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两个意料中 一个意料外

   两天后的清晨,白痴穿着女佣服,带着小面包,两个人背上全都背着一个大大的行囊,提前半小时出现在魔道列车站。


   根据地图指示来到a月台,放眼望去,这里已经有十几名女佣站在那里,等候调遣了。


   白痴站在远处,默默观察着这些能够荣幸当选的少女。她们的年龄都和自己相近,看起来全都文质彬彬,充满了淑女的味道。


   不过嘛,能够从那种测试中保留下来的,恐怕也非得是真正的淑女,才有资格留下来吧。


   呵呵,人类小子。你觉得怎么样?这将近一个月的和众多女孩同床共枕的粉红色生活?有什么感想吗?


   白痴阴着脸,长发下的眼神布满了凄厉与警惕。


   我必须小心。不能让她们看出我的性别。


   ………………………………


   …………怎么了。


   不,没什么。只是突然有些脱力……让我独自待一会儿,很快就好……


   既然暗灭不想说话,那可是一件天大的喜讯。说实话,白痴对这件事感到很“高兴”。他拉了拉背上的背包,拉着小面包的手,就要往那边的集合地点走去。


   “恭喜你通过面试。”


   只是,一个冷淡的声音却再次让白痴准备迈出去的脚步,收了回来。他转过头,看着背后微笑的坎帕校长,一言不发。


   “呜哇~~~~!”


   面包笑着张开手,坎帕微笑着将她抱起,举得高高之后再放下。这一刻,他的脸上是挂满笑容的。可是当他再次看着白痴时,眼神就再一次的变为严肃。


   “我没听你说过,你会带着她一起去。”


   坎帕看着旁边拉住白痴的手,黏着不放的小面包,说道:“虽然你始终不肯说为什么要去宝石帝国,但能够让你行动起来的,我估计多半也和面包有关。”


   “……………………”


   “你应该很清楚,这一趟旅行绝对不轻松。那位大小姐有保镖暗中保护,这也就意味着路上很可能出现袭击。而且,你现在要去的是即将发生事关多个大国战争事宜的重要区域。任何的疏漏,都可能产生无可挽回的后果。”


   “……………………”


   “即使如此,你还是要带着她去吗?”


   这些事情不用坎帕说明,白痴比任何人都清楚其中的厉害关系。但,即使知道,他也已经答应了这丫头,会带他去。


   坎帕见白痴不回答,知道自己再说也没用了。他看看那边人数越来越多,很安静的说说笑笑的女佣们,摇了摇头。随后,他像是下了一个决定似的,走近白痴,然后用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得到的声音说道——


   “如果你决定了,那我就告诉你三件事。好让你能够在路上随机应变,正确判断事情的走向。”


   “……………………”


   “当然,我也不会白说。你知道这个世界的规则。要得到,就必须有付出。但我要拜托你做的事情也不是勉强你。你能够帮个忙,最好。不能帮忙,我也不会说什么。毕竟,这是我自己个人的疑虑,需要你替我解答一下。”


   “……………………………………”


   “第一件事,你可能猜到了,这位大小姐是宝石帝国的要人。更准确点说……是宝石帝国的二公主。现今宝石帝国女皇的亲妹妹。”


   白痴的确猜到了。即使不知道姓氏,光是从那位大小姐的作风习惯上也能够看出她是个要人。而她并非王位继承人,而是“二公主”的这个身份也能够解释她为什么会如此的不通帝王御人的方法。


   因为她不会成为女皇,也根本用不着去思考承担王位后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就好比雄鹿的二王子邪火,非王储身份的他整天吃喝玩乐,赌牌赛马,表现的毫无压力。但他的哥哥木渎显然就成熟稳重的多。


   “第二件事,恐怕你也猜到了。那就是负责暗中保护这位二公主回家的人不是别人,而是专门执行秘密任务的特殊部队,第十骑士团——隐流成员。”


   这一点,白痴也猜到了。既然那位公主讨厌男人,那么当然只能由女性来保护。说到在雄鹿帝国战斗力中最强的女性部队,毫无疑问,就是隐流的成员。


   坎帕见白痴没有丝毫讶异的眼神,也知道他已经猜了个**不离十。在苦笑一声之后,他再次说道:“看来什么都逃不过你的眼睛啊。那么最后一件事不知道你是不是还有本事猜到呢?那就是第十骑士团……”


   “预谋‘叛?变’的事。”


   白痴的瞳孔,瞬间扩张了。


   ……


   …………


   ………………


   汽笛声轰鸣,距离集合的时间越来越近。女佣们也全都集合的差不多,粗略一数,有将近三十人。可是比那汽笛声响的更是厉害的,却是白痴的心里……那轰轰作响的警钟。


   隐流骑士团的人白痴自认为也见过不少。但很明显,自己见过的人肯定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这支特殊部队的人作风果断,行事狠辣,对于命令绝对服从,下手绝不手软。但越是这样,她们的表面看起来反而越是无害。


   那些女人都是隐藏与伪装的高手……其中有些成员甚至能够做出连自己都无法预料到的事情。如果她们是你的同伴,那很明显,你会拥有一大助力。可如果她们是你的敌人……


   那结果,可就难以想象了。


   坎帕看到白痴的脸色越来越阴沉,诉说道:“去年,你不是问我为什么不让隐流的人去执行抹除‘豺狼’的任务,而我回答你隐流不方便,不是吗?”


   “其实在那个时候,隐流内的人就出现了一些问题。她们一时间陷入无法指挥的状态中。”


   “现在看起来似乎已经恢复了秩序,但我始终担心,这种秩序仅仅是表面的。很可能有什么很糟糕的事情在后面酝酿着。”


   “你应该知道,我是雄鹿国王的儿时玩伴吧?所以,我很担心现在雄鹿内部这支部队的状况。万一出了什么事,恐怕很少有人能够压制住那些女孩。和普通的正规骑士不同,那些女孩的身份,姓名,代号,特征全都处于绝密状态,所以没有任何人知道她们的真实身份。一旦她们要进行叛变的话,恐怕雄鹿会在很快的时间内陷入混乱。”


   白痴的右手,慢慢的捏紧了。小面包看到白痴的脸越来越恐怖,也不由得有些害怕起来,呜呜叫着。


   “………………那么,找我什么事。”


   “找出那名暗中保护宝石二公主的隐流成员,并且想办法得到她的信任。根据陛下不小心说漏的嘴,那名成员很可能掌握有叛变真相的秘密。”


   “………………既然知道,为什么不直接询问陛下。”


   “不是我不想,而是陛下不肯说。而且陛下也不肯透露那名成员的外貌。你应该知道,隐流的直接指挥权在陛下的手里,其他人无权知道任何有关此骑士团的任何团员信息。”


   “…………………………”


   这样的状况的确很糟糕。


   白痴望向那边互相嬉笑的少女们,在这三十多人中,有一个……就是隶属于暗杀部队的成员吗?


   这支队伍中如果混入一个随时准备叛变雄鹿的人的话,那么可能会导致什么结果?


   最容易想象的,就是这个原本应该是用来保护柠檬公主的成员在旅行途中突然叛变,杀了那个很骄狂的女人。从那位公主娇蛮程度来看,她的姐姐即使不是娇惯她,至少也是因为喜欢这个妹妹而纵容她。这样的妹妹突然被雄鹿杀了,会让那位女皇产生怎样的怒意呢?


   即使不是立刻发动战争,恐怕也会立刻决裂……吧。


   而对于同行的自己一行人来说,一旦她叛变屠杀宝石二公主的事实成真,那么自己这一群人就绝对不会被留下活口。所有的女佣一定会被同时赶尽杀绝。


   这一点……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啊。


   黑色的瞳孔中,倒映着那三十多名女佣的笑脸。隐藏在长发下的耳朵也已经竖起,倾听着她们每一个人嘴里所诉说的话语。


   必须找出来……要想让自己能够更好的防备,那么这名“隐流”的成员,就必须……找出来


   “………………这个成员的任何信息,都没有吗。”


   坎帕看到白痴已经在关注那边的少女,知道他已经开始上心。但可惜的是,这位老人还是摇了摇头,叹道——


   “没有。没有外貌特征,没有体格胖瘦,没有年龄大小。不知道她擅长使用怎样的武器,也不知道她是擅长近战型的还是远战型。也不知道她的真正名字。”


   “这样的话……要怎么查。”


   白痴抬起头,看着坎帕。


   “啊,不过我这里也不是什么资料都没有。我和陛下商量隐流的事情时,陛下曾经说漏了嘴,说出了这个成员的代号。”


   “…………………………”


   坎帕停顿了一下,面对白痴那等待的眼神,他却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将那个代号说了出来——


   “疯狗。”


   “隐流骑士团成员之一,代号——疯狗。”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魔王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