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被干预的结果

   白痴愣了一下,的确。自己有些太过着急于解决战斗了。可就在他捂住右眼,构思应该使用什么样的发动条件之时,厄运天使,却没有给他太多的思考时间。


   莱克双手一握,浓密发丝下的天青色瞳孔瞬间睁大!是因为紧张吗?他似乎可以看到一些东西汇聚在乔雅的身上,而当他想要赐予乔雅幸福之时,那些东西……就迅速的朝自己这边飞来


   “选择她吧。”


   “就选乔雅吧。”


   “都给我们的眼睛吃冰激凌了,再不选她过意不去了吧?”


   “呵呵呵,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这些议论当然是小声的,舞台上的蜜梨听不到,乔雅也听不到。蜜梨在确认了一下乔雅真的没有向自己展开攻击之后,再次迈动脚步,转移到乔雅的身侧,捏紧拳头,直接轰向她的脸。


   厄运……吸取


   乔雅没有留意到蜜梨的动作,看到那些闪光灯,她只是很羞涩的别过头。恰好,蜜梨的拳头擦着她的头发掠过,让蜜梨的脸上闪现无数的惊讶。


   诅咒……发动


   天花板上的聚光灯突然之间松动,吊着的钢缆迅速腐蚀,那个重达二十公斤的聚光灯瞬间坠落。砸向乔雅的头顶


   厄运……吸取


   乔雅这才注意到蜜梨已经展开攻击,这一呆,捂着胸口的手不自觉的松开,那件薄的一塌糊涂的泳装立刻离开她的身体往旁边飞散。乔雅惊慌中立刻跑动去抓,可由于自己的头发和蜜梨的手还缠在一起,她就很顺势的抬起手,看都不看的向后一挥


   那抬起的手好巧不巧,准确无误的击中下落中的聚光灯用来调整高度的弹簧板,这么顺势一压,聚光灯立刻改变方向,直接撞中蜜梨,将她打飞了出去。


   群众们激动了。那落下的聚光灯在刚才的那一秒,曾经让多少人心惊胆战。但看看那位已经完全裸露上半身的乔雅。这位武力超群的美少女只是这么轻轻的一挥手,聚光灯就被她借力打力的转换成攻击,将蜜梨打飞


   白痴咬牙,捂住自己的右眼。怎么回事?身旁的莱克……他吸收厄运的速度竟然开始加快了?自己施加的那些厄运较小的诅咒竟然已经无法跟上他的速度了?


   暗灭。


   别问我!我早就说过,这天使是最麻烦,也最恶心的一个!关键是你下咒的时候需要设定太多东西,而他吸收时则没有任何的前置手续,完全是瞬发!他唯一的代价就是自身不幸的积累,所以你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加快诅咒的速度,并且增大诅咒的厄运,在不杀死这个女人的前提下给予最大的厄运


   还有,希望你能够快一点结束战斗。由于你的诅咒,他身上已经吸收了太多的厄运了。我担心等到他身上的厄运爆发的时候,厄运天使会就此觉醒


   白痴知道,这是一个比拼速度和意志力的竞赛。


   是自己率先将乔雅咒杀。还是这个厄运天使先一步的觉醒?


   要快……必须……要快


   舞台上,蜜梨忍住疼痛,将聚光灯扔开。她肚子上的泳装被烫化了,虽然没有伤到身体,但她那又白又平坦的小腹却是裸露了出来。更不幸的是,烫坏的泳装似乎有扩张的趋势,随着她的每一个动作都会裂开,不仅仅是裂向胸部,还裂向自己的下半身。


   “呜!”


   蜜梨的脸,红了。她别过头,看着那边一万双眼睛。虽然这些人很大一部分都是在看已经半裸的乔雅,但她还是觉得非常的难为情。


   “啊呜!啊呜!啊呜~~~!”


   这时,小面包的声音突然从舞台旁传了上来。蜜梨转头一看,只见这个小丫头正趴在评委席上,不断的张开口大声吆喝!看到她为自己加油,蜜梨十分感动。可是,当小面包举起牌子时,蜜梨心中的那抹感动,立刻变成了尴尬——


   《蜜梨姐姐,你的咪咪没有那个姐姐的大!》


   这一刻,蜜梨真的很想哭。但在小面包转过牌子时。她就真的有些要哭出来了。


   《别忘了火锅啊!面包的麻辣火锅,绝对不能忘记啊~!》


   在蜜梨的感慨中,那边的乔雅想了想,突然抓起地上刚刚被自己撕破的幕布,直接在胸口裹了一下。看到这边蜜梨正在为身体太过暴露而扭捏,立刻冲上前,抬起巴掌。


   这场所谓的战斗,在持续。


   看着这场比赛的记者们,已经不知道应该用怎样的形容词来描述了。


   奇迹?还是发了疯一般的巧合?


   不,这些似乎都不能用来描述这诡异到极点的战斗。


   这里到处都充满了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几乎每一秒,都会产生一些难以想象的情况。这两个女孩的战斗就在这样的不断巧合中碰撞,互殴。从舞台上打到舞台下,从地上打到半空。她们甚至踢坏了那座舞台,踩着那些不断坠落的钢筋、吊灯,甚至是碎砖块跃至半空,在所有人的头顶展开了一场克服地心引力的激战


   很多人会问,这还是选美吗?


   也许,那三位评委根本已经不在乎这是不是选美了。休只是吃着台子上的话梅,喜笑颜开的看着半空的战斗。而白痴和莱克,则是死死的盯着两人,展开一场除了他们之外,谁也不知道的激战


   “想和我斗?!”


   在半空翻了一个身,乔雅轻轻巧巧的落在一排座倚的椅背上,用脚趾抓牢,站稳。当她发现自己竟然可以轻轻松松的作出任何动作之后,自信心立刻膨胀起来。面对同样落下的蜜梨,她分开双腿,双手伸出。预备迎战。而那些座位旁边的观众们则是兴奋起来了。尤其是在乔雅双腿分开时,个个都拿起照相机,从下往上的进行抢拍。


   打到现在,白痴只感觉自己左眼的视线开始模糊,手脚也慢慢感觉不到触感。面对那边从天而降的蜜梨,他知道,自己……必须尽快了


   诅咒……


   厄运吸引


   前置设定的发动条件,注定了诅咒这东西似乎永远不太适合瞬息万变的战斗。这不?身旁的莱克再次开始吸收厄运,那只青色的瞳孔里,此刻也是布满了血丝


   要赢……必须要赢


   这一次,白痴没有立刻发动诅咒。他看着,观察着。长久以来的经验在这一刻开始提醒他,在面临越是困难的情况,就越是要保持冷静的观察


   终于……


   白痴看到了。


   他看到乔雅所站的那张椅子,向后仰躺的按钮开始松动。这样的话,乔雅到时候一定会向后倒下,倒在那些男人的身上,不受定点的伤害。但是从天而降的蜜梨却是会突然间失去攻击目标,在无法瞬间展翅的情况下,她的头就会直接撞向地板,即使没有受伤,主持人也会立刻宣布她形式上落败。


   结果……知道了。


   只要设定一个即使是再强的幸运,也无法改变的瞬间事实的话。那蜜梨就赢了


   白痴感受着身体的麻痹,咬牙,瞬间睁大右眼的星云瞳孔!这也意味着,他在此次战斗中所能使用的最后一次诅咒,就此开始


   结果:有人从背后抱住她,维持她的身体与地面成九十度。


   动条件:她脚下的椅背突然松动而下落。


   那一刻,莱克的眼睛,睁大了。


   因为他看见了……看到原本开始松动的椅背,此刻却赫然减慢松动


   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透过这双越来越清晰的眼睛,会看到这原本开始启动,却突然间停止的“事实”呢?


   但。白痴知道。


   如果说椅背松脱,算是乔雅的幸运的话,那么在自己的这个诅咒施加之后,乔雅在幸运产生时就会立刻被人从背后抱住,依旧维持住正面蜜梨的姿势,身体依旧处在蜜梨的攻击范围之内。


   为了避免这个诅咒的发生,乔雅那些没有了厄运的幸运当然会发挥作用,停止椅背的松动。可椅背一旦停止松动,她也同样会笼罩在蜜梨的攻击范围内。


   也就是说,不管诅咒发动还是不发动,白痴都已经通过这个诅咒遏创造了乔雅一定会正面蜜梨这个现实。要决出胜负,就必须依靠她们两人本身的实力。凭真正的实力,乔雅怎么可能会是蜜梨的对手?


   是的……胜负,已经决定了。


   在莱克的手足无措之中,白痴终于放下了心,加快速度,在蜜梨进入攻击范围之前,完成诅咒。


   解除条件:瞬发诅咒,没有解除……


   “喂,我叫你啊,你怎么没反映?”


   啪,一声响。休突然间出现在白痴的面前,同时,笑吟吟的给了他一个不轻不重,却刚好能够打断他诅咒的耳光。


   也就是这一个停顿,白痴从诅咒中回过神,看见面前的休。但他立刻回过神,急忙再次转头,望向那边的战斗


   啪啦啦啦啦


   椅背,松开。倒下的乔雅悠然自得的躺在那些男人的身上。而蜜梨,则是头朝下,被倒下的椅背带了一下,重重的撞在地上。


   诅咒……没有完成……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魔王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