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不准玩我!

   银卷镇中,披着斗篷的戴劳低着头,在远离人烟的小道上行走着。


   在自己的手下全都被绑架之后,他开始自己尝试在这座小镇中探听消息。这是个辛苦活,如果换作以往的话这位大少爷是绝对不可能做到这一步的。


   但是现在,他却做了。而且,还做的无怨无悔。


   对盖亚的愤怒和怨恨虽然曾经短时间的让他失去理智,但他的确是个聪明人,并不是真正的二世祖。身临绝境的处境让他展开了行动,学会了思考,更学会了…………


   “……………………”


   反跟踪。


   街上的游客嘈杂,戴劳低着头,缓步朝前走着。就仿佛半小时之前没有发现身后那条“尾巴”时一样。


   而那条“尾巴”也以为自己没有被发现吧,胆子越来越大,距离也是越来越近。经过那一次惨败之后,戴劳已经深深的知道这些雪到底有多冷,风到底有多么凄厉。在战场上,你永远也没有资格对别人冷笑。如果你胆敢对敌人冷笑,自以为胜券在握,那你离失败也是绝不遥远了。


   他曾经失败过一次,惨败过一次。所以这一次,他绝不容自己有失。


   转个弯,他进入一条不起眼的小巷。


   那个“尾巴”也是跟着进入小巷。


   接着……


   一阵沉闷的殴打声从巷子中低低传出。在街上人流的嘈杂声下,丝毫都不显得突兀。


   而十分钟后……


   “那个…………混蛋!!!”


   戴劳咬着牙,用斗篷遮掩着自己那双布满血丝的手,怒睁着双眼,从小巷中走了出来。


   他知道了一个秘密,而这个秘密……


   却是惊人的可怕!


   ――――――――――――――――――――――


   “哟呵!小丫头,我来给你换房间了!这段时间一直委屈你住牢房,对不起啦~~~!”


   监牢内再次传来盖亚那略显轻浮的声音。他推开门,第一眼就看到小面包正站在墙边,用手中的汤勺不断的挖掘岩石墙面。一看见盖亚走进来,她立刻哇哇叫着,举起手中已经弯曲的汤勺朝他冲了过来。


   “呜哇哇哇哇――――――!!!”


   这小丫头的冲锋对盖亚来说当然无足轻重。小面包似乎也是这么认为。可让她没想到的是,在她撞到盖亚小肚子上时,这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竟然“哎呀!”的叫了一声,随后向后倒地。并且手捂着肚子,面部表情十分痛苦。


   “呜……好疼!你……你的力气好大!痛死我了……痛死我了啊!”


   小面包愣住了,她紧紧捏着那只小汤勺,望着在自己面前打滚的盖亚,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几秒之后,她见盖亚这样一头大汗,疼的满地找牙时不由得有些紧张起来,连忙丢开手中的勺子,啊呜着上前,想要捂捂他的肚子。可再转念想了想后,这个小丫头猛地看到了空旷的通道,立刻叫了一声,撒开两条小腿,立马就要跑。


   “你……你就这么狠心丢下我吗?!你杀了我啊!我疼死了,我被你杀了啊!!!”


   可是,小面包只跑出一步,她的一条腿就被盖亚抓住了。他肚子里一边笑着,一边用极为可怕的声音说出这些话。小面包看到他抓着自己的腿,吓得更是厉害了。她连滚带爬的挣扎着,两只眼睛里更是流下害怕的泪水。


   “啊呜!呜呜呜!啊啊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然后,哭了。


   看到她哭了,盖亚这才察觉到自己玩过了头。他哈哈笑了笑,连忙盘膝坐起,将小面包拉了过来,单手反剪她的双手。


   小面包看到刚才还连连呼痛的盖亚突然间不痛了,又是愣了一下。趁着她楞的时候,盖亚伸出拳头在她面前一张,在小面包吓得一下子张开嘴的时候,他把一粒棉花糖塞进了她的嘴里。


   “嘿嘿,好吃吗?”


   小面包双手被绑着,东西刚进嘴的时候,她还想要去吐。可尝了两秒之后感觉味道似乎不错?再含了五秒,发现味道和口感真的不错!不过她还是不敢吞下去,但又舍不得就这么吐掉。转头,当她充满狐疑的看着盖亚那张笑容满面的脸之后,这才试探性的吃了起来。


   “好不好吃?”


   盖亚笑着――


   “说实话。”


   小面包将棉花糖吃进肚,歪着脑袋想了想。随后,她才有些怯生生的点了点头。


   看到小面包点头,盖亚连忙从腰带上的袋子中抓出一把棉花糖,同时松开反剪她的双手,把糖递到小面包眼前。小面包揉着稍稍有些疼的手,眼睛直盯盯的看着那些棉花糖,犹豫了接近三分钟之后,才怯生生的伸出手,抓过一颗……


   “吃啊,吃啊!”


   盖亚满脸喜色的望着眼前这个小丫头吃东西。等到小面包吃上瘾之后,更是将手中所有的棉花糖全都塞到她怀里,坐在地上,乐呵呵的看着这小女孩吃。看起来,他似乎比这个开始狼吞虎咽的小女孩还要高兴,显得眉飞色舞。


   “好了,吃也吃完了,我们走吧。”


   等到小面包把最后一颗棉花糖丢进嘴里之后,盖亚反手抱起这个丫头。而小面包也是惊觉,顾不得嘴里还塞着糖,连忙大声呼喊起来――


   “傻哔!傻哔!傻哔啊!!!傻哔哔――――――!!!”


   “你这丫头,只懂这一句话吗?”


   对于怀中小丫头的挣扎,盖亚真的是又好气又好笑。他夹着这丫头,让她不能用牙来咬。就这么夹着这个不断乱蹬的小丫头,盖亚离开囚牢,顺着碎石路走进镇长官邸,带着小面包来到一间布置着婴儿床,摆放着气球,画着各种小猫小狗,到处都摆满了各种各样哄小孩子的吊饰的房间。


   “好了!囚犯的生活你也过完了吧?虽然这间房原本是预订给那还未出生的孩子的,现在,你也就将就着用吧。


   说着,盖亚将小面包放入旁边有着高高木质栅栏的婴儿床上。这个小丫头立刻爬了起来,抓着那些铁栅栏冲着盖亚不断的叫着。


   盖亚拍了拍自己的衣服,把腰间的锈剑取下放在一边,在小面包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他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小丫头在那里嚷嚷,等到她试着从里面跌跌撞撞的爬出来,摔到地面之时再把她抱起,重新放进婴儿床内。


   对于这样被反复玩弄,小面包终于知道自己是逃不掉了。她揉着有些摔疼的屁股,双手紧紧握着栅栏,冲着那边的盖亚直叫。而盖亚则是哈哈大笑着,更加有兴趣的看着这个丫头的作秀。


   “呜呜呜啊――――――――!傻哔啊――――――――!”


   小面包怒了!


   从小到大,她还从来没被人这么玩过!好吧,白痴压根就不会这样和她玩,胡桃平时更是宠她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这样耍她玩儿?她大力的叫着,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冲着盖亚大喊来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


   只可惜,她的这些愤怒看在盖亚的眼里,却实在是……


   “哈哈哈哈!小丫头,你真有意思。你知道傻哔这个词的意思吗?每天没事就这么叫。”


   盖亚含着眼泪,看着她笑。后来想想也实在是玩弄的她狠了,才闭上嘴,开始用其他的糖果来贿赂这小丫头。刚开始,小面包当然不买账。可时间一长,她这么一闹肚子也饿了,迫不得已,才安静了下来。


   不过,那些东西她依旧没有去吃。而是抱着警惕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盖亚,紧抓木栅栏。


   盖亚笑过了,过了好久才渐渐安静下来。他的嘴角含着微笑,看着眼前这个孩子,双眼中逐渐流露出不同于轻浮的温柔。突然,他伸手摸向小面包的头发,这个动作让小丫头吓了一跳,立刻捂着头闭上眼原地蹲下。可等了片刻之后,她感觉到这个人除了摸自己的头发之外没有干别的事情后,才大着胆子,睁开眼睛。


   “你的头发很长了,要梳一梳了。”


   盖亚摸着这头粉色的柔发,轻轻说了一句。接着,他从旁边的梳妆台上取下梳子,就着小丫头近两个月没剪过的披肩长发,小心的梳了起来。


   他的动作很轻柔,或者说,还有一点胆小。他拿着梳子,望着眼前这个孩子仿佛看到了什么易碎的玻璃品,动作显得十分的小心。小面包何曾被人用这种动作梳过头?以往白痴对于她的长发全都是一剪了之,家里穷也不讲究什么,洗完头之后甩干作罢。梳头?打从出生后到现在,白痴还真没替她做过这种精细的照顾。


   “啊!!!啊!啊……!啊…………呜。啊~~~~啊呜呜~~~~~~”


   随着梳子划过头皮所产生的舒爽,小面包的抗拒渐渐减轻了。她开始坐在床铺上,用一种十分享受的表情让盖亚继续梳。吵闹的婴儿房内,也在短时间内陷入了沉静……


   唰……唰……唰……


   梳子,上下。


   理直了那些杂乱的头发,理清了其中的烦恼和仇恨。


   盖亚梳着,他的嘴角渐渐扬起温柔和良善的笑容。思绪,也不由的慢慢飞洒,飘向了遥远的远方……


   “记得十五年前,我的母亲也是如此替我姐姐梳头。而我,也是这样替我妹妹梳头。”


   小面包回过头,望着盖亚。小嘴嘟起,呜呜了两声。


   盖亚呵呵一笑,摇了摇头。他停下手中的梳子,闭上眼后想了想,手中的活再次动了起来。


   “小丫头,难得今天心情好。我有一个故事,你想听听看吗?”


   “啊呜???”


   “那……我就当你想听了。呵呵……这么多年了,我似乎终于找到一个可以让我任意倾诉的对象了呢。”


   盖亚抬起头,目光从窗外射出。穿过那飘飘扬扬的飞雪,飘远了……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魔王奶爸