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雨夜过后

   进入房间,小面包已经欢叫着把毛巾递了过来。白痴接过,先是擦了一把自己的脸,再把蜜梨放在地板上,用毛巾帮她的脸也擦了擦。小面包这个时候已经拉上了门,隔绝了外面的冷空气,这间小屋内再次洋溢起少许的温暖。


   不过,这还不够。


   要想暖和,看来必须生火。


   白痴瞪了一眼在床上呼吸急促的蜜梨,取过冬天曾经用过的炉子放在房间中央,开始生起火来。可这一生不要紧,要知道杜兰树可是植物,它平生最怕的就是这间房间里生火。平时白痴用炉子做个饭什么的它也忍了,知道不能天天要挟白痴和小面包去外面吃。可现在大夏天的,还在它的肚子里生火?


   屋顶上的树枝开始抖动,枝叶间的藤蔓也开始用超乎想像的速度攀爬起来。眼看白痴就要把火给生起来了,一条藤蔓终于忍不住,挥起就向炉子抽去。


   “接着。”


   不过可惜,就在这条藤蔓抽过来的瞬间,白痴突然把那条内裤顺势往它上面一挂,然后迅速抱着炉子后退一步。这条藤蔓呆呆的悬浮在半空,勾着这条内裤,显然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晾着,等烘干。然后,把她给我弄干净。”


   白痴单手扇着炉子,另一只手指了指在床上脏兮兮的蜜梨。众藤蔓们显然没有料到会有这种结果,纷纷愣在当场。可当白痴抬起头,用那双阴冷的眼神瞪向杜兰树的树干的时候,这些藤蔓终于忙不迭的扑向蜜梨,缠住她的双手双脚和细腰,拉至半空。


   “呜呀~~~~”


   小面包看到杜兰树如此委屈,不免有些心疼。她跑到树干旁,有些安慰似的抚摸着树干,嘴里吐着意义不明的声音。杜兰树也像是找到了委屈的倾诉对象似的,树枝垂下,在小面包的怀里不停的撒娇,痛诉自己“悲惨的遭遇”。


   不过抱怨归抱怨,杜兰树干活还是很犀利的。蜜梨身上的破衣服三下五除二的被藤蔓扯下,光溜溜的悬浮半空。中空而干燥的藤蔓开始在这个女孩的身体上各个部位攀爬,剔除泥污,吸去她身上的水分。在这些长长的软体植物努力的工作下,蜜梨身上终于慢慢干净起来。


   扫除完毕,藤蔓们继续缠绕着蜜梨将她放到白痴的床上,一根树枝伸下来,勾起被子,将她**的身体完全盖了起来。


   这时,白痴也终于将火生好。小屋内渐渐变得更加暖和。白痴呼出一口气,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毕竟,自己四肢上的这些束缚带给他的负担实在是不小,稍微动一动,就有种百米冲刺一般的感觉。


   那边,小面包正和受了极大委屈的杜兰树玩,白痴看了一眼后,才取出水煲烧了一些热水,端着茶碗来到床边。


   “嗯……………………”


   被褥中的蜜梨昏昏沉沉的酣睡,露出被子的脖子上,白天被白痴割伤的伤口依旧存在。白痴也没去管那么多,直接抱起她的头,扳开她的嘴巴就把那一碗热水粗暴的灌进她的嘴里。直灌得她嘴角全都是晶莹的液体后才松手,让她的脑袋重重的砸在枕头上,继续昏睡。


   “呜呜?”


   小面包正在精神抖擞的和杜兰树玩,冷不丁被白痴抱了起来。这丫头似乎还想玩,叫了两声。但还是被白痴轻轻拍了下脑袋,闭上嘴。


   “呜呜呜……”


   “睡觉。”


   小面包皱起眉头,捂着有些痛的额头。不过说起来也是,现在早已是深夜,也早就过了小丫头睡觉的时间。小面包似乎也知道了这些,嘟囔了几声之后,走向床铺。


   “别去,睡地上。”


   白痴很干脆的拉回这丫头,抱住她,坐在房间的角落。小面包对于这种情况显然十分的不理解,她歪过脑袋,啊呜啊呜的叫着。


   白痴却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他拉过一条毛毯,将自己和小丫头的身子裹住,就这样打算睡下。本来为了安全起见,他还想离开树屋去外面睡,但外面在下大雨,也没有办法了。


   “呼…………”


   轻轻的呼气声,伴随着外面依旧的暴雨轰鸣声。白痴再次看了一眼床上昏迷的蜜梨之后,终于闭上眼睛,开始渡过这又一个漫长而黑暗的夜晚……


   ――――――――――――――――――――――――――――――――


   这里,是梦境。


   在一片漆黑的梦境之中,蜜梨茫然的站在那里。


   她不断的跑着,跑着。煽动背后的那仅存的翅膀,艰难的向着前方奔去。


   但,不管她怎么跑,黑暗却始终笼罩着她,而黑暗中的某个东西,也在不断的追逐着她,压迫着她……


   折磨她。


   “不要……不要……!妈妈,求求您饶了我……不要……不要!”


   极度的害怕,让蜜梨情不自禁的流下泪来。她依旧向前跑着,逃着……


   突然!一双金色的巨大线性瞳孔出现在逃跑的蜜梨的正面。这双眼睛是如此的庞大,被这双眼睛盯着的蜜梨,刹那间更是怕得浑身发抖!


   “妈妈……不要……我错了……!我不该杀掉妹妹的……!求求您……绕了我这一次……妈妈……!”


   金瞳没有回答……


   可就在刹那之间,两只漆黑色的龙爪突然间从黑暗中伸了出来。还不等蜜梨恐慌的逃跑,一只爪子就已经抓住了她残存的右翼,随后,连根一拔……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


   ………………


   清晨,点滴的雨露取代了一晚上的暴雨。它们从树叶上滑落,在这片小树林中演绎出独属于它们自己的乐曲。


   还不算炎热的阳光穿过树叶,斑驳的在泥泞而湿润的草地上落下。几缕微光有幸,可以穿过那密密麻麻的缝隙来到这间仿佛与世隔绝的小屋,带来清晨的第一抹光亮……


   蜜梨急速的喘息着。


   她大口大口的呼吸,睁大眼睛,坐在床上,努力去分辨四周的环境。白皙的肌肤上印出点点汗珠,而她双手中紧抓的被褥,也是被汗水湿透。


   过了良久,这个女孩才从噩梦中回过神来。她有些迷茫的看着四周那陌生的环境,一时间不清楚自己到底在哪。可当她转移视线,落在房间角落里盖着毛毯,抱着小面包,似乎依旧在沉睡的白痴身上的时候……


   她终于知道,自己在哪里了。


   “呀――!”


   突然看到白痴,蜜梨愣了一下,她发现自己就在昨晚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进入的树屋里,也发现自己正躺在“陛下的床上”睡了一晚。可是很快,她就察觉到自己在被褥里的身体一丝不挂,苍白的脸色立刻被难堪的红晕所填满,轻轻叫了一声。


   “呜……!”


   叫出声后,蜜梨急忙伸手捂住嘴。她害怕的看了看墙角的白痴……


   幸好,陛下似乎睡的很熟,没有被自己的惊呼给弄醒。想起来,自己原本应该服侍陛下的……可现在不但让陛下服侍,还睡了陛下的床,现在如果再把陛下给吵醒的话……


   蜜梨忍不住一阵胆寒,她不敢相信如果自己忤逆白痴会导致怎样的结果。现在,白痴这里已经是她唯一还能够以人类形态呆下去的地方,也是她最后的庇护所。如果真的被他赶走的话,那么自己……


   就又要沦落到过去一年里那种颠沛流离的生活了。


   白痴没有醒,蜜梨终于松了一口气。她四处张望,想要寻找自己的衣服。但她不知道,早在半夜雨停之后,杜兰树就将她的那些破衣服勾出屋外,在月光下晾晒了。现在,她的衣服和内裤全都高挂在这座小树林的最高处,十分招摇的迎接清晨的阳光。


   没找到衣服,蜜梨的脸羞的更红了。她紧紧的抓着身上的被子,再次瞅了一眼那边的白痴。在确认他依旧维持着睡觉的姿势,没有醒之后,才掀开被子蹑手蹑脚的下了床,开始在房间里寻找可以遮体的东西来。


   “…………………………”


   熟睡的白痴这一次出乎意料的没有警惕性,他依旧低着头,睡着,似乎完全没有醒过来的意思。不过,也不知是不是纯粹的巧合。毛毯之下,暗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化为匕首形态,而白痴的右手,也好巧不巧的捏着暗灭的末端,护在小面包身前。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魔王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