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武神的踪迹?!

   白痴拉停缰绳,等待克里斯赶上。这名弓箭大师驾着骆驼来到白痴身旁,看了看他身上的装束,脸上浮现出些许的疑惑。


   “怎么,你也要去塔布斯?”


   “……”


   克里斯见白痴没有任何的反应,又再次说道:“兄弟,为了你的安全着想,你现在立刻回家,好不好?你没看新闻吗?塔布斯昨晚被恐怖组织袭击了,你这样跑出来的话,万一出了什么事,我可无法向黯交代啊。”


   听到这句话,躲藏在阴影中的蜜梨为之愣了一下。


   “……”


   只可惜,白痴依旧没有对克里斯的关心表现出任何的回应。他只是坚定不移的朝前走着,目的明确,容不得半点拐弯。


   面对白痴的冷漠,克里斯却是皱起了眉头。说实话,他现在非常想就此拉着白痴的缰绳往回走。可由于某种无法抗拒的原因,让他无法立刻就这么做。


   克里斯在旁边犹豫着,白痴表面上似乎不怎么关心他,眼角却无时无刻的不注视着这个人。此时,他已经从克里斯若有若无的眼神中瞥见了一些什么。


   视线,往前延伸而去。


   在前方缓缓前进的骆驼中,有两匹骆驼,进入了白痴的视线。


   骆驼上乘坐的是两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子。左边的那个背上背着个素描本,穿着短裤,双手不停地在指手画脚的说着什么。右边的那个则是一身墨蓝色的修女服,从修女服的帽檐下露出来的是一头银色的长发。和左边那个女孩比起来,这个小修女倒是始终闭着嘴,双眼眯成月牙儿,静静的笑着。


   克里斯的目的……就是这两个女孩吗?


   白痴收回视线,再次瞥了一眼身后的克里斯。以他堂堂的诺利乌斯家族的成员身份,亲自来盯梢两个幼女,那就可以想象这两个幼女到底有多么的重要了。


   克里斯再次瞄了一眼那两个小女孩,在确定她们的速度和白痴的速度差不多之后,也是无奈的叹了口气,向着白痴笑笑,说道:“好吧,既然你始终不肯回去的话,那一路上就由我来保护你怎么样?你不会武技,身边也需要一个大人来照顾。”


   小面包听到克里斯说白痴不会武技,似乎有些不爽了。她啊呜一声叫了起来,有些恼怒的看着克里斯。白痴见此,则是立刻轻轻的捂住这丫头的嘴,不让她多说什么。


   此行的目的只是找人,白痴认为也不会碰到多少危险。至于克里斯跟踪的那两个女孩嘛……等到对方和自己的路线不同时,自然会离开吧。


   凉爽的星空之下,人群缓缓而行。


   漫长的沙漠上,却是由人组成了一条蜿蜒不断的指路名标。让最不擅长找路的人,也能达到最后的目的地。


   一路走着,小面包渐渐吃不消,靠在白痴怀里,身上裹上毛毯,慢慢睡了。旁边的克里斯看着白痴不断抚摸小面包的样子,嘴角,逐渐泛起一个温柔的笑容。


   “如果我的孩子出生了,抱着他的感觉,应该和你此刻的感觉一样吧。”


   白痴抬头,看了一眼克里斯。


   “呵呵,还是不喜欢说话?”


   “……没有。”


   “没关系,以前的我也不怎么喜欢说话。总觉得说话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


   克里斯取出箭囊中的箭,一支一支的保养:“而且,以前的我总是独来独往,也没有什么人可以和我说话。”


   “…………………………”


   “不知道黯有没有和你说过,我以前是一名佣兵。过的是刀锋舔血的日子,吃的用的穿的全都是沾满血腥味的东西。没有办法,像我们这种人,除了在生死道路上混口饭吃,还能干嘛呢?”


   “……”


   白痴抚摸着怀里的面包,感受着她头发上的柔软。克里斯看着他那温柔的动作,再次笑了一下。


   “兄弟,你有没有想过,有哪一天能够放下这种冷冰冰的感觉,变得更喜欢笑一点?”


   白痴抬起头,看着他。三秒之后,又重新低下头:“我,习惯了。”


   “习惯,是可以改变的。”


   “……”


   “如果是为了重要之人的话,任何人,都可以改变。”


   克里斯将一支保养好的箭矢插入箭囊,一边维护下一支,一边说道:“我曾经也以为自己这辈子都变不了了。在那个时候身受重伤之后,我也以为这条命就要终结在战场上了。”


   “可是,我还是活了下来。被九妹,也就是我的妻子,给救了下来。”


   “原本我以为她是敌对组织派出来的杀手,但是很快,我就知道她不是。她丝毫不介意我的身份,还愿意接纳像我这么一个双手染满血腥的男人。自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才觉得自己似乎才真正开始活着。”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明白了什么叫善良,什么叫友爱。什么叫帮助别人。也许有时候九妹的行为很粗鲁,也比较愚笨。但她的这份纯真却能够带给别人更多的快乐。每当看到她毫无保留的帮助别人,从而脸上散发出真心实意的欢笑的时候,我也会开始觉得高兴。”


   克里斯伸手入怀,摸出那个护身符。此刻,护身符里显然已经装了什么。他摸索着这个东西,嘴角的幸福笑容变得越发浓郁起来。


   “现在,我们结婚了。而且再过两个月,我就要见到我的孩子了。只是想一想,我就觉得非常激动。这种日子是曾经身为佣兵的我做梦都想不到的。对此,我感到无比的满足。”


   白痴端详着他手里的护身符,想了想之后,沉默了大半天的他才终于开口:“既然如此,你现在又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克里斯一愣,看着白痴。白痴则是瞄了一眼前面的那两个女孩,继续道:“能让你这个诺利乌斯家族的女婿亲自盯梢的对象,绝对不是什么简单货色。你不好好的在家里享受‘幸福’,跑出来,干什么。”


   克里斯看看那边两个依旧在谈笑的少女后,再次停顿了一下。两秒之后,他的嘴角弯起,笑了一声,叹出一口气。


   “果然,不当佣兵之后,我的跟踪技能也差了很多。才那么点时间而已,就被你完全看穿了。”


   “……”


   “不过,这也说明你的确很聪明,对不对?上次岳父大人问你话时你如果不是有意的,就是太紧张而没有说。”


   白痴别过头,不再说话。


   “啊,抱歉抱歉,似乎一路上都是在说我的事情呢。让你觉得无聊了。”


   克里斯将护身符塞入衣服,低下头,在白痴的耳边轻声说道:“我的确是在执行一件很艰难的任务啦。我想要把这份任务当做给我妻子的产前祝贺,让她也为我高兴。不过任务的具体细节方面我就不能说了,请你见谅。”


   白痴想了想后,略微点头。随后,他再次注视着前面那两个小女孩。从她们的装束来看,应该并没有远距离攻击的装备。作为专门擅长远程攻击的克里斯来说,即使暴露,她们也不可能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击吧。


   就这样听着克里斯的唠叨,一行人终于来到了塔布斯废墟的旁边。原本这里应该是一座拥有绿洲的美丽小镇,可这个时候出现在眼前的,却是一个巨大的坑洞。


   白痴将小面包背在身上,裹好毯子,跳下骆驼。此时,巨坑的旁边已经围了许多的人,除了看热闹的人群外还有众多的嚎啕大哭。站在最里面的是一层雄鹿士兵,他们拉起警戒线,不准任何人太过靠近巨坑一步。那些在警戒线外的人只能远远的在坑洞外面看着,根本进不进去。


   白痴在人群中挤了挤,花了一些力气,终于挤到警戒线前。从那道黄色的警戒线往里面看,就只能看到巨坑对面的一些内壁,根本看不到中心。


   “放我进去啊!我的妻子……我的女儿……我的家人啊!他们全都死了呀!呜呜呜……放我进去啊!”


   那边,一个哭哭啼啼的中年男子被雄鹿士兵拖着,拉到了警戒线之后。面对那些丧失亲人的吊唁者,雄鹿士兵依旧是维持着人墙,阻止任何不应该进入的人进去。


   此时——


   “哎,情况怎么样?”


   白痴的耳朵已经比普通人类不知道尖锐了多少。当那边的坑洞边爬上两个身着重重保护服的人类之后,他就已经将注意力全都汇聚到他们的谈话内容上面了。


   “还是不行。中心温度高达752度,即使是穿着防护服也是热得我汗流浃背。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武器?破坏力那么大?而且能量在过去那么久之后都没有完全消散?原本隔了一天沙漠的地形就会大变化,可这里却像是定了型似地一动不动?”


   “会不会是巨型导力石爆炸后的产物?”


   “喂喂喂,要那么大的导力石爆炸?那样的话,这次的袭击者还真的是肯下血本啊。”


   “哎,对了。从昨天开始我就一直在想,那中央区域里似乎有一个某种生物的脚印。你怎么认为?”


   “哦,你是说那个脚印啊。说回来,的确很像。但现在已经过了整整一天,那个脚印也被沙漠的多变转换掉了。刚才我确认过,已经没有印子了。”


   “那……你怎么认为?”


   “我想,那应该还是属于大自然的‘无心之作’吧。”


   简单的商量过后,那两个人就离开了。他们的谈话被白痴一个字不漏的全部收入耳内,归他分析。


   这么说来,脚印已经没了?


   白痴看着那边的离开的工作人员,低下头细想。如果说脚印真的已经消失了的话,那自己也没法确认那个到底是不是真的狼脚印了。这么说……这次真的是自己太过心急,而产生的判断失误吗?


   想到这里,白痴无奈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的确,自己真的是太过焦急了。这份焦急导致了自己没有多想,就一味的认为这里有自己需要的答案就跑了过来。现在看来,还是应该趁着天还没亮,立刻折返的好。


   白痴呼出一口气,右脚抬起,想要退出人群……


   突然!一个人,却让他那抬起的脚步,瞬间停止!


   在白痴的左前方,在那里,一个身上裹着一件白色斗篷,捂着嘴,似乎只有十五六岁的女性进入了他的视野。一头黑色的长发从那名女性的斗篷下方露出,慢慢唤醒了白痴的一点记忆!


   白色的斗篷……黑色的等身长发……黑色的瞳孔……十五六岁左右的年纪?!


   白痴张大口,不敢相信的看着远处的少女。这是,这名少女忽然转身进入人群。当她的身影从白痴面前消失之时,白痴浑身一震,急忙分开人群朝那边冲了过去。


   是你吗……?


   真的……是你吗……?!


   当年……在这片沙漠之上……传授了我六剑的女人……


   难道……真的是你吗?!


   白痴奋力的分开人群,朝着自己的目标涌过去。尽管在内心深处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已经过去八年,当年的那名少女怎么说也应该有二十四岁。可他还是无法抑制住内心的这股期待,真心希望自己眼前找到的真的是自己的目标!


   那名少女捂着脸,离开了拥挤的人群。走出之后,她拉起一块布蒙住自己的脸。缓缓来到一旁许多人放置坐骑的地方。她轻轻拍着一头浑身都裹着布,看不出是什么生物的坐骑背部。等到那名坐骑打了声呼之后,她才跳上这头坐骑,任由那四角着地的不知名生物驮着她,朝沙漠的另一边走去。


   可恶……人……怎么越来越挤了?


   白痴咬着牙,想要完全发力。可顾念到背上的小面包,生怕自己动作太大会把她弄醒。所以隔了两分钟之后他才终于从人群中挤出。可这时放眼望向四周,那名白色斗篷少女却已经是完全不知去向了。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魔王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