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阴谋

   雪地上,可娜的脚步匆忙。


   白色的飞絮落在她的头发上,肩上,添上了一抹斑白。


   空气很冷。


   尤其是现在已经入夜的银卷镇,更是冷的让人刺骨,让人胆寒。


   可是……


   如今的银卷镇会散发寒冷的却并不仅仅是天气,那还有――


   “我的乖女儿,你刚才去哪了?”


   人心。


   ……


   …………


   ………………


   “呼……呼……呼……”


   可娜抓着围巾,捂着肚子,满脸戒备的望着面前站着的那个男人。此刻,这个中年男子嘴角挂着以往绝不会有的笑脸,但在他的手心中,却玩弄着一把短剑。


   “………………父亲。”


   没有了以往的热忱,也没有了刚才面对胡桃时的柔弱。现在的可娜板着一张脸,右手在后腰微微一拉,一把沾满了剧毒的匕首,已经出现在她的掌心之中。


   札特似乎没有看到可娜的小动作。他笑盈盈的将短剑往腰上的剑鞘中一插,伸出双手,笑道:“好女儿,你现在怀有身孕。怎么还在这种大雪天的到处跑呢?你应该在家里躺着,捂着暖暖的火炉,然后专心给我生一个大胖孙子才对。”


   可娜咬了咬牙,微微退后了一步。可她才刚刚退出一步,四周立刻围上十个身穿斗篷的人。他们的高矮不同,面目也全被厚厚的斗篷遮掩。但无一例外的是,他们的斗篷领口的地方全都挂着一把琐,金灿灿的,显得十分诡异。


   可娜眼见没有退路,终于再次转身。不过她仗着胸前的命运沙漏,也没有丝毫的惧色,干脆取出手中的剧毒匕首,严神戒备。


   “咳……我可爱的女儿……你的确是嫁错了人。现在竟然为了个已经死去的老公对我这个老父兵刃相向。咳,都说女大不中留,看来我还真是其中女儿最叛逆老子的一个。”


   可娜望着自己的老夫,牙齿紧咬,几乎快要磕出血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


   札特扶了扶鼻梁上的眼睛,笑道:“什么怎么回事?”


   “别装傻!到底……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盖亚会突然跑去屠城,为什么他不听我的劝暂时躲一阵子而要出来袭击那500人的军队?还有……为什么在攻击完成之后他不逃走,反而呆在银卷镇,默默的等着雄鹿的后援前来?”


   札特气定神闲的站着,女儿的怒斥在他听来仿佛如同歌声一般缭绕。等到可娜终于吼完之后,他才呵呵一声笑,微微摇了摇头。


   “很多问题嘛。那么……我要先从哪里说起好呢?”


   “从最初说起。”


   “嗯,有道理。想要理清所有的头绪,当然要从最初开始说起。说到最初嘛……其实可娜,这还是要归结到你的身上啊。”


   “是…………我?”


   可娜愣了一下。而札特则是继续说道――


   “你忘了吗?在你4岁时发掘出你对药物和毒物方面无与伦比的天赋,在6岁时研制出来的第一款改良型病毒武器。那个曾经在三百年前几乎将整个悲伤大陆屠戮一尽的可怕病毒――”


   札特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瓶子,在可娜的面前晃了晃――


   “黑死病。”


   “而我,正是用你当年研制的第一代改良型黑死病毒,用盖亚那小子的村子做的实验。换句话说,真正害死他父母,杀了他姐姐和妹妹,让他变得家破人亡,成为孤儿的人并不是我。”


   “而是你,钥匙组织成员,十琐之一的毒姬――可娜.古斯诺。”


   可娜捂着肚子,面色苍白。她直愣愣的看着札特手里的那个小瓶子,一时间,突然很多事情在她的脑海内连了起来。而当她发现了这个事实之后,一个比丈夫死去更为可怕的事实,也终于摆在了她的眼前。


   “你……你………………!!!”


   札特哈哈大笑着。他极为悠闲的再次将黑死病毒放进怀里,继续说道:“当年我以防疫的理由,骗得那个村庄里的所有村民都来打了这种病毒。说实话,效果远远超出我的预料之外。你对这种病毒的控制也让老父在组织里攒足了脸面。不过说实话,当时我的确没想到会有一个小孩因为贪玩而没有来打疫苗。这的确出乎我的预料之外。”


   面对可娜越来越苍白的脸色,札特仿佛在品位一种极其难得的美味一般,闭上眼睛一边回味,一边继续说道――


   “当年实验结束之后,为了防止尸体透露出黑死病的症状被黑龙帝国发现,我们将所有人都杀了,再放火烧了村子。临末了又引了一伙盗贼过去,抓了几个故意留下来不杀的女人男人小孩让他们奸一下,杀一下。这样就把所有矛头都指向那些盗贼。最后果然不出我所料,他们很好的完成了替死鬼这个任务。”


   可娜捏着匕首的手开始颤抖,脸上也是一阵青一阵白。望着女儿的面色,札特呵呵笑了笑,继续道――


   “不过,我还真没想到那个孩子不仅躲过了疫苗注射,还躲过了那场屠杀。最后,甚至还被收留成为灰烬城孤儿院中的一员。说真的,三年后我前往黑龙帝国公干时当那个男孩突然跑过来说要拜我为师,学我的剑法的时候我还真的没认出他来。只觉得这个孩子真是殷情,为了成为我的徒弟竟然什么脏活累活都干。说真的,当年我还真的为之小小的感动了一下呢。嗯,有那么一点感动。”


   札特笑着,嘴角充满了慈祥与温柔。就如同一位和蔼的老人在人前赞扬自己的小辈,表现出极大的自豪。


   “后来,我还真的收了那孩子。这小子说真的,很聪明。对于剑术方面的领悟能力真的很高。想当年我花了差不多十五年才练成的前面三剑,他竟然只花了七年就练成了。的确,那个时候我真的很为自己能够找到接班人而欣慰。可娜,我也是真的想过有一天把你嫁给他,然后好安安稳稳的渡过晚年。”


   雪,落在脸上,却没有融化。


   只剩下冰冷的与刺骨,扎进肌肤的深处。


   可娜看着自己的父亲微笑着说起往事,捏着毒匕首的手简直就是在颤抖。


   札特在笑着。


   而可娜,却是满眼泪水。


   “可是……你还是将他赶走了。为了避免他真的有一天强过你。”


   “赶走?不不不,那是国家大势,而不是我赶的。”


   札特收起笑容,十分惋惜的摇了摇头,继续道――


   “如果不是两国交恶的话,我也不会将他赶走。那个时候他的确很强悍,在剑法上的造诣一天比一天凌厉。不过可惜,他的进展速度太快,所以在他学会第三剑之后我为了保险起见,就没有教他第四剑。为的就是希望他能够稳固基础。只可惜,在我迫不得已的要他离开的那一晚,他竟然如此不念师徒之情,想要杀我。”


   可娜冷冷的哼了一声,道:“你杀了我丈夫的一家,他忍辱负重在你手下侍奉了你七年。为的就是要学尽你的剑术,然后亲手杀了你!当年他眼见已经被你识破,一旦回到黑龙之后恐怕终生都报仇无望,当然要发难!”


   “呵,管他呢。”


   面对女儿的质问,札特只是轻轻摇了摇头,不置可否。


   “当年我就想如果两国交战起来的话,这个孩子肯定会成为黑龙的一大助力。为了我国的未来,所以当年我才下狠心要杀了他。只可惜,被他逃了。不过,你也应该欣慰。毕竟那孩子凭借着我的剑术成为了人人口中的‘剑帝’。也算是不平凡的人生了。”


   身后的斗篷人依旧包围着可娜,没有露出半点空隙。可娜狠狠的瞥了那些人一眼,心知今天已经逃不掉了。干脆,全都把话给挑明了!


   “那这次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会突然来到这个小镇?为什么你还假惺惺的接待了他?!你肚子里到底在搞什么鬼?!这一切……这几个月来发生的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札特扶了扶眼镜,略微沉思了片刻之后,再次露出一抹微笑。而接下来,另一个事实,也从这位中年男子的嘴中,漏了出来――


   “还没发现吗?我的乖女儿。”


   “这一切的开始,起源还是来自你所研制的新一代黑死病毒啊。”


   “就在海鸟港湾里的3000人全都感染上黑死病,为我们提供了那么多的实验数据后,如何找人顶罪就成了我最迫切的目标。而在这个时候……”


   “你的老公,我的好女婿,就这样孤零零的一个人,来到了这座小镇呢。”


   那一刻,可娜的瞳孔放大了。


   她宛如失去了灵魂一般站在原地,呆呆的看着札特。


   她的嘴微张,捏着匕首的右手也在这种震惊中停止颤抖。


   此时此刻,她是否还能听到札特所叙述的那些事实呢?此时此刻,她是否还能以为自己和盖亚的那次偷情其实是瞒过了她的父亲的呢?


   一切,都是计谋。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魔王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