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求生死斗

   雷声和雨水的交织之下。这场势力悬殊的战斗在持续着。


   壁障之上,疯狗左右跳跃,面对十多名士兵的包围不断抗战。只是那些敌人的实力每一个都不弱,凭借灵活的脚力和怪异的武器,她险险还能自保。但即使这样,她身上的伤口还是一秒比一秒多。


   “放箭!”


   随着一声喊,围着疯狗的士兵全都退下。下一刻,数也数不清的黑色箭矢从壁障下方升起,映入疯狗的瞳孔。她紧紧咬住嘴里的武器,立刻从那个缺口中跳下,避过那些箭雨。柑橘见她落跑,立刻冲到缺口旁,再次举起左手。但还不等她手中的路线图浮现完,疯狗就再次从缺口中涌出,头一歪,剑刃几乎是贴着柑橘的掌心掠过。


   “讨厌的残废,找死!”


   眼见,所有的女佣都冲进了通道,无法第一时间将所有人都杀光的柑橘不由得怒了起来。她趁着疯狗身在半空,无法转身的瞬间立刻出剑,在她的腰部拉开一条巨大的口子。鲜血从伤口中涌出。也让疯狗无力跳出缺口,直接掉了下去。


   砰。


   “残废女人,你未免也太讨厌了!”


   疯狗躺在下面的地上,腰部和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让她几乎连站都站不起来。犬神之牙也是无法维持,缩进她的嘴里。面对几乎动弹不得的疯狗,柑橘再次伸出手,路线图浮现,一个火球再次激射而出,直接扑向下方的疯狗。


   “呜…………咕…………!”


   死亡迫近,疯狗在最后一刻勉力朝旁边一滚。虽然没有被火球直接击中,但爆炸产生的气浪将她卷起,重重的撞一旁的壁障上。


   “哼。”


   柑橘冲着疯狗笑了一下,转移手臂,对准她。可是她掌心的路线图在短暂的浮现了一下之后随即暗了下去。柑橘一看,见戒指上镶嵌的导力石已经灰掉。她咒骂了一声,握起拳头。对准下面的疯狗一跃而下,手中的长剑直接对准了她的胸膛。


   “呜……可……恶……!”


   疯狗嘴里吐着血,面对从天而降的死亡,她再次紧紧咬住了牙齿。犬神之牙再一次的在她的催动之下弹出,剑柄处的机括打开,射出两发子弹。


   人在半空的柑橘看准子弹,极为轻巧的移动手中的剑刃,当当两声拨开子弹。借着这一缓,下方的疯狗努力滚向通道,站起来向里面跑去。让落下的柑橘再次错失目标,剑刃插进空无一人的土里。


   “不愧是特殊部队,求生意识和作战能力都很强。那么重的伤普通军人早就坐着等死了。”


   柑橘拔出剑。望着那黑洞洞的通道入口。此时,那些士兵也尾随着跳了下来,不用等柑橘吩咐,纷纷架起弩箭,向着黑暗之中射去。


   飞矢破空,拉出数声轻响。黑暗之中传来几声箭石被打落的声音。但同时,也传来几声箭头插入肉中的声音。


   走在通道前面的小面包察觉到后面的异样,她立刻握住双手,脚底浮现出“路线图”。在那些女佣们的惊呼声中,她重重的拍击着岩石墙壁。后方的岩石通道立刻崩塌,将还没进入通道的柑橘等人隔绝开来。


   “啊呜!”


   慌乱的人群中,小面包大叫一声,继续朝前跑。她知道,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回头绝对是死路。要想活下去,就必须朝前跑,然后等到叭叭来救自己和那些姐姐


   是的,小面包和女佣们都等人来救。


   可是在通道被隔绝之后,白痴却立刻陷入以一敌百的状况。他站在岩石通道的上方,只要有任何人做出伤害通道的举动,他就立刻扑过去。


   可是,要论单打独斗。或者这些人全都围住白痴,那他还能依靠六剑撑过去。但这样的移动站却明显和“固守”才能发挥以一敌百威力的夏岚背道而驰。他不得不用殇或者虫鸣冲入众多敌人的中间,那些敌人知道他的夏岚厉害,一旦他过来就立刻散开。然后等到他转过身去另一处救援时再在后方施暗着。


   即使是夏岚,也有局限性。


   这一剑保护的是人。而且,是少量人。


   它无法凭借一己之力保护数十人。更无法保护像是岩石通道这样的庞然大物。这样的疲于应付只会带来一个结果——


   嚓。


   白痴的肩头,被一枚冰箭拉出一条血丝。飞起的鲜血告诉他,这样下去,绝对无法持久。


   呵呵,现在你应该知道,托兰那家伙到底有多么有用了吧?


   像现在这种状况,只要有他在,区区百人的部队简直就和婴儿一般无力。可是,你没有听我的把他杀了,还放他离开。现在,就是你为这个行为付出代价的时候。


   白痴抓住一名纵石师的后领,将暗灭从他的下腰往上一插,剑尖从他的嘴里冒了出来。随后,他将暗灭撩起,巨大的力量将那名纵石师分成两半,鲜血和内脏混合着雨水,撒了满天。


   嘛,现在再懊悔也没有用了。反正现在也不是什么死局。这些士兵虽强,但还没有强到上次那两个把你几乎逼入绝境的银弹和神盾的那种地步。你只要发动我的力量,三两下就能把这些家伙全部干掉。然后,你想怎么玩那个女皇,就怎么玩。


   鲜血,顺着剑身向下流,流进暗灭的血瞳。这样让他的感觉十分兴奋。也十分的舒畅。白痴能够感觉到……感觉到自己右臂锁链上的蠕动。也能感觉到这把剑的跃跃欲试。


   是的,只要发动“狱”,现场,恐怕真的没有人可以匹敌……


   但是……


   飞溅的鲜血,继续落入白痴那双黑色无神的瞳孔。不管有多少鲜血落入,却都无法让这只眼睛染红。


   他没有发动“狱”。


   他不想……变成那种“恶魔”的样子。


   ————————————————————————————————


   四名士兵分从四角向他涌来,白痴将剑刃倒转,准备再次的夹在腋下,发动夏岚。可就在这一瞬间,一把长剑却是从天而降,直接指向他的头部。


   速度太快,白痴甚至连起手式都无法摆出。紧迫之下,他唯有举起暗灭,“当”的一声,与那把剑发出撞击。


   “哦~~~?果然。只要封住你的起手式,那个可怕的剑术就施展不出来了吗?”


   里伯克列的脸上依旧挂着轻松的笑容。他和白痴用剑对峙着,一边笑,一边说道:“说实话,你那招剑法还真是可怕。三百六十度全方位攻击?完全没有破绽,一旦被你施展出来,即使是我,也会被你扎成芝士吧。”


   “不过,只要在你摆出起手式时进行阻挡。不让你发出来,那就可以彻底封住你的这一剑,不是吗?”


   白痴哼了一声,握着暗灭的手一用力,里伯克列的长剑上立刻出现裂缝。这把剑和暗灭不一样,只是凡品。论锋利,论品质,怎么也够不上暗灭的万分之一。


   喀拉一声,里伯克列手中的长剑破碎。但他也同时后退到白痴的殇之剑无法瞬间到达的距离,笑眯眯的扔掉剑柄。


   “不好意思啊,单对单我似乎也不是你的对手。你那个速度快到我睁大眼睛也看不清的直刺也同样可怕。但是……”


   他笑了一下。


   “各位。上!以四人为单位向他展开攻击!放心,在他即将使出那招全方位剑法之前,我会负责破坏!”


   实力不够,人数凑。


   里伯克列很清楚自己面对的敌人的优缺点,一声令下,立刻就有四名灰之影成员从各个角度涌向白痴。面对包围,白痴立刻将剑刃反转,预备摆出夏岚的起手式……


   “呵。”


   里伯克列,冷笑。在白痴的剑刃还没夹到腋下之前,他立刻从怀中掏出一把飞刀,随手扔了过去。面对迫近的飞刀,白痴不得不再次放弃夏岚,举剑格挡。在挡下飞刀的那一刻,那四名战士也已经冲到他身边,一人一剑,给白痴的身上添加了四道伤口。


   第一波士兵退开,白痴身上溅出的血甚至还没落下,第二波已经再次涌上。无奈,面对敌人众多的情况,白痴唯有再次将剑刃倒转,做出起手式。


   “呵,你死定了。”


   里伯克列笑着,再次取出一把飞刀,扔出。


   可是这一次,在飞刀扔出的瞬间,那边原本做出夏岚举动的白痴却是突然甩出握剑的右手,只见一条黑色锁链瞬间穿过人群,缠住了他伸出的手臂。


   里伯克列,呆住了。


   可惜,死神却没给他太多发呆的机会。在下一个瞬间,一股巨大的力量突然从锁链上传来,将他直接拉了过去。而那边原本和里伯克列距离较远的白痴,也在这一瞬间提步,眨眼间,出现在了里伯克列的面前。


   同样的方法,不可能成功三次以上。


   在逼近的里伯克列面前,白痴原本空无一物的手中。凭空多出一把长剑。


   如果敌人站在自己的殇够不到的地方,那就把对方……拉到自己够得到的地方。


   嚓——————


   黑色的剑刃,穿过里伯克列的心脏。


   他的双眼睁大,张着嘴。现在,他再也笑不出来了。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魔王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