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白痴需要学习如何讨好女孩子

   白痴的眼神实在是太过阴冷,对于这个柔弱的少女来说,她只不过是简单的对视了两秒,就被白痴瞪得哭了出来。她开始抽泣,嚷嚷道:“痛~~~!叽呜,好疼~~~!”


   “你是谁。”


   “叽……我……我是谁?我不知道啊叽~!”


   “你……究竟是谁。”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少女突然捂住自己的脑袋,露出痛苦万分的表情。白痴立刻握住她的肩膀,用力摇晃,逼迫这个女人想起些什么。他隐隐觉得,这个女人的记忆似乎关系着一些十分重要的事情。那种事情很恐怖……必须立刻知晓,然后想方设法的去破解


   少女抱着脑袋,娇小的身子被白痴不停的摇晃。小面包觉得她有些可怜了,急忙伸出手握住少女的手指,发出轻轻的呜咽,算是安慰。


   “我…………是谁?”


   手指接触……在接触的那一刹那,少女突然抬起头。那双宝蓝色的眼睛里闪烁着迷惑,但是嘴里,却开始慢慢的说出一些不明所以的话——


   “发动…………条件…………我的记忆……完全消失……之时…………?”


   这是什么意思?发动条件?她的记忆消失会发动什么东西?


   白痴停止摇晃,只能祈祷这个女孩能够尽快回忆起所有的细节。


   “解除…………条件………………”


   少女捂着自己的脑袋,牙关紧咬。她在努力的思索,汇聚脑海中那些残存的记忆碎片,希望能够将那些零散的记忆整合起来。终于……


   “玩到……我快感……绝对……**……”


   声音断断续续,在这些白痴能够勉强听清楚的字之外,似乎还有些话没有说出来。可在说完这句话,少女双眼一翻,直接瘫倒在白痴的身上。只有将那个糊里糊涂的解除条件扔给白痴,让白痴去伤脑筋了。


   ——————————————————————————


   离开下水道,外面的天色已经过午。白痴背着少女,带着小面包,手里揣着从那些小流氓手里抢来的钱财重新买了一袋面粉,平安无事的回到了神圣恩宠。


   当然,她是绕着路走的。为的就是避免那些“受害者家属们”再次出现对自己展开包围。不过听说那场架他们打得差不多全都住院,自己的树屋面前倒也变得清爽起来。


   推开门,出现在眼前的是已经急不可耐的蜜梨和星璃。在看到白痴背着少女和小面包重新出现之后,这两人才终于呼出一口气,双双迎了上来。


   “小白先生,怎么回事?怎么耽误那么长时间?被人袭击了吗?”


   “陛下!啊,她怎么了?”


   白痴没有立刻回答。在将面粉交给星璃,自己抱着这个少女将她放在床上之后,白痴看着星璃和蜜梨,沉默着。片刻之后……


   “我问你们一件事。”


   星璃和蜜梨同时转过头,看着白痴。


   “什么事?小白先生。”


   “陛下,有什么吩咐吗?”


   “…………………………………………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你们感到快感和**。”


   外面的树枝轻轻颤动,冬天的气息已经慢慢被抛离。春日那午后的阳光照进房间,让那个趴在树枝顶晒太阳的绿头发小丫头感到无比的幸福。


   “小白先生,您……”


   星璃的脸红了。她紧紧攥住自己的裙子,有些扭捏的别过头,羞涩的道:“您……不可以这样做的……这样做……是不好……也是不道德的……而且……我没有这方面的打算……您的要求……太突然了……”


   至于蜜梨,她却是什么话都没说,在星璃开口之后,这条腼腆的小母龙迅速钻进自己的房间,一口气关上房门,扎进草堆,把自己整个的掩埋了起来。


   白痴始终都认为,自己在询问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个少女的记忆应该就是所谓的诅咒了。先不去管在这个世界上除了自己之外还有谁能够使用诅咒,光是听这个发动条件和解除条件,白痴就有7成的把握,应该没错。


   可是,诅咒的内容却有些问题。失忆不是作为结果,而是作为发动条件被设定的?也就是说,早在她记忆消失之前,就有人知道她的记忆会消失?


   算了,先不去管发动条件还是结果这件事了。如果能够找暗灭商量一下,确认诅咒这件事应该会更加准确。不过现在没得商量,那也没办法。反正,还是先尝试一下让这个少女口中所说的“快感”“**”,来破解这个诅咒把。


   花了一段不算太长的时间,白痴将少女刚才在下水道中所说的话说了出来,同时表示道——


   “她说,唯有快感和**才能让她恢复记忆。”


   白痴说的很认真,但星璃听在耳朵里却是有些摸不着头脑。过了好久,她才慢慢的回过神来,看着那边的少女。


   “那个……小白先生。您确定……是快感和**吗?”


   “………………不确定。”


   白痴不会去忽略少女的话自己没有听全这个线索,也许,她说的是完全不同的话,而自己只是断章取义的把她的原话给理解错误了呢?


   或者说,这个少女是故意的。刚才由于死者复活这件事带给白痴太大的震撼,所以他一时间竟然没有去思考其中有诈的情况。现在想想,其实只要刚才那些小流氓和那个女人与这个少女是一伙的话,演出什么死者复活完全不是问题。如果让他来导演,即使演出集体成神也不是问题。


   而她之所以说错话,恐怕就是为了要勾引自己和她上床。毕竟,很难有男人会忍耐住这种诱惑,女人如果想要从男人的身上得到什么,她们的身体永远都是最有效的武器。


   心情,慢慢的冷静下来。


   冷静的心绪,也能让白痴不再局限在一个方向,而是从各个方向来看待这件事。不过白痴在警惕的同时,也不能忽略她真的在糊里糊涂中说出破除诅咒的方法的可能性。所以,他需要一个两全其美的解决方法。


   “您……不确定?”


   星璃用手指绕着自己的金发,美丽的眼睛里流露出些许的尴尬。


   “……………………她的话断断续续,可能我会有理解错误。”


   “这样啊……”星璃想了想,突然,她拍了一下手,笑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有办法让她感觉到如同**一般的高兴。”


   罢,星璃凑到白痴的耳旁,轻声说了两句。说完,星璃就笑眯眯的看着他,等待白痴的回答。


   “………………………………”


   白痴盯着星璃,不说话。星璃耸耸肩,笑道:“怎么?不喜欢吗?其实我觉得,这个女孩本质上是一个希望别人宠着她,护着她,处处以她为中心,每个人都顺着她的女孩。对付这样的女孩子,你不觉得这样的做法是最好的应对方案吗?”


   低下头,白痴仔细的思考了一番。在思考结束之后,他长长的叹出一口气,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


   ——————————————————————————————————


   夜。


   月很圆。


   少女被牵着手,眼睛上蒙着一层布,有些兴奋的站在原地。


   身旁,小面包的笑声荡漾,她始终抓着少女的手,让少女站在原地。而另一边的手,则是握在那个不可能松开手掌的人手里。


   有什么会发生呢?


   少女的心扑扑直跳,双颊上也浮现出一层兴奋的笑容。这种双眼一抹黑的感觉让她开始觉得有些激动起来。对于未知这种事情,开始感到一点点的小担忧,以及一点点的小愉快。


   “呼…………………………”


   终于,四周原本的闹腾安静了。


   那只握着自己右手的手掌,此刻却来到了少女的脸上。伴随着白痴慢慢的揭下眼前的幕布,她,也看到了……


   “欢迎光临,美丽的小姐。”


   白痴穿着一套纯白色的西装,领口打着一个同样白色的领结。他极其温柔的握住少女的手,在她的手背上轻轻一吻。


   少女转过头看着旁边,只见原本干净整洁的树屋,此刻却是挂满了灯彩。桌子上点着徐徐燃烧的白色蜡烛,墙上也贴着五颜六色的纸带。平时白痴坐着看报纸的地方,此刻却多了一张长藤沙发,沙发前的藤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零食,还有美味的果酒。


   “星璃……这样真的可以……唤醒这个女人的记忆吗?”


   蜜梨看着那边的白痴牵着少女的手,带着她缓缓入座的场景,心里有些不舒服,开口问道。


   星璃则是微微笑了一下,说道:“这个嘛……要说最能够让女孩子开心的地方,当然就是牛郎店了。因为牛郎们是最懂得怎么哄女孩子的。我让小白先生全身心的投入到牛郎的身份之中,只要他是一个合格的牛郎,一定能够让这个女孩子高高兴兴的渡过这一晚。”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魔王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