛地轉頭,沖出了小樹林。


  小面包沒有立刻跟上去。她猶豫了一下。隨后,這個小女孩跑到大樹旁,用力的拍著樹干。那個綠頭發的小女孩從樹干中鉆出,看到面包之后立刻露出一個疑問的表情。小面包也不管,她沖著綠頭發小女孩比劃了一下,大聲喊叫。這種毫無意義的對話似乎讓小樹娘理解了。她立刻從樹干中跳出來,同時,高高的樹枝上垂下一條嫩嫩的枝條。這根枝條上開出一朵黃色的小花。小面包沒有摘花,而是直接拽下那根嫩樹枝后,就拉著綠頭發小女孩一起跑了起來。很快,就追上了前面的莉蘿,朝輝煌之塔跑去。


  “陛下?”


  不僅僅是面包和莉蘿,蜜梨和托蘭也是很疑惑。不過,她們沒有什么權利去詢問白癡的決定,唯有繼續做著自己日常的事情。而白癡,則是在平臺上的那張藤條椅上坐下,呼了一口氣后,慢慢的,舉起手中的信封。


  ……………………希望,我這一次的選擇正確。


  閉上眼,凝神片刻之后……


  白癡的手指,終于伸向信紙,將其撕開……


  小白先生,你好嗎?很抱歉,在隔了那么多時間之后才給你寫了這么一封信。因為我想,你并不是一個喜歡回信的人。我也想象不出平時不怎么愛說話的你會在信紙中給我訴說多少風吹沙現在的事情呢。


  這三個多月來我走了很多地方,看了很多的事情。如今我才知道,原來要想要見識廣博,的確是需要多在外面走走,看看大陸上各個地方的風土人情。呵,其實話說回來,我也只離開風吹沙四個月而已啦,也實在說不出什么到過多少地方呢。


  黯的身體怎么樣?小白先生,雖然我這么說可能有些多事,不過希望你能夠多多去看看她。她的朋友應該不多,你如果能去多看看她,想必她會很高興。


  我姐姐和我父親過得還好不好呢?姐姐她沒有到處闖禍吧?對了,雖然以前我問不出口,但借著這個機會我還是想問一下。姐姐的凝之武是怎么練成的?而且和我不一樣呢。我還需要操縱物質才行,可姐姐竟然可以憑空發動凝之武,凝結成冰絲。我很擔心姐姐變強了之后會不會到處鬧事。說不定姐姐在被男人拒絕之后,就會一動怒把對方冰封起來,這樣會給父親大人造成很大的困擾啊。


  長公主殿下的身體還好吧,不能見陽光的體質還沒有改善嗎?我最近在路過的城市中找到了一些治療這種陽光病的藥物,隨信里面附了一張藥方,有可能的話,希望可以對長公主的身體起到一定的作用。


  哎呀呀,你看看我,寫了那么多事情,卻沒有問候一下你和小面包的身體呢。替我向小面包問好。還有,你家的那個女傭,蜜梨小姐,也代我問一下好。


  神圣恩寵現在應該是放假了吧?夏天要多多注意,讓小面包多喝點水。這個年紀的孩子很容易玩瘋的,很可能會造成脫水等癥狀。如果可以的話,請做一個吊帶,讓小面包隨身攜帶一個水瓶吧。這樣,就可以不用擔心她在外面玩的過火了吧?


  說真的,小白先生,在寫這封信的時候,我似乎可以看到你看著信時的無聊表情呢。這也是當然的,因為,您不是一個喜歡聊天的人。如果是當著您的面這樣向您說這么一大堆的東西,估計您也會厭煩。果然,還是寫信好啊,可以十分暢快的聊天,而且不會變得無聊。


  那么,輕松的話題就到這里吧。接下來我要說的事情恐怕會比較嚴肅。希望小白先生您能夠認認真真的看下去。


  其實,在寫這封信的時候,我身在暗鹿帝國的首都,雨夾雪。這座城市被邪火陛下治理的非常好,也許這么說的確很不幸,但邪火陛下的確比木瀆陛下更有著管理整個國家的才能。啊,希望您能夠在看完這封信之后將信燒掉。因為如果上面這行字被陛下知道的話,我們家可能會惹上麻煩。小白先生,我相信您,所以,請一定要將信紙燒掉啊(笑)。


  說回正經的,正因為邪火陛下的管理有方,所以暗鹿帝國這兩年來的情況變得十分樂觀。治下的領土變得安定,稅收也增加。國力強大,逐漸成為了一個不容讓人小覷的大國。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總覺得暗鹿帝國內,似乎隱藏著一股不安定的亂流。


  邪火陛下的確很善于內政。可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在外交上的邪火陛下似乎遇到了很多的阻礙。


  以往雄鹿帝國周圍的那些小國和屬國異口同聲的不承認邪火陛下的暗鹿帝國,紛紛要求脫離屬國的位置。原本,這是可以理解的。而且邪火陛下似乎也有些同意他們的脫離。可是這樣并沒有讓局面變得好轉起來。不管邪火陛下如何處理各種外交事務,那些小國卻反而越來越反抗暗鹿帝國。一些地方甚至還發生了小規模的沖突。有些小國甚至發生了一些很詭異的事情,而且調查下來之后,最后的幕后黑手竟然全都指向暗鹿帝國,也就是邪火陛下的指使。


  雖然邪火陛下很強硬的否認自己有過暗殺或侵占領土等行為,但依舊無法讓小國的領主們認同。這真的是一件讓邪火陛下非常頭痛的事情。


  按照我的感覺,最近一兩年內,暗鹿帝國一定會發生大事。一個很可能會改變現在悲傷大陸勢力局勢的事情一定會很快發生。我不知道對于邪火陛下,木瀆陛下是否還心懷怨恨,也不知道現在的雄鹿帝國是會對暗鹿帝國即將遭遇的那些大事是保持著壁上觀,還是顧念著兄弟之情出手援助。但是,我還是希望你能夠找機會把我信中的這些情報告訴長公主,讓長公主回稟陛下。當然,這是在木瀆陛下對邪火陛下的怒火已經降到很低的情況之下。如果木瀆陛下還是對邪火陛下感到不滿的話,這些情報告知陛下很可能會起到反作用,木瀆陛下說不定會反過來和那些小國一起,為難暗鹿帝國也說不定。其中的情況,希望小白先生您能夠掂量掂量。


  咳,寫到這里才發現,原來我壓根就對木瀆陛下沒有什么信心啊……竟然會要求小白先生您來完成這件事,而不是直接寄信向陛下稟報。真是的,很抱歉,我不該把自己都沒有什么信心的事情推給您,上面的話就當我沒有寫,請忘了吧。


  最后,就是我自己的事情了。請放心,這件事情不是什么嚴肅的事情,嗯……對您來說很輕松啦,可對我來說,可能就很嚴重了。小白先生,拜托,我知道信很長,請繼續看下去好不好?


  最后一件事是關于我的學業的問題。小白先生,我今年已經22了,剛好完成了神圣恩寵大學部文學系的學歷。其實最后一學年的下半學期很輕松的,幾乎沒有什么課。也正是因為如此,我才能有時間到處旅行啊。


  不過,雖說沒什么課,全部曠掉也沒關系。但關于我能否順利從神圣恩寵畢業這件事還是很重要的,因為接下來,就是要寫畢業論文了。如果論文寫不好的話,我可能就畢不了業呢。


  可是,您知道,我現在在暗鹿帝國進行調查。這件事并非出于陛下授權,而是我自己的獨立判斷,所以也就無法向學校申請延期上交論文。如果不交論文的話,我這個足足曠了半年課的學生鐵定畢不了業,我可不想再重讀一年。那樣會花很多錢的。您知道,神圣恩寵的學費可不是一般的貴。


  所以嘛,我現在就將我的畢業論文一并附在信紙中寄了過來。如果您有時間的話,請將它交給我的導師,負責文藝系的斯布林德教授。我在這里就先謝謝啦。


  哦,對了對了。在上交論文之前,我希望小白先生您也能看看我的論文。我選擇的論文主題是宗教和哲學,其中是有關于兩百多年前的那位杰克神父創造的確定結局的論題的辯證。我對這個主題研究了將近一年的時間,搜查了很多的資料,查看了很多的神學書和哲學書。但由于這半年我一直在外面,所以在風吹沙的大型圖書館內有很多我想參考的資料沒有看到,不知道我的主題中的論點是不是正確。您能幫我看一下嗎?然后看看有什么地方能幫我改改的。啊,主要是那些事實論證的偏差,因為很多的史料我都快忘記了,關于年份和人數方面的事情如果出現錯誤,會讓斯布林德教授對我的印象大打折扣的。


  另外,偷偷說一句啊(笑),我之所以選擇這個主題,是因為我們神圣恩寵在神學和哲學方面的研究并不太強,所以我這個曠課半年的學生寫出來的東西說不定通過的希望很高。如果是藝術或者經濟方面的論文,說不定我還真的會被淘汰,因而畢不了業呢。


  那么,就拜托了(拜托),小白先生。祝您生活愉快。


  我的論文答辯是在八月底,請在這個時間之前一定要改好交給教授,我的未來可是掌握在小白先生,您的手里了呢。再見。


  看完信,白癡呼了口氣。信的確寫的很長,不過,這還沒完。因為后面還有很多紙,其中一張寫著藥物配方,白癡瞄了一眼之后,就將它隨意的擱在一旁。而另外幾張上則是密密麻麻的寫滿了字。看起來,應該就是星璃所說的論文了。


  樹林中,蟬鳴陣陣,酷熱依舊沒有絲毫減輕的意思。下午的陽光將小樹林內的樹木烤的蔫了,斑駁中倒映下來的光彩在草地上形成了片片的黃金碎片。


  蜜梨端著一杯剛剛泡好的茶來到白癡身旁,將茶放下。白癡端起茶杯,輕輕抿了一口后,取出火石,將信燒掉。隨后,他拿起那些論文,開始聚精會神的看了起來。


  論杰克的確定結局理論的正確與否。


  第三紀元939年,著名的神學者,哲學家,杰克巴里安神父提出過一個有關時間的復雜性理論。其中提出了一個十分有趣的定義。也就是世間萬物的運行規律并非是按照因果論發生的,而是通過果因論而得出。也即是所謂的先確定結果,隨后再根據結果,來延伸出各種各樣的開端和發展。


  很多人都對這一研究結論感到荒謬,認為這是一個患了精神病的瘋子的胡思亂想。而在事實上,杰克神父的這一理論也僅僅只是理論,因為時間不可能倒轉,所以也就無法對這一理論進行驗證。因為無法驗證而且太過顛覆性,所以這一理論被當成了完全的謬論,除了一些宗教學者和哲學家之外,也不會有人把其當成一回事來進行研究。


  可是,杰克神父提出這個理論時,其所真正想要表達的事實究竟是什么呢?真的是關于“命運”之類的宿命論嗎?我認為,并非如此。


  其實早在一百多年前,也就是第三紀元1008年,曾經有一位宗教學者,雷卡頓神父研究過這一理論。并且提出了一個當時很多人都沒有想過的答案。那就是杰克神父提出這一理論并不是想要說明所謂的宿命論或是命運不可改變論,而是想要通過這樣一個理論來研究事物的復雜性和多樣性。他是在假設一個可以重復輪回的時空中,如果只是確定一個點,可以得到無數條通過這個點的可能性。


  眾所周知,事物的發展有三個階段,起因,經過,和結果。現在先把這三個階段看成三個點。如果確定了其中的任何一個點的話,那么另外兩樣就會擁有無限的可能性。按照一般的理論,我們都是確定這三個點中的起因,并且在將其確定了以后,才得到后續的發展。


  但,杰克神父發現,確定了起因這個點后所能表現的事物復雜性十分有限。因為不管過程有多么大的變化,其結果很可能只有兩種,一種是完成了起因所想要達到的結果,一種就是沒有完成。在復雜性上,實在是太過簡陋。所以,我大膽猜測,杰克神父是在判斷出起因確定論無法描述復雜的現實世界后,通過多方假設,才確定了結果論。


  神父假設了一個可以無限輪回的時空斷層,并且把結果確定。這樣的情況其實很像是夜空中的某種不知名物質。最近有研究表明,天空中其實有一種看不見的東西,這種東西很小,但是吸收力卻很大。可以將任何東西,甚至是光也吸收進去。在這里,這個很小的黑點就相當于結果,而那些被吸收的光和各種物質就像是起因和經過。


  現在,我并不以時空無法逆轉作為破解這個理論的擊破點,而是假設,時空其實真的可以逆轉。并且,真的有一個通過無數次的輪回,并且最后都達到一個答案的事情在發生。我先是同意,在一定程度上,杰克神父的理論恐怕真的是正確的。可是,有一點我卻無法認同。


  按照杰克神父的理論創建時的構想,其是想要通過這種方式來表達事物的多樣性。可是,神父卻恰恰遺漏了一點。


  那就是結果。


  神父將那個結果完全確定了下來,乍看起來,他似乎得到了一個完美的復雜性的答案。但就結果來說,不是反而變得更為單一了嗎?


  在起因,經過,和結果三個點中,普通人確定了起因,透過無數個可能的經過,得到兩個結果。而杰克神父的理論卻是無數個起因,無數個經過,得到一個結果。其本質也僅僅是比普通的認知論多了一個擴散而已。


  女神創造這個世界時是復雜的,多變的。神父解開了…中兩點被束縛的答案,達到了…中只有一點被束縛。可就結果被確定來看,實在是不能滿足女神在創世時要求的復雜,多樣等情況。


  按照《圣約典章》的記載,女神創世,后來被神魔二族合力封印。很難想象這件事是已經被確定了的。作為創始者的女神會放任自己被封印這個結果,然后乖乖的等著嗎?


  不可能。


  所以,杰克神父的理論很可能出現了偏差。在這三個點中,真正被確定的東西很可能不是起因,也不是結果,而是其中被看成最不可能被確定的第…,經過。


  人們不是經常會發現這樣的事情嗎?有的時候,你只是無意識的做了某些事。可是這某些事卻會變成一個和做這件事的本人完全無關,甚至毫無意識的事情的經過。其實這種事情在很多的訴說中都有描述,例如蝴蝶效應,連鎖效應等等。遠處的蝴蝶扇動一下小小的翅膀,這個對于蝴蝶來說毫無問題的做法,卻在復雜的大氣這個起因的作用下,變成了經過,從而變成了龍卷風這樣的結果。


  在一件事情中,經過是被確定的。而且我認為,所謂的起因,經過,和結果其實并不只是單純的三個點。這三者之間其實是以網狀的關系而存在。其中的各個網點就是那些已經被確定了的經過。當一個人做到了某件事之后,就會毫無列外的達到一個結果。就好比說,現在有一封信放在你的面前。你如果沒有看信,那么之后不管你怎么做,恐怕都會達到一個和這個經過綁定的結果。而如果你看了這個作為關鍵點的信,很有可能……


  你,就已經走上了另一個被確定的經過,前往另一個和其想連的結果了。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魔王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