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家学渊源

   在看着小面包叙述的过程中,白痴略微想了想,也已经知道了事情大体是怎么一回事。但是他在沉思片刻之后,觉得有必要看看小面包是怎么认为的,所以说道:“面包。你所说的大傻瓜,是指演武场中会埋伏下陷阱吗?”


   面包用力的摇头,极为肯定的否决了白痴提出的这个“错误判断”。


   “那,你说说。这里面到底隐藏着什么东西。让你执意的认为莉萝会变成大傻瓜,冤大头。”


   面包看着白痴,似乎终于知道,自己不做出什么解释的话白痴是绝对不会给自己拿主意的。在想了想之后,她终于还是趴在地上,开始在写字板上大写特写了起来。


   《目的,虽然还不知道是什么。但是这场战斗的真正起因,绝对不会是莉萝的家族被人辱骂那么复杂!》


   《真正的原因可能很简单,也可能非常的私人化。也许这个原因在叭叭们看起来很幼稚,大家也都知道很幼稚,但在某些方面来说可能确又无比重要,无法取代的原因!》


   白痴点头,虽然他心里已经有了一个数,对于这个“原因”到底是什么有了一定的猜测。但再怎么说这也是猜测,小面包也没有掌握什么证据,写不写出来,也没什么关系了。


   “哦?公主殿下,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呢?或者说,这场决斗……难道是觉恩家族故意安排下的,想要报复那位诺利乌斯的小姐平日欺负他们太过,所布下的陷阱吗?”


   蜜梨也猜到了些,微微笑着,说道。


   《不是!》


   《真正布下这个陷阱的,不是觉恩家族。虽然今天下午的演武场上,莉萝对决的另一方有很大可能就是觉恩家族,但他们绝不是布下这个陷阱的人。可能,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陷阱!》


   “哦?那是谁?”


   托兰开口问道。小面包咬着下嘴唇,大笔一书——


   《真正布下陷阱的,正是那天被打的浑身是伤,被抬过来的卡布!他,才是这一切的幕后主使!》


   在蜜梨欣慰的点头之中,小面包抱着板子,有些气愤的看着白痴。白痴却是无动于衷,末了,冷冷的回了一句——


   “怎么看出来的。”


   《那次的伤,其实是他们在演戏!只要稍微想一想,就能够察觉那一天的情况实在是有太多的不自然了。》


   《第一,卡布身上到处都是乌青,被人抬着来到面包和莉萝的面前。这就是最大的不自然。》


   “这里面有什么不对劲的?”托兰问道。


   《问题大了!如果卡布真的受伤的话,为什么那些人要抬着他来到面包和莉萝面前?不是应该尽快把他送去医务室吗?即使他不愿意去医务室,也该送到家里去,而不是把他往莉萝面前一放!要知道,当时面包和莉萝刚刚进校门,不管从哪条路线看,校门那里都不是学院内任何医务室的必经之路!》


   《第二,他身上的伤口涂有紫药水。假定他真的受伤,那就一定接受过紧急处理。有紧急处理的地方即使不是医务室,那也是老师的办公室。那些男孩子不把他好好的放在那里,干嘛还把他迫不及待的抬出来?这不符合一般的行为常识。》


   《根据以上两点,面包觉得卡布在撒谎。他是有意装出受重伤的样子,想来骗取莉萝的同情,好达到他自己的某个目的。而接下来发生的事,就让面包更有理由怀疑了。》


   《第三,是那些人急巴巴的冲出来的场面。从那些人的追逐速度来看,他们绝对不可能让带着一个受伤的卡布的男孩子们有力气跑那么远。那块操场很空旷,他们那么多人,怎么可能会让卡布他们逃走,竟然还有闲情逸致的涂好了紫药水,处理好伤势再次逃跑碰到莉萝之后,才赶上来呢?》


   《叭叭说过,当一切事物都太过巧合的时候,就要警惕其中是否有诈。如果那个时候那些男孩子不追上来,面包还无法确定卡布他们是不是真的在演戏。看他们追上来了,面白才终于确定,这里面绝对有问题!》


   看着小面包写字的确很吃力,仅仅是写完上面的东西,又花了大约三十分钟。不过,白痴却是很欣赏的看着这些歪歪扭扭的字,也很欣赏的看着没写几句,就要将画板反过来擦掉,重新写的小面包。


   等到小面包完全写完之后,白痴终于再次开口:“结合你之前说的理由。判断一下,卡布这么做的那个很幼稚,但却很重要的理由是什么。”


   面包嘟着嘴,想了想后,再次落笔——


   《既然那些拿棍子的男孩子很可能是和卡布串通的,那他们和觉恩家族之间有战斗的事情估计是真的。可能,是卡布在某些私人事情上比不过觉恩家族,受了他们的欺负。想要讨回来,才想要赚很会打的莉萝帮忙。》


   《但他害怕说实话的话莉萝不会参与,就想了个方法让她加入,平白无故的当了他们的打手,为了一个完全不重要的原因,去和觉恩家族的人开战吧。》


   这下,根据手中的情报能够研究到的东西全都研究完了。白痴也是略感欣慰的点了点头。虽然小面包在这种事情上还是执着于是贯彻自己的行为准则好,还是贯彻胡桃的行为准则好而犹豫不决。但在考虑问题方面,似乎已经不需要替她操太多的心。


   今后,只要多碰到点事情,多想想发生的事情的背后的本质到底是什么,经常锻炼。那么,即使现在的生活不像自己七年前的那种下水道生活,她应该也不会太放松警惕吧。


   “呜~~~呜——!傻哔……傻哔哔……”


   可惜,就在白痴略感欣慰的同时,小面包却是十分不合适的说着口语,举起一块牌子。而上面所写出来的内容,似乎也揭示了小面包现在,所面临的最大的难过处境了……


   《叭叭,如果面包想去帮莉萝的话,应该怎么做?面包不知道啦……》


   …………………………咳………………


   能够思考出别人的问题,但却无法给出相应的解答方法吗?


   能破而不能立。


   这……可不是代表能够独立解决问题的思考方式啊……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魔王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