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被神所遗弃

   针筒内的液体,缓缓进入这个男人的身体。


   很快,“镇静剂”就开始发挥其应有的作用。


   这个男人的挣扎减弱了,他的四肢开始停止抽搐。他的眼睛也开始翻白,嘴里的鲜血混合着白沫,宛如螃蟹一般被慢慢吹起,之后,再消失……


   ……………………液体,注射完毕。


   医生拔出针筒,呼出一口气。四周压制男人的人也全都松了口气,脸上,浮现出无奈而痛恨的神色。


   将针筒折断,分别存放之后,医生看了看这个男人。他的眼睛依旧因为对这个世界的留恋而没有合上,医生摇了摇头,伸出手,去抚摸着他的眼睛……


   咯。


   牙齿狠狠的嵌进肌肉,咬碎骨头的声音,从医生的手上,爆了出来。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快的让人还来不及反映。也许,那名医生还没有来得及感到疼痛。他只是听到声音后举起自己的手,看着自己这只已经没有了大拇指的手掌,一时间发愣。而其他人却是看到了……


   这个男人笑着。嘴角……扭曲的笑着。


   他的瞳孔内反射出憎恨和报复的光泽,此刻,正散发出复仇成功后的喜悦。接着,他终于缓缓的闭上眼睛,带着无比安详的笑容,陷入了永恒的沉眠……


   疼痛…………渐渐传进脑海。


   但对于医生和这里的所有人来说,他们现在看到的却并不是那被撕咬开来的手掌。相反,他们看的都是那些从伤口中溢出的血……


   血……


   这个死去的男人在死前舌头被咬碎,溢出的血……


   血……


   现在,这些血在伤口上,和医生的血,混合在了一起……


   雪……


   落下。


   白色的地毯上,点点的红斑落地,绽放出一种……死亡的,色彩。


   哗啦啦啦――


   原本压着男人的人们,仿佛得到某种命令似的齐刷刷站起。每个人都看着医生,看着他手中的伤口。而一些人更是偷偷的弯下腰,去拾刚才扔在地上的木棍,和草料叉。


   医生愣住了,他抬头望着四周那些人的眼神。越是看着他们的眼神,这名医生的面色就变得越来越苍白。他试探着,缓缓的站了起来。但他发现,自己刚一站起,那些人就开始围住自己,一些人更是捏了捏手中的“工具”。意思,很明显……


   “你们……不会是认真的……对吧……?”


   “…………医生,请您去隔离区。”


   “………………你们一定是在开我的玩笑……对吧?”


   医生的面色苍白,捂着被咬伤的手掌,脸上露出不自然的笑容,退后了一步。


   “……医生。”


   “不……这不是真的……”


   “医生,请您配合。我们不想动粗。”


   “这些日子……这些日子以来我为你们做了那么多……你们不应该这样对我……不……不不不……我没有被感染……我没有……我没有……”


   众人互相看了看,其中一个领头人甩了个脸色,一名手持斧头的镇民悄悄从医生的背后靠近,举起斧子……


   “不!这不是真的!我没有……我没有――――――!!!”


   突然,这名医生把手往怀里一伸,随后迅即转身,手一拉。一条白光在这冰白的世界中掠过那名镇民的喉咙,那名镇民一呆,手中的斧头应声落地。他的双眼中露出惊恐,双手死命的捂着喉咙。但,这却依然无法遏止那些红色的液体,从他的指缝间流出。


   哗的一下,围住医生的众人瞬间分开。而那名医生也挥舞着手中带血的手术刀,发疯似的冲出众人的围捕,沿着街道狂奔。镇民们发出一声喊,再也不顾什么了,纷纷举起手中的武器追了上去。


   面对已经疯狂的医生,路上的行人根本就不敢前来阻拦。那名医生就和刚才那个男人一样,发疯似的朝小镇边缘逃去。可当他面色欣喜的看到那渐渐稀疏的房子和群山之后,被咬伤的手掌中突然传来一阵刺痛。


   低下头,一小块黑色的斑点,隐隐约约的,在他的手臂上浮现……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医生的理智已经丧失了,在这个他绝对不愿意相信的事实面前,他的脚底不自然的打了个滑,迎面撞向前方一个十四五岁左右的男孩。碰的一声,但医生却没有料到自己竟然没能将男孩撞下,反而是自己跌倒在地。在落地的那一刻,他的眼角立刻就瞥见了那些围拢过来的镇民,情急之下,他也立刻瞥到了身前的一个5、6岁左右的小女孩,什么都没想,直接就伸出手拉住她的胳膊。


   一拉,没有拉动。面对已经快要包围住自己的镇民,他立刻举起手上的手术刀朝那女孩的背脊扎去。此刻,正死死抓着小女孩的那只手臂眼见手术刀即将刺进小女孩的背部,立刻放手。而这只手一松,医生也就顺理成章的将小女孩夺了过来,将那把还粘着鲜血的手术刀,直接架在了这个小女孩嫩嫩的脖子上。


   “全都不许过来!!!”


   对方手里有了人质,原本气势汹汹的众人瞬间止住脚步,以医生为中心,围成一个圆。


   原本就被安静所包围的小镇,此刻更是充满了死一般的寂静。


   这股安静并不单单是来自那些雪,也来自那些,沿着手术刀低落的血花……


   “医生,别做傻事,有话我们可以慢慢说,把人家小孩子放下。”


   医生显然没有接受这种无用的劝说,他的情绪越发激动起来。尤其是看着自己手上的这块黑斑正在以缓慢,但绝不迟缓的速度扩张之后,他的这种激动就显得越发厉害。


   “我……我不是!你们退开,退开!全都给我退开!”


   众人:“……………………”


   医生:“我救过你们……我从以前开始到现在,一直在救你们!我救了你们那么多次……那么多次!!!你,你曾经吃了中毒的蘑菇,是我配解药救你的!还有你!你摔断了退,还不是我帮你接的!至于你!你的妻子难产,如果不是我的话,你现在还能享受天伦之乐吗?!”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回答。但,他们手中的武器却没有丝毫放下的意思。看到自己好说歹说,都无法说动这些人让开一条路,这名医生的表情显得更为绝望,而他的情绪也变得更为激动起来。


   “我不该死!死的应该是你们中的某个人!我很虔诚……我每个礼拜都侍奉女神,为女神祈祷!可为什么,为什么要由我来承担这种结局?女神在哪里,我那么尊敬的女神,这个臭娘们现在到底在哪里???!!!”


   在他挟持下的小面包被这个人歇斯底里的吼叫给吓怕了,她不停的哭,但是很显然,这样的哭泣让医生变得更为激动。他用手肘用力的掐了一下小面包的喉咙,面露凶狠的道:“这个小镇已经被遗弃了……女神遗弃了我!那个臭娘们遗弃了我!!!我是个傻瓜……我根本就不应该那么的虔诚。我在你们这个小镇工作,开办义务诊所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行善,然后得到内心的安宁吗?为什么像我这种好人要死,而那些在镇长官邸里面坐着的坏蛋们却不去死?!”


   “………………”


   “我不服……我不服!反正我要死了,能够拉一个垫背的就拉一个!这个丫头不错,在离开人世之前竟然还有这样一个小粉嫩的小姐给我陪葬。呵呵……哈哈哈哈,我赚了,我赚到了!!!”


   “女神,你给我看着吧,我现在就把这个丫头带到你的面前去,然后把她浑身鲜血淋漓的尸体丢在你的面前!看着吧,这就是你抛弃我的下场,你的下场!!!”


   狂笑声中,医生已经完全疯了。此时,一块雪团突然不经意的飞向医生的面部,由于雪团来的速度并不快,所以医生只是反射性的抬起拿着手术刀的手,想要去挡……


   啪。啪。


   第一声轻响,来自雪团砸中面部的声音。是的,医生的手没有能够将那团雪挡下,对此,他显然十分的错愕。所以在下一刻,他低下头,去看自己拿着手术刀的手……


   也就是在他的目光落在自己的手腕上时……一只手掌掉落在雪地上的声音,形成了……


   第二声轻响。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魔王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